[兰州学生网纯粹兰州本土娱乐]

兰州天价黄河奇石

编辑:cooca 出处:兰州学生网 添加:2009-12-13 字体:[ ] 纠错 评论

 2005年夏末的一天,从兰州市区黄河北岸白塔山上的甘肃省黄河奇石馆,传出了一条消息:有人为馆中的一块石头,开出了10万美金的天价。

  原来,这是一块画面酷似佛教创始人释迦牟尼的石头。经过专家鉴定:这块石头出自黄河,石质为石英变质岩,是一块黄河水洗纹理石。开出天价的人认为这块佛祖石像惟妙惟肖,最宝贵之处就在于它是一块自然天成的黄河石。那么波涛滚滚的黄河水究竟是怎样洗出了这样的石头呢?

  (同期声) 赵希璋 兰州大学教授

  我们兰州就处在黄河中上游这样一个有利地段,而且黄河中上游地段,它流经的地方都是石质山地,石质山地意味着是石头所组成的,另外一个它有其它地质作用的配合,你光有石头是不行的,还有强大的风化作用,有强大的流水的搬运作用,有强大的风的作用,有雨水的冲刷作用,然后把这些岩石从基岩上支离破碎地把它滚下来,滚到河床,然后经过黄河的搬运,长期的搬运。

  黄河从兰州市区穿行,水流匆匆而过,石头却留了下来。怀着对母亲河的感念,兰州人格外看重这些石头。在他们眼中,滔滔黄河所感受的自然变迁,中华民族所经历的风雨沧桑都沉淀到了这些石头上。在兰州,黄河岸边常有人光顾,这其中就有一位退休教师。

  (同期声) 宋志刚 甘肃省黄河奇石馆馆长

  我就在黄河边长大的,然后老在黄河边蹓跶,反正就在那里拣石头,再加上曾是一个插队知青,能干活,反正那个东西没人要钱,咱们就拿自行车没命地往家驮,所以就越驮越多,越看越喜欢,就这么渐渐地玩起来了。

  宋志刚的石头越拣越多,他对石头的喜爱也日益加深。出自母亲河的黄河石用不同的色泽、不同的纹理、不同的形状向他呈现了一个丰富多彩的世界。他原想自己的后半辈子,就这样到河边散散步,拣几块自己喜欢的石头便心满意足了。没想到后来一块奇石竟然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

  (同期声) 宋志刚 甘肃省黄河奇石馆馆长

  有一年冬天,我提着我的水瓶子,骑着车子,我就到有挖石头的地方,去拣石头去了,去了以后,我忽然发现了这块石头,这块石头当时也看不出来,我就拿水冲啊,洗啊,磨啊,冬天它动不动就结冰,但是还是隐隐约约看见这块石头不一般,我就挺高兴的,我就赶紧放在自行车上,装到麻筋带子里头驮回来了,等回来以后呢,我把它整个洗干净以后,我忽然心里就亮了,踏实了,感到我拣到了一个确确实实是一个大宝贝。

  宋志刚得到的“宝贝”,正是那块被人开出天价的佛祖肖像石。自从有了这块黄河石中的奇品,宋志刚就告别了“拣石头随便玩一玩”的阶段,每次拣回石头,他都要从形态、构图、石质、色调等很多方面去观察、去打理。积累了很多黄河石之后,宋志刚悟出一个道理,那就是黄河石的百态千姿正是大自然的刻意创造。天地万象,人间风物,几乎都能在黄河石上呈现出来。从黄河石上不仅能看到形象和色彩,还能读到历史,悟出文化。于是,他有了一个新的念头。

  (同期声) 宋志刚 甘肃黄河奇石馆馆长

  慢慢拣起来以后,咱们兰州玩石头的人不是我一个,有好多石友啊,大家互相参观,互相观摩,慢慢看的人也多,所以我就想着,不如给它搞一个大型展览馆。

  就这样,宋志刚拿出自己大半生的积蓄,在兰州市黄河北岸的白塔山公园里,办起了这个黄河奇石馆。把自己十多年来采集、收藏的几万块黄河石统统搬到这里,一一展示出来。人们都知道宋志刚有一个挺大的黄河奇石馆,却不知道他这个奇石馆是靠自己的一双手拣来的。在宋志刚的奇石馆里,一块块天然的黄河石不须任何雕凿修饰,自有鲜亮的色彩、清晰的图案、奇妙的形态和深邃的意境。一年四季,来馆里参观的中外游客从未间断过。

  一百个人眼里有一百个莎士比亚,一百个人眼里有一百个不同的石头形象,这个说得好。诗人毛泽东曾以“人猿相揖别,只几个石头磨过,小儿时节”这寥寥数语,就轻松自然地道出了人类如何靠石器完成了从猿到人的伟大跨越,而宋志刚觉得自己从一位赋闲的退休教师到现在的奇石馆馆长也算是通过石头完成了自己人生的一大跨越。旁人也许无法理解宋志刚年复一年摆弄着石头的举动,可在他的眼里,黄河石中有哲理、有知识、有诗意,还有他自己诸多的人生感悟。除了把石头认真地按类别分开,他还要根据每块石头不同的石质、石形、石纹和石色为它们起一个只属于自己的名字。其实他是很享受这个过程的,因为这正是他认识黄河石、解读黄河石的历程。

  (同期声) 宋志刚 甘肃黄河奇石馆馆长

  有一次我在黄河边拣了块石头,不太大,就跟手掌这么大,上面有一白块,白块隐隐约约看着像个人,我把它拿水洗干净以后,我就仔细端详,结果当时围上来好多石友,这个说这像个人,有的人说这像个农民,有的人说这像我爷,乱七八糟,七嘴八舌地在说这个,最后我仔细端详以后,感到这个人他的神态各方面,不是一般的人,是一个很有高深修养的人物,所以我就联想到咱们的古典故事,我就想它应该是个老子形象,表面看着是个农民,实际上的话,是高深莫测,所以我喊出来以后,他们仔细端详了以后一看,这个人物形象就是应该起“老子”。这个石头上面只有一朵梅花,其它还有一些枝杆,当时大家在一起,不知道这个石头起什么名字,最后我就联想到,咱们有一句古话叫“一叶知秋”,所以我就说既然一叶能知秋的话,那么一梅也可以报春,所以我就起了个名字叫“一梅报春”。

  黄河石的独特风采,吸引了不少人来宋志刚的奇石馆参观。几年来,宋志刚一方面要花精力清洗整理源源不断的藏石,一方面还要为维持这座奇石馆的房租、工作人员工资等多项开销而奔忙。为了摆脱困境,宋志刚在征得白塔山公园方面同意后,在自己的奇石馆门口实行了购票参观制度,每张门票两元人民币。但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愿意花两块钱去看一些黄河石。所以宋志刚仍然长期为经营的举步为艰而犯难。终于有一天,发财的机会来到了他的面前。

  (同期声) 宋志刚 甘肃省黄河奇石馆馆长

  今年来了一个泰国商人,他在我的馆里参观,参观以后他看到释迦牟尼佛这个石头以后,他来回看反复看,当天回去后,第二天又来看,最后他提出他想修一座庙,他说把这个石头出10万美金他买走,当时在这种情况下的话,我也非常矛盾,我也特别地喜欢钱,为什么呢?要建这样的一个展览馆特别需要钱,但是反复考虑再三,这个石头如果要是卖给他的话,这个馆里的镇馆之宝就没有了,所以在这个利弊之中权衡,还是拒绝了他的这种要求,说这个石头一定要留在我们兰州,一定要留在我们甘肃,作为我们黄河奇石馆的镇馆之宝。

  这是兰州市一只船小学四年级的一堂语文课,张老师正带着学生学习课文“中国石”课文内容讲的是几位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士在驻地发现了一块黄河石,它的形状很像中国版图。难道真像课本所说,有这样的石头?那这石头,现在在哪里呢?

  这就是小学课本上提到的那块中国石。他的主人就是照片上这位名叫吴恭让的军人。当初,正是吴恭让和战友们在戈壁滩上发现了这块石头。现在这块石头就珍藏在他手中。吴恭让给我们的第一印象,就是手里总是拎着水壶,随时给架子上的石头喷水。

  (同期声) 吴恭让 军旅作家

  它是典型的传统中国画,它S型构图这边是水,这是石头的亲水性,黄河石的亲水性,因为它的表面比较粗糙,你弄上水以后分子结构就变得很细,所以一下反光,它一亲水马上就很清楚,所以我们的比喻就是石头加上水就像姑娘见到情人一样,马上能够大放异彩。

  身为部队专业作家的吴恭让,在大西北生活了几十年,由于创作的需要,他几乎跑遍了黄河中上游所有的地区,滔滔黄河给他的创作注入了活力,也让他与黄河石结下了不解之缘。吴恭让常说千千万万的黄河石没有任何重复,这是大自然的神奇创造,是黄河文化的天然载体。因此他特别擅长从文化的角度去发现黄河石、欣赏黄河石。他收藏在自己手中的每一块黄河石,也都称得上是对黄河文化的解读。而说起这些黄河石的来历,每一块石头又都有着只属于自己的故事。

  (同期声)吴恭让 军旅作家

  这石头有好多是拣来的,有的也是换来的,有些时候是由于我喜欢,人家看我再三说这块石头真好真好,人家不好意思送给我的,但也确实有的是我自己一眼看上的,不惜血本买来的,你比如说像"仙境"那块石头,就这块石头,这是我在青海西宁那个小峡奇石一条街上,那天我是从果洛刚好下部队回来,当时也翻了车,他们也给了我一笔养伤费,所以我当时看这块石头,看了好多的石头都我不中意,我说你们这儿没好石头,当时卖石头的老板很不服气,说我卧室里面还有一块,然后就给我一看,这个石头因为是黄河里面的一块毛石,冲刷还没有成,我一看这是难得的一块好石头,尤其在黄河石里头出现这种七彩的石头,非常少,这个老板当时就跟我讲,就说有一个好家,曾经给了他3000块钱他不卖,我当时下决心说我拿4000块钱买,随后请人去说 4000也不卖,最后要4500,4500给了以后,最后要5000,我最后借钱,5000就5000,反正这一下豁出去买了就买了。

  现在,兰州有很多人喜欢黄河石,在黄河石收藏鉴赏的圈子里,人们都以“石友”相称。在市内黄河南岸的一栋小楼上,有一个石友之家,这一天,很多石友聚集到了这里,目的是要共同欣赏吴恭让新近得到的一块奇石这是一块人物造型石,石质为变质岩,整个石体呈现出中国佛教禅宗创始人菩提达摩的形象,结构比例合理,形象灵动鲜活,与画家范曾笔下的达摩如同一人。一块黄河石的品质到底怎么样,“玩家”们一看就知道。石友们对吴恭让的这块黄河石评价很高,都认为是石中极品。渐渐地,就有人动了心思,想从吴恭让手中买下这块奇石。或许是这块自然天成的达摩奇石魅力所致,或许是求石的人寻宝心切,到最后,为它的出价达到了人民币两百万。兰州黄河石再次被开出了天价。看来这一次双方一定能够成交。然而事情的结果出乎人们的意料,吴恭让最终坚持不为之所动,他还是那句老话:“黄金易得、奇石难求。”黄河石在他的心中早已不是石头了。

  (同期声) 吴恭让 石友

  我说黄金易得,奇石难求,实际上黄河石收集是最难最难的,这个黄河石可能是万里挑一的这种概率,甚至更大。但是我收藏这么二三十年黄河石我这个体会就是,黄河石第一它是天道酬勤,第二它是奇石在缘,这种缘分是你对黄河石的一种执着的热爱,经常在夜深人静的时候,面对着我一架子的黄河石,我经常就自问,我为什么痴迷它,为什么去看它,究竟是为什么,其实我逐渐地明白,展示黄河石是在展示自己,它是展示自己的一种自信,展示自己的一份自在,展示自己的一份自豪。

  或许人们会以为,兰州黄河石纵有天价,却从来无人出手,其实也不尽然。步入老年才玩起了黄河石的退休教师张辟疆,为了收藏自己喜欢的石头在所不惜,先后花掉了自己十多万元的积蓄。在他的收藏中,听说有一块叫“夔龙”的黄河石,图案清晰,形象逼真。可惜我们现在能看到的只是这张图片。原因是在我们之前,有位不速之客来到了他的家里。

  (同期声) 张辟江 石友

  他就找到家来了,一问价钱,我说你给十万,人家说我考虑考虑,第二天车又开来了,说是八万怎么样,我说那就割爱吧,我也需要钱,二话不说钱已经带来了,一撂,姓甚名谁不说,到现在我都不知道,就这么个人,拿上石头就走,当时这个成交以后,我说这样,我还有个凤,龙凤呈祥,你也算是花了不少的钱,对你来说也可能无所谓,对我来说一个工薪阶层这八万块钱不少了,我把凤单独留着没意思,我也赠送给你,把一个凤也赠送给他。

  (同期声) 张辟江 石友

  2002年第九届国际赏石展是在韩国的光州举行的,我参加了中国代表团。当时到韩国去的有十几个国家和地区,包括咱们中国台湾,我当时到韩国带了一块石头,为什么带它呢?就是说它比较能够代表咱们兰州画面石的特点,富有文化内涵,有景有人物,《诗经》上我记得是这么说的,“兼葭苍苍,白鹭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很有诗情画意,所以韩国的朋友们还有其他国家的朋友们都很欣赏这块石头。在兰州市内,像宋志刚的黄河奇石馆那种规模的不太多,可是像这种小型的奇石展馆却有很多,听说这家展馆的主人从千岛湖来到兰州,找到了石头,找到了财富,还找到了媳妇。

  (同期声)徐健 石友

  因为我来的时候年纪比较轻,就是22、23岁到了兰州,因为在这个范围里我也接触不到我们那边的女孩子,所以就到这里来了,也是无意当中,“有缘千里来相会”,然后我们就见面了,这么就成了。我最终的目标就是搞一个奇石馆,让大家全国全世界的人都到我们那个千岛湖去看看,千岛湖也有从这个兰州遥远几千公里,把这个文化发展到那边去,把我所收藏的石头给他们看。

  在兰州的藏石圈里,石友之间的日常沟通也是很频繁的,跟着一位玩家,你就可以认识很多不同阶层的石友。李宪琦是这个小院的主人,他说自己是个退休工人,每月工资几百块钱,没什么家产,最值钱的宝贝就是这一院子的石头。

  (同期声) 李宪琦 石友

  自己每一块石头都觉得有一定的感情了,现在,所以人家有人到这里来,外地人来说看上我的石头想买,我都不愿意给他们给,有的甚至出高价,前一个时期我一块石头出六万块钱,我都没有给他们给,因为我觉得这个东西给它注入了感情,自己拣来的这么多年,所以舍不得,钱这个东西多少都无所谓,只要生活上够就行了,可这个石头你要是真没有了,那永远这块石头你不会再有了。和李师傅相比,朱若丹的生活担子要重得多,他和爱人相继下岗,女儿正在上高中。黄河石给这个家带来了不少愉快,也留下了很多遗憾。

  (同期声) 朱若丹 石友

  一般比较喜欢的,先摆在家里观察几天,自己欣赏看几天,完了你为了生活不卖也不行,虽然喜欢也要卖,我们兰州市有个隍庙,那地方有个黄河奇石市场,我拿到那去能卖就把它卖掉,价钱差不多就卖掉了。

  朱若丹师傅所说的隍庙,就在兰州市区最热闹的老街上。这里面有好几个黄河石交易点。

  石友们常到这里来,见到特别喜欢的石头,可以买回去,需要出手的石头,可以在这里卖出去。最重要的是大家可以在这里交流鉴赏黄河石的不同见解。如今,兰州市内的黄河石市场还不止一家。在这里,你会发现黄河石鉴赏收藏文化已然成为兰州群众文化的一部分。

  在石友们的眼中,黄河石是他们与自然亲近的标志,是故土家园的象征,是人生感悟的浓缩,是思想文化的载体。虽然它常被外人假以天价,但在石友们的心中,它是无价的。

(责任编辑:cooca 纠错)

娱乐频道

视频推荐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