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学生网纯粹兰州本土娱乐]

解密《读者》

编辑:cooca 出处:兰州学生网 添加:2009-12-13 字体:[ ] 纠错 评论

在1992年第五届中日围棋名人战中,国手马晓春在前四届连败的情况下以2:1战胜了日方主将小林光一。

  比赛结束后,马晓春首先做的就是致信一家杂志社,把这次胜利归功于这本杂志上的一篇题为《你敢险中求胜吗?》的文章,这本杂志叫《读者》。

  一位在新疆工作的狱警,曾致信杂志社说他遇到过一名死刑犯,在行刑前焦躁不安,这位狱警就给了他一本杂志。看完杂志,死刑犯平静了下来,并且告诉狱警:“假如你早一点给我看这本杂志,我也许不会走到今天”,这本杂志也是《读者》。

  这双充满渴望的大眼睛,对很多人来说并不陌生,有些人还知道它是解海龙先生的作品。然而人们也许并不知道最早以公益广告的形式把这张照片刊登出来的,还是这本杂志《读者》。

  《读者》杂志原名《读者文摘》,创刊于中国改革开放之初,多年来坚持“博采中外、荟萃精华、启迪思想、开阔眼界”的办刊宗旨,被很多人称为“中国人的心灵读本”。目前,已在全球综合类杂志发行量排名中位居第四。

  这样一本杂志,问及它的出处,人们一定会首先想到北京、上海或广东、深圳,而不是偏远的中国西部。然而事实上《读者》杂志恰恰就出在西部,出在黄土高原上的古城兰州。这其中的奥秘还要从头说起。

  20多年前,时任甘肃人民出版社总编曹克已想到办一本杂志,考虑到稿源与成本等各种因素,决定把这本杂志定位在文摘式的编辑性刊物。但在用人上,曹总编出了新招。启用了理工科毕业的大学生。

  (同期) 胡亚权 《读者》杂志创始人之一

  曹总编他就把我叫去,因为他给我说的很简单,说你办个刊物怎么样?我说办刊物可以,办什么刊物啊,他说这个你自己想去,然后我说那我还要找人啊,他说人你也自己去找。之后,毕业于地质地理系的胡亚权与另一位理工科毕业生郑元绪搭起了班子,开始了关于一本杂志的种种筹划,并且因欣赏美国《读者文摘》杂志的平凡风格而下决心创办一本中国的《读者文摘》。

  1981年3月,首期《读者文摘》杂志在兰州正式亮相。十六字的创刊宗旨也被鲜明地写在了杂志上。杂志出来了,怎样让它和读者见面?按当时的规矩,胡亚全只能去找书店和邮局。

  (同期声) 胡亚权 《读者》杂志创始人之一

  我们去找书店领导,书店里人说你们甘肃还能出杂志?我说那你不是甘肃人吗,因为这个期刊要邮局发,所以从第三期出完以后我们就找邮局,找兰州市邮局,市邮局当时有一个王科长我们去找他,当时他也是同样的观点,说我们甘肃的杂志是卖不动的,就是发不出去,我们也很困难,他有点推不想接这个杂志。

  (同期声) 任建中 甘肃省报刊发行局局长

  那时候我还在发行科工作,就是兰州市邮政局发行科工作,当时中国邮政那是皇帝的女儿不愁嫁,你任何一个刊物要到我们邮政发行我们就要提出很多条件,门槛很高。

  (同期声) 胡亚权 《读者》杂志创始人之一

  那我们就说求你了,你们给我们发一下,他就提出一个条件,说你这个发行是不够一万册照一万册给你算折扣,在当年我们就到最后一期第五期我们就达到九万册了。

  经过了一段充满艰难的起步,《读者》杂志的发行量一路攀升到100多万册。到了创办第四年,就跨入了中国期刊排行榜的前十名。人们说她创造了中国期刊史上的奇迹,当初经常为杂志发行量操劳的社长彭长城,如今仍然记得那些年大家为估算发行量而打赌的细节

  (同期声) 彭长城 《读者》杂志社社长

  我跟当时那个杂志的创始人之一郑元绪,我们两个每到年底的时候,大家就请杂志社的所有同事都拿个笔然后写个条子,把这个条子就放在一个笔筒里说这个东西不要看,到明年印数出来了以后,然后再看到底谁的最准确。

  结果往往比大家的猜测更乐观一些。而九十年代中期杂志为“希望工程”刊登的那则公益广告所收到的反响,更是出乎每个人的意料。

  (同期声)汪文斌 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伙伴关系中心部长

  自从广告登出去以后,可以说中国青基会的捐款接待室就每天都有捐款,每天都有咨询的电话,捐款单雪片纷飞,都从全国各地甚至世界各地汇到中国青基会,那么截至到95年3月份因为读者杂志的广告,捐款的人有一万多笔,这是笔数,大概有的时候一笔捐款后面会有几十人甚至上百人,一个集体、一个学校,总共捐款是一百五十二万五千多块钱。

  然而让编辑们始料未及的事,还在不断发生。2001年3月,《读者》杂志创刊20周年之际,一份特殊的生日礼物不期而至。这辆价值42万元的别克轿车,是锦州、武汉、深圳等分印点所在的邮政发行局联合奖励给《读者》杂志社的,这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由邮政发行部门出资重奖一个杂志社。

  (同期声) 张玉文 辽宁省报刊发行局局长

  在我们邮局这方面来看,通过发行读者社会效应和我们企业的经济效益逐年大幅度提高,所以当时我们二十四家邮局,大家共同由我们辽宁省局牵头,大家都积极地赞助,真情地回馈读者。

  到2005年底《读者》杂志的发行量已经达到九百多万份,位居中国九千多种期刊发行量之首。

  (同期声) 张伯海 中国期刊协会会长

  读者发行量的高,当然是在它的内容质量上做的好,另一方面在于在发行渠道开拓得好,有两点第一点它长期以来就能够突破了原来那种垄断式的发行局面,第二点它不仅做好上游还要做好下游,比如分印点啊,各个渠道等等,把下游做得非常灵活。

  我们看到在兰州任何一个街头报刊亭里,都有《读者》的一席之地。今天《读者》杂志逼近千万的发行量和它所创造的社会、经济效益渐渐地引起了人们的关注,引发了人们关于经济和文化的思考,一本出现在中国西北黄河岸边的编辑性文学杂志,究竟是靠什么影响着一个这么庞大而忠实的读者群?

  《读者》杂志社编辑部坐落在黄河岸边的这栋小楼里,多年以来,这道走廊中经常会出现一些陌生的身影,谁也不知道他们究竟是来找人还是来办事。

  (同期声) 富康年 《读者》杂志社综合部主任

  一个金融机构的领导,他实际上完全可以打一个电话,我们来出面接待他来让他参观,但是他上来以后呢,没有打任何招呼,他就是到我们各个办公室的门口转一转。有一次一家三口去拉萨经过这个地方,孩子到兰州以后他妈妈问说你有什么要求,他说我只有一个要求,我想到《读者》杂志社去看看。其实,每一位造访者的心底都有一个谜,那就是这本让自己无数次感动、与自己相伴多年的杂志,究竟是些什么人在做?那些好看的文章究竟是怎样找到的?2005年8月,四川大学新闻专业的博士生梅红,带着自己的研究课题和与其它读者一样的问题走进了《读者》杂志社。

  (同期声) 梅红 四川大学博士生

  我来之前我也是觉得特别神秘,特别好奇,一方面我带着论文的任务过来,一种调研的任务,另外一方面我也挺关心这儿的人,就是这些都是什么人,把这个作出来的?他们是三头六臂吗?或者长什么样子,是不是很酷?在《读者》杂志社编辑部里,梅红注意到杂志社订阅的报纸有近300种,中外期刊杂志有600多种,另外还有很多交换来的期刊报纸。它们为编辑们提供着最新的“海选”平台。但是这远远不够。《读者》是一本文摘性杂志,每一位读者都有权利把自己最欣赏的好文章推荐给杂志社,杂志社每天都能收到一大批来自中国各地和海外读者的来信和电话,每个月收到的读者推荐文章有一万五千多篇。除此之外,每个月编辑们还要从大量的网上来稿中阅读挑选。

  (同期声) 候润章 《读者》杂志社编辑

  我不是精读我是浏览,我要是精读那是不可能的,那么一天是多少书,一个月多少。那么后面我就不可能,后面我在筛选的基础上我就要精读了,一步比一步深入,更细致更细腻。这个量我们算一下一天按六十万字,那么一个月算下来是多少,一千八百万。

  (同期声) 梅红 四川大学博士生

  来了以后我觉得这挺苦的,我觉得编辑工作做得非常细致,然后我觉得这工作也很辛苦,就说从成千上万的稿子里面最后初选一部分到编审那里去了,那里又审一遍然后就可能还剩两百多篇文章,然后又再反过来,反过来还要经过层层的选,最后在杂志上面看到的就六十四个页码,五六十篇文章吧。

  梅红曾经算过这样一笔帐,杂志社每期从报纸、杂志、网上文稿和读者推荐的几万篇稿件中最终选出50多篇文章,它的选稿比例已经接近千里挑一。在《读者》杂志编辑部,有一条严格的选稿原则,那就是选出的稿件一定要能触及到编辑们的心灵深处,首先打动编辑自己。

  (同期声) 彭长城 《读者》杂志社社长

  每个人心里他都有他最柔情最温暖和最需要人安慰抚摸和关注的部分,而读者恰恰把这个工作做到了。

  (同期声) 候润章 《读者》杂志社编辑

  我们首先选定的肯定是我先要看上眼的,也不敢说是打动,首先是我要欣赏的,我不欣赏的我就不可能推荐给读者。

  在编辑部调研的日子里,梅红发现这里工作环境最大的特点就是安静,安静却有效率。的确是这样,在这里工作的编辑需要在宁静中收集点点滴滴的精神甘露,寻找人性美好所带来的感动,需要在宁静中思考如何去触动读者内心深处最敏感的神经,让他们面对真实的世界,寻找各自存在的理由。与此同时,他们希望自己送给读者的每一期杂志,都能让他们露出新鲜而吃惊的表情,希望自己在寂静中送出的温和之声,在共和国的任何角落里产生哪怕只有一次的回响。其实,生活中的梅红,也是这本杂志最忠实的读者之一,刊登在04年一期《读者》杂志上的文章“那种温暖戛然而止”就曾令她感动不已。

  文章讲述了母亲春儿得知自己刚刚一岁的儿子得了眼癌,眼睁睁地看着孩子饱受折磨最终离去却没有任何办法帮他的痛苦心情。

  (同期声) 梅红 四川大学博士生

  我觉得我看的时候,一下子当时就哭起来了,我为这个母亲而悲伤,我觉得天下所有的母亲看到这样的文字都会悲伤。

  (同期声) 王炜 《读者》杂志社编辑

  当时我被打动了,虽然我自己没有孩子,但是我被打动了也是这个,你看着你最心爱的人或最心爱的东西在受苦,她说她从来不教孩子疼啊、痛啊这些词,她孩子最多只知道难受,孩子就是在最后快走的时候,就说妈妈我难受,我难受,因为他不懂别的词。

  (同期声) 梅红 四川大学博士生

  我也看了他们短信平台的一些数据,结果我发现这篇文章当时的读者投票是最高的,是一万七千多票,那个作者叫春儿,这个事情是一件真实的事情。其实我觉得确实是这样,你出自你的内心才能打动别人。

  实际上在《读者》杂志周围,有着无数个“春儿”,他们在激情澎湃、渴望倾诉或遇到心理难题、渴望倾听的时候,没有选择朋友或亲人,而是选择了《读者》杂志。更多的时候,他们并不期望杂志为他们解决什么问题,只是想把自己生活与情感的特别瞬间寄存在这里。二十五年来,《读者》杂志为全国乃至海外的读者捧出了数以百万计的美文,涵盖了多个范畴。不同年龄、不同阶层的读者也不断给杂志社来信,诉说着这些美文在他们心中激起的感动,诉说着埋在自己心底的酸楚与幸福。生活在青海农村的女孩王国玫,就是这无数诉说者中的一位。

  (同期) 王国玫

  就是我们那个地方每年六月六举行赛马会。因为在少数民族地带藏民也比较多,各种各样的活动也在那天举行,所以各处来的客人也比较多,也包括城里的,他们就丢了一本那个书,那本书上面也正好有那一篇文章,所以我看了之后觉得那篇文章很不错,那个生意人的头脑特别精明。王国玫拣到的正是1989年第11期的《读者》杂志,她所说的这篇文章题目叫“一碗清汤荞麦面”,作者铃木立夫讲述了日本北海道一家夫妻面馆在一个除夕夜遇到了母子三人,因钱少而只要一碗面,店主不但没有鄙视他们,反而主动施舍,款待他们的故事。这片乡野,正是王国玫的老家青海省乐都县官沟乡。我们见到生长在这片土地上的王国玫时,正值她因父亲病重特意从外地回到家乡。

  当年,中学毕业的王国玫开了一家小店,专门经营西北特色小吃酿皮,自打看了《读者》杂志上的那篇文章,她就学着文章中的店主善待顾客,遇到钱不多的小顾客,还可以让他们买半份。她还把拣来的那本杂志也放在店里,让顾客们看。其中有一个十来岁的男孩经常来店里,每次来都一边吃酿皮,一边翻那本杂志。终于有一天,这本《读者》杂志被翻得破烂不堪,王国玫就把它拿掉了。第二天,小男孩一进店里,就发现那本杂志不见了。

  (同期声) 王国玫

  看那书的小孩来了之后怎么没看到书呢,我在里面看到一个故事不错想讲给其他小朋友听,但是讲着讲着又忘记了,又想来看一下。听了小男孩的话,王国玫才知道他原来是为了看杂志才来吃酿皮的。在一次读者杂志征文中,王国玫把自己心里的感动以“我的财富”为题写给了杂志编辑部,编辑们被她的故事深深地感动了,就把这篇文章登在了杂志上。感动还在延伸,在湖南常德一间酒吧里,一位名叫许申高的年轻人和他的朋友在一起聊天,话题正是王国玫在《读者》杂志上发表的文章《我的财富》。

  (同期声) 王国玫

  都是喜欢看读者,看到那本书看到那书里面写的有关的文章,也看到了这篇文章我写的这篇文章,他们就觉得这女孩很不错,他就想认识一下,但他的朋友就说这不可能,因为不现实。由于杂志社在这次征文后面注明了作者的姓名地址,所以被王国玫的善良所感动的许申高很快就开始给王国玫写信。

  (同期声) 王国玫

  信中就说:他说你就是我心中一直在梦中找寻的那个女孩,我希望你能作为我的伴侣陪伴我一生。

  一年以后,许申高千里迢迢来到青海向王国玫求婚,就这样,生在青海,长在青海的王国玫离开了父母兄长,远嫁到湖南常德,在那里安了家。婚后他们有了孩子,就在一家三口享受家庭幸福的时候,许申高却患上了严重的肠结核,生命垂危。在王国玫夜以继日地呵护和医护人员的努力下,许申高奇迹般地活了过来。被感动的许申高又把自己的感动写给了《读者》杂志,一篇题为“征文征出的生死情”,情真意切,吸引了更多的人。感动与被感动,就这样在杂志与读者间传递着、延续着。

  (同期声) 梁晓声 著名作家

  我觉得读者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为普罗大众提供文化关怀的这种情怀,我认为中国没有一本刊物包括也没有一份报纸能像读者这样给予最底层的民众,尤其是给予次发达地区包括西部民众这样一些文化关怀。

  当初,梅红从成都来到兰州,带了自己的课题,还带了自己的疑问:一本中国同类杂志中传阅率最高的《读者》杂志,为什么会出在中国西部,出在兰州?关于这个问题,不同的人,有着不同的见解。

  (同期声)汪文斌 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伙伴关系中心部长

  就在它刚刚成长的时候,那个地方比较偏远一些,世俗的东西,社会时尚的一些东西相对来的远一些,这样的话就会有一些人很沉静地思考一些超越现实的一些东西,思考一些人心灵深处的东西。

  (同期声) 梁晓声 著名作家

  这样的一份刊物在西部产生是非常发人深省的,如果办在北京,办在上海,由一批过分高雅的知识分子把文化和文学当成自己学问的知识分子来办的话,那它的面貌可能会改变。

  (同期声) 张伯海 中国期刊协会会长

  马克思主义有一个基本原理,文化发展是不平衡的,不见得最有经济发展的地区最有文化,可能恰恰相反,这是经常出现的规律性的现象,那么是不是也可以这样解释读者的出现。

  二○○六年,诞生在黄河之滨的《读者》杂志带着人们对她的关注、猜测、评判和祝福,走进了创刊以来的第二十五个年头。

(责任编辑:cooca 纠错)

娱乐频道

视频推荐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