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学生网兰州背包客自助游]
兰州旅游频道首页 兰州自助游
兰州旅游频道首页 户外课堂 户外装备 兰州旅游线路 兰州自助游指南 兰州旅游景点 兰州旅游风光图片 兰州地图

甘肃天水:每一个中国人的故乡

编辑:徐腾飞 作者:寰宇周天 出处:新浪旅游 添加:2011-12-9 字体:[ ] 纠错 评论

您可能没有去过那,但您应该听说过它的名字,因为它那富有想象与诗意的名字本身就是一个传奇。

您可能没有听说过它的名字,但您一定知道曾在那发生的事,它的名字后面写满了无数的“中国第一”和无数的“世界之最”。

美丽的蔷薇花绽放

您可能没有听说过它的名字,但您一定知道从那走出来的名人,从明君圣主到名将贤臣,那一长串的名字都曾闪耀历史的星河。

就算您已忘记了这些已被历史尘封的事情和身影,但身为中国人的您也不能切断与它的联系,因为从某种程度上说,我们都是那的人,那是我们中华民族的家。

它曾被称为“龙城”,因为我们民族那位“人首龙身”的始祖伏羲就出生在此。

它曾被称为“秦州”,秦人的祖先就在此因牧马有功而得到了封爵和赐地,才得以逐鹿中原,统一天下。

它曾被称为“成纪”,天下姓李的朋友都会在“成纪李氏”中找到先辈的荣耀和辉煌, 25位皇帝,29位宰相,52位名将……多达600余个永载青史的名字之后,都会加上成纪的地名。

如今,它叫天水,这因“天河注水”的美丽传说而被汉武帝赐于的名字得以在今天,继续散发属于这里的辉煌。

麦积山石窟麦积山石窟

第一次知道这座饱含历史的城市,也是因为历史。因为那本影响了我一生的《三国演义》,因为那位继承武侯遗志、九伐中原,最终却竭尽全力、以身殉汉的姜维,姜伯约。

姜维,字伯约,天水冀县(今天的甘谷)人。这位忠孝两全、智勇双能的天水人,可以说是三国后期最我喜爱的人物,当时年少的我还天真的以为这是这个姜维,最终会帮助“正义”的蜀汉统一中原。虽然我知道了最后的结局,虽然我从更多的史书上看到了一个也行更加真实的姜维,但这一切都不能改变我儿时对他的美好印象。

古老的寺庙古老的寺庙

想当年,就在天水城下,姜维凭着手中一杆长枪让战无不胜的常山赵子龙也连连惊叹;也是在天水城下,因为对母亲的孝顺,姜维双膝跪倒在了诸葛武侯的四轮车前;同样是在天水城下,一个青年才俊的出现让出山已久的诸葛武侯终于决定将平生所学倾囊相授。之后的岁月里,他再也没能回到天水,回到这片生他养他的土地,但是他尽力了,为了心中那遥不可及的理想,和恩师几不可实现的嘱托,他真的尽力了。十年前,我曾到剑门,看过他战斗的地方,吃过他所创的豆腐。十年后,我来到了他出生的地方,可惜如今的天水也找不到任何与他相关的地方。

而且,那闻名世界的麦积山石窟也因那场让人记忆犹新的暴雨而被迫关闭。

麦积山石窟麦积山石窟

让慕名前来的我只能在山下仰望那千年不朽的大佛,只能通过长焦镜头去欣赏“东方塑像馆”中那如真人般栩栩如生的佛陀雕像。

佛龛佛龛

它们有的交头接耳,有的低眉含嫣,有的俊俏活泼……只是来不逢时的我已无缘近距离地聆听他们的欢笑,偷听他们的窃语,欣赏他们的笑容。

通往石窟的“天梯”通往石窟的“天梯”

我所能做的只是,面对着那如麦垛般堆积却以满是水痕的麦积山顶静静惆怅,回望着那紧闭大门的洞窟雅阁踏上回程之路。但天水还有伏羲庙,还有那“人首龙身”的人文始祖的庙宇。

伏羲庙伏羲庙

清晨的伏羲庙安静而清宁,今日第一个入庙的我独自漫步在阳光与松柏营造的氛围中,感受着那份时间与空间带来的质朴与平和。

分叉的古树分叉的古树

眼前明代虽植的松柏虽没有跨越千年的历史,但分叉的树干和坚挺的躯干依然在向我们这些后人们诉说着前人的沧桑。

旭日下的古柏虽然只能靠筑起的石柱来勉强支撑,但当角度变换时,我们仿佛看到了它在七彩光环下跳动的舞姿。

被支撑住的古树被支撑住的古树

据说,院内的古柏原有64株,象征着伏羲所创的八八六十四卦之数,只是岁月的变迁带走了它们其中一些的同时,也已将这一说法变成了美丽的传说。如今,伏羲庙内所能看到的八卦不过是后人为了科普,在殿内所新绘的卦图。

而我更喜欢在与自然交融的松柏间、阳光下,去体会那中华民族最博大精深的智慧。

阳光照下阳光照进庙宇

想要转身离去时,发现金黄的朝阳依然铺洒在殿前的石台上,让我在醉心于他的美丽的同时,也让我在清晨时分感受到了一份历史留下的苍凉。

香火香火

买上两支蜡烛,轻轻地插在殿前的香炉中,留下的是我对先人的思念和对明天的祝福。

最后回望一眼晨光中的伏羲庙,陆陆续续进入的游人已开始将这里的宁静变为喧闹,适才还香火冷清的香炉如今也已开始烟雾缭绕。

朝阳洒下的光芒已开始将燃起的香烟尽情勾勒,虽然洒下的依然是金色的光辉,虽然这份金色的光辉仍能与松柏、香烟一起营造出让人沉醉的氛围,但我知道是我该离开的时候了,因为我并不喜欢这样的嘈杂,我喜欢的历史是一份已被尘封的历史,一份安静的历史,一份无人打扰的历史。

胡氏民居胡氏民居

如同这少人问津的胡氏民居。这被天水人称为“南宅子”的胡氏民居是天水市现存的明代民居建筑的杰出代表之一,也是我国西北地区唯一现存的明代品官府第。但也许是因为其身前主人胡来缙只是一个小小的山西按察使,见惯了帝王将相和达官贵人的天水人并没有给予太多的关注。

但这里有安静的院落、古朴的石磨和独放的睡莲。任凭是谁,能漫步在这样的院落中,心中的杂念与烦恼一定会在清风中被吹散。

树上的花朵肆意的开放树上的花朵肆意的开放

我会爱上这房檐下的蔷薇花,因为正在阳光中沐浴的她们真像出浴仙子一般美丽。

光晕撒下的七彩只是她们身后的陪衬,闪亮的光影只是她们身上的配饰,她们的美是那么的娇艳却又是那么的自然,我爱上了她们,因为我喜欢漂亮的美。

安静的院落安静的院落

但我更爱这扇门后的景致,古朴的房檐只是营造气氛的背景,火红的灯笼只是高挂的装饰,真正最爱的主角还是这一排挺立的绿竹。竹是古代中国文人最爱的君子之物,我这不是在自称“君子”,或是妄图与古代先贤们并肩,只是想说我极爱这片绿竹、红灯、霞光、古墙所营造的世界,安静却迷人,无声弦的拨动却已是动人心魄,无莺声燕语的挽留却已让人将心与魂一起留下。

古朴的宁静古朴的宁静

我喜欢这一份的安静,喜欢那份喧哗过后的安静,喜欢那份荣耀过后的安静,因为这份属于自己的安静才是最终陪伴自己永远的伴侣。

一个人,无论的生前是多么的荣耀,无论他的名字是多么的响亮,当他真正归于历史之后,那属于他的一切都只剩下了安静。如同他,飞将军李广。

李广墓李广墓

“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每次读起王昌龄的这首《出塞》,总会觉得无尽的雄壮与苍凉。

如今,千年已过,胡马们早已停下了南度阴山的脚步,而当年“箭没石虎”的飞将军只将无史可考的衣冠冢留给了自己的故乡。

石马石马

走进位于城边的李广墓,我惊讶的发现我竟是今日唯一的游客,大门为我一人而开,关于飞将军的历史展馆为我而亮灯,也许这石马之上的紫色小花也是因我而落下。

高大的墓碑高大的墓碑

但我知道,这座刻有蒋介石亲笔所书“汉将军李广之墓”的高大石碑不是因我而立,因为他是中华民族共同的英雄。来到天水,还有一样东西不能错过:呱呱。

呱呱呱呱

记得来天水前,在网上曾看到这样一句话:如果你没有吃过“呱呱”,你都不好意思说你到过天水。

美味难当美味难挡

这由荞麦制成的呱呱可以算是天水最有特色的小吃了。而这绝对能让你辣到受不了的红油呱呱,也许就是天水人直率豪爽的性格写照吧。

说到吃,天水的面皮也很是不错,是值得推荐。

天水面皮天水面皮

这就是天水,一座凝聚了太多历史和太多文化的城市,也许您到此只是路过,也许您到此只是工作,也许您到此是为了祭祖,也许您到此是为了旅游。但请您放下匆匆的脚步,看看他,听听他,尝尝他,相信您也会爱上这座写满了第一却又无比安静的城市。

(责任编辑:徐腾飞 纠错)

行行摄摄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