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学生网兰州教育考试新闻]

大学,你还要用金钱扼杀多少山里孩子的前途?

编辑:桑林徽 作者:乌蒙流浪者 出处:学生大新闻站 添加:2006-2-9 字体:[ ] 纠错 评论

  “你以为出去打工就不需要知识吗?现在社会,没有知识什么也干不了!” 

  “怎么干不了,我们村里一大帮娃娃小学都没读完就到深圳浙江打工去了,现在每个月都给家里寄好几百块钱回来。”说到别的小孩打工挣钱,她的情绪就显得很激动,“读大学有啥子用,小桥村陈云香的娃娃读了几年大学,家里把东西都卖了,毕业了连工作都找不到,还天天赖在家里吃父母穿父母。” 

  “林菊肯定比他有出息。”我有些恼怒了,“林菊高中阶段的学费已经得到了深圳感恩工作室的资助,你必须让林菊安安心心地读书。” 

  这是我在2004年中考前与林菊的母亲进行的最后一次交锋,不过我知道,我永远都无法说服她,因为我无法改变她贫寒的家境和重男轻女的思想。林菊的高中生活仅仅延续了一个学期,我屈服了,我默然接受了她来深圳打工的现实。这仅仅是一个开始,就在林菊来深圳打工不久,另一个成绩优异的学生鄢艳也到浙江打工去了,我相信我的贵州学生还会陆续地离开校园外出打工,他们中只有极少数学生能走完高中的历程,大学对他们而言依旧是遥遥无期的梦想。 

 
  实际上,林菊的母亲说的都是实情,虽然她没有读过书,没有任何知识的沉淀,但她的很多话语可能就是最朴素最深刻的真理,让我无从反驳。她每次都对我说读完大学要几万元,穷人读不起大学,她说读大学有什么用,要贷款,要借高利贷(当地很多贫困乡亲都是靠借高利贷给孩子交学费。)读完大学还找不到工作,挣不到钱,还要吃父母穿父母等等等等。她说错了吗?没有错,对于那个苦难深重的家庭而言,吃饭穿衣才是生命中最重要的因素,尽管她有一个学习刻苦,成绩优异,被老师寄予厚望的女儿,但她从来就没有为此感到欣慰,在很多人看来,这真是让人难以接受,但也许我对她是“理解”的,但穷苦人家的日子只有跟他们朝夕相处才能了解,才能理解。在贵州支教这么多年,对于“知识改变命运”这样的口号,现在连我自己都怀疑了。前些年这个贫寒乡镇考取了两个大学生,一个毕业于贵州财经学院广告专业(大专),大学学费还是一个深圳志愿者资助的,但是他毕业后却一直混迹于小镇周围无所事事。另一个大学生毕业于贵州农业大学,毕业后回到县城,县人事局安排他到乡中学支教一年,但原计划为期一年的支教持续了三年,他还是没有正式的工作,每个月几百元钱的支教工资全部都用去走后门找关系了,生活十分拮据。他想外出打工,但自己必竟是一个本科生,他不想和那些辍学生一样成为打工者,于是他还在不停地送钱找关系,茫然地等待。他的处境也让小镇乡亲有了谈论的话题,“读了大学又怎么样?每个月领几百元钱,还不如小煤矿看门的老太太。”这两个大学生的境遇就如同“知识改变命运”的反面教材,越来越多的乡亲意识到供孩子读大学是亏本生意,因此即便孩子们成绩优异,他们也宁愿自己的孩子外出打工,也不愿他们读高中升大学。 

  
大学学费何止“有点高” 

  林菊离开了校园,虽然我对她母亲的冷漠和顽固感到愤怒,但我很清楚,错误的根源不在她的母亲,而是现实,是无情的现实扼杀了林菊的前途。有多少贫困的山里娃子能读得起大学?大学的巨额收费已经严重动摇着基础教育的根基,很多山里娃子的大学之梦就这样被扼杀了。在我支教的那所山村学校,每学期流失四五十个学生是很正常的事情。如果我们的大学收费的能考虑到千千万万贫寒乡亲,贫寒学子的承受能力,我的很多山里学生就不会过早地离开校园。我想,在这个社会中,肯定有很多老师目睹着一个个有希望有前途的学生流着泪远走他乡,内心有几多失落伤感甚至绝望? 

  支教和资助远远没有我们想象中那般美好,这是真的,志愿者的努力都可能因现实的残酷而化为乌有,这也是真的。支教没多大作用,志愿者的努力也仅仅是沧海一粟,尽管我也是志愿者,但我目睹的是山村教育步步下滑甚至溃败的惨状,目睹的是辛苦培养起来的一个个成绩优异的学生离开校园,远走他乡。也许我还会去支教,但我仅仅是享受山间生活的宁静悠闲而已,也许现在的山村学校,连这份宁静悠闲都渐行渐远了! 

  如果我们的教育体制不进行根本的改变,如果我们的大学收费还不停上涨,那么我们的贫困孩子根本就不会享受到公平的教育。前段时间网上有个帖子,题目是“大学中农村比例的学生越来越少说明了什么?”说明了什么?说明了我们这个社会的冷漠,说明了我们的高等教育已经染上了浓浓的铜臭味!现在的大学,本科四年至少要花费五六万元钱,这相当于那些贫寒乡亲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收入!!当初制定大学收费标准的时候,是否举行过听证?是否有来自最偏远山区最贫寒乡亲参与听证?大学究竟是工厂企业还是学府校园?是非赢利机构还是赢利机构?巨额的大学收费实际上就是把那些赤贫家庭的孩子拒之门外。是的,很多大学都给贫困生开辟了绿色通道,设立了助学贷款,但当老百姓连吃饭穿衣都很困难的时候,他们会让孩子背着一屁股债去读大学?更何况连国家教育部副部长张保庆都亲口承认,助学贷款只是个花架子,很多省市根本就没有推行助学贷款,而推行了助学贷款的某些高校,也存在着找关系,走后门,嫌贫爱护等问题,真正贫寒的学子可能很难获得助学贷款,这点似乎可以理解,因为他们贫寒,因为他们家徒四壁,一无所有,银行当然“有理由”怀疑这些贫寒学子的诚信以及未来的还贷能力。说实话,助学贷款不是解决贫困学子上学的根本之策,这是一个表面上很温情但实际上很冷漠的政策,这些贫困学子在大学里面会有真正的快乐吗?大学日子一天天地流逝,但他们背负的债务却越来越多,大学生活对他们来说是阴郁的,而毕业可能就意味着暗无天日,他们刚走出校门,又将步入漫长的还债生涯。 

  
  几乎每天,我都会从新闻媒体上看到某位贫困大学生接受到社会的捐赠,得以继续大学学业的感人场面,我不知道大家看到这种场面时有何感受,感动之余,我真的感到很辛酸,我甚至觉得我们的社会不应当涌现出太多这样感人的故事。得到社会捐赠的大学生是幸运的,但在遥远贫寒的山寨里,有多少贫困学生能得到捐赠呢?为什么有那么多的大学生要通过资助,通过贷款才能完成学业?大学曾经是象牙塔,曾经是多少学子梦中的殿堂,但现在的大学因为太浓的铜臭味而让多少贫寒学子泪水往心里流?五六万元钱,对于我的每一个山里学生而言,这都是天文数字,是他们想都不敢想的数字。 

  我们的高等教育正沿着这样一条大道奋勇前进:一方面大学收费越来越高,另一方面,大学录取分数线越来越低。现在的大学,即便是众人眼中的三流大学,每学期没有五六千元别想迈进门槛,而那些名校的热门专业,每学期没有万元以上的钱也别去奢望。再看看录取分数,广东省只要高考标准总分达到300分就可以被大专院校录取,实际上,很多低于300分以下的考生也顺利地步入大专院校的门,注意了,广东省的高考总分是900分(标准分),而标准总分300分也就意味着每科原始平均分不足40分,不仅仅是广东省这样,全国都差不多,很多地区很多学校都在吹嘘高考的录取率达到百分之九十几,如果平均每课成绩三四十分也可以读大学,录取率达到100%又怎么样?所以我们会时时听到这样的感慨,现在考大学越来越容易了,读大学越来越难了,大学生的含金量越来越低了。 

  感谢我的母亲,在三十年前把我带到人世间,虽然经历了不少生活的苦难折磨,但我却拥有愉悦的大学生活。我报考师范大学,那时候的学费很低,学校还会发饭菜票,再挣点奖学金,虽然生活还是显得清苦,但终究不会负债累累,大学生活是我生命中最美丽的生活篇章,现在我和一样出身贫寒的山村娃子还有我这样幸运吗? 

  大学绝非是人生唯一出路,无论身在何处,无论现实这堵墙有多沉重,只要尽到努力,苦难的生命终究会有艳阳天,祝福你们,流落到繁华都市里的我的山里学生。

(责任编辑:桑林徽 纠错)

教育评论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