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学生网兰州教育考试新闻]

民办教育机构以差生为招生对象惹争议

编辑:cooca 作者:佚名 出处:兰州学生网 添加:2006-4-18 字体:[ ] 纠错 评论

  新华网南昌4月18日电(记者刘菁 林艳兴)在升学率考核体系下,普通中小学校几乎无法做到不“嫌差爱优”。然而一段时间以来,江苏、江西、湖南、湖北等地却纷纷出现专以中小学“差生”为招生对象的民办教育机构。

  “我们抓住了中国教育的空隙” 
 
  在涉足高教和中小学贵族教育领域多年后,一些民营资本把目光投向新领域——中小学“差生”教育。

  2005年初,江西九江庐山脚下成立了一所择差教育中心,宣称专收“普通中小学不想学、不会学、学不好、不学好”的学生。其校区3000平方米,教室和宿舍均装有空调。不到一年这里就已接收来自除海南、西藏外的内地29个省区市的102名学生;同年,湖南邵阳成立同样以择差教育为目标的青少年教育训练学校,湖北宜昌设立徐向洋教育训练工作室第三分部……

  九江择差教育中心校长胡一夫说,他们收的学生普遍存在逃学、结帮打架闹事、抽烟、网瘾等毛病,有的甚至参与抢劫,“这些孩子都是普通学校不愿管、管不了的。”

  江西省教育科学研究所副所长蒋有慧说,普通中小学“嫌差爱优”给民营资本进入腾出了巨大市场,择差教育供不应求。

  虽然学费高昂,但九江择差教育中心却不愁生源,投资人因此在年初另择新址筹建新校区。这位不愿透露身份的投资者说,投资择差教育,我们抓住了中国教育的空隙。

  《中国民办教育生存报告》作者张立勤说,这是民营资本向教育领域的新一轮渗透。民办择差学校的出现,意味着针对“差生”的教育空白有了市场回应。

  两种态度两个结果

  自从孩子就读的学校通知他把儿子领回家管教后,河南开封一位刘姓家长多方打探,辗转把儿子送到九江择差教育中心。他14岁的儿子曾经是个很求上进的孩子,上初中后被选为学习委员,但由于一次考试没有考上90分,班主任二话不说免去了他的学习委员。粗暴的处罚使孩子受到刺激,他的自信少了,学习状态差了,最后逃学上网直到被学校除名。痛心于孩子蜕变的父亲有些偏激地说:“在老师眼中‘差生’就是成绩差的学生。普通学校的教育是为三分之一成绩好的学生服务的,成绩差的基本被他们放弃了。”

  16岁的云南姑娘王奇(化名)过去经常打架、与吸毒青年早恋、多次出走。被逼无奈的母亲抱着将信将疑的心态把她送到九江择差教育中心。这里为她制定了个人训练计划,一方面褒扬并发挥她的音乐特长,一方面以高强度的军训生活磨炼她的意志。过去小姑娘一天要抽2包半烟。可一个月后,她以成功戒烟作为献给母亲的生日礼物。7个月后,她转入一所重点高中学习。她在作文中写道:“真没想到,我还能够、还愿意重新坐在教室里听老师讲课。”

  胡一夫说,成绩差的学生并非智力差,而是由于环境中各种消极因素的影响,形成品行障碍、行为异常、不良习惯、上网成瘾等问题。只要教育得当,他们将来一点都不差。徐向洋教育训练工作室几年来已有800多名曾经的“差生”重新回到普通学校学习,九江择差教育中心也已有50多名学生重返普校。

  “差生”之“差”谁之过?择差教育目前显现的效果能否使普通学校不再“嫌差爱优”?庐山区中学副校长陈小平称,普通学校生存于分数体系下,必须用几乎全部精力应付升学率。在不少地方,只要有学生考上北大清华,学校就能得到政府一笔不菲的奖励资金。而择差教育学校不在高考竞争体系中,它自然可以把大量的精力放在扭转孩子不良学习生活习惯上。开封的刘姓家长说:“只有办尖子班的普通学校,哪有办‘差生’班的普通学校?”江西省教育厅基础教育处处长杨慧文认为,优差兼教是普通学校应该做到的,作为教育部门还是希望每一个学生都能接受正规的义务教育。

  强行军、戒尺 择差教育手段惹争议

  择差学校的存在使被普通学校遗忘的“差生”有了一个全新的教育环境。然而,这些民办学校的非常规教育手段和经营方式受到了一些质疑。

  “择差”的概念首当其冲遭遇争议。教育讲求“有教无类”,给孩子及其家长贴上“差生”的标签不符合教育规律,甚至是“反教育”的行为。日前在庐山择差教育中心举办的一个论坛上,“差生”这一叫法受到来自国内6位教育专家的一致批评。然而给“差生”贴上标签的,似乎首先并不是这些民办学校。

  九江择差教育中心称,强调“先做人、再成才”的择差教育是在给普通教育“打补丁”。他们从最基本的叠被、洗衣服教起,教育内容涉及沟通交流、尊重孝敬父母、挫折训练以及注意力、观察力、记忆力、意志力、亲和力训练,学生进入良好状态后开始学科学习,为重返普通学校做准备。在这些择差教育学校,大部分时间是进行军体训练,其中穿插有强行军、劳动实践以及学习技巧训练等内容。校方认为通过强度大的军训才能锻炼学生意志力、注意力、自控力,解决他们静不下心学习等毛病。九江择差教育中心曾组织学生历时10多天从九江徒步走到300多公里远的“军旗升起的地方”南昌,目的是“培养爱国主义精神和吃苦耐劳意志”。徐向洋教育训练工作室则自称为“行走中的学校”。这种教育方式让一些人认为择差教育的实质不过就是军训。

  择差学校的师生比一般控制在1比8以内,远高于目前国家所规定的比例。从庐山区职高应聘到择差教育中心的胡顺安老师说,普通学校一个班六七十号人,老师上完课卷起书本走人,谈不上因材施教。而在这里他被要求与学生同吃同住同训练,随时随地找学生谈心,对每个学生的情况了如指掌,能做到一把钥匙开一把锁。

  最引起批评的是惩戒教育。无论是徐向洋教育训练工作室、邵阳青少年教育训练学校还是九江择差教育中心,都对外公开表示自己采用戒尺。九江择差教育中心就曾对一个双手掐教师脖子、预谋用石头砸晕老师然后逃跑的学生动用过戒尺。庐山区中学副校长陈小平称,“体罚”是相关法规明令禁止的,作为特殊教育,是不是“不管什么方法,能把差生转化好就是好方法”?

  收费也是不可避免的争议话题。这些择差学校一般要收0.2万元至0.3万元不等的基本建校费,再按0.2万元/月左右的标准收费,一年至少要2.6万元。江西省教科所副所长蒋有慧称,仅看高额的学费,其动机是社会效益优先还是经济效益至上不好说,民办择差教育还需要科研人员跟踪研究。(完)

(责任编辑:cooca 纠错)

教育评论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