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学生网兰州教育考试新闻]

走进被艾滋病纠缠的大学生男同群体

编辑:李启明 作者:佚名 出处:兰州学生网 添加:2015-12-2 字体:[ ] 纠错 评论

学生时代,正是为灿烂梦想起航远行的季节。然而,一些大学生的人生梦想却因感染艾滋病病毒而破灭。“我能活多久?”这是感染了艾滋病病毒的大学生最常问的问题。然而,这个问题让问者心存惊恐,更让听者内心震撼。据了解,我省男男同性性传播艾滋病所占比例逐年上升,大学生人群中因男男同性性行为被感染艾滋病 病毒的人数也在逐渐增多。

故事1

大学梦刚开始

一切戛然而止

11月27日,兰州市某医院感染科和往日一样平静,在窗明几净的“爱心家园”里,暖色调的氛围让人感到温暖,医生、护士、患者偶尔进出这间房子,后通过缓冲区进入治疗区。

当日上午10时许,18岁的小力在家人陪伴下再次入院治疗,谁也想不到,眼前这个腼腆的男孩竟是一个艾滋病患者,在病情被确诊前,他曾是我省一所高校的大一学生。从小到大,小力一直是家人眼中的乖乖男。

去年,小力开始了令人向往的大学生活,他和其他同学一样心怀梦想,每天都为收获知识而高兴。然而,这样的大学生活很短暂,来自卫生疾控部门的检 测结果让小力感到生命黯淡无光,由于被确诊为艾滋病病毒感染者,为了配合抗病毒治疗,他不得不放弃学业。今年初,小力突然出现呼吸道感染、视力严重下降等病症。4月的一天,小力和父母一起去医院检查治疗,然而,小力的血液检测呈阳性,随后,来自疾控部门的复诊结果让一家人大吃一惊——刚上大学不久的小力感 染了艾滋病病毒。之后的日子里,小力的生活模式完全变了样,在老家休息,到兰州接受艾滋病抗病毒治疗,去北京治疗眼病。每天,悲伤、自责、愧疚、无助缠绕 着他,让他彻夜难眠。

面对医生的多次询问,小力极不情愿地说出自己是男男同性恋这一事实,由于性伴侣不固定,小力根本不知道究竟是谁将艾滋病病毒传染给了他,同时,他也不清楚自己何时被感染了艾滋病病毒。“问他的许多问题,他几乎都用‘不知道’来回答。但他说自己有几个性伴,性伴的不固定大大提高了男男同性恋感染艾滋病病毒的几率。”兰州市某医院感染科周医生说。

在“爱心家园”里,戴着口罩的小力不时地与医生交流,在离开感染科病区时,他低声问医生:“我还能活多久?”接诊医生耐心地开导和鼓励他:“别 害怕,现在你的眼睛已经有光感了,身体状况良好,这就说明治疗是有效果的。下一阶段,只要你积极配合治疗,按时吃药,身体肯定会好一些。”

故事2

25岁大男孩

生命之花凋谢

30多岁的周医生在许多艾滋病感染者和病人心中就是生命的希望。“在我眼中他们都是普通病人,他们需要关爱和理解,作为医务工作者,我必须像亲人一样照顾他们。”看着防艾宣传栏,周医生给记者讲了一个让人痛惜的故事。

故事的主人公是一个25岁的阳光男孩。小帅曾是一个阳光乐观、积极向上的才子,几年前的一个好奇尝试,让他灿烂的人生过早地结束,今年春节还未 过完,全身脏器衰竭的小帅就离开了疼爱他的母亲,离开了他的朋友,离开了眼前的美好世界。在兰州上大学期间,小帅在同学的带领下尝试了几次男男同性派对,酒吧里一番激情和疯狂过后,小帅发现这并不是自己喜欢的生活方式,于是主动结束了这段荒唐的日子。2013年,小帅遇到了和自己心意相通的女孩,可这段刚 刚开启的幸福之旅,却在小帅的一次询诊后画上了句号。原来,小帅经常感到头疼,去医院却被检查出HIV抗体为阳性,经疾控部门确诊,他感染了艾滋病病 毒……

在治疗过程中,小帅被诊断为真菌性脑膜炎,头痛、恶心、呕吐等症状也一直伴随着他,这些都是艾滋病并发症。面对遭遇病痛折磨的儿子,小帅的母亲 经常默默流泪,当小帅再次昏迷时,这位无助的单亲妈妈在医生面前失声痛哭。“看着小帅母亲这么伤心,我们心里也很难受。小帅非常乐观阳光,意志也很坚强,朋友圈里的人纷纷给他加油鼓劲,告诉他不要放弃。”曾是小帅主治医师的周医生说。

2015年春节前,因为全身脏器功能衰竭,小帅的病情急剧恶化,他多次陷入昏迷。偶尔清醒时他常对妈妈说:“妈妈,快过年了,咱们回老家吧,买 些红灯笼,把家装饰得漂漂亮亮的,咱们一起好好过个年。”2015年农历正月初七上班后,周大夫得知小帅已于正月初四离开人世。“太可惜了……”

故事3

感染艾滋病病毒

他上演10万“形婚”闹剧

“医生,我终于找到对付我妈的办法了,她逼我结婚,我就用‘形婚’来应付。这次准成!”小刚兴奋地对自己主治医师说道,这是兰州市某医院感染科主治医师第一次听到“形婚”这个词。

其实,小刚在上大学之前就是男男同性恋。去年刚走出大学校门,就被检查出感染了艾滋病病毒,当时他根本不相信这是真的。但是,来自卫生疾控部门 的确诊结果如同无情的判决书,让他陷入恐惧、绝望、愧疚之中。想起含辛茹苦的父母,想起身边的许多亲朋好友,小刚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每天,父母不停地催他 找对象,而他一次次的借故推诿。因为他知道,不能让父母知道自己是男男同性恋,更不能让父母知道自己是个艾滋病病毒感染者。

一次偶然机会,他在网络论坛上发现了一个词——“形婚”。就是婚姻只有形式,无实质内容。表面上是个由一男一女组成的正常家庭,实际上“夫妻” 双方在生理和人格上保持独立。今年夏天,小刚终于和一个女生达成“形婚”协议,协议有效期为一年,先领证结婚,再瞒过父母离婚。在“形婚”期间,两人是形 式上的夫妻,但是生活中互不打扰,彼此独立,协议期到后立刻离婚,离婚后,小刚按照“形婚”协议给女孩10万元为补偿费。只是,这种形式婚姻真的可以瞒过 父母,掩盖自己感染艾滋病病毒的真相吗?

故事4

17岁高中生花季不再

17岁,正是人生中最美好的花季。然而,在我省某县上高二的17岁少年却因为艾滋病并发症的严重折磨而花季不再。

小龙生在一个特殊家庭,父亲在他蹒跚学步时就离开人世,母亲也身患重病。从他记事起,小龙就被叔叔婶婶领回家中照顾,因为家庭贫寒,叔叔婶婶整 日忙于劳作。没有时间去关注小龙的成长。单亲家庭的特殊氛围,导致小龙缺乏来自家庭的温暖,他一直渴望有一个人可以给他关怀和爱。上初中后,小龙遇到了像 自己长辈一样的男人,无时无刻的关心着他的生活、学习。后来,他们逐渐将这种关系转变成了恋人。

最近三四年来,小龙经常出现干咳、气促等症状,一开始小龙和叔叔婶婶都以为是感冒,他们都没有重视。随后,小龙的体重逐渐下降,经常盗汗,浑身乏力。最终,经过疾控部门确诊,小龙已经感染了艾滋病病毒。因为身体状况逐渐变差,他不得不弃学。

今年11月,小龙的叔叔婶婶带着病情越来越重的小龙到兰州市某医院感染科住院治疗。

经过一系列检查,小龙被确诊为卡氏肺孢子虫肺炎,是艾滋病患者最常见的机会性感染,也是艾滋病患者致死的主要原因。由于小龙就医时间太迟,已经错过了最好的治疗期,目前他的病情已进入晚期。

拿着医院下发的病危通知书,叔叔婶婶带着越来越沉默的小龙返回老家……

(文中人名均系化名)

故事5

优秀大学生出国梦破碎

对于许多大学生而言,出国留学深造是他们的梦想之一。就读于兰州市某高校的小华也不例外,他学习成绩突出,各方面表现优异,是很多同学的榜样。但今年8月来自疾控部门的复诊结果,让他的“出国梦”被彻底击碎。

“曾经我也和同学们一样,觉得艾滋病离我很遥远。”小华在说这句话时,眼睛里充满了无奈。从高中开始,他就意识到自己的性取向和别的男生不太一 样,20多年来他从未喜欢过女生。上了大学后,个人空间一下变大了许多,通过网络,小华更加确信自己是同性恋,并在大学第一学期,结交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 个男朋友。

去年小华和男友分手后,他经常通过网络交友平台寻找自己需要的男男之爱,希望通过这种方式发泄自己失恋的痛苦和孤独。然而,从今年年初开始,小华开始出现持续发烧等症状,去医院检查后他被告知他已是艾滋病病毒感染者。

清醒后,他不止一次地问自己:“我几乎每次都采取了安全措施,到底是谁传染给了我?”小华认为自己的人生彻底完了,他的出国深造梦想和远大理想,从此以后再也不可能实现了。

如今,小华已经开始定期进行抗病毒治疗。然而,他的内心深处还在纠结和挣扎着:“我不知道怎么告诉爸妈,他们望子成龙,等着我出国深造的消息,可我已经是个艾滋病患者了,我到底该怎么办?” (文中人名均系化名)(首席记者 金奉乾 实习生 姚淑慧 )

(责任编辑:李启明 纠错)

校园内外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