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学生网兰州教育考试新闻]

北京高考报名数连续6年下降

编辑:cooca 作者:佚名 出处:兰州学生网 添加:2012-1-4 字体:[ ] 纠错 评论

近日,北京教育考试院公布,北京2012年高考网上报名结束。目前报名参加今年高考的考生约为7.3万人,比去年少3000多人。这是继今年高考报名总数直降20%之后,本市报名高考的考生人数又有下降。这也意味着北京高考报名人数已连续6年下降。

教育专家分析原因,一方面受到上世纪90年代人口生育低谷、适龄生源逐年减少影响;另一方面是,高中生参加“洋高考”,放弃国内的高考,这种现象则是逐年增加。

蓝小闵(化名)从去年9月开始,每周六到中关村一家“托福强化秋季小班”上课。

她是北京人大附中高二学生。她报名的托福班,30多人中近半数人跟她一样,是穿着中学校服、面容青涩的中学生。他们分别来自人大附中、清华附中、101中学、19中等。

据北京二中的老师介绍,近5年来,他们学校新生每年都有400人左右,而到高二、高三,人数会流失四五十人。这个人数还在逐年增加。流失的学生中,大部分是出国的。

另外还有报名高考又弃考的学生,考场上出现的一些空坐位即是例证。

北京不少中学为了迎合学生“洋高考”的需求,自2009年起,北京二中、四中、八中、十一学校等多所知名中学都开设了“出国班”。

火热的“出国班”

“需求很火爆,最后还是扩招了。”北京二中国际部招生负责人周心欢说,今年5月成立国际部后,很多家长找来争取名额。原本六七十人的招生计划,最终扩招到77人。

北京二中国际部的课程实行中美融合,多数是全英文授课。毕业后,学生获中美两个高中毕业证,还可通过考试到美国读大学。

77名学生中,67人是北京户籍,另外10人属于非京籍学生。

杨红(化名)的女儿很幸运,去年擦着中考录取分数线,进入北京一所知名中学的国际班。

杨红是不忍心让孩子参加“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高考,才替女儿选择上国际班。

杨红说,从孩子还没出生,她就打算不给孩子添负担,让她自由成长。

但等女儿上学后,杨红却不得不“随大溜”,“别人孩子在跑,只有你在走,那种感觉很不踏实。”

女儿初三那年,每天早7点出门,晚7点回家,吃饭半个小时,写作业要写到晚上11点,学习压力大的时候,女儿还会歇斯底里地大叫。

今年6月26日,中考结束,女儿的试题卷子和课辅资料,卖废品称重过百斤。

与其为这种考试而煎熬,杨红突然明白,女儿以后最好脱离这种压力。

以考美国大学为荣?

蓝小闵还在托福班学习时,比她高4届的高中校友冉阳(化名)已在美国霍普金斯大学读大三。

冉阳出国前也参加了高考。他母亲张女士说,是为了“双保险”。

北京一所外语培训学校老师周容说,2006年,她教的人大附中四五个学生都考出国,还有学生考上哈佛、耶鲁,又是全额奖学金,这在学校引起很大轰动。

周容说,这种轰动不亚于以前学校产生了高考“状元”。

“一个学校出国学生多,一定有榜样作用。”周容感觉,2005年以前,人大附中的学生以考北大、清华为荣;2005年以后,他们则希望考入香港的大学;2008年之后,学生们的目标增加了美国的大学。

按周容分析,出国热在北京各“名”校将成一种趋势。

据了解,2010年,人大附中约50人被国外高校录取,今年上涨为70人;北大附中约10%的高三学生选择出国读大学;北京四中近百人申请国外高校,今年成绩最好的学生均已被国外高校录取。

冉阳参加高考的心态很轻松,考试也正常发挥。成绩出来后,他的分数过了北大录取线。

张女士说,申请国外大学,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而参加高考,差一分名次就差很多,谁也不能够保证一次高考,能正常发挥。

今年,一项针对高中生出国留学意向的调查显示,在有出国意向的被调查高中生中,70%计划高中毕业出国读大学,24%计划出国后继续高中学习。其中,最想留学美国的比例达到50%。

排在首位的留学理由是“接受更好的教育”(67%),其次是“增强职业竞争力”(38%),理由为“逃离国内升学压力”的比例为19%。

新东方教育集团提供数据显示,素有美国高考之称的SAT考试培训班,2004年只有几十人,而到今年10月底,这个班人数有4000多人。

家长们的选择

杨红属于周心欢总结的那类家长,为让孩子减轻高考压力选择出国。

“其实,很多家长是在帮孩子选择‘出国’。”周心欢说,90后学生的家长们大多接受过高等教育外,有的也有留学经验。他们对外国的印象,加重了他们对孩子未来的选择。

据教育部的数据,2009年高考全国弃考人数达到84万;而2010年弃考人数接近100万,其中出国留学选择弃考的比例达到21.1%。

17岁的蓝小闵说,美国集中全世界顶尖的老师和教育资源,就像是中国的教育“高地”在北京一样,全球的“教育高地”是在美国。

蓝小闵的学校,人大附中流传一个段子:如果考的不好,就去隔壁。每年这所学校有上百人考入北大、清华。

蓝小闵的父母是上个世纪60年代到70年代生人,分别是本科和研究生学历。在出国这件事上,他们给予女儿指点。“我爸妈希望我能幸福地生活。”

王贤(化名)的儿子今年在十一学校国际班读高二。这里是“西方的高中”,全英文教学、外教;考试“分级制”代替了“排名”;喜欢魔术的儿子,在校成立魔术协会;还在周末做起了“义工”。

去年12月,中科学院与中国工程院“新科院士”名单统计,新当选院士中,留学回国的占近90%。

王贤特意提到“90%”,这更坚定他让孩子出国的决心。

出国留学对拥有北京户口的家庭而言,是个“双保险”,可对没有北京户口的家庭而言,让孩子出国留学是“迫不得已”。

看着别人家的孩子正为高考冲刺作准备时,王子贺(化名)有些“羡慕嫉妒恨”,他女儿正忙着复习托福、GRE。

女儿已经考了三四次,仍未过关。王子贺说,女儿为学习英语,化学、物理、生物基本“荒废”。

“不放心,她还不到18岁。”王子贺感到很无奈。他是北京一家企业的高管,在京已有八九年时间。

女儿临上高中,王子贺花了近20万,找了“同事的媳妇的一个关系”才把女儿塞到一所重点高中。

据了解,按照现有的北京高中招生名额,满足北京户籍考生的要求都不够,基本不录取非京籍学生。一般非京籍学生留在北京的,多数是上学校的国际班。

像王子贺女儿这样的考生,在北京还有很多。如何解决他们的高考问题,教育部学生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正对此问题进行调研,相关政策会尽快出台,但无法给出具体时间表。

新东方教育集团相关负责人分析,目前高中生出国“赶考”主要集中在大城市、发达区域,内地城市较少,但已经有不少住在偏远地区的富裕人群选择让孩子高中出国。

另一个围城

乍到美国,冉阳很想家,但作为男生,冉阳很快习惯了美国生活。

但蓝小闵却很担忧,国外人生地不熟,遇到困难怎么办。

她所在人大附中那个班里,53个同学,要出国的就有10人。好多同学和她一样,对出国有点飘忽不定。

杨红看到的则是,随着留学大军扩大,国外大学的要求也在提高。以托福为例,满分120分,想上好点的大学需考100分,上特别好的大学要达到110分。

除了考试压力外,经济负担也不是一笔小数。

杨红算过一笔账,从孩子高中上“出国班”,再到出国4年,7年最少需要200万。“出国班”3年收费30万元,国外需170万。这还必须在学费不涨、“钱还值钱”的前提之下。

这笔账还不包括在学校周边租房,以及出国的生活费用。

根据美国商务部的统计,2010-2011年度,外国留学生向美国大学支付的学费、生活上的花费,累计为美国经济的贡献总值达202亿美元。

美国有20多万名中国留学生,大约占在美留学生总数的22%,中国留学生为美国经济做出的贡献,至少在44亿美元以上。

家长李兰则担忧孩子在美国的成长。

她在美国陪读一年,接触过一些正在国外读书的中国孩子。

“很多孩子出国后,没有一个外国朋友。”李兰说,很多留学生整日不出门,靠网络与外界交往,交际的还是国内的朋友。

李兰觉得,家长们为孩子操心的太多,让这些“90后”学生得到的过于容易。从某种意义上看,孩子们自己选择的机会却在减少。(记者:仲玉维)

(责任编辑:cooca 纠错)

考试动态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