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学生网兰州教育考试新闻]

一名甘肃高考艺考陪考妈妈的纠结心路

编辑:李启明 作者:王兰芳 出处:兰州晨报 添加:2016-1-18 字体:[ ] 纠错 评论

从决定踏上艺考之路的那天起,女儿的生活便开启了在学校和艺术生培训突击班之间频繁转场的快进模式。

“艺术生考试就是在希望和绝望中徘徊,中间不存在过渡点,无论结果如何,努力了就好!”楠薇说。

“艺考路上总少不了轻视和否定,既然选择了,就要追逐下去。”

2015年12月25日凌晨5时40分许,闹铃声急促响起,早已醒来的楠薇一边翻身下床,一边把熟睡中的女儿芊蕙叫醒。

与楠薇多年来在每天这个点喊女儿起床上学不同,这一天,是她陪女儿去兰州参加2016年艺术生招生考试的日子。

当天中午1时40分许,转乘的车子在兰州市安宁区某宾馆门上停了下来。

“先上去稍微休息一下后再去吃东西,下午去看看报名的地方及注意事项,明早报名时心里就踏实了!”在宾馆电梯口等电梯时,楠薇对一脸疲惫的女儿说道。

“你看着办吧,我没意见。”芊蕙有些不太情愿地嘟囔道。

“你的事自己就一点不操心?不说别的,就这宾馆,不是我托同事早早订好,今天咱们怕是连住的地方都没有,别不知足了!”女儿的“冷淡”刺激了楠薇敏感的神经,两人再次燃起战火。她始终不明白,以往融洽的母女关系为何近日来却屡屡亮起红灯,也许自己压根没意识到,她这种家长式的说话方式,是女儿最难以接受的。

近1个多月以来,自从芊蕙由排斥到接受艺术生考试的那天起,楠薇仿佛自己心头压了块千斤巨石,总是沉甸甸堵在心窝,憋得有些透不过气来。静下心来自我反思,楠薇总感觉因为有些负面情绪引发的母女“战争”,问题多出在她的身上,然而自己却又无法排遣。

“说白了,选择艺考的学生大多数文化课学得不理想,因此我总担心这一个月把精力全放在专业上,本就薄弱的文化课落下该怎么办?艺考成绩合格还好,不合格两头都落空又该怎么办?”楠薇对此无比忧心,这也是她突然脾气变得暴躁的主要原因。据她讲,最近一些时日,明知纠结这些问题再多时日也是无解,但就是罩在心头挥之不去,以至于让她有些心绪不宁,夜不能寐。

芊蕙何尝不知,妈妈略显唠叨的说教和担忧,其实都是为了她好,因此有些时候,为了避免燃起“战火”,她宁愿选择沉默,把怨气憋在心里。

这次也不例外,芊蕙不想一到兰州就吵架,于是放下行李下楼随便吃了点东西后,便拿着房卡独自上了楼,留下妈妈一人去看考场。

坐了大半天的长途车后又步行去了趟西北师范大学,下午5时许,楠薇拖着沉重的双腿回到宾馆时,看见女儿正躺在床上看电视,不由得气不打一处来,但此次她强忍着没有发作,和女儿开始“冷战”。

第二天报完名回来,看着女儿仍不紧不慢的节奏,楠薇不禁心急如焚。冷静思量后,她用略带央求的口吻对女儿说:“临阵磨枪,不快也光,今、明两天时间你静下心来,好好复习一下如何?”

“我如果心里没底,就不上来考试了!”女儿不冷不热的一句答复,让楠薇听得如鲠在喉,噎得她半天没说出一句话来。

2015年12月28日,是2016年普通高校戏剧与影视文学专业甘肃省考招生考试的日子。

7时50分许,楠薇和芊蕙来到西北师大10考场楼前时,楼门口附近已经围了好多考生和家长。看着女儿慢慢湮没在人群里,楠薇不由得替她捏了一把汗。随着开考铃声响起,考场外徘徊的家长慢慢离去了,在零下10℃的寒冷天气里静静候着的她又开始焦虑不安起来。

下午5时,考试顺利结束。

“考得如何?”

“还行。”

怕影响下午发挥,楠薇虽说中午强忍着没有问女儿上午考得怎么样,但心里却七上八下的,一下午在惴惴不安中熬到下午考完,本想着能听女儿多说一些考试的事,但看到女儿那种态度,她的希望又落空了。

晚饭后,看着楠薇闷闷不乐的样子,女儿似乎心有不忍,语气平和地说:“其实,我心里清楚,世俗的眼光会给专业生贴上‘差生’的标签,有些学校逼学习不好的学生选择专业考试,无非是怕学生高考成绩差影响本校升学率,因此我当初选择专业本就压力很大,现在既然已经走到这一步,就耐心再坚持一下,我不想因为这个事天天生气。”

楠薇瞬间觉得,女儿虽说是她生的,但她似乎压根不了解孩子。

“陪孩子备考一段时间下来,艺考路上的艰辛和心理煎熬,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考试在即,回想备考的短暂时段,楠薇自感度日如年。

女儿芊蕙是天水某高中高三的学生,文化课成绩相对平平。

2015年12月1日至7日,是天水市高三艺术类考生高考报名的日子。当天中午放学回来,一直对学习专业较为排斥的芊蕙突然间给爸爸、妈妈说,她想参加艺术类考生报名,选择戏剧与影视文学专业学习。

“别的考生备考多日,目前都到了报名时间,你现在突然做出的这个决定会不会有些草率?时间上能否跟得上?”楠薇初听女儿这个想法后,第一反应自然是“不切实际”。

“我之所以决定这么做,就是想为自己的未来负责。”芊蕙态度有些强硬。

当天中午短暂的思想斗争过后,一时间难以抉择的楠薇去了女儿学校,了解并征求班主任老师的建议。

“结合芊蕙的学习情况和她写作能力较强的优势,我个人观点是‘尊重孩子,依心而行’。”老师说。

那天晚上,楠薇彻底失眠了!她脑子里不停地翻腾,眼瞅着马上就到专业考试时间了,给女儿上哪儿去找合适的老师?短短二十多天时间搞突击时间上是否来得及?在没有给这一个个的问题找到答案之前,这种决定无异于冒险,于她而言,这个险会让孩子付出多大代价抑或取得哪些收获,她均无法评估。

一晚上激烈的思想斗争之后,楠薇向女儿妥协,决定尊重她的选择。当天早上,楠薇四处寻访,后经朋友介绍,终于给女儿找到一位经验丰富的老师。

有一天晚上,女儿一边吃饭,一边聊起班上艺术生上课的事。

她说,班上学美术的学生专业大都学了好几年,因此他们选择上午在学校学文化课,下午坐车去画室学画。其中有一名同学嫌学校和画室相距路远,每天中途转场很费时间,便想停文化课,直接搬去画室准备专业课,但老师担心学生自制力不好,学校有些男生就曾借出去画画的理由偷偷跑去网吧上网。也有老师觉得学生彻底离开学校,就意味着彻底把赌注押在了艺考上,忽略了文化课风险太大,毕竟无论选择哪个专业,最后是否成功考上大学归根结底还要文化课的成绩上线才行。

女儿的一番话,让本就提心吊胆的楠薇再次惶恐不安。

“毕竟孩子的精力是有限的,在短短时间内要通过专业考试谈何容易?再说学校第一轮大复习已接近尾声,我日夜担心的就是如果‘两头都落空’咋办?”楠薇说:“陪孩子备考一段时间下来,艺考路上的艰辛和心理煎熬,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参加艺考既是一次冒险,也是一次‘救场’,胜算概率一半一半吧!”

1月9日,省外高校在甘肃艺术生招生专业考试日程安排表一经公布,楠薇和女儿一道,又开始为报考哪所学校斟酌再三。

“只要有资格来外省招生的,应该都是很不错的学校,只要时间不冲突,报上都试试?”楠薇一边在网上查询,一边征求女儿意见。

“老师说了,在其中选五至七所就可以了,全都选上谁有哪么多的精力?”一直以来,无论考虑是否周全,芊蕙似乎总有自己的想法。

听女儿这么说,楠薇觉是自己纯属瞎操心,便把自己已经划出的学校名单转手交给她,让她自己拿主意。

近一段时间下来,纠结、迷茫、憧憬以及没来由的坏脾气,如同一张无形的网罩在心头,越撕扯越觉裹得太紧,那种深入骨髓的痛让楠薇窒息般难受,自己以往平和简单的家庭生活被彻底打乱,无论体力还是精力似乎都要透支殆尽了!

自从女儿选择专业考试后,楠薇有意无意地总在网上查阅有关艺考招生方面的消息,不看还好,越往下看心里越没谱。

“从网上消息综合分析来看,有的学校学生专业成绩不排名,学生根本不知自己的专业处于什么位置,即使学校专业有排名,还要估计排在你前面的人会有多少人报考本校等等,而这些又是根本没办法预测的,所以艺术生的志愿填报无异于一场赌博,赢了顺利升学,输了只能走三本或是专科,甚至是很差的高职。”说起这些,楠薇觉得在高考成绩出来之前的这段时间,自己如同身陷迷宫,在一时间没有结局的结局中越想寻找出口,却越迷陷其中无法自拔。

1月20日起至1月29日,女儿选择的4所学校校考报名及考试将在三所不同的学校相继进行,楠薇将再次陪女儿前往。

“参加艺考既是一次冒险,也是一次‘救场’,胜算概率一半一半吧!”考试之前,楠薇如此自我安慰。(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李启明 纠错)

考试动态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