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学生网兰州教育考试新闻]

扩招文凭贬值 石家庄研究生毕业变“啃老族”

编辑:李娜 作者:佚名 出处:兰州学生网 添加:2012-1-4 字体:[ ] 纠错 评论

   “我也不想啃老,但现实逼得我不得不啃老。”这是王静(化名)毕业一年半后的最大感触,她告诉记者,每逢和别人聊天时,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研究生学历。早在2009年就有报告数据显示,中国大学毕业生中有多达16.51万“啃老族”,而最近有调查显示,我国逾六成家庭存在“啃老”现象。

  “第一个研究生,也是第一个失业的人”

  早上睡到自然醒,起床后打扫卫生、洗衣服,为父母准备午饭,下午看看书、玩玩游戏,或者到影院看一部新上映的电影……近半年来,王静一直过着这种特“滋润”的生活。

  到今年6月份,王静毕业整整一年。她突然发现,和她同年毕业的同学都已找到工作并稳定下来,只有她仍无所事事,且正理所当然待在家里,享受着父母给予温暖和宠爱。她突然觉得有点内疚。

  2007年,王静考上研究生时,父母特意召集亲朋好友在一个大饭店里为她庆祝,她是家族里第一个考上研究生的孩子。到现在,她都清晰记得叔叔婶婶看她父母时流露出的羡慕。然而,斗转星移,3年后,她却成为家里第一个失业的人。

  王静并不是没找到工作,毕业后她顺利应聘到一家广告公司做文案策划。这是她第一份工作,虽然工资不高,但她依然满腹激情、斗志昂扬。用她的话讲:“希望通过这份工作尽快融入社会”。

  然而,工作半年后,由于不堪忍受微薄的工资待遇和超强度的工作压力,她毅然决定辞职。

  两次辞职的“迫不得已”

  王静告诉记者,刚工作时,她一直提醒自己,不要“眼高手低”,要踏踏实实工作。但是,整整半年,她的工资都只有1500元,而在那半年里,房租却已由500元迅速涨到800元,几乎占去工资一半多,剩下的钱也只够吃饭用。到去年冬天交取暖费时,她身无分文,不得不向父母要了2000元。“工资低,但干的活并不轻松。”王静表示,由于所在单位是私企,员工不多且每人身兼数职,她除了做文案策划,还要担任部分业务工作,有时还要做财务报表。加班自然是常有之事,且经常连续一个月不休息。然而,他们却没有加班费,年终奖金也少的可怜,这让心高气傲的王静难以忍受:“感觉自己就像做苦力的”。

  从广告公司辞职后,王静应聘到一家网站做编辑。但是工作没3个月,她又辞职了,原因是公司人情味太淡,钩心斗角,让她无法适应。这次辞职后她没再继续找工作,而是收拾行囊回到保定老家。回家后的前两个月,是王静大学毕业后过的最滋润的一段时间:每天睡到自然醒,不用担心打卡迟到,不用担心被老板骂,也不用担心遭同事排挤。当时,她真想就这么陪在父母身边舒服地过一辈子。

  “只为寻找一丁点平衡”

  早在2009年就有报告数据显示,中国大学毕业生中有多达16.51万“啃老族”,而最近有调查显示,我国逾六成家庭存在“啃老”现象。

  记者采访中发现,这些“啃老族”中有很大一部分是王静这样的大学生、研究生,不过,正因如此,他们眼界更高、虚荣心更强,放不下身架。所以,在他们看来,与普通劳动者相比较,“啃老”似乎还是更加有脸面的,因为它毕竟给人一种悬而未决、蓄势待发的错觉。

  “研究生不一定都是眼高手低,我们只是希望找到一丁点平衡。”王静说,准备考研期间,她每天坚持6点起床、12点睡觉,除了看书、上课,什么也不做。她如此努力,只是希望通过考研能改变她三本院校的学历背景,找到一份好工作。

  然而,连续两次就业失败,打掉了她所有积极性。当她看着研究生毕业的自己,和一群本科生、专科生,甚至中专生干同样工作的时候,一股不平衡油然而生:“总觉得自己的付出没有得到回报”。在王静看来,只有进入大型企业或者事业单位,更好的是考上公务员,才能让她找到这份平衡。然而,去年,她先后参加了国家公务员、省公务员以及事业单位的考试,但均名落孙山。今年,她又参加了新一轮国家公务员考试,虽然成绩还未发布,但她决定,如果没考上还会继续考。

  盲目扩招下的就业困境

  而王静的就业困境,也代表了某些专业毕业生面临的难题。以中文系为例,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全国开设中文专业的高校多达500余所,综合性大学、人文社科类高校基本都有文学院或中文系。近10年来,不少理工科院校也相继设立了中文系。这就导致中文专业整体就业市场供大于需。“目前学校存在一大弊端,即专业结构调整不合理。学校招生时,并不是根据社会需求设置专业,而是盲目扩招。哪个专业好招人,就扩大该专业的招生比例,由此导致供大于求。”河北科技大学就业指导中心李景生说。“其实大学生就业并不困难,在我省部门乡镇企业,仍然存在‘有业无人就’的现象”。李景生表示,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走向“啃老”,与中国长期的应试教育密不可分,读书期间,大学生基本与社会实践完全脱离,缺乏吃苦耐劳的和团结协作的精神。因此,毕业后选择工作时会束手无策,同时在沟通上也难以与同事和平相处。而企业方面,对毕业生越来越挑剔,能用本科生的用硕士生,能用硕士生的用博士生。另外,企业不愿意承担员工成长的代价,希望一上来就是成熟的员工。“同时,部分学校的就业指导中心也没有发挥很好的作用,没有和现实连接起来。”李景生解释说,现在许多高校就业指导中心的老师都是毕业后直接留校的,他们本身就没有工作实践经验,所以在指导学生时,灌输的也都是理想化的规划,而不是教给学生怎样从基层做起。

  编后

  或许我们可以为“啃老”找出很多理由,既可以抱怨扩招带来的教学质量下降,学不致用,也可以为“萝卜招聘”而忿忿不平,但无论如何,每一个18岁后步入成人社会的青年都应当首先为自己写好“自立”两个字作为人生信条。自然界的老狼为了让孩子自己找食,总会在小狼长大时把它赶出狼窝,让它独自去面对自然界的生存竞争,或许这也可以为舐犊情深的父母们提一个醒。

(责任编辑:李娜 纠错)

高校动态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