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学生网兰州教育考试新闻]

青年学生感染艾滋病涨幅上升到了49%

编辑:张嘉嘉 作者:赵汇 出处:兰州晨报 添加:2016-11-30 字体:[ ] 纠错 评论

12月1日,是第29个“世界艾滋病日”,距离人类首次发现并确认艾滋病的存在,已经过去了35年。自1981年艾滋病毒开始传播以来,全球已有7100万人感染了该病毒。

今年6月,联合国各会员国通过关于艾滋病问题的政治宣言,承诺共同加大防治艾滋病的努力,到2020年实现一系列具体目标,到2030年结束艾滋病流行。所谓结束艾滋病流行,意思就是结束艾滋病在人际之间的传播,让艾滋病作为一种流行性疾病而成为历史。

然而,要实现这一目标,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近年来,甘肃省艾滋病疫情虽然上升趋势明显,但总体处于艾滋病低流行地区,在全国排名一直位居末端。与此同时,局部地区疫情严重,艾滋病向普通人群扩散趋势明显。在HIV感染者占全省感染者人数1/3多的兰州,艾滋病防治更是面临“高担忧”的状态。在兰州报告病例中,98%是通过性传播,当中39%为同性传播,异性传播占59%。这意味着艾滋病从特殊人群向普通人群扩散,并且性传播具有隐密性,艾滋防治难度加大。

近两成甘肃青年学生不知晓艾滋病知识

2011年—2015年10月份,中国青年学生感染艾滋病的平均涨幅上升到了49%。特别是15—24岁群体,通过性行为感染艾滋病的总人数中已经占到了96%。

类似HIV(艾滋病病毒)的传播在年轻人中间上升的趋势,在甘肃,在兰州,莫不如是。2011年—2015年,兰州市新发现HIV/AIDS的年龄组构成中,15—24岁群体占比由最低时的15.31%,上升至2015年的20.45%。

2015年甘肃省青年学生HIV哨点监测亦显示,目标人群对艾滋病知识的知晓率为80.9%,有过性经历的比例为10.8%,首次性行为安全套使用率达31.3%,有过商业性行为者的比例达到12.0%,与同性发生过性行为的比例为1.7%。值得注意的是,调查人群中“最近一年安全套坚持使用的比例为零,做过HIV抗体检测的比例为4.5%。”

这正是兰州市疾控中心性病艾滋病防制所所长陈继军的隐忧。去年,他在兰州某高校开展防艾讲座后,留下了自己的QQ号码,至今仍不断有同学申请成为好友。其中一位男生自述有过多次高危行为,近一年中屡屡在线发问“怎么确定自己是否已感染HIV?”“我最近容易感冒,瘦了很多是不是中招了?”……每当陈继军详尽解释并约他检测后,男生的头像就马上闪灰了。

隔着屏幕,陈继军都感受得到那个少年的恐惧无措,让人难过。“这个年龄段的孩子如果不自愿检测,不受外伤、不住院,他们根本就无从得知自己是否已被感染HIV。”陈继军直言,某种程度上,正是早前防艾教育的缺失,让青少年在初涉成人社会时,少了必要的自我保护意识。

艾滋病教育成为兰州中学必修课

一年前,国家卫计委与教育部下发有关通知,除却提出两部委联手建立学校艾滋病疫情通报制度和定期工作会商机制外,更从国家层面将防艾教育正式纳入大中学生的教育体系。

兰州市教育局随即出台本地教育系统艾滋病防治工作方案,规定全市中小学及中职学校开设“防艾课”,在普通中学的地方课时中安排预防艾滋病专题教育课时。然而,由于校方观念的滞后、缺乏专门的老师、考评机制不健全等诸多原因,这一课程却遭遇着尴尬和无奈。“零星几所学校开设有类似课程,覆盖面不广,根本谈不上防控的效果。防艾教育是一个组织行为,需要形成体系。”经过一学期的观察后,兰州市艾滋病防治人员如此评价。

重新健全考核体系后,今年9月兰州市教育局与兰州市防治艾滋病工作委员会签订《艾滋病综合防治目标考核责任书》。正式将学校性教育从过去的“桌子底下”摆上了“桌面”,真正在中学落地生根。

据此,《责任书》首次明确安排预防艾滋病专题教育必修课,其中普通初中每学年6课时、普通高中每学年4课时、中等职业学校每学年4-6课时。确保初中及以上每所学校至少培训1名能够开展艾滋病知识宣传教育的教师;到2017年实现初中及以上学校开展艾滋病防治宣传教育全覆盖,在校学生艾滋病知识知晓率达到95%以上。

兰州晨报记者 赵汇

相关链接

为什么要让导游成为防艾宣传员?

这些天,首批来自兰州金色大漠、甘肃国泰等旅行社的450名导游、领队走进兰州市旅游行业防治艾滋病知识宣教课堂。未来这些经过培训的导游、领队将兼任防艾宣传员,在所在的线路,对出行游客进行适时的普艾教育,这在兰州尚属首次。

“半永久化妆,你们都听过吧?”“知道。”“有没有想去做的?”台下女士相互望望,会心一笑。“那一定不要图便宜,要去正规的场所。梅毒、艾滋病不仅仅通过性传播,纹眉、纹身、打耳洞这些有创美容,如果器具消毒不到位都会传播病毒。”话音未落,整个教室哄地一下就炸开了锅。

培训一批接受性病、艾滋病相关知识的导游、领队是兰州创建全国第三轮艾滋病综合防治示范区的内容之一,目的是预防通过旅游途径传播艾滋病。

为什么要开发导游、领队群体?这就有必要知道,甘肃省1993年发现的首例艾滋病病毒感染者正是劳务归国人员;截至今年1月底,甘肃检验检疫局发现的10例HIV感染者均为外出劳务务工人员和留学生。

对艾滋病来说,没有“高危人群”,只有“高危行为”。认识到这一点,不久前兰州市级财政首次专拨6万经费购置安全套,供全市星级以上宾馆免费摆放使用,让安全套从心理的“隐私”走到防控艾滋病的“前台”。同时,财政拨付10万元经费支持5个根植于民间的NGO开展青年学生、暗娼、男男、感染者随访、感染者心理干预工作。

最大限度地检测发现感染者

WHO预测,在中国有近30万人,不知道自己已是艾滋病病毒的感染者。世卫组织驻华代表处预估,根据中国政府数据,中国的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约有85万人。而截至2015年10月底,只有57.5万名艾滋病患者确诊并向政府部门登记在案,因此,还有三成左右的中国艾滋病病毒感染者不知道自己已经感染,这些未知感染者也可能成为传染源继续传播给更多的人。

实际上,检测已成为政府应对艾滋风险和挑战的关键步骤。兰州晨报记者了解到,迄今为止兰州59%的HIV感染者是医疗机构发现的。为了尽可能地发现病人,目前,在兰医疗卫生机构将住院分娩及孕期保健的孕产妇;感染艾滋病病毒的孕产妇所生儿童;接受手术(包括门诊和住院手术、口腔科手术、妇科手术等)治疗者;进行介入治疗、内窥镜检查、血透、创伤性检查、创伤性治疗患者;门诊泌尿生殖、皮肤性病、肛肠、妇科等高危就诊者都列为HIV检测对象。

中国疾病预防中心、性病艾滋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吴尊友曾表示,防治艾滋病的举措之一,就是最大限度地把感染者检测发现出来,让感染者得到抗病毒治疗。

考虑到隐匿感染者的风险,引导普通大众主动参与检测,对于整个社会控制艾滋病的蔓延、推动艾滋病防治极其重要。今年,兰州在乡镇、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设立检测点,扩大检测范围,培养医生提升检测能力水平。在原有45家检测点的基础上,增设67家检测点。

(责任编辑:张嘉嘉 纠错)

高校动态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