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学生网青年性知识课堂]

问100个男生是否手淫,98个回答是,还有2个说谎

编辑:张嘉嘉 作者:佚名 出处:兰州学生网 添加:2016-12-7 字体:[ ] 纠错 评论

手淫研究:一个社会学角度的综述

作者:吴志明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系)

本文原载 《中国性科学》2011年03期

每一个人都会手淫——如果去问100个人是否手淫,98个会回答是,另外两个则是说谎者。如果我问了一个男孩14次,他还是坚持说没有,我会建议他去看医生,他肯定有问题。

——Dearborn 《手淫问题》

潜在的手淫者数量巨大,无论男女,并且无需借助他人。在所有的非正常的性行为中,手淫是传播最广泛的一种(Thomas W. Laqueur,2003)。

在西方传统文化里,手淫通常被认为是一种不洁的行为。无论是犹太教还是基督教传统,都把手淫看作是一种罪恶,应该得到强烈谴责和禁止。而在中国社会里,手淫尽管并没有上升到罪恶的程度,但通常也被认为是一件不好的事情,不体面的事情。手淫作为一种微不足道的行为,却越来越能够展现少男少女及成年男女的内心世界,并对实施者的家庭关系、夫妻关系以及更广阔意义上的社会秩序造成了一定的威胁。

手淫作为一种高度敏感行为而不利于调查和评价(Bradburn,Sudman,Blair,& Stocking,1978;Cantania &McDermott,1976),所以一直以来它很少被研究(Carolyn J.T. Halpern, J. Richard Udry, Chirayath suchindran, Benjamin campbell,2000)。

手淫非常难以被确认,事实上,人们更愿意透露自己有关强奸和同性恋的行为,而不愿意透露自己有手淫行为的隐私(Carolyn J.T. Halpern, 2000),但是我们知道手淫行为远远比同性恋和强奸发生的频繁。英国性学家Havelock Ellis曾经写道:“有关手淫的研究绝对不是不起眼的,或是只是属于一种好奇的研究”(Havelock Ellis,1936)。因此,开展对手淫的研究,加强对手淫的认识,有利于整个社会坦然地去面对一个被社会错误建构成尴尬的、孤独的、隐私的、肮脏的、罪恶的,让人担忧和焦虑的行为——手淫。

什么是手淫

手淫在英文单词里面有Onanism,Sodomy,Self-abuse,Self-pollution,Eroticism和Masturbation,到1986年,Masturbation成为最为通用的手淫单词,特别是在专业术语中取代了之前这些词。Masturbation来源于拉丁词汇Masturbare,是用手玷污、弄脏的意思(Michael S. Patton,1986)。

这种起源对设施手淫的历史文化态度提供了暗示(Spencer A. Rathus,2000)。研究者通常把手淫定义为通过刺激生殖器而产生任何形式的自我快感的行为。通常是指用手来摩擦性器官,或者用别的物体来刺激。

多数学者都用它来表示通过刺激性器官来达到高潮的一种行为(Shearer,1972; Ibtihaj S. Arafat & Wayne L. Cotton,1974)。手淫是可以直接刺激生殖器官,也可以借助一些工具的刺激,比如说振动器。振动器一般被置于一个物体之内,比如放在一个枕头里或是阴茎的假体里,然后用这些物体去刺激生殖器(Spencer A. Rathus,2000)。Cory则认为,除了在梦遗(Dream wetting)或是在某些特定的时候由于紧张而引起的射精行为之外,必须承认几乎所有的性活动都伴随着手淫行为。

因为尽管手淫行为通常被定义为一种自我行为,或是通过别人的手作为一种摩擦工具的刺激行为,但是没有任何的性活动不伴随着对生殖器敏感部位的摩擦(Cory and Leory,1963)。Laqueur在 《孤独的性:手淫文化史》一书里面写道,手淫是一种本来不引人注意的非自然性行为,是性欲的一种体现,是释放体内过剩精液的一种手段,是对贞节的相对危害的侵害,是对性礼节各种束缚和限制的终结,是非生育的性行为,也是令人尴尬的笑话。

但是后来却脱离了人们原本对它多样性的理解阐述,变成了具有充满幻想和想象、隐私和孤独、沉迷于过度等特点(Thomas W. Laqueur,2003)。手淫原本只是一个人性表达的一种方式,而且应该是其中最重要最普遍的一种,社会却对它建构出了多样的灰色色彩。因此,回归手淫的原本概念,科学客观的对待手淫是清晰手淫认识的第一步。

谁在手淫

Dearborn在他的 《手淫问题》的文章里面引用到了一个男孩的生活谈话记录:“每一个人都会手淫——如果去问100个人是否手淫,98个会回答是,另外两个则是说谎者。如果我问了一个男孩14次,他还是坚持说没有,我会建议他去看医生,他肯定有问题(Lester W. Dearborn,1952)。”Kinsey等在1948年到1953年间在美国通过对数千人的问卷调查中发现,无论男性还是女性,无论什么年龄段,手淫都是一种非常普遍的行为。

Kinsey指出96%的男人和63%的女性至少有过一次通过手淫达到高潮的行为。其中1/4的人在他们有手淫习惯的时候几乎是每周一次。大多数的手淫者年纪比较小就频繁开始了,当成年的时候异性性交成为主导,手淫才开始慢慢减少。研究还显示,1/3的手淫者会在一年内减少手淫,一半以上的人会一直持续10年到20年。

在美国,男孩第一次射精往往是通过手淫完成的。在青年的早期,手淫是性发泄的主要途径。青少年的晚期,大约2/3的女性有手淫体验,一般是属于在某一特点的时候和场合积极追求的结果。而对于男性来说,在青少年晚期,手淫频率会大大减少,虽然还会一直持续到成年的时候。

69%的美国已婚男性在大学毕业后还会偶尔手淫(Kinsey,1948;Kinsey,1955)。Arafat等人的研究指出有89.13%的男性和60.98%的女性有手淫的行为。这个数据和kinsey的数据非常接近。大多数的人(无论男性还是女性)都在9~16岁的时候开始手淫,但是在17~21岁开始手淫的人群当中,女性的比例比男性大。这样的差别,在Arafat看来,是来自于个体性高潮体验的不一致。男性性高潮主要和生殖器的功能有关,而女性的性高潮更多的和更具体的性腺发育有关。

33.33%的女性认为手淫比做爱更容易达到性高潮,而男性的这一比例只有9.27%。当然,无论男性(51.22%)还是女性(45.84%),大多数人都认为异性性交的时候性高潮比手淫的时候效果会更好。在手淫频率上,有手淫习惯的男性往往在一个星期内或是一个月内就手淫好几次。在Arafat看来,关于女性手淫频率的认识还不够清楚,大多数的研究都指出相对比较少,而且不是一个有规律的行为。男孩和女孩之间的身体差异可能是造成这些差异的主要原因。

相对于女性,男性的性欲往往比较容易激起。女性更愿意从情感的角度去对待性,往往把性活动看的比较重要,并且女性不能很容易的得到满足。当然,现代社会里面,女性的性行为也比以前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现代女性的性行为受到了多方面的影响,包括避孕技术的先进化、性关系的平等化以及受对自己和他人性忠诚的社会观念影响等(Ibtihaj S. Arafat & Wayne L. Cotton,1974)。

在Jerrold的调查中,他得出只有71%的男性手淫,这和Kinsey得到的96%的数据相差比较远。但是有64%的女性手淫,这和kinsey的结果(63%)惊人的一致。有关手淫的频率方面,调查结果显示,男性和女性每一个月手淫的平均值在4.04次和3.00次。已婚和未婚的频率分别是2.26次和4.03次每月(Jerrold S. Greenberg,1973)。Sorenson的研究发现几乎100%的人在青年时期都有手淫行为(Sorenson.R,1973)。Hass则认为超过80%的男性和59%的女性在青年成长期都有手淫行为(Hass,1979)。

我们会发现自从Kinsey起,有关性的调查越来越多。数据几乎都一致的表明70%~97%的男性和47%~78%的女性有手淫经历。

Edward O. Laumann等人在1994年发表的“美国健康和社会生活调查”研究结果里面详细描述了在美国社会里面不同年龄、不同的婚姻状况、不同的受教育水平、不同的宗教信仰和不同种族等这些社会文化因素不同的群体在过去一年中的手淫发生情况。

随着社会的发展,青少年接受教育、为职业做准备及寻求经济独立的时间越来越长,这就导致了婚姻的推迟。婚姻的推迟导致和异性接触的时间、接触的机会也变得越来越少,从而增大了手淫的可能性。同时,另外一项值得关注的是,现在孩子的青春期提前到来。有研究显示,在过去的125年间,每10年孩子的青春期就提前大概3到4个月左右,由此导致手淫的人越来越多(R.P.Neuman,1975)。

随着中国社会的发展,无论城乡,中国的饮食在数量、质量和多样性方面都有所提高(Popkin 1994; Popkin,2001)。营养的提高,导致青少年青春期的提前,从而对青少年手淫产生了重要的影响(William L. Parish, Edward O. Laumann, Sanyu A. Mojola,2007)。青春期的提前到来说明,无论是男性还是女性都比以前更早的在身体上做好了开始性活动的准备,这就有可能手淫群体在年龄得到拉长,群体规模增大。另外,手淫群体的变化同样有可能受到来自第一次性爱年龄下降的影响(Udry and Cliquet,1982)。

在传统中国社会里面,男女第一次性交往往是在他们结婚的时候,在1950年之前,父母包办婚姻非常普遍,男女双方只有在结婚洞房的时候才第一次见面,往往是第一次过性生活(Wang and Yang,1996;William L. Parish,2007)。在接下来的几十年里,中国颁布了一系列法律条文,其中包括婚姻法来禁止包办婚姻和一夫多妻制,以此来加强婚姻作为社会平等的一个重要因素。把结婚的最低年龄提升到好几个不同的时期(Banister,1987; Palmer,1995;Zhang,2002;Yan,2003),加强了对学校和单位管理控制来杜绝婚外性关系的发生(Meijer,1971;Ruan,1991)。

直到1980年,新的规定出台,男女的合法结婚年龄得到相对下降(Banister,1987;Davis and Harrell,1993)。这样的转变伴随着对工作单位管制的放松以及其它社会行为管制的变松。从此,追求浪漫的爱情开始出现,对婚前性行为的欲望也开始提升,随着社会的开放,机会也比早些年更多(Whyte and Parish,1984; Whyte,1993;Farrer,2002;Yan,2003)。但是这样的变化同样来自中国传统认为手淫有害健康观念的打击,在20世纪80年代,手淫仍然是继续被反对的(Ruan,1990; Honig and Hershatter,1988)。

数据表明,在20世纪的50,60年代,中国男性年龄达到了20岁的群体中,只有39%的人开始了第一次手淫的行为;而女性到30岁,也才只有5%的人开始第一次的手淫行为。相反,到了90年代,年龄到30岁的,超过70%的男性以及30%的女性都有手淫行为。女性比之前翻了6倍,而男性也增加了30个百分点(William L. Parish, Edward O. Laumann, Sanyu A. Mojola,2007)。

随着中国社会发展和开放,手淫的男女人群都比之前有很大的增加。

为什么手淫

通过手淫的定义我们会知道,通过触摸摩擦生殖器可以产生感官上的快乐,可以产生性高潮。尤其在女性中,手淫在性反应的重要性是非常明显的,因为在所有的性生活中,手淫是女性获得性高潮频率最高的一种。在95%或者更多的手淫过程中,女性都会达到性高潮。甚至有33.33%的女性认为手淫比做爱更容易达到性高潮(Ibtihaj S. Arafat & Wayne L. Cotton,1974)。

手淫是女性实现性高潮最有效和最快的方式(Kinsey et al.,1953;Ibtihaj S. Arafat & Wayne L. Cotton,1974)。同样,手淫对性行为的影响也是非常明显的,手淫者,尤其是女性往往比不手淫的更容易得到性高潮,也更不会性冷淡(Ellis,1955)。Kinsey指出,手淫的频率可以很好的反映出女性对性生活的渴望程度(Kinsey et al.,1953)。女性手淫主要是因为手淫可以快速得到满足感,并且是一种解决在某些场合被激起的性欲但是又受社会规范约束得不到真正的性交的方式(Paul R. Abramson,1973)。

但是,性愉悦并不是手淫的唯一原因(Spencer A. Rathus,2000)。Kinsey研究发现,对于年青人来说,手淫是他们在紧张的时候的一个发泄方式。

他进一步指出,在大多数情况下,这些有规律手淫的人往往比那些禁欲的人生活过得平衡(Kinsey et al,1948)。同时,手淫是一种逃避现实的行为(Kinsey et al,1948)。Arafat等人认为好色淫乱,孤独感,挫败感和精神紧张,寻求快乐是导致手淫的主要原因。即使结婚了,虽然次数可能减少了,但是手淫还是经常发生,这可能是性爱没有得到满足的结果(Ibtihaj S. Arafat & Wayne L. Cotton,1974)。在“美国健康和社会生活调查”中的研究结果里,Laaumann等人列出了手淫的原因和相对应的人群比例。

Strain在一项研究中指出,在以下的几种情况下手淫行为比较容易发生:(1)膀胱或是直肠的饱胀;(2)在一个关闭的温暖房间里;(3)盖着厚重的毛毯或是被子;(4)穿着粗糙的衣服或是过热的衣服;(5)没有锻炼,身体不会疲惫;(6)紧身的或者过度宽松的衣服;(7)过早睡觉,或是睡得过多;(8)对性器官和性爱的好奇;(9)试图模仿他人(Strain,1936)。

我们可以知道手淫不仅仅只是一个简单的性欲发泄方式,或是单纯追求快感而导致的行为,每一个人手淫都可能有其不同的复杂原因。因此,手淫具有不同的功能,特别是当手淫病人就诊时,弄清楚他们什么时候手淫,为什么手淫,有助于理解病人的身体状况(Patricia A. Brooks,1967)。

手淫的自我认知

婴儿了解自己和了解世界的第一步就是探索自身的世界。很自然的,他自己的身体——手指、手臂、腿甚至生殖器就成为他自己玩弄的物体。一开始选择触摸生殖器是随机的,但是触摸生殖器带来的快感给了他们一个全新的体验自己身体的方式。当然,他的兴趣会随着外界具有更大的注意力的东西或事情而转变。

这个时候,婴儿知道了,触摸生殖器可以带来快感。既然生殖器随时都能够触摸得到,手淫就可能成为其它迟来的满足感的替代物,甚至被用来平息焦虑的一种方式。在某些文化里,父母认识到了这种作用,常常会把手淫当作哄婴儿入睡的一种方式。而在另外的一些文化里,人们会把婴儿手淫和生殖能力联系起来。

但是在大多数的文化里面,当发现小孩用手触摸自己生殖器的时候,父母或是其他相关的监护人总会表现出很焦虑的神情和态度,他们会把小孩的手从生殖器上移开,或是拍打它(Patricia A. Brooks,1967)。

小孩的触摸生殖器自我感知和探索的行为,在语言和行动上被反对。反复的负强化之后,即使触摸能够带来快感,小孩也渐渐地把触摸生殖器能够带来快感的行为从自己的意识里移除。

尽管手淫主要出现在青少年时期,但是很多小男孩小女孩在青春期到来之前就已经发现了性高潮。青春期之前,男孩喜欢上女孩就是可以达到性高潮的一种体现,尽管不会伴随着射精反应(Ibtihaj S. Arafat & Wayne L. Cotton,1974)。当比较大的孩子手淫被发现后,父母或是社会总会采取一些措施对他们进行谴责和处罚,这样就会在孩子当中产生害怕感,当他们继续偷偷地手淫时,一种罪恶感也就会伴随着出现(Patricia A. Brooks,1967)。

青少年,由于在孩童时候手淫被受到强烈谴责,又加上一些错误认识的负担,在手淫的时候就自然会产生负罪感或是认为这是有害的。然后他们会尽量避免手淫,当这种避免没有成功的时候,罪恶感又会进一步的加深。手淫过后他们由于过分担忧和负罪感加重,从而使他们感觉疲软无力或是精神错乱。

Brooks甚至指出即使过度手淫都不一定会伤害身体,而往往是由于对手淫过后的担忧和焦虑带来了情感的创伤(这和现代性学中对手淫的看法是一致的)。过度手淫只能说明该有的性欲没有得到正常方式的满足,当性可以用其它方式得到满足时,手淫自然会慢慢减少(Patricia A. Brooks,1967)。害怕对身体和心理有所伤害,是人们减少手淫行为的另外一个主要原因。

在手淫内疚感的调查中,有40%的男性和48%的女性说他们在手淫后会有内疚感。这个结果和Kinsey的结果(47%)的数据基本一致(Jerrold S. Greenberg,1973)。在不手淫的人群当中,有76.25%的女性认为他们没有这个欲望,而只有56%的男性没有这个欲望。另外32%的男性和13.75%的女性认为手淫会浪费体力,是不道德的,从而会产生不好的情绪。另外还有一些原因是他们会自我克制,或是产生罪恶感,或是一些宗教的因素和社会规范的约束。

一半左右的人(男性58.70%;女性49.76%)认为手淫是自己发现的。另外还有一些人(男性30.87%,女性29.27%)是在朋友当中学到的。

这也一方面说明了同伴群体在社会化过程中的作用。只有少数的人是和父母讨论或是听到父母谈论从而得知手淫的(Jerrold S. Greenberg,1973)。那么这种微不足道的手淫,为什么会被社会错误建构成尴尬的、孤独的、隐私的、肮脏的、罪恶的,让人担忧和焦虑的行为呢?让我们继续看社会和宗教等在过去的历史里面是怎么对待手淫的。

手淫的社会和宗教态度

几个世纪来,手淫是被社会、宗教和医学最严厉抨击的一种性行为(Michael S. Patton,1986)。尽管古时候的医学专家都把各种疾病归咎于手淫,但是在1700年之前的欧洲,对手淫的谴责更多的是从宗教角度,而不是医学原因(Havelock Ellis,1936)。E.H. Hare同样指出,在1700年之前,医学有关手淫研究指出其会带来各种伤害的研究非常少(E. H. Hare,1961)。因为手淫违背了性以生殖为目的的自然功能,犹太教和基督教都把它当作一种邪恶的事情(Havelock Ellis,1936)。

一些学者认为,西方的文明,至少在基督开端时,是一个性消极的文化,因为几乎所有的性行为表达,除了以生殖为目的的性交都是被怀疑和谴责的。另外的一些学者指出,西方文化中性消极态度可以追溯到那些受后基督解读发展影响的波斯、希腊和罗马文化(Greydanus, D., and Geller, B,1980)。

在犹太和基督传统里,手淫被谴责为“秘密的罪恶”。在文化的传承过程中,性爱导致害怕而不是享受(Michael S. Patton,1985)。《创世纪》中有关俄南浪费精子的故事,是犹太传统反对和谴责手淫的主要起源,而且这种传统在中世纪的时候最终扩展到基督教里(Michael S. Patton,1985)。

( 《圣经》第一卷中记载,俄南是犹太第二个儿子,犹太的第一个儿子叫叶儿,没有留下儿子就去世了。按照圣经的法律规定,如果一个男人生前没有留下男性继承人,他的兄弟必须娶他哥哥的妻子为妻,并立他们第一个儿子为他兄弟的继承人。因此犹太命令俄南为他兄长生育后代,但是俄南在和他亡故的哥哥的妻子发生关系中把他的精液洒在了地上,因此受到了上帝的惩罚。)

其实无论是西方宗教传统,还是东方的宗教传统,它们的禁欲主义总会把享乐主义当作批判的对象。性行为当被认为能够带来快乐的“高潮”时,自然不能幸免于被大肆批评。但是异性之间的性爱承载者传承后代和繁衍的社会功能,宗教没有更多的理由去批判。宗教自然把这样的批判转移到同性之间的爱、手淫、鸡奸等不以繁衍为功能的性行为上。

在接下来的18世纪早期(1750年之前),英国出现了一本小册子 《手淫:或自我污染的罪恶,及其所有可怕的后果,给国家青年男女的警告》,匿名作者把手淫描写成一种罪恶,特别强调了它能够给手淫者带来的疾病,比如癫痫、歇斯底里和阳痿等,导致在18世纪就激起了全社会把手淫当作了一种病,尽管手淫在1914年之前从来没有逃脱过道德和宗教的谴责(R.P.Neuman,1975)。

有关手淫是健康问题的讨论,在18世纪的另外一本著作里也得到详细的阐述。1758年,瑞士籍医生Samuel Tissot出版了题为 《手淫:手淫引起的疾病研究或是过度手淫带来的严重影响》。Tissot说道,他的有关手淫的谴责是基于科学的而不是道义或是宗教角度的批评。Tissot所谓的科学前提是“精液是人体内珍贵的东西,是人的精气神所在,如果浪费的话,人就会变得虚弱疲软”(Tissot,1781)。

在Tissot看来,精液对人体的能量具有重大影响。所有的医学家对这样的观点都表示赞同,损失一盎司的精液比损失了40盎司的血液导致的后果更严重(R.P.Neuman,1975)。

在Tissot以后,很多的医学研究者都把精液的流失当作身心健康的一个重大威胁(R.P.Neuman,1975)。正是由于Tissot这本书的出版,使得手淫不再仅仅是一个宗教道义问题了。因此导致在1914年之前的几个世纪里,即使是学识渊博,受人尊敬的医学专家都把手淫,特别是青少年手淫当作是会产生例如疯癫等各种疾病的行为。

为了医治这种所谓的“自虐”或是“自我污染”的疾病,医生和父母想尽了让现在我们难以想象的各种办法,包括各种化学药物、矫正手术和器械,比如加强监督,或是孩子睡觉时用金属手套把他们的双手套起来(R.P.Neuman,1975;Malfetti and Eidlitz,1973)。

E.H. Hare对在18世纪为什么人们普遍的接受手淫可以导致精神疾病的问题总结了三个原因:(1)人们渐渐不相信女巫或是邪恶力量可以导致精神疾病,但是还没有找到合理的替代解释;(2)那个时代病理解剖学的发展,激起了人们对身体疾病导致心理疾病的兴趣,因此为精神病的身体病理学的发展奠定了基础;(3)18世纪的医生的确看到过有精神病的手淫人,更容易会把精神病和手淫错误的联系在一起(E.H. Hare,1961)。

但是Tissot和Hare都发现,尽管手淫在18世纪遭到了很大的谴责和打击,但是手淫行为在这个时代却出奇的增多。这是不是一个互相矛盾的现象吗?Hare认为,手淫在1700年之前不太普遍,只在17世纪的晚期才开始普遍出现。这也恰好解释了为什么有关手淫的相关研究在1700年之前非常少的原因。他同时指出,由于对性病的担心,导致更多的人愿意选择手淫而不是和人性交。当然也有一些文献指出,1700年有关手淫研究的比较少可能是由于它太普遍了,而且没有人把它当作一种可以导致疾病的行为(R.P.Neuman,1975)。

这一形式在20世纪得到好转,无论是医学还是心理学角度,对手淫的态度都有了新的变化,最终带来了社会和宗教界对手淫情绪的理性化变化。主要是因为1915年以来,一些研究结果极大的影响了我们现代对手淫的看法,比如说W.L.Hughes, Peck & Wells,W.S Taylor,Kinsey,Exner,Liburn, Merrill和Dickinson & Beam。

他们的结果都指出90%的男性都有手淫的历史(Lester W. Dearborn,1958)。人类性研究的先驱,比如Freud,Krafft-Ebing和Havelock Ellis挑战了全世界关于手淫带来消极后果的担忧。Havelock Ellis(1859-1939)认为手淫是一种自然的发泄方式,在维多利亚的社会里面是非常重要的,它宣扬了男性的双重标准,相反的它把女性和儿童定位为性欲不强的人。

Krafft-Ebing(1840-1902)让人知道了学会手淫可以使神经衰弱,迷恋病、同性恋在手淫的人当中得到了退化。Sigmund Freud(1856-1939)坚持主张手淫可以导致精神萎靡,但是相反他认为手淫在心理性认证发展中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Freud受到他早期接受的强调手淫衰弱理论和对俄南主义的犹太解读的医学和宗教的教育的影响非常大,作为一个威尼斯的年轻医生时候的Freud,认为手淫对生殖器和心理的性认知和道德发展都有相当的危害。

但是到1926年他改变了这一观点,就是因为认识到了那些试图戒除手淫的人的痛苦。尽管他对坚持手淫是成长的重要阶段的观点感到不舒服,但是他明确地感知到手淫是防止精神衰弱而不是导致精神衰弱的一种行为。

他发现了很多人,特别是女性在手淫后会感到强烈的负罪感,正是这种负罪感导致了他们精神的衰弱,Frued把这种痛苦的现象归咎宗教和医学在过去的几个世纪对手淫行为的扭曲和污名(Freud.S, 1905)。手淫在最权威的医学专家看来,对身体和心理都没有害处。所以手淫的害处都来自于手淫过后产生的担忧和负罪感(Lester W. Dearborn,1952)。

随着社会的开放,有关性话题的讨论和性知识的普遍增多(Shearer 1972),以及社会规范文化的变化和性社会革命的出现(Ibtihaj S. Arafat & Wayne L. Cotton,1974),对待手淫(masturbation)也有了新的不同的看法。专家认为手淫对身体并没有伤害,但是必须注意不能过度。过度手淫是心理疾病,手淫取代了其它的方式作为一种消除紧张和焦虑的行为,比如过分担心家庭作业、被同辈群体排斥或是对自我的不确定等(Malfetti and Eidlitz,1973)。

除了消解性欲,手淫还可以消除紧张,表达敌意,对性的好奇或是对性身份的一种期望或回忆(Ibtihaj S. Arafat & Wayne L. Cotton,1974)。Hofling和Leining指出手淫不仅仅本身没有害处,而且是人类生存价值的体现(Hofiling, C. K., and Leininger,1960),理解手淫在成长过程中的角色对于理解正常的成长具有很大的帮助(Patricia A. Brooks,1967)。很多专家认为,手淫可以帮助解决人在早期成长过程中出现的心理冲突,还有学者认为手淫可以为身体形象和自我界限做出定义(Laufer,1968;Najera,1964)。

Eissler(1958)把青少年手淫的推迟或是缺失当作一个不好的性发育现象,Adam和Lohrenz(1970)则认为手淫对自我探索、自我认知有好处。DeMartino(1979)指出不仅很多性学家认为手淫具有积极的一面,还有一些甚至认为如果不手淫则可能是情感上出现了问题。人们越来越发现,手淫对人们性生活中的重要性,无论是社会还是宗教,对手淫这种正常的人类性表达的行为采取包容和接受的态度。

结语

既然那么多的人都有过手淫的行为,就想大家饿了要吃饭一样,还有什么好害羞的呢?

正常的手淫都不会带来身心的伤害,而真正可能带来问题的是对手淫的害羞,和手淫过后的担忧和焦虑。社会总是对性行为多加限制,包括手淫。

而这种担忧焦虑恰好是社会对手淫错误的认知和谴责,甚至是对它的沉默由此在每一个手淫主体中建构出来的。无论是婴儿,还是青春期前后男孩女孩,或是成年人,手淫对其的成长和心理都有特殊的意义。

因此父母有责任帮助小孩找到正确面对社会期望的方法,而不是充满害怕、误导和强烈的谴责。父母对于孩子手淫或是不手淫都应该多加关注,正确引导。而成年人,“你的身体,你自己”,坦然正确的去面对手淫,做一个健康的自己,无疑是面对手淫最好的态度。

(责任编辑:张嘉嘉 纠错)

青春困惑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