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学生网青年性知识课堂]

失恋让我变成夜店头牌公主

编辑:cooca 作者:佚名 出处:兰州学生网 添加:2012-1-6 字体:[ ] 纠错 评论

我今年20,是B市一个不错的夜店的公主,就是陪酒的。恩,我很小,上大二,也许你们会问我为什么这么小就做这种工作吧,呵呵,是因为,我受了很严重的伤,让我除了糟蹋自己以外想不出别的方法来复原。写出来,心里也许会好受些吧。但是,我确实没什么文采,只是想把自己这段时间的心情发泄出来,让自己尽快从他的阴影中走出来。好,正文开始。

  认识于良,是个不可思议的意外。

  大一还有一个月就结束的时候,我认识了一个男生,他叫策。至于为什么认识他的原因其实很狗血,就是朋友想追他的一个朋友,朝我要电话,我没有,只好临时在人人上把策连蒙带骗的骗下宿舍楼来,要了那个男生的电话。就这样认识了。

  有必要说明,我是一个人品性格都很好的女生,这点绝不是吹的,认识我的人都知道。就是不爱说话,所以大学一年下来,我只有十个朋友,其中七个还是我们宿舍的。

  我算是一般的好看的那种女生,但不是特别的漂亮的那种。学校里学校外都有不少男生追我(原因是,太漂亮的没人敢追,太丑的男的又看不上,所以只剩下我这种不上不下的人了,呵呵,追我的男生真是多丑的都有),其中不乏赤裸裸的想睡我的。我虽然不多说,但我都分得很清楚。

  策就属于想睡我的那种。但是我还是把他当朋友,我认识的男生太少了,怕我需要帮助的时候连个男生都找不着,算是一点私心吧。

  认识策的第四天,他给我打电话让我出来唱歌。我没多想,因为中间也出去吃过饭唱过歌,根本就没打扮就出去了,穿的那叫一个邋遢。

  到了之后,发现被骗了——想当年我也是这么骗他出来的——和策一起的还有两个很时髦的女生一个岁数偏大的男人。

  策说,来,钟柔,这是于哥。

  于是于哥站了起来,我一看,卡,跟我一边高,长相真的不怎么样,一看就是土大款……

  我就蒙了,策说你就跟他唱会歌就行,人家看上你了,朝我要了好几天电话,我这也没法。我也去,你放心。

  我对追我的男生见怪不怪,一般都是电话表白,直接拒绝,当面表白的回头电话拒绝。但是像这样校外的人能把我找出来的,于哥是头一个。

  我内心十分不想去,但推辞不过,心里觉得有策在,肯定也不会发生什么,也就去了。

  上车时,发现还有另外三个男人看着我。

  顺便,于哥开的是凯美瑞,再加上脖子上的一条小指粗的金链子,我真的没觉得他会多有钱,充其量是个做生意的土大款,真的。

  说说现在,就是今天,呵呵。我刚下班。

  我现在在一家夜总会做公主,陪客人唱歌喝酒。而且刚入行半个月,回头客就很多。他们都说我和别的夜店女人不一样,气质很独特,不随便,让人轻飘飘的又觉得着迷。

  说实话,我对自己的气质是很有信心的,我穿什么衣服都很好看,而且都能穿出我自己的感觉。不随便,是因为我只把身体交给过一个男人,也不打算再交给第二个人。

  来到这——暂且叫它蝶舞——工作,每天就是走到包厢里让客人挑选,挑选好后就让客人搂着喝酒就行了。我酒量还行,喝五六瓶啤的几乎没反应,在女的里算不错的了。我平时不喝酒,只有心情不好的时候才喝酒。于这件事对我打击很大,事情发生后我每天都泡在酒吧里喝酒,后来干脆来当公主,又有酒喝又有歌唱,嘈杂的音乐声中伤心就痊愈了一些。

  你们觉得我是个坏女孩吗?我觉得我不是。我只是受了伤,只有酒精能解救我了。

  那天晚上我们去的是最好的KTV。于坐在我旁边,一直说他喜欢我,灌我喝酒。其实我是后来才知道他并不是看上了我以后才找人找的我,而是压根是那俩女的干脆把我介绍给了他,那是他第一次见我。每每想到这我就觉得很扯,他都快三十了还玩一见钟情,还说得跟真的似的。

  后来,喝多了,把我带回一个日租房。郑重说明,本人是一个对生活品质要求极高的人,日租房我是受不了的,太委屈我。

  他说他看我睡着就走。扯淡,我才不信。我挣扎着即将失去意识的身体要求他送我回家,一遍又一遍,他拗不过我,终于把我送回家。

  那是夜里三点了。我一个人走在黑夜里,只想到了两个字,狗血。

  第一次见我就说喜欢我,还一个劲的灌我,摆明了是想做什么还不承认。

  我讨厌他。

  店里面的姐妹都上大浓妆,以前我从不化妆,但现在我也可以画着和精致的妆容在男人间游离了。仿佛已失去自我。

  每天就是喝酒,对我图谋不轨的管我喝酒,也有怜香惜玉的不让我喝我自己故意喝的。

  遇到的男人各式各色都有,有普通的上班族来应酬,也有大老板来享乐,至于官员还没碰上,也许是人家不告诉我。我只为高级顾客服务,所以我的顾客人都还算客气。不像别的姐妹,什么顾客都得接,一句话说不对就要挨打,很可怜。

  我就轻松的多,但也挨过骂。有一次一个生意人非要我出台,我当然不肯,我又不是小姐,我一直坚持着他就骂我是装逼的婊子,抬起胳膊就要打我。

  这时一个一起的男人抓住他的胳膊,说,别打她,她不是一般的女人,打了她你就完了。

  那土货生气的摔门而去,骂骂咧咧的。

  我刚想谢谢那个帮我的男人,抬起头,他说,怎么来这,于哥知道了还不砸了这家店。

  我看着他,确认不认识他后,说,你怎么知道我和他的关系?不过告诉你,我们分手了,我的一切,与他无关!

  是的,与你无关。于,我只敢这么跟自己说。

  包厢里人都散去了,灯光五颜六色,迷幻的很不真实。

  那个男人说,我叫风,是于哥的朋友,咱们一起吃过饭的。你和他分手了我确实不知道,难道他离开B城和你有关?

  是的,有关。我无奈的抄起一瓶酒,麻木的喝了下去。

  第二天酒醒,头疼得要命,我还是第一次喝多,想想昨天晚上发生的事都觉得惊险,被灌了一大壶红酒差点失身啊。瞬间也觉得自己有些小小的了不起,拒绝了金钱的诱惑嘛,哈哈。

  和往常一样上课,和姐妹吃饭,互相取消逗乐,觉得昨天话说那么绝这事肯定黄了。

  没想到。

  于的本事真大,不知道从哪拿到我的手机号和QQ号(这两样东西是绝密,没几个人知道),开始对我进行洗脑,就说跟他在一起会多么好多么好,怎么不会吃亏不会吃亏,跟着他肯定没有错没有错——出于礼貌,我只是恩哈的应付着,表明我暂时不会恋爱——可是于从看到我第一眼就把我当成他的女人了,根本不理我那套。

  开着车来学校都是小事,还每次都堵在教室门口生拽着我跟他走,说你不跟我走我就吻你,自己看着办吧。

  我承认我的个性是有怯懦的成分存在的。我总是不知道如何拒绝别人,拒绝了怕伤人家心,所以很多事都是拖拖拉拉的,特别是对于喜欢我的男生。不过所幸我真的很坚定,我真的没喜欢过谁,也不会因为他们多穷追不舍就缴枪投降——眼光太高,呵呵。

  于带我去喝茶,在KTV那晚上的两个个男人都在。于又给我介绍了一回,军哥二哥。军哥是一个高高瘦瘦的男人,有两个孩子,考上了北大留学过法国,和女生说话是会脸红的,是个很好的人。二哥嘛,很花心的,就连看我的眼神也是怪怪的。

  于搂着我说,这是弟妹。一脸充满褶皱的笑容。

  但我能看出来别人眼里的我们。大款和小蜜罢了。

  于很会品茶,能看得出来。几个大男人之间的说闹和年轻人也并无差异。于一直搂着我宝贝宝贝的叫,我只是听着,并不说话,这么多人不给他面子也不好。

  军哥无意中说漏一句X利有他们家股份(国内居首的饮料食品公司)。我听到这句话时以为是军哥的玩笑,只是尴尬的笑了笑。看我不说话,于摸我的头发问我是不是没睡好,我点点头。他亲了我一下,宝贝我现在就送你回去。

  车里放着林志炫的《散了吧》,于还是在说跟着他没有错之类的话。我其实已有一些了解,他的确不是坏人,也不可能做坏人。我的心稍稍的轻松了些,开始打量这个男人。五官其实很好的,不胖也不瘦。

  阳光透过车窗洒下来,于,竟然很好看。

  文章是一段回忆一段现在的事情这么写的,大家要看明白哟。

  有钱人的生活真的悠闲。他们每天只用去公司逛一个多小时,然后就呼朋唤友的出来吃饭打球唱K。不像咱们老百姓,呵呵,整天为生活劳碌,他们去的地方,真的很奢侈。

  加一句,我家也不差,只是不算很有钱,但我爸爸一样给我吃好的穿漂亮的,我很满足。我一点都不羡慕有钱人的生活,这是真的。

  于每天都带着我,除了去公司。我其实也知道,要反抗是徒劳的,他根本不吃这套,所以已有些默认,无奈。

  但是我发现,我越来越喜欢他了,不仅仅是因为他对我好,更是我骨子里就喜欢霸道却专一的男人,于的性格算是我的理想型了。

  还记得于有一回带我去羽毛球馆找军哥吃饭,他拉着我的手进去,当时去打球的十几个人都认识他,什么年龄各行各业的都有。看着别人见怪不怪的表情我挣脱开他的手,于猛的回头,眼睛盯到我的眼睛里,我以为他要发火,又把手放回了他的掌心。于握紧我因为紧张而微汗的手,把脖子凑到我的嘴前。

  我知道他是让我亲他,但是我并没动。于摸摸我的头说,宝贝真好,真不一样。别的女人都是使劲往我身上贴,宝贝给钱都不要。说完又一脸褶皱的笑,真受不了。

  话说回来,我认为男人给女人花钱是天经地义的。但是,关系要到一定份上才能这样。刚认识就让男的给我买这买那我是接受不了的,何况我不缺那几个钱。

  我越发的发现于是很有钱的,而且不是一般的有钱。但在我心里他还是那个于,不会因为钱而改变什么,我说过我很看轻钱的。

  在蝶舞上班,少不了男人的追求,当然我知道他们的目的,不过是床。

  我每天都被不同的男人抱着,心里却还是想着于。不知道他在上海怎么样了,好想他,呵呵。

  一周前吧,我正准备上班,经理一脸凝重的对我说,柔儿,有个大客户点你,给我照顾好了,他要干什么就干什么,不准反抗,不然整个店都完了。

  我停下描眉的笔,是什么人?

  经理说,听说话就知道不一般,一进店里就找你,别给店里添麻烦,听见了吗?

  我还想问,可是经理已经走了。我想到这个人一定不一般,因为一般点台的都是妈咪来告诉的。

  我整理了一下头发,走进包厢。

  于。是于。是被家里逼去上海答应永远不再和我联系的于!

  我的身体开始发麻,我想象不到他会干什么。

  于一看我进来就揪着我的头发,发疯了一样吼,你在这干嘛!你在这干嘛!谁让你来这的?!

  我的眼泪不争气的留下来,不是因为他骂我,而是因为我终于又见到了他。

  我曾想象过无数回我们的重逢。可能是我走在另外一个有权有势的男人身边在哪遇见他,也可能是他来学校接别的女生我看到了车里的他和她。

  也想过在这里。

  灯光忽明忽暗,我看到于的眼里也泛着水光,于看着我,拧着眉头说对不起。

  我,推开他的拥抱,走出包厢去。

  于,忘记你,只有酒精的麻痹才做的到。

  我只想让自己堕落下去。没有你。

  于对我越来越好,甚至说要把我接到他那去住。当然我不同意,我还不想就这么把自己交给他,我不是随便的人,不花他的钱,也不会和他睡觉。

  他被家人叫回去的前一天,又带我去了那家KTV,还是那些人,只不过二哥还带了一个男孩和两个女孩。

  我发现于真的是很讨厌,就在我面前摸那些女生的胳膊大腿,我真是火大!

  我问军哥,他在玩我?

  军哥看着我,给了我一个很好的答案,他对象是不少,但同时搞两三个的没有。再说他都快三十了也没精力瞎闹,你俩好能好到家里面去吗?大学三年跟着他总比跟着坏人好。

  我又开始浑身麻,这是我极度害怕的体现,长这么大,只有在父母离婚时才麻过一回。

  于还和那个小女生调侃着。

  对象是不少。不少。不少。

  看来我也只是玩物。

  我开始和旁边的男生玩掷骰子,输得很惨,就一直灌酒。我平时滴酒不沾,我知道酒后乱性这个事情,但我一不高兴就喝酒,还一定要喝多,这是我的毛病,也是我为什么在夜店玩的原因。

  我疯狂灌自己,想着军哥的话,坐的离于远远的。我想我真的爱上他了,不然不会这么难受。

  于看出来我不高兴了,抱住我说宝贝不高兴了?

  于的脸,我现在真的喜欢他的脸,真诚的双眼让人看到就想微笑。

  我从来都是个寡言的人,我不喜欢说话。但我现在心里难受。以前都是他说宝贝你亲亲我,我才会张嘴给他亲。

  我轻轻的亲了一下他的嘴唇,于抓住我的脑袋,生怕我的嘴唇离开,伸出他的舌头开始在我的口腔里搅拌。

  他可能一辈子都不会知道军哥跟我说了什么,而我又是怎么想的。

  我想跟你在一起,在你愿意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我会离开你,在你不再愿意看见我的时候。

  因为我爱你。于。

  姐妹其实也劝我回去,这地方水太深,稍不注意就陷去了,而我又实在不是这种人。

  我也只是笑笑。我就是不做公主,也是天天来这喝酒的货。人一旦受了伤,真的很难痊愈。

  我和于并不是没有坚持。在他家里把他囚禁的时候,他依然给我发信息说他没事回去了就好。在每天都有人盯着他的时候,他依然和我在一起。

  只是我,不忍看心爱的人为我承受这么大压力。我真的不想。爱一个人就该让他幸福的不是吗?

  所以我离开。

  于,我其实就是个小姐,我不是处女,我骗了你。我早就知道你的家世了。现在你家里给了我一笔钱,我要离开你了。

  我平静的说着这些话,于吃惊的张大了嘴巴,然后他哭了。

  滚。

  我下了他的车。句句是假话。

  这一别,应该就是永远了吧。

  然后我每天泡在酒吧里,喝酒。

  酒吧里的男男女女,你们都是知道的,暧昧和情欲蒸腾着音乐,每个人都细胞膨胀。

  不乏与我搭讪的男人,但是我不理。我只是来喝酒的。

  当喝酒都不能麻醉我的痛苦的时候,我就做了现在的工作。

  男人抱我,亲我,摸我,从某种程度上,我都是在报复于。

  我恨他的家庭。我恨他的家庭让我不能爱他。真的恨。

  我不能说他家里在内地排多少,不然你们就都猜到了。这样说吧,福布斯前200.

  但是我没花过他一分钱。

  你们都听过林志炫的《散了吧》吗?其实就是现在我的想法。呵呵,我就是这么一个,怯懦的人。

  那天晚上,于搀着我去了酒店。

  迷蒙中有人吻着我的脸,手在我的身上游来游去,舌头像条蛇一样缠住了我的心。

  当他发现床单上的血迹时,那表情只有难以置信来形容。亦或欣喜若狂。

  我也该结婚了,于说着,明天就要告诉我爸妈,我要把你接回家住,这样我才放心。

  其实我知道,他家长知道的话,就什么都完了。

  我要送你一份礼物,于笑着,真的很宠溺。

  大概是,于第二天要给我买三十万的钻戒,转账时被他家里发现了,被叫回了家,囚禁了五天,让他保证再也不联系我。那五天我过的比死还难受,因为没有任何人能联系的上于,我不知道他怎么样很担心。那几天每天都泡在酒吧喝酒,瘦到了九十斤。

  后来他家里得助理出面说于不会再回B城,让我死心。

  于是我做了夜店公主。

  但是就在昨天,于回来了。说他要我。

  呵呵,我发现我真的是被他的甜言蜜语骗了。他也不过就是要个玩伴。

  我现在对他很灰心,也明白了我们之间的关系,我不过是没地位的小情人而已。


 

,

(责任编辑:cooca 纠错)

爱的秘密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