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学生网校园生活导航]

哈佛支持学生职业发展的四大秘器

编辑:李启明 作者:佚名 出处:兰州学生网 添加:2016-2-6 字体:[ ] 纠错 评论

让拿着文科学位的人在求职市场上有销路,这是一项永恒的挑战。与其把人文科学教育“降格”到职业技能教育,为什么不在学术教育的基础上补充一些职业发展的机会呢?

大学该教些什么?

一场关于高等教育目标的争论在美国“复燃”。大学应该教人们如何思考,如何做事吗?理想主义者会提出,高等教育是一种富集纯净文学和科学的神圣传统,不应被传授“平庸技能”的教学所污染。他们的反对者则会抓住不断上涨的大学教育价格说事儿——家长们凭什么在不能找份体面工作的大学教育上浪费钱呢?

我发现有些美国大学已经把这两种截然不同的观点协调在一起,融入到它们的教育中。

基于我的亲身经历和观察,像哈佛这样的精英大学有本事既给学生打好卓越的学业基础,又提供有意义的职业发展机会。虽然每年都有那么一拨才子才女来到哈佛,但他们中的很多人与其说是传统意义上的天才,倒不如说是脑子灵活加上后天刻苦努力。

哈佛的长寿(算来已经379年)秘诀之一在于它对美国经济和社会飞速发展的适应能力。哈佛最早是男孩们学习古文、文学和神学以成为牧师的地方。学生掌握了哲学家和神学家们的经典著作后,最多只能成为一位教士。这与17、18世纪的美国教育和职业发展环境是一致的,那时教士被认为是智力导师和精神领袖。

到19、20世纪,随着美国工业化,专业的研究生院在哈佛应运而生;另一方面,其本科培养仍然聚焦学术,而非塑造工业界领导人和企业管理者的职业技能教学。

今天,哈佛本科学院依然回避职业化的专业和课程,最接近于“职业”的专业是应用数学/经济学(将数学应用到经济学研究中)。然而,即便是应用数学/经济学专业,也不屑于教金融和会计类课程,为此,哈佛学生不得不跋涉到麻省理工学院蹭课。粗略一看,哈佛似乎还死死抱着传统教育方式不放,但“透过现象看本质”,这所学校在不丢失卓越的博学传承下,已然适应了今天的经济和社会发展。它是如何做到的呢?

“四大秘器”助你成功

正如上文所述,哈佛相信教育的涵义比书本学习更加高远。教育是一种经历,包括与朋友相处,以及发掘学生课堂之外兴趣的大量机会。每一名学生都有根据自己的理想和雄心“定制”属于自己的教育的能力。

就我的经历而言,哈佛提供了4种不同途径帮助学生提升适用技能和选择毕业后的工作机会——这些途径没有一个会替代学术学习,而是作为学生课程学习的补充,有时还可以融汇其中、协调发展。这些途径包括:1.课外活动;2.哈佛组织的海外交流项目、勤工俭学和暑期短工;3.雇主举行的校园招聘;4.毕业生和校友的辅导。

秘器1:白手起家建社团

在哈佛,有超过400家注册的独立学生社团,并且正在发展壮大。这些组织涵盖了文化、学术、艺术、戏剧、公共服务、宗教、社会、传媒、政府与政治,等等。对某个事儿有兴趣但是找不到相关的社团?自己开办一个吧!我就是这么干的。当我和另外9个女孩发现找不到一个让亚裔美国女性相互对话交流、鼓励她们从事社区服务的现成机构时,我们建立了“亚裔姐妹在服务”(OAASIS)这个组织。

每个学生社团从寥寥几人发展到数百之众,大多会提供一些领导职位让学生竞选。例如,我在华裔学生联合会有四年会员资历,曾被选为新生代表、公共关系官员、副主席,最终当上代理主席。每一年,我的领导职责都在加重,最后我协同组织哈佛最大的文化活动——中国春节宴会,有几百名参会者和几十个赞助商。同样,参与共建OAASIS的经历,锻炼了我撰写报告并在哈佛的院长们面前演说、在多疑的大一女孩面前打广告、用有限的资源维持运营等方面的能力。我同时还在招生办公室工作了四年,从少数族裔招生志愿者做到亚裔学生招生协调人。此外,我为来自国外的参观者和高层人士提供正式的哈佛校园导游服务。

如果你觉得我值得钦佩的话,我还远远不够格呢!我的很多朋友在课外活动的领导才能和学业成绩方面要比我厉害得多。从始至终,我们的功课都是满负荷的,教授可不会在完成作业和测验的期限上给我们网开一面。

秘器2:揣上资助金出国去

除了这种自发的社团活动之外,我们还有参加暑期工作、勤工俭学和哈佛组织的海外交流项目的机会。哈佛对于学生每年6月到9月该干什么并没有明确要求,不过大部分学生都会在大一结束之后把接下来的每个暑假都安排得满满的。我们喜欢去探索、去行动、去学习。我们还知道,在四年泡沫般理想化的大学生活结束时,我们要在某种程度上思考出自己这辈子(至少在二十多岁的时候)要做些什么。

我写过一本Let's Go in Paris(玩转巴黎),通过Let's Go(“一起走吧”)这家完全由哈佛学生经营管理的、美国首家学生旅游指南出版公司出版。在2006年的暑假,我独自去过上百家博物馆、餐厅、酒吧、俱乐部和历史古迹,通过详细调研,记下给那些囊中羞涩的学生客的旅行建议。在没有什么监管的情况下,我得一个人管好自己的时间、预算,还要找到新鲜的旅行地点,写进这本指南里去。

我的一些同学希望去国外工作,就去申请一笔由哈佛提供的、给那些找到有趣实习机会却没有薪资可拿的学生资助金。我的一位室友曾在伦敦一家无薪的科学实验室工作,但她拿着哈佛慷慨给予的暑期资助金,过得也挺滋润。另一位室友学了几年西班牙语,希望有机会在正宗的西班牙语环境里学习这种语言和文化,就去参加了哈佛组织的一个巴塞罗那暑期学习项目。

虽然国外的学习经历看似并不提升具体某方面的能力,但我相信接触国外的文化和习俗可以帮助我们在这个各国文化、经济关系愈来愈错综复杂的世界中,成为更加宽容、更具批判性的思考者。我曾在巴黎索邦大学学习了一个学期,这段经历帮助我集中思考未来目标,让我意识到我需要一种国际化的生活和工作,并以此作为生活方式。虽然并不是哈佛组织了这个海外学习项目,但它增加了对我的资助金额,直至足够支付索邦的学费。学校认识到了国外学习和工作在提升学生综合素质方面的作用后,现在就鼓励学生在任何可能的时候出国。

秘器3:哈佛“就业办”

哈佛最有组织的、最明显地帮助学生提升技能和找到工作的是职业服务办公室(缩写为OCS)举办的活动和校园招聘。哈佛有这么一间办公室,它致力于帮助学生找实习和工作机会——包括求职咨询、信息交流会,提供电子邮件地址,以及让学生求职和雇主发布职位信息的内部网站。如果学生不知道人生何去何从的话,可以和职业服务办公室的咨询顾问约个时间见面。咨询顾问将会让学生做一次梅耶·布雷格斯性格测试,为学生解释测试结果,并和他们谈谈有可能的职业选择。这些都是免费的,你想什么时候去就什么时候去,想去多少次就去多少次——就算你已经毕业两年了都可以。

除此之外,职业服务办公室还每周主办各种类型的就业座谈会,邀请校友和企业代表与学生聊天:咨询岗位做什么?金融部门的职位有哪些?我如何能把自己对电影和戏剧的狂热转化为事业?我如何能在非洲或亚洲找到一份非营利的工作?本科毕业后如何申请到各种研究生奖助学金?还有关于如何做面试准备的讲座:怎么穿着打扮?如何和别人握手?如何描述自己的背景?如何写简历?哪些话不能对未来雇主说?等等。

职业服务办公室还会组织校园招聘会,邀请公司和其他机构来哈佛校园招聘实习生和全职员工。假如说我对管理咨询这一行有兴趣,我会查找在哈佛招聘的管理咨询公司名单(麦肯锡、波士顿咨询、贝恩、德勤,等等),参加它们的宣讲会,确定我要申请哪一家。我会在职业服务办公室的网站上注册,上传针对想去的每家公司(麦肯锡、波士顿咨询、贝恩)专门撰写的个人简历和求职信。公司在网站上收到申请信息后,会通过网站通知申请者面试。

假设我收到来自这三家公司让我参加第一轮面试的通知,我会在网上选择合适的“档期”,然后通过参加职业服务办公室的讲座以及和朋友一起练习来准备面试。如果第一轮面试过关,公司就直接联系我个人,约进一步的面试。从头到尾的求职面试过程也会告知给职业服务办公室。办公室的职责是保护学生的权益,以免其遭受公司的不公正对待。如果办公室收到关于求职过程中存在不合规矩现象的消息,他们会插手干预。

校园招聘的目的是为了让学生更容易找到工作,让企业和其他机构更容易找到员工。尽管有很多学生并不借助职业服务办公室之力来找工作,它的存在也在向学生展示,你们在哈佛可以获得资源和支持来找到工作。

秘器4:“一石三鸟”的导师制

哈佛支持学生职业发展的最后一部分是它的导师制。在校生可以通过各种正式和非正式的机会选择高年级生、毕业生甚至校友作为导师。

我的社团OAASIS把具有相似兴趣的在校女生和女性校友进行配对。在哈佛各个宿舍楼里住着的一些研究生“导师”,为在校生提供关于法律预科、医学预科、商科、博士生项目等方面的建议。学生可以在一个叫做“深红指南针”(深红是哈佛的校色)的网站上注册。这个网站可以让哈佛学生和校友从数以千计的校友档案中找到需要的人并与之联系,寻求建议。

当我从非营利机构向营利机构的工作过渡时,就使用“深红指南针”来向校友咨询,了解他们的职业经历,甚至还通过这些谈话获得了几个面试机会。

一开始,这种导师制看似只有利于那些寻求帮助的人,真相可不是这样!通过调动校友担任导师角色,哈佛让他们保持活跃并参与到学校活动中,积累起情感资本。校友联系越紧密,他们越会对学校作贡献。这是一种帮助学生、校友和学校三者之间互惠互利的状态。

正如你所见,哈佛不是仅仅给你教育,然后就把你丢进冷酷无情的世界,让你自生自灭。从你踏入校园那一天起,到你经过庄士敦门走向现实世界,这儿有丰富多彩的项目、服务、机会和体系,使你可以从中选择,来构建属于自己的学业、课余活动和求职经历。哈佛不会告诉你该选择什么,该做些什么。但它会为你提供几乎一切可能,让你梦想成真。让拿着文科学位的人在求职市场上有销路,这是一项永恒的挑战,因为他们并不具备某种具体的工作技能。然而,与其把人文科学教育“降格”到职业技能教育,为什么不在学术教育的基础上补充一些职业发展的机会呢?这样可以同时把崇高的学术传统和现代的职场需求中最好的部分留住。美国大多数精英大学不仅仅“出产”一些学术天才,还能培养出各行各业的职场高人,就不足为奇了。这是一种值得学习的模式。

注:本文作者为麦可思专家王可。本科毕业于哈佛大学本科生院,后在哈佛大学教育学院获硕士学位。

(责任编辑:李启明 纠错)

出国留学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