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学生网校园生活导航]

抑郁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编辑:张嘉嘉 作者:佚名 出处:兰州学生网 添加:2017-1-7 字体:[ ] 纠错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者:七荞(来自豆瓣)

来源:https://www.douban.com/note/596908140/

有一天,店里的银银问我:抑郁症到底有什么反应?会怎么样?

我抬头看了看她:等我有力气了,再跟你说好不好?

过了几天,我失眠了一整晚,吃了饭,到店里。半年前决定要写的菜单,总要写一写,展示的黑板要重新画,要叫货,植物也该把死伤的移走,种点新的了。百废待兴。

于是我去画材店买了本子,回家拿了笔,开始画菜单。刚刚写完MENU四个字,我就发现不对。我的手一直在抖,用手摸了摸背,已经被冷汗湿透,心跳的咚咚响,慌的厉害。原来我忘记吃药了。我跟银银说,你不是想知道抑郁症会怎么样吗,看看现在的我,就知道了。

是的。疲惫不堪。而且大部分时候,我不知道自己有多难受,因为已经不知道不难受是什么样子了。

无法睡觉。吃着医生开的睡觉的药会睡上六七个小时,但每晚都做噩梦,几乎都是三个打底。而且记得特别清楚,什么时候有个人的大脑被挖了出来,什么时候我的脖子被横着划开流一地的血,什么时候我爱的朋友出车祸死了,什么时候所有人都不相信我孤独崩溃,都记得一清二楚。醒来的时候一般全身都在刺痛,隔三差五有一条胳膊或者一条腿整个都是僵硬的,偶尔全身都动弹不得。

不吃饭。没有任何食欲,每天醒来能动就稍微动一下,然后继续干瞪眼的躺着痛恨自己。有时候一天吃一顿,有时候两天吃一顿,有时候三天也不吃。还有的时候,吃完就吐了,于是更不想吃饭。如果能吃个药丸就解决饭的问题该有多好。怎么还没有人发明那种东西。

转头看着家里满地的猫毛,想打扫却完全没有力气。努力从床上坐起来,看着窗外,整个世界都跟我没什么关系。又躺下。躺着也还是难受。

好不容易躺到了傍晚,还是得去看店啊,不然干嘛不去住院。到了店里赶紧喝杯咖啡化个妆。害怕任何人问我:你怎么脸色不太好?是不是没休息好?

厌弃自己。厌弃自残的自己,厌弃想死的自己,厌弃不打扫卫生的自己,厌弃不吃饭的自己,厌弃不睡觉的自己,厌弃这个得了抑郁症的自己。我简直好吃懒做,简直百无一用,简直是一个令人恶心做呕的废物。

又一天,朋友来店里,心情很差的样子。我问他怎么了,他说:

“我觉得自己病的很厉害,睡不着觉,头晕目眩。胸腔这里有个硬硬的东西,以前就有,但是最近越来越硬了,不信你摸摸看。”

我仔细摸了一下,没感觉到。

我难以置信。他怎么会生大病?甚至得癌?玩的朋友里,他身体最好,我们都叫他Party King,一晚上可以好几个趴,连着弹琴唱歌喝酒抽烟,兴之所至还会顺便再去山上露个营。在哪里都能睡着,沙滩上,山顶上,石头凳子上,有时候讲着课也能睡着,气色红润的看不出年龄。

“那你去检查了吗?”

“唉。不是我妈生病吗,胃炎,在福州。我就顺便让朋友帮我做了B超,结果查了半天,什么都没有。我可能得了什么大病。可能是癌。”

我知道了。

“你多长时间没睡了?”

“三天。”

“朋友。任凭谁,三天不睡觉,也不会有多舒服的。是不是脑袋涨涨的,有时候心悸,莫名其妙出汗,还有点焦虑?”

“你怎么知道?”

“我天天都这样啊。你就是太健康了,所以不知道不健康是什么感觉。”

只是因为担心母亲,所以睡不着,心理影响生理。睡不着又导致生理影响心理,觉得自己得了大病。后来他母亲好了,他果然又变成了无忧无虑气色红润的人。

原来健康人是这么脆弱的。一不舒服,就觉得自己得了癌。我以前一直以为得了抑郁症的人比较脆弱,不堪一击,完全说不上是合格的人类。朋友这件事让我彻底明白,原来我很坚强,甚至比起健康人更加坚强,天天都在忍受健康人无法忍受的痛苦,竟然还活到了现在。那一刻,我原谅了得了抑郁症的自己。我是生病了,这不是我的错。我开始这样想。

前几天感冒了,口干舌燥喉咙发紧,咳嗽流鼻涕,去诊所。医生安排了两个针和三天的药。打了针吃了药,过了一会儿,药开始发挥作用。我的身体开始轻飘飘的,行动慢而安心,没有心悸,刺痛也感受不到了,感觉像是抽走了注入我骨头里的铅,三四年没有过的轻松。

我终于明白了,这就是健康的感觉,感冒药麻醉了我,身体没有平时抑郁带来的疼痛,渐渐的舒服起来。

那我平时得有多难受啊。

而,健康得有多好啊。

只要躺下去就可以真正的躺着,放松,进入睡眠,切实有效的休息。

休息好了,就可以在白天好好的生活:打扫卫生,摆弄花草,看书,画画,写作。坐公车,喝咖啡,专心工作。洗衣服,做饭,看望朋友,好好谈恋爱。

健康人的生活就是这样吧。

这样活着,真好啊。

感冒的第二天,身体就恢复了平常。刺痛、冷汗、心悸、灌了铅一样沉重的骨头。平时我没有意识到的痛苦和难受全部回来了。

如果抑郁症像感冒一样,没几天就可以过去,那该有多好啊。

羡慕没有得抑郁症的你们,你们得多幸福啊。

还有一个感受是,健康的你们在头痛脑热不舒服的时候,不想做事情,而且理直气壮。而我,天天这么不舒服,该做的事没有做却自责到想死的愧疚。抑郁症就是这样在折磨我的吧。

---------------------------------------------------------------------------------------------------------------------------------------------

评论区里说死才是唯一的解脱的,不要死!!

抱抱你们。我知道这个病非常痛苦,要坚持活下来很难,但是,不要放弃,我们一起努力。

好的消息是,这是个病,所以它可以被治疗。

直到一个月前,我还不知道自己是否有好起来的一天,甚至“我要不要好”这个问题,也不清楚。直到我两周前去看医生,跟医生说了最近身体的反应,可以吃饭了,身体的疼痛也没有以前那么频繁,除了温度的感知力很差,睡眠还是不好之外,其他情况都好了一些。心理咨询的部分,那些长年累月在我心里积攒的问题,那些转化为病变的苦痛,也慢慢的一点一点理清楚了。可以说,我已经做好准备好起来了。医生说我已经转入稳定期,可以减免一味药,如果坚持服药到明年春天,身体的疼痛和难受就能消失。

所以,还是有好起来的一天的,有这样的可能,是不是值得高兴?

想起来三年前,听到电话声就会胆战心惊,打电话叫个货要攒半天的勇气,跟哪怕毫无关系的人聊天都会全身冷汗、心悸,酝酿好久才能对店里的客人扯出一个笑脸,现在的我真的进步太多了,吃药真的帮助了我。所以大家不要擅自断药,因为,药还是会帮助你,即便它可能有副作用,但是,能帮助你的正作用一定大于这些副作用,坚持下去,就会有改变。

你们说呢。

“得抑郁症的原因是什么?”

想分享一条广播里的评论。

“@七荞 我说一个比较隐晦的话,你的抑郁症你有没有想过病因是什么?很多女人抑郁症都是脾气差加上纵欲过度得上的,你应该去女子戒色吧看看,只是建议!”

嗯……怎么说呢。虽然这个不是我得抑郁症的原因,但也是一种思路啊…………

为什么我会得抑郁症呢?

这个问题我也问过自己无数次。我把可能的原因都梳理过一遍了,家庭基因,童年阴影,成长过程中发生过的事,自己过度敏感的性格,等等。当然,到最后也没有一个定论。要真的说是为什么,应该就是倒霉吧。就像是不抽烟的人得了肺癌一样。

“我也有这些症状,那我是不是抑郁症?”

谢谢@乐颜和@嘉和的评论,你们说的是对的。

怀疑自己或者身边的朋友、亲人患有抑郁症的,建议去医院做全面的诊断,看是不是得了抑郁症。我是到专科医院做过全面的检查诊断,医生根据我的多巴胺、去甲状腺素和羟色胺的值来开药,吃药的主要目的是为了把这几种元素的数值曲线图调回到健康的曲线。

也有朋友怀疑我是甲减,不是抑郁,我也会去查一查。但是就现在的状况是,我近两个月胖了十斤,也非常爱吃饭,所以不爱吃饭不是永恒的,抑郁症状也不是永恒的。

还有就是,每个人抑郁的表现都不一样,具体要吃什么药,需要医生全面诊断后才给出治疗方案。

不要根据我的抑郁表现去对号入座,我写的只是我自己的抑郁症状。抑郁状态和抑郁症不同,抑郁症和抑郁症之间也不一样,担心的话就去医院查清楚,是就好好吃药,不是也可以安心继续生活,你们觉得呢。

“抑郁症不要整天思考人生,要转移注意力,这是好的方式吗?”

就我个人的经验而言,一开始,那些我转移注意力不去想的问题,但凡我停下来,就在折磨我。后来我选择一个个问题抽丝剥茧,慢慢的理清楚。这些需要心理咨询医生的帮忙。虽然面对非常痛苦,要理清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但是理清这些问题对自己的帮助真的非常大,至少情绪对自己身体的影响——也就是疼痛,越来越少。

我的医生说,心理影响生理,生理反过来影响心理。如果这些问题不解决,那我的情绪会一直影响我的身体,也就是我的疼痛和难受会源源不断,因为根本问题没解决。但是一旦这些问题一点点理清,就能真切的感受到那些疼痛的减少,这个体验也让我明白,选择面对而不是转移注意力,真的是明智的决定。

“抑郁症多发于内向型性格吗?”

多发于什么性格我不知道,因为没有数据支持。而且我也不是医生,可以接触比较多的患者,可以有个结论。

就我自己而言,一度,我怀疑自己是内向型性格,但又有时候觉得自己太外向了。人的性格,真的可以简单的分为内向和外向型吗?我看不见得。如果有偏向于这一说,我的个性应该是外向型。

“吃药会增加自杀倾向吗?”

这个,怎么说呢。在最初开始吃药的时候,我的确尝试过自杀。但,是不是因为吃药,我也不清楚。因为那个时候的记忆非常模糊,不知道是为什么,也不清楚到底策划了几次自杀。

但,坚持吃药的确是有效果的,这个可以肯定。

“抑郁症遇到极端事件,被挟持绑架,或被天气困住,是不是就不求生了?听之任之直到生命结束?”

不到发生的那一刻,你永远不知道自己的选择。

但,我更愿意相信,抑郁给我带来的影响,是自杀,而不是他杀。

我试过自杀。

但是,在手腕上划道口子,也就是割腕,这种做法,被我彻底否定了。

割腕是怎么流行起来的?

记得高中时候的同学,互相在一起比谁手腕上疤痕比较多——其实直到我自己自杀也没能明白这种青春时期的自残攀比。

这一定是什么书、电视剧、电影对人们的一种误导。

割腕,轻易不会死,也根本不痛。如果要死,这个方法太委婉,如果不想死只想自残,还不如去乱石子上跪下来摔一跤。

割腕被赋予的意义像一个勋章:“我是死过的人啊。”我现在看着自己的手腕总是忍不住想吐槽:太好笑了,你怎么不去摔一跤!

我摔过一跤。可笑的是,这么想自残,摔的跤却是不经意、不小心的。摔在膝盖上,破了皮,划了肉,皮肉伤,不能包起来,没有纱布也无需缝针,太轻、太轻的伤了。

但是,有多疼呢?

每走一步路,都感觉到自己膝盖上的肉扯着皮,有时候走着台阶甚至得停下来一会儿,吸着气,到没那么疼了,再继续走。躺在床上,失眠的时候愤怒的翻来覆去在这个时候变得不那么容易了:随便一变方向哪怕碰着柔软的被子也是钻心的疼。

哪怕是不经意的摔个跤,都这么不愿意,何况被绑架,或是别的什么被迫的受苦呢。

“心理医生对抑郁症有帮助吗?”

(下周再回答吧!我要把电脑还给别人了!)

(责任编辑:张嘉嘉 纠错)

心理健康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