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学生网校园生活导航]

高三男生从校长室坠亡 后脑有几十个针孔状刺伤

编辑:张丽 作者:佚名 出处:浙江在线 添加:2012-5-15 字体:[ ] 纠错 评论

据《青年时报》报道 5月8日晚至5月9日凌晨,象山县第二中学一名陈姓男生坠楼身亡。据公安机关给出的结论,坠楼点位于行政楼5楼501室的校长办公室。5月9日,当地公安机关给出了“排除他杀”的结论。

象山高三男生从校长室坠亡

后脑有几十个针孔状刺伤 家属质疑“排除他杀”结论 警方:尸体解剖需家属同意

5月8日晚至5月9日凌晨,象山县第二中学一名陈姓男生坠楼身亡。据公安机关给出的结论,坠楼点位于行政楼5楼501室的校长办公室。5月9日,当地公安机关给出了“排除他杀”的结论。但是,死者家属对这一结论并不认可。因为他们在陈姓男生的头部及身体其他地方,发现了多处外伤。而有象山二中的学生回忆,5月8日晚,曾有10余名学生气势汹汹地找过陈姓男生。

记者昨天从象山警方获悉,由于该案目前不属于刑事案件,因此公安机关如要对尸体解剖,则必须征得家属的同意。

高三男生消失在行政楼

从5月8日晚9点20分以后,姜明秋就几乎一宿没有合眼。她家离象山二中仅步行1分钟的距离,此刻是读高三的儿子小陈下晚自习的时间。平时,他天天准点回家。

事后,与小陈同班的一名女生回忆,当晚第一节晚自修课后,有10余名男生来找过小陈。

根据校方提供的监控,小陈于晚7点11分离开教室,5分钟后,他的身影又被学校行政楼大厅的监控拍到。这个时间节点,与该女生的陈述吻合。

目前,记者所掌握的信息显示,当晚共有13名学生走进过行政楼。晚7点20分左右,12名学生又走出行政楼,唯一留在楼内的正是坠楼身亡的死者小陈。

象山二中的常务副校长贺贤敏解释:“由于学校两幢教学楼内都没有厕所,公共厕所独立于两幢教学楼的东西两侧,因此行政楼在下班时间后继续开放,为的是给学生上厕所提供方便。”

实际情况是,当天1500多名上夜自修的学生中,仅这13名学生从行政楼出入。

课间休息后再没出现过

第二节自修课于晚7点25分开始,但再没同学见到小陈出现过。

晚上10点左右,焦急的姜明秋给班主任打去了电话。当天不是班主任值班,虽然对方答应给姜明秋回复,可直到姜明秋获知孩子的死讯时,她也没接到老师的电话过。

晚10点多,姜明秋打着手电来到学校附近。周遭被路灯照得泛黄,只是保安室已经熄灯,眼前隔着铁门的学校里也是漆黑一片。寻子无果的姜明秋准备返回,可她望见靠近围墙的行政楼东侧的窗户里发出微弱的白光。

命案发生以后,象山二中当值保安陈金土对媒体说的原话:“8点40分,行政楼四楼卫生间灯亮着,然后我就上去关灯了。上去以后我就喊有没有人,没有人回应。我也到厕所里面去看过,看过没有人在,我就把灯关了。然后我就一层一层楼查下来喊下来,是一个人都没有了,到了晚上9点07分我就把(行政楼)大门给锁了。”

从校长室内坠楼而亡

5月9日早上6点左右,与象山中学一墙之隔的一处民房里,二楼的一名女住户正在洗漱。她起先看到行政楼下趴着一个穿校服的人,直到吐完最后一口漱口水,她也不见那人动一动。

6点08分,象山警方接到了报警电话并迅速赶到现场。

随后来到的120急救车很快就调头走了,因为小陈身上早已出现尸斑。

在比对痕迹、查看尸体以后,法医初步确定小陈死亡的时间大致在5月8日晚9点至5月9日凌晨1点之间。

象山二中常务副校长贺贤敏告诉记者,为了配合现场勘查,学校没有在第一时间通知家属。“害怕她情绪激动,破坏现场。”

直到上午8点多,学校才正式通知姜明秋,“孩子已经死了。”

经警方确认,小陈死亡前的坠楼点是行政楼五楼的501办公室。

象山县石浦镇派出所刑侦中队副队长王辉向记者证实:在501与502两间办公室内,都发现了小陈的足迹。足迹显示,小陈是从502进入室内的,且通过502与501隔墙中的一扇门,进入501。

501为象山第二中学校长的办公室。
家属质疑

难以接受“排除他杀”结论

质疑一:死者的外伤从何而来?

5月9日下午,象山警方对外发布:结合现场调查情况以及死者亲朋、同学等关系人的访问情况,初步排除他杀。

但尸检现场的照片、家属提供的遗体照片都显示,小陈的头部、手部等多处地方,都有明显的外伤。

尤其是小陈后脑近脖子的地方,还有几十个密麻排列的针孔状刺伤。甚至在清理遗体的时候,还有血液被外力挤出。

质疑二:有没有受到暴力威胁?

和之前一名私下与小陈家属接触的学生说法不同,象山二中常务副校长贺贤敏否定了有十余名男生去教室找过小陈的说法。

贺贤敏表示,学校在事后第一时间找来了同学了解情况,“一名坐在小陈后排的同学说,第一节自修课下课后,小陈喝了口水,然后就离开了教室,表情并没有任何异常。”

另有学生指出,当天下午,包括小陈在内的一批学生曾在操场上打过架。

但贺贤敏说:“学校不知道有这样的情况。”

另外,小陈死亡后,警方在他身上找到一部手机,但由于手机被锁,目前还不知道里面的具体通讯内容。

但据姜明秋反映,小陈从未买过手机。另有同学曾私下告知姜明秋,手机是案发前几天有同学硬塞给小陈的,并且要求他在接到电话后“随叫随到”。

质疑三:晚上去校长室做什么?

监控虽然提供了小陈最后的去向,但该校行政楼除了大厅有一台监控外,其他地方再没监控设施。而唯一一台位于学校围墙边,正对行政楼南侧外墙面的监控,校方解释称“没有红外线设施,无法在深夜运行”。

记者了解到,该行政楼502办公室为副校长办公室,但平日基本闲置。502与501的隔墙上有一扇门可以通行。

在事发后的勘察中,502与501的房门都是被锁上的。另外,在被确定为坠楼身亡后,501办公室的窗户打开后的最大间距不足20厘米。

小陈的身高为180厘米,体重为160斤。

警方回应

尸体解剖需家属同意

5月12日上午,石浦镇派出所主管刑侦的副所长柴巍钊、刑侦中队副队长王辉等人接受了时报记者的专访。

柴巍钊副所长说:“之所以给出‘排除他杀’的结论,警方最主要有两方面考虑。”

其一,不存在杀人动机。例如情杀、财杀、仇杀,根据警方的调查,都不存在这样的情况。

其二,从尸体的检验上来看,没有看到致命的暴力行为,例如机械性的损伤,如掐痕,也没有钝器的击打。现场也没有搏斗的痕迹。

柴巍钊副所长表示,由于该案目前不属于刑事案件,因此公安机关如要对尸体解剖,则必须征得家属的同意。若能做尸体解剖检查,则如后脑的针孔状刺伤等疑问,都能迎刃而解。

记者昨天从小陈家属处获悉,他们不能接受尸体解剖,但会通过法律途径追究校方的管理责任。

针孔状刺伤尚无定论

关于外伤,石浦刑侦中队的李法医称:小陈头部、手部等处都出现了因刮擦伤而引起的破皮。这一情况与行政楼粗糙的外墙面、着地后的水泥地面的条件都相符。在排除了钝器及其他外力击打的情况后,可以推定这些部位的损伤,都来自和粗糙面的摩擦。

对于后脑密麻排列的针孔状刺伤,刑侦中队副中队长王辉称:目前无法解释这一伤势,警方希望通过尸检进一步查看。

未发现曾被暴力威胁

柴巍钊副所长说:“5月9日当天,派出所已经组织警力对小陈周边的同学谈话调查,且在下午与晚上进行了两次,但均未发现小陈有被暴力威胁的情况。”

小陈死亡时随身携带的手机目前已暂被警方保管。柴巍钊证实,通过在运营商的查询,该手机在5月8日下午5点以后,再没有任何来电接通及短信记录。

但由于该手机被设置了复杂的密码,目前仍无法进入手机系统查看具体的短信记录。

柴巍钊表示:“希望知情的同学,可以通过匿名的方式进行指证。”

校长室电脑曾被上网

刑侦中队副队长王辉告诉时报记者,根据目前掌握的痕迹表明,小陈首先由502进入室内,而后再到501的。另据技术手段获取的上网记录表明,当晚8点40分左右,502内一台一直联网的电脑,被打开了最后一张网页。

警方在501墙角边的柜式空调背后,发现了小陈的足迹,并推断可能存在躲藏。

同时,还在501的窗台上发现了踩过的痕迹,死者的鞋上也印有该窗台蓝色的涂料。

另外,在501那扇铝合金窗上,警方还发现印有小陈的手印。根据手印的方向,推断小陈当时应该是从外侧抓住窗户的。

对于小陈具体如何坠楼的,派出所柴巍钊副所长表示:“由于没有监控,无法给出确定的答案。”

至于501办公室的窗户打开后的间隔不到20厘米,警方同样不能给出解释。
 

(责任编辑:张丽 纠错)

心理健康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