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学生网校园生活导航]

清华学生出走3天尸沉护城河 事发前曾试图摸电门自杀

编辑:张丽 作者:佚名 出处:京华时报 添加:2012-5-9 字体:[ ] 纠错 评论

前天上午,在积水潭桥北侧护城河内,警方发现了清华大学研三男生严俊的尸体。据了解,严俊学习成绩优异且已经与一家不错的公司签订就业协议。两个多月前,严俊被确诊患有精神类疾病,事发前曾试图摸电门自杀。在医院就诊期间,他趁上厕所之机出走,直至尸体被找到。

警方表示,已经排除刑事案件可能。

□发现浮尸

名校学生非正常死亡

前天上午9点左右,积水潭桥北侧护城河内发现一具男尸。目击者佟先生称,当时有很多人在河边围观,尸体仅露出头部,无法辨别男女。尸体顺流而下漂至一处无名桥下,河边立着“水深危险”的警示牌。

警方和消防部门陆续赶到现场。上午11点左右,一具男尸被打捞上来。死者上身穿深色外衣,下穿牛仔裤。尸体随即被警方拉走。

警方在死者衣兜里发现一个U盘,并从中找到一些资料,最终确认死者为清华大学机械工程学院汽车工程系汽车发动机方向研三学生严俊,湖北省武汉市黄陂县人。尸体上没有外伤,排除刑事案件可能。当天中午1点左右,警方将噩耗通知家属。

□家属自述

即将毕业却患上重症

昨天早晨,记者在清华大学近春园宾馆,见到了严俊的父母及多位亲人。当时,严俊的母亲因极度悲伤几乎无法说话,而严俊的父亲呆滞地望着儿子生前的照片。

严俊的表哥陈先生说,严俊不仅是家人的骄傲,更是他们村里的骄傲,他是村里唯一考上清华的孩子,大家都盼着严俊毕业后找个好工作,光宗耀祖。然而,在今年2月23日,严俊的姐姐严女士突然接到弟弟同学打来的电话,称严俊病重。

当晚,严女士就从武汉乘飞机赶赴北京。此后,严女士带着弟弟先后到北医六院、校医院检查,但两家医院的诊断结果不一致。清华大学校医院的诊断结果是,严俊患有急性精神障碍,建议转到位于回龙观的一家精神病专科医院进行专项治理。而北医六院病历上显示,其病因是思维障碍,服用药物,定期复查即可。最终,家属决定让严俊服用药物治疗。

曾说论文太难有压力

陈先生称,校方得知严俊的病情后,曾建议家属将严俊送至医院治疗,或者将其接回老家休养。家人没有同意。

严俊被确诊的那段时间正是找工作和写论文的时候,没有课,可以自行安排时间。在服用药物后,严俊的病情有所缓解,还在3月份参加过几家公司的招聘会。由于担心毕业论文无法按期完成,严俊向校方申请暂时休学。

4月5日,严俊被家人接回老家休养。那段时间里,严俊并未显现出异常。4月中旬,严俊称自己已经康复,要回学校写论文,母亲不放心,一起随行回京。为方便照顾儿子,母亲在学校附近租了一个床位,平时做小时工挣钱。那时,严俊虽然忙于毕业论文,但性情变得越来越诡异,有时会突然冲到操场上大喊,还常向母亲抱怨毕业论文难写,做不出来就无法毕业,自己压力很大。

触电自杀就医时出走

5月4日清晨6点多,严俊在宿舍内拿着剪刀触碰插座,右手食指和中指被击伤。受伤后,严俊独自前往校医院就诊,医生告知伤情较重需转院至积水潭医院治疗。严俊随后与同学打车前往积水潭医院,严俊母亲也闻讯赶到。由于医院床位紧张,严俊未能住院治疗。

5月4日中午,严俊被送往北医六院。在诊室外排队期间,严俊称想上厕所,自此不见了踪影。陈先生称,医院监控录像显示,严俊从厕所的窗户跳出,从医院后门出走。

此后,严俊的父亲和姐姐来京,家属们一起找人。严俊的同学也在网上发布寻人启事。直至接到警方打来的电话。

陈先生说,严俊性格随和,喜欢独来独往,与人沟通较少,“感觉有不少事都埋在心里”。在校期间,严俊成绩较好,本科毕业后被直接保送研究生。

说起自杀的原因,陈先生分析,严俊已经与一家著名的柴机厂签订就业意向,因此肯定不是因为就业压力。从生前几个月的表现上看,很可能是因为论文难度大、不好完成而产生压力。这一观点得到严俊其他亲属的认可。

□校方表态

曾叮嘱同学加强沟通

昨天凌晨,清华大学汽车工程系负责学生工作的马老师称,严俊出事后,校方表示非常震惊与遗憾。

马老师表示,5月4日严俊出走,校方接到其母亲电话后方知晓此事。随后,校方向花园路派出所报警,并派人寻找至次日清晨。同时,学校保卫处积极配合警方进行调查。此前,校方还叮嘱严俊的班长和同宿舍室友与严俊加强沟通,系辅导员还找严俊谈过话。

对于家属所称校方发现严俊精神出现异常后,未对其进行心理辅导的问题,马老师称,由于其病情较重,心理辅导已无法解决,建议其住院治疗。针对家属要求校方领导亲自出面解释此事的要求,马老师称,已经跟校领导汇报此事。

昨天下午,记者致电严俊的导师裴教授,对方否认严俊轻生与论文压力大有关,随后以有事为由挂掉电话。

□逝者

曾获奖学金生活费自理

严俊生于1988年3月。高考时,严俊的总分排名湖北省第66名,顺利考取清华大学,随后又因成绩优异被保送研究生。在校期间,严俊多次获得奖学金。

严俊家在农村,生活条件一般,平日在校内勤工俭学做网管。凭借奖学金和工资,上学7年来,他从没跟家里要过一分钱生活费。

严女士说,弟弟非常孝顺,看到父母头发花白,特意从北京买染发剂带回老家。2010年暑假,母亲突发高血压,只有严俊一个人在家。他将母亲送到医院,一直陪伴在身边,几乎没有离开过。母亲吃喝拉撒全靠他一个人,病房里的其他患者都说,“有这么一个孝顺儿子,你(严俊母亲)这辈子都值喽。”
 

(责任编辑:张丽 纠错)

心理健康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