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学生网校园生活导航]

男生未交作业被三名女班干部当众轮流打屁股

编辑:张丽 作者:佚名 出处:广州日报 添加:2012-4-22 字体:[ ] 纠错 评论

家属:系老师“授权默认的”校方:否认老师曾暗示

  “高明区石水小学三年级班主任教唆班干部用尺子体罚学生,我弟弟的屁股被打得淤青,三个班干部轮流用尺子体罚我弟均几十下不等。”昨日,家住高明的何小姐一条微博引发了网友的关注。网帖称因为自己弟弟没交作业,被同班女班干部当着同学面轮流狠打屁屁,事后孩子一直不敢声张,直到被家长发现。家属称,家长到学校理论才发现,原来班上不止一个顽皮的孩子曾被女班干用这种方法“教育”过。

  网曝

  男孩屁股被女班干用黄色尺子打

  微博上,一张小孩子屁股被打得淤青的图在微博上热传,图片上显示,一名孩子屁股两侧都有淤青,其中右侧特别严重,淤青的面积占了大半部。微博上另外一张图片则展示了班干部使用的“工具”——一把黄色的尺子。

  昨日记者通过微博联系到被打孩子的姐姐、发帖人何小姐。“照片是我爸爸到学校找学生和老师理论时拍下的。”何小姐称,弟弟被惩罚是因为没有交作业,事后一直不敢吱声,事发约三天后被父亲发现屁股上有严重淤伤。随后父亲到学校讨说法,经询问是班上三名班干部所打的。

  家属称,据说事发时,班主任当时并不在场,事后班主任叫了被打男孩过去谈话,但事情处理并没有下文。“今天上午我妈妈送弟弟去上学,甚至还有其他班老师说我弟弟是自己摔伤的,家长小题大做。”何小姐称,气愤下自己才会把事情发上微博。

  家属

  老师授权女班干打顽皮学生

  “我爸在和班干们理论时,问她们为何要下如此狠手,当时几名女班干部说是老师指示的,只要哪个顽皮学生不听话,她们就有权利打顽皮学生。”

  被打学生的姐姐还透露,父亲随后还得知,被打过的其实并不止自己弟弟一个人。何小姐说,当天有很多班上的同学都站出来说被她们打过,而打人的工具就是平时课室中画黑板的那种黄色木直尺。“被打的时候多是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进行惩罚,虽然是隔着裤子,但力气很大,否则我弟的屁股不会出现淤青。”

  “班上学生反映,每次班干部惩罚都是用尺子拍打他们50~140下不等。”何小姐称,“每次只要哪个不听话,这几个班干部都有打人的权利”的说法也被班上其他小同学证实。

  家属透露,事发前后回想起弟弟平时的表现才发觉自己弟弟不大喜欢上学,天天都在家里不愿出门。“可能就是这样的环境形成的。”该家属表示,学生有错应该教育,但是不应超出界限,不恰当的方式是绝对不允许的。

  校方

  老师没暗示过课代表这么做

  昨日,记者致电石水小学李校长了解到,校方已确认用木尺打男孩屁股是三位课代表商量后一起实施的,起因是上周五该名男孩没交语、数、外三科作业。“老师并没暗示过课代表这么做。”李校长肯定地说,学校每次校会、例会都会强调职业道德的问题。

  据了解,被打男孩所在的班上只有21人,男女比例恰好是2:1。“班上男女失调,男生又调皮,是不太好管。”李校长说,三位女课代表很有责任心,但收作业方法有误,是“好心办坏事”。而对于家长反映不止一名孩子曾受“教训”的说法,校长表示,目前仅核实有两例类似的孩子被班干部打的情况(包括此例),“且孩子反映打的时候都是闹着玩的。”

  昨日晚8时,家属致电本报记者称,经高明区教育局的介入调查,昨日下午校方经协商后,已向家长致歉。

  网友议论

  小班干“处罚”同学非个案

  被打事件通过微博传播后,引起网友一边倒的声音。“CANT撒满”感慨道:“太离谱了。”前日,博友“何大朙”说:“去学校找老师理论,居然一个个冷眼旁观,毫无师德!”该说法立即引来不少网友的共鸣。

  有家长反映,实际上在学校中小班干部执行班规处罚同学失当的情况并非个案。“上学期有一天,我到学校接孩子,当时还没下课,我就在学校操场看孩子玩耍,当时就发现有几个小男生在做俯卧撑,小脸涨得通红。”家住禅城卫国路的家长张女士询问才知道,原来几个小男孩因为上课说话,被同班的班干部罚做俯卧撑。几个小男生做完俯卧撑后,过了一会一名小女生一脸骄傲地跑过来问道:“你们做完俯卧撑了吧?”张女士随后把事情向校长反映,校长称并不知情。

  “很多时候孩子都是耳濡目染。”有家长网友议论称,作为校方和老师有责任及时发现并纠正小班干的这些不当处罚方式,以防止这种同龄人间粗暴的对待方式引起对孩子们心灵的伤害。

  心理咨询师

  学校应教授学生怎样尊重人

  “该事件不能排除是三位课代表小女生的模仿心理起了潜移默化的作用。”国家级心理咨询师邓赞朋分析说,三位打人小女生的做法超越了该年龄段的行为范围,从与学校、家庭学习生活上接触较多来看,除了互联网、电视等媒体来源,家长和老师可能是主要的模仿源。“三位小女生打人在学生中也会有‘示范’作用,因此校方有必要组织学生分组讨论来引发反思,并以此来把对事件中各方的伤害降到最低。”

  邓赞朋认为,从事前对学生的引导来讲,学校要避免“填鸭式教学”,要教授学生怎样尊重人,要激励像课代表之类的优秀生引导、支持其他学生共同学习,而不是在第一时间选择惩罚他们。

  此外,邓赞朋强调说,从该事件可以看出,孩子与家长、学生与老师、校方与家长间的沟通都出现了问题。“为什么课代表在学生没交作业时没有通过向老师反映来解决问题,而是设‘私刑’来简单粗暴地解决问题,值得老师们反思。”

(责任编辑:张丽 纠错)

心理健康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