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学生网校园生活导航]

最美丽的荏苒时光 对兰大榆中生活的回忆

编辑:cooca 作者:江南布衣 出处:星期天社区 添加:2006-2-8 字体:[ ] 纠错 评论
    我总是在回忆,每回忆一次就老一次。

请原谅我揭露了你们那么多不为人所知的故事,但是我是爱你们的,我最亲爱的朋友……

最美丽的荏苒时光


(一)写在前面的话

有三年的夏天,我总是喜欢躺在学术交流中心里那棵有巨大树叶的核桃树下面,看树缝里斑斑驳驳细细碎碎的天空,那些鸣蝉,那些盛开的太阳花,那些风吹草动的声响……她们编织在一起,有一种真实的匀称的美感,像是在观看一匹宝蓝的四季团花喜相逢缎子,从颜色到质地都让人觉得舒服……

可是时间总像风一样迅速地吹过,离开,一切都被带走。对于榆中的回忆我除了微笑着把它们藏起来,等以后有一天再找出来感叹之外,什么也不能做,就那样看着它们离开,心里平静得没有一点波纹,可是轻轻吹一口气都会丝丝地疼。

当我开始回忆的时候我想应该提及我喜爱的作家村上春树。村上春树面对时间的无力感,与普鲁斯特繁复的华丽并不相同,然而却都有着对细节的追问。


(二)民以食为天

没上大学之前我的生活是极其美好的,这主要体现在南方小镇朴素却繁多的小吃上:绿豆粉、恋爱豆腐果、社饭、马打滚、丝娃娃、砂锅饭、凉粉、甜酒粑、魔芋锅巴、凉拌折耳根,酸菜饵块粑、米豆腐、糯米饭、牛肉粉,波波糖……那些日子是美好并且值得纪念的,因为进入大学的前半年,学校里除了食堂和一个小超市之外居然再没有其他可供消费的地  方,我们宿舍的姐妹都只能在我祥林嫂般罗嗦重复的描述中沉浸于对美味食物的向往。最郁闷的是如果下课晚一点话,食堂里为数不多的饭菜就会被一扫而光。基于这种连温饱都达不到的情况,我们宿舍一致决定去附近的县城抢购一通。最终的结果往往是我们出于长久保存的考虑,拖回了一箱又一箱硕大的方便面。吃到后来,我听到这三个字就快要呕吐……

大一下学期的时候后门冒出很多卖麻辣烫汤包之类的小摊,一日三餐(有时是五六六餐)可以轻而易举地在那条布幌飞扬黄土也飞扬的路边解决。早上是那个煎饼摊子1元一个的鸡蛋饼,据说是正宗的武汉风味,百吃不厌,百吃不腻。中餐是重庆麻辣烫,老板娘身手敏捷,厉害非凡,她总能记得每个人不同的口味,我每次去都不用嘱咐她什么,她简直像武侠小说里身藏不露的高手。晚上我会强迫我的众多兄弟请我吃烤羊肉串,那家新疆烤肉摊的皮垫子破了又补,但烤出来的肉总是格外的新鲜和美味。要不是后来因为修路封了后门,我和我的诸多兄弟简直有横扫中国大地美食的趋势。长吁短叹半年多后,田田兴超市开业了,超市门口也繁荣起来,无心插柳柳成荫,开拓了校区经济的第二个增长点。但这个时候我已经凄惨地被我的那些有异性没人性的兄弟纷纷抛弃。幸好我是见过大场面的,处乱不惊,马上又跟我们宿舍老大混得很熟,天天怂恿她去买各种不同的小吃,然后在宿舍心安理得地等她回来再极力剥削。所以,在善良的老大日见苗条的同时,我的身材也因此而变得没有诱惑力。等到非典过去之后,市场出现了,见异思迁的我这个时候勾搭上了隔壁宿舍的悠游,这是因为我偶然发现我们对红烧肉和酸菜有着共同的爱好和追求,能和这样志同道合的人在一起打拼天下夫复何言?我们熟识市场许多的老板,不,准确地说是很多老板认识我们,因为我们为了减肥一般都是两个人吃一份,在吃饭的高峰期白白多占据了一个位子,所以很不受他们欢迎。呵呵。
    学校里的食堂是不得不提的一个地方,其实公允地说学校的食堂除了偶尔会在炒青菜里不小心加上一只小强之外,其他诸如吃到编制袋,竹签什么的还是可以忍受的。有人说学生就是专门和食堂对着干的,我确实没在那里吃到什么好菜。悠游说过一句十分经典的话,她说:“按照我饭盒的比例,我怀疑食堂宰杀的一只鸡至少有八九个屁股。”我果然在她小小的饭盒里发现一份青椒鸡块里真的有三只屁股……但普通的菜和白饭,还有那种气氛,比较像正常人过的生活。


搬到一分部之后,除了又要发挥抢饭吃的优良传统外,我学会了把零食贮存在寝室里。保送上研的师姐说:你们这一伙在榆中食堂吃饭习惯了的家伙成功挽救了频临倒闭的一分部食堂……

天啊,我真的开始要怀念榆中了!我想念那里的味美价廉的沙锅,精美的凉菜,种类颇多的馅饼,还有风趣可爱的打饭师傅!

(三)茅屋为秋风所破歌

    大学四年我们搬了3次家,这么颠沛流离的生活和诗人杜甫真的有一比。

    大一的时候我们住在东区8号楼,因为学的是中文,所以我们宿舍美眉都附庸风雅的想要给宿舍起个别号。开始的时候还有人举出“松涛书阁”、“秋水轩”、“闲溪堂”之类稍有内涵的名字,但是越到后来越乱,什么“莲花宝殿”、“慈宁宫”都出来了,最后有人说想到了一个十分贴切而且又有典故的别号,我们就都很激动又很期盼,那个美眉说语出《红楼梦》叫“怡红院”……

    8号楼是当时唯一有楼管的宿舍,我就十分的郁闷,心想交的住宿费都一样为什么就我们要接受楼管的残酷压制?后来转念一想,也许是别楼的女生都长得太安全了所以不必多此一举心理就又很平衡。当时8号楼住的都是文科女生,有新闻,外院,历史,国政,加上中文,简直美女如云。我们住一楼,傍晚的时候总是发现窗前人潮汹涌。因为那时我还是单身,所以我心里酸酸地编了一段描述它的顺口溜,然后它就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流传开来。那句话是这样的:“天苍苍,野茫茫,8号楼前一群狼。”那会儿8号楼前的确很空,树啊什么的都完全没有种上,还是后来我们义务劳动去挖那块硬得像隔年的馒头一样的荒地。

    因为有楼管,所以男生不可以随便进我们楼,进来要押证件,而且晚上7点之前绝对要离开。可夜晚对大学生活而言才仅仅是一天的开始啊,但楼管大妈才不管这些,到了点她就要喊。有一次一个帅哥老乡来我宿舍聊天,不知不觉时间就过去了,眼看就要到7点了,我赶紧推着他往外走……只听见楼道里一声巨吼:“姑娘们,送客!”我的脸刷地就红到脖子根了,很丢脸。这个口令后来被西区的男生们知道,笑得大牙都要掉了。

    大二的时候,我们系在八月十五那天搬到西区的新楼。从早上太阳圆圆的到晚上月亮圆圆的,一直照着形单影只、拖着一大堆破东烂西的我,感觉十分凄凉。于是我狠狠发誓一定要为找到一个男朋友好让他充当我的免费劳动力而奋斗!

    我们宿舍是三楼,据北北说那个位置的风水很不好,所以我们宿舍的成员搬进去之后纷纷梦魇,除了我,因为据她们说我就是她们梦魇中的主角(是不是很恐怖)。刚搬进去,我们宿舍的美眉都十分地堕落,对着墙上乾隆皇帝手书的“宁静致远”四个大字熟视无睹,一人一台电脑,狂放摇滚,要不就是看港产搞笑片,美其名曰与新宿舍建立感情,弄得宿舍很像网吧,有失当代大学生风范。

    我们宿舍正好对着32号楼的大门,可以很方便地看到门里进进出出的人,我有事没事就靠在阳台的窗户旁边看着32号楼的女婿经过再兴致勃勃地研究他们是否真对得起帅哥这两个字。这种好运出现的可能性十分的少,丑男倒是看了个够本。有时候还能看到一些畸形恋情,像发现新大陆似地到处说:某某某居然和某某某在一起!

    在33号楼期间我们宿舍还获得了两次“文明宿舍”的称号,主要是33号楼的地板砖太好了,稍微一拖就十分的干净,我们宿舍又是阳面,且正对楼道,拉开窗帘顿时有窗明几净之感。这么一说好象有妄得虚名的味道,不过的确占了一点便宜……

    搬离33号楼的时候什么小东西都舍不得丢,很有一点敝帚自珍的意思在里面。因为每一个小东西都见证了这两年我们的欢笑,泪水以及……临别前依依不舍的眷恋。

(四)纯粹的粉红或者明黄

     学术交流中心是我最喜欢的地方,我所有的文章里几乎都提到过它。无论是夏天天还是冬天,那掩隐在树丛后红瓦灰墙的建筑都让我觉得那里是一座座童话中的城堡。有时候真想死在这里,心里默念着巍巍青山埋忠骨,高山下的花环什么的……不过万一死在这里,就没有情侣敢来这里接吻了。那还是五十年以后再死吧。我在学术交流中心约会过很多人,当然,有一伙一伙的,也有一个一个的。我很有一些盲目崇拜信息院的帅哥们,所以在大一的时候威胁很多信息院的帅哥或不帅的哥做兄弟。由于我对自己的长相持既批判有继承的态度,所以只好积极把班上我自认为十分漂亮的女生介绍给这伙光棍认识,选择见面的地点一般都是在学术交流中心。估计中文系的一些男生会恨我入骨,认为我是叛徒,可是人家院毕竟男生数量庞大,让人大饱眼福。不过事情到后来总是往相反的方向发展,我的光棍兄弟们最终找的都是其他院系的美眉,看来我这个媒婆当得十分不专业。

    我还喜欢教学楼A区与B区交界的大厅,尤其是五楼,抬头就是那么大的纯净的玻璃天顶(我坚持认为)。阳光灿烂的时候在北墙上投射出几何状的粗粗的金属窗棱的影子,中午,四下无人,一个人坐在黑白驳杂的地板砖上,阳光像羽毛一样一片一片贴在身上……我曾把小白诱拐到那里,让他在那片光影交织的背景前做种种忧郁状,虽然他本人比较痛苦但是因为拍出来的效果十分地美所以我很得意。有一段时间我十分喜欢摆弄照相机,并且对教学楼崭新的桌椅情有独钟,所以我在教室里拍了很多很多的照片,其中很多由于技术不够成熟照得惨不忍睹,于是连同底片被我统统销毁以抹去我摄影史上极不光彩的一面。

     还有东区羽毛球场附近的一段路,那里有两排高高的帅气的白杨。最开始的时候,我整天都在听朴树的《白桦林》,便用凄美的想象把它叫做白桦树,还不只一次地拼命去纠正别人的正确叫法,用的什么歪理邪说现在已经完全不记得了。女生5号楼就在树木掩映的马路旁边,一整天都充满了青黄色的光线。中学时代看《将爱情进行到底》,之后根深蒂固地觉得最浪漫的事情一定不会发生在我们8号楼那样前无树林后无草坪的荒凉之地。经过那里去打羽毛球的时候,总是没有什么人出入,显得格外静谧,恨不得冲进去抢占一间宿舍方才罢休。春天来的时候那里会有白色的杨絮漫天纷纷扬扬,燕山雪花大如席,像徐克的《青蛇》,流光飞舞,满城飞花,我心里三迷五道,惊叹击节叫好。

     接待中心也是我有深刻回忆的地方,这种回忆不是因为那里的食物,而是天蓝色的外墙给人视觉上的享受。屋子两旁是宽大的草坪,我在那里发现过野生的蘑菇并且热忱推荐给有电饭锅的同学,最后他们有没有做蘑菇汤不得而知,反正他们都还健在,想来也没有尝试。我做过的缺德的事情是把接待中心美美地拍下来,寄给我远方的同学然后骗他们说这是我们学校的学生公寓,害得他们后悔不迭。有一年元旦我们全班在那里聚餐,大圆桌摆了12张,感觉十分豪华。就是在那里我和悠游发誓以后都不跟女生同桌吃饭,因为每当有一道菜上桌,除非它的份量十分的多,否则三秒种就会被消灭殆尽……而旁边的一桌男生……还没有动过,因为男生……都在喝酒……

    水房前面的网球场,是帅哥出现几率最高的地方,我下课经过那里总是拼命想装出一副淑女的样子希望能够引起其中某位的注意。我承认我在这一点上十分天真,于是我只能化悲痛为嫉妒,在路过那里的时候狠狠地瞪里面的美女几眼。不过网球场我还是有机会再去的,等我年纪大了,去当个卖票的欧巴桑,天天去调戏那些帅哥……

  (五)朋友真是好东西

     我一向是一个号称朋友很多的人,不过这一光辉的历史随着我单身生活的结束而结束。但是在这样爱与痛的边缘我还是有很多值得追忆的朋友。在这里,请原谅我要对我的帅哥负责,所以我决定只让我的女性朋友们逐一登场,最重要的是那一伙没心没肺抛弃我的兄弟们,事实上也并没有什么刻骨铭心的事情让我去用心记录,毕竟后来霸占我时间的人除了我的帅哥就是我的女友(占一天三分之一的睡觉时间我都是和她们一起的)。呵呵。

     大学里,我最铁的朋友就是悠游了,虽然我不喜欢给朋友们分等级,但是实在是由于我们对回锅肉(这往往是女生的大忌)的执着追求让我们走到了一起。最开始的时候我们其实互相不爽,因为我十分鄙视又漂亮又有才华的女生,而她也非常看不起没有水平又要装有两把刀的姑娘。后来因为办系报的机缘,我们开始了我们千年友谊的第一步。她是个不甘于一成不变的人,从她每天吃的饭菜就可以看出来,就连她最喜欢的酸菜炒米线也决然不肯连着吃两顿。不象我,喜欢吃梅菜扣肉就一定要连续吃3顿直到腻了为止。所以我拿这个威胁她说她水性杨花且不及我忠贞不二,然后警告她鉴于这种情况在我换掉她之前她不准抛弃我以免我沧桑的心灵再次遭受沉重的打击。但是我相信我是不会换掉她的,因为除了她就没有别的人敢跟我一起大摇大摆地从篮球场穿行而过了。这是我们在都还没有男朋友的时候最为花痴的举动。根据悠游的分析,打篮球的男生一般都有高度,有了高度就有了当帅哥的条件,其次,打篮球会有一定的肌肉,这样就具备了当帅哥的第二个条件。有了这两个条件,只要不故意把自己的脸弄得畸形,那么谁不是帅哥呢?我稀里糊涂地就接受了她的理论。后来她果然找到一个喜欢打篮球的帅哥。关于这个帅哥,我和悠游之间有很多的秘密,我们长期在A区的各个教室里一边心不在焉地听课,一边在纸上“刷刷刷”地密谋我们的计划,还不忘记在一张又一张的小纸条上画上咧嘴贼笑的头像。不过我有一点不喜欢她的,就是她太过于小资,她总是念念不忘地说将来有一天要在一间有落地玻璃阳光很好的大房子里,光着脚,穿着睡裙,捧一杯热牛奶看一本好看的书……每当我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的感觉是像小丸子一样,头顶突然出现了三条斜阴影线或者是一滴汗。

     碧城是我最崇拜的女生,如果不是因为系报(又是它!)的缘故,我想我也不会跟她那么铁,因为我对我崇拜的女性向来报着敬而远之的态度。这厮感情丰富,特别会写一些煽情的东西,“云霞满纸”,以前办报纸的时候只要有此类的任务我们都是毫无异议地交给她来做。那些文章我看过一次就不想再看第二次,怕热血沸腾,血管爆烈而死。她表面上好象是一个大大咧咧的女生,其实她有着多么柔软的内心世界,从她正正经经的散文里可以看出来。由于和现实反差太大,所以我基本上还是把她看做一个内心世界也很粗糙的人。我和悠游一直很关心她的个人问题,因为这样她就可以整天出去约会而不用疯狂蹭我们的电脑了。她上网最大的特点是在很短的时间内把几个论坛,QQ,聊天室,邮箱统统打开,我们都很庆幸她没有MSN和ICQ……她的话里很少提及陌生的帅哥,曾经有几个频繁出现的代号让我们看到了拯救她的希望,但是终究没有像星星之火一样点燃整个草原。我们去酒吧K歌的时候她会疯狂地唱歌,而我们一伙人很有自知之明也很有礼貌地在旁边默默喝斯里兰卡果茶……尽管碧城的嘴比我快,人也比我八卦,三言两语就能让我我在群众面前抬不起头来。可惜她没有现代化工具——那神气又可爱的电脑,所以我写了揭露她的文章在网上乱发,她却只能拿着笔在纸上飞快地写着,一边盼望中国早点实现四个现代化。

     除了上面我提到的这两个女人左右我的生活之外,当然我还有其他很多很多的朋友。简直多得数都数不过来(这话纯粹属于自我安慰)。比如我宿舍的北北,是一个“行过处香花细生,坐下时淹然百媚”的美女,号称我们系最温柔的人,所以我总是充分利用她的优点让她为我办事,比如打水啦,绕很远的路去买东西啦……怜香惜玉的人一定十分痛恨我,不过北北说我充分锻炼了她的忍耐力……

(六)为了忘却的纪念

      我已经大四了,离告别这个学校的日子也不远了,我偶尔也会想着想着就流下眼泪来。夜晚的时候,一分部里面几乎是一片漆黑,文学家说,人在夜间行走的时候,眼睛看着灯光,心里就会塌实,没有榆中五光十色的灯照着,好像自己也是黑暗的一部分一样……

    我想着自己有一天再经过这里的时候,这里的一切会和我无关,那是多么难以忍受的一件事啊!我和那么多的人一起走进来,又和那么多的人一起走出去,大家都会怀念的吧!
    但是我不想走。我知道,一个人对于一个地方的喜爱,实际上她爱的是在这个地方发生过的事情和曾经在这个地方和她一起的人。

所以,请让我考上研究生吧!上天,你有听见吗?虽然我是个很笨的孩子,也没买多少考研的书,也没报班,完全是在空想,可是,我很爱很爱,很爱我的大学。

(责任编辑:cooca 纠错)

草样校园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