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学生网校园生活导航]

[专稿]话说母校兰大

编辑:cooca 作者:夏冬红 出处:兰州学生网专稿 添加:2006-2-8 字体:[ ] 纠错 评论
    此文章为兰州学生网专稿,作者夏冬红。联系文章版权 davidxiadh@sdu.edu.cn

    国庆节与同学们一起重返兰大后,总想写点什么东西,以作记念。可老是只有点杂乱的思绪,提起笔来却老是开不了头。今天总算鼓起勇气,无论如何,都要玉成此事了。感受太多,头绪太杂,一时无从说起,还是先从母校开始说起吧。

    读书人大都会有这样的想法,在学校时,很难感觉到学校的好处,离开后方才觉得学校的可爱。就像人出国后往往比在国内时更爱国一样。也许这只是抬高自己身价的一种隐性方式或借口。说实话,兰大或许会被我们利用过一次半次,借以提升我们的身份与增添荣耀,至少我自己这样做过。

    曾记得,大约是去年,有兰大校友在网上著文“兰大,不要如此孤独”,本人就此也曾作过回应。是啊,作为一个兰大的校友,大家谁个不希望兰大更辉煌更灿烂呢?面对今日的兰大,是共同欢欣鼓舞还是独自黯然神伤,我的心情,总的说来,感觉到更多的是沉重,这是一个很沉重的话题。

    兰州城,我们这些离开十多年的老兰大人已经很难认识她。她变得更漂亮,也更妩媚,她出落成一个成熟的少女,是那样的诱人,那样的阳光与青春。除了周围山坡上的黄土依旧让人灰心之外,她的内核已非常丰满了。这个青春美少女发育得如此完好,只是包裹她美丽胴体的外套缺少些许装饰,也不大谐调。我们在惊叹新兰州城发展的时候,终于看到了人称孤独又可怜的兰大,我们曾经生活过整整四年的校园。

    兰大的校园,现在称作本部吧,本来不算大,再加上靠近火车站,所以还算处于闹市区。不能说是黄金地带,但至少是很方便出行的地方,离省图,省政府、科学院都很近。但兰大本部好像没大建设,没有什么大的动作。除了盖了个很高的新楼以外,别的地方大都还是老样子,或者直接说显得更加凌乱。国庆节,是国内众多大学的校友返校日。一进大门,走进久违了的大学,旧文科楼前的草坪上出现了兰大的校训。校训中的“求实”的“实”字竟然少了最后的一
捺,真的一个绝大的反讽。兰大朋友解释说,学校把钱都投到榆中校区去了,可这个少了一笔的大字也许并不需要投入太多的经费吧。

    兰大本部的校园较小,但很精致。这小巧美丽的校园,由于没有了新鲜血液的滋润少了许多人气。据说这里成了研究生院,再就是成人教育中心。但少了最为重要的本科生的面孔,血气就显得不大旺,人气指数也不大高。

    再就是兰大好像还有过什么“以硕士博士为重点”的建校理念。我搞不清楚这个想法的可行性论证是谁做出来的。我觉得应该更加实事求是一点。兰大真的能做到这一点吗?其实国内也很少有大学敢这么说的。国外名牌大学大都非常重视本科教学。兰大研究生教育的具体现状与进展我不了解,但本科生源与教学应该是比较不错的。因为兰大作为一所西北名校,凭着他的强大的学术实力与曾经拥有过的辉煌,确实还能吸引到一大批优秀的生源。研究生教育兰大会吸引到很好的生源吗?说实话,国内大多数优秀的生源大都被发达地区抢走了。当然建设高水平大学也是兰大的当务之急,但不能过多地要求自己才是上策。

    有人说,兰大最大的败笔就是榆中校区。当然也有人在为新校区大唱赞歌。我想,这也是中国高等教育中的一大新现象。学校扩招,校园新建也是大势所趋。可兰大也建得太远了些。远离市区,又是荒郊野地,四周全是黄沙,沓无人烟。真的难以想象,主其事者为什么会有如此高超的艺术想像力。不过,园子里还很样子的,大批的金钱投了进去,一排排新楼矗立起来,人类征服自然的能力由此可见一斑了。我由此又想到了北大的昌平园,也远离北大。曾以有一段时间,北大本科新生都要到昌平呆上一年,二年级再回到燕园学习。但当时北大的新生敢怒也敢言,对昌平园说不,呼声很高。幸好他们这些年幼的学子只在昌平呆一年,否则北大出的疯子可能比新出的诗人还要多。至于兰大师生对新校区的心痛甚至抵抗也不是三言两言所能说清的,还是留着,让后人去评说吧。

    兰大被一些在校学生戏称为“夏官营大学”,就像中国仅有的一所县级大学座落在山东曲阜一样,兰大落根于一个“科级”小村庄。社会主义新农村能办出这样一所大学,倘若毛老人家在世的话,他一定会得意并惊叹自己的天才般的创意。不过,看到兰大学子面对我们这些外来中年人时所表露出来的满腹猜疑,我们看到了兰大后生们可贵的怀疑精神。从后生们身上,我们找到了新的兰大精神在穷山沟里倔强、努力而顽强地生长着。

    兰大,当我们驱车从曲折连绵的高速公路返回时,有的朋友已经有点晕车了。是的,兰大有时候把人搞得一头雾水。她曾有过艳丽的青春,也有过伤感的悲秋。精致幽静的本部让人感觉到她好像一个古典少女的羞涩,宽阔平坦的夏官营校区令人想到西出阳关的故道男子汉,兰大就是这样一个矛盾的统一体。是也罢、非也罢,孤独也罢、偏僻也罢,兰大就像披着沾满黄土的面纱的少女那样充满神秘,又像玄学派诗人的诗,总有多种解读方式。富有同情心的人的褒贬至多也只不过是一种见仁见智的理解或偏见。或许,我们这些校友应该像虔诚的宗教信徒一样,捧起一把夏官营的黄土,跪在旧文科楼的草坪上,为这个新生的孩子祈祷,真心地祝福他健康成长,好运长在。也许有一天,当兰大有福时,我们也会有福同享,分享母校的荣耀。


(责任编辑:cooca 纠错)

草样校园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