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学生网校园生活导航]

北大保安出书讲论语 欲重组乐队唱草根心声

编辑:张丽 作者:佚名 出处:北京晚报 添加:2012-4-18 字体:[ ] 纠错 评论

往事不可追,

路一条漫漫有去无回。

阳光多明媚,

我的世界太多负累。

柴米油盐对我都太贵,

努力地挣扎,

不怕贫穷与卑微,

只怕冷冷的界线让梦想成灰。

这是谭景伟创作的歌词。

谭景伟,一个很多人都熟悉的名字。2007年,这个身材消瘦的小伙因在北大开讲儒学而成为轰动一时的新闻人物。此后不久,他离开北大,几年中归于沉寂。昨天,记者联系到谭景伟,他现在正在位于马驹桥镇的北京保安培训中心担任教员,他说自己还是一名保安,这个身份永远不会丢,而且,在蛰伏了5年后,重返大众视野的他带来了自己的新书《战国,旌旗漫卷的逻辑》。不仅如此,笔耕不辍的他还创作了《我爸不是局长》、《梦想一天能高飞》等现实和励志类歌词,并计划与几位保安兄弟重组保安乐队,希望能够发出中国底层社会最真实的声音。

回忆过去

第一本书愧对读者

37岁的谭景伟出生于黑龙江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1996年高考失败,1997年来到北京当保安。当时的保安每月只有400多块钱,除去日常开销,谭景伟基本上都用于买书。2005年,他决心重新解读《论语》。谭景伟说,他写书时并不知道于丹,也没有看过《百家讲坛》。直到于丹在中关村签名售书《论语心得》时,他才知道原来还有人和他一样,在做着同样的事。

后来,登上北大讲堂成为谭景伟一个重要的人生坐标。不久,一个出版社看到他在北大讲论语的报道后,帮助他出版了《一位保安的<论语>心得》。但是此后由于各方压力,谭景伟从原先的保安公司辞职来到了现在的北京保安培训中心,为新保安培训上课,闲暇时间动笔写东西。

“过去的5年对我来说是卧薪尝胆的5年,为了证明自己可以做到更好,下了很大工夫。”谭景伟坦言,因为水平有限,过去被媒体热炒的第一本书《一位保安的<论语>心得》没有做好,觉得非常对不起读者和关心他的朋友们,一直希望能通过刻苦努力来“赎罪”。过去5年,他一直利用工作之余埋头用功,常常通宵达旦,先后完成历史、儒学类书稿六七十万字,平均每月写下十万余字。

点评新书

写母亲能看懂的历史

写《战国,旌旗漫卷的逻辑》这本书,是为了报答他的母亲。“我欠母亲的太多了,母亲的恩情是我一生也无法报答的。”谭景伟说,母亲非常喜欢历史,他对文史的兴趣完全来自母亲的影响。在他六七岁时,母亲便给他讲历史故事,用历史英雄主义来教育他,在他一次次遭遇人生挫折时,母亲始终是他最坚定的支持者。2004年春,母亲突然昏迷不省人事,幸亏抢救及时避免了最坏的结果,但几乎失忆,已记不起从前给儿子讲的那些历史故事。从那时起,谭景伟就发誓要为母亲写一本她能看懂的历史读物来偿报母恩。

“他是一位既没有文凭又没有地位的草根底层,但他的文字功底很好,很有潜质,对一个没有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来说,能写出这样通俗易懂又见解独到的读物,的确不简单,尤其是战国这段很乱很难写的历史。‘落后就要挨打’、‘改革才能发展’、‘人才是关键’这些在今天才热起来的理念,其实在战国早已大热了。谭景伟非常敏锐地看清了战国历史背后的文化真相。”华夏出版社主任高苏说。

今后心愿

建保安乐队唱原创歌曲

谭景伟说,除了继续钻研文史,他目前还在写歌词,而且下半年他还准备把重心转移到重组保安乐队上,专门打造以底层励志为主的原创歌曲。保安乐队中的几个人都是在京打工的底层保安,谭景伟的加盟将给这支不算专业的队伍带去大量的原创歌词。“对这个领域我比较陌生,想多了解一下这方面的情况,也希望大家能帮我们出出主意,给点建议。”谭景伟说。

(责任编辑:张丽 纠错)

草样校园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