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学生网校园生活导航]

接近九成家长因没时间接送孩子感到内疚

编辑:李娜 作者:佚名 出处:兰州学生网 添加:2011-12-7 字体:[ ] 纠错 评论

   成都商报(微博)记者对300名家长接送孩子的情况进行问卷调查,36%的受访者对接送孩子感到困扰。

  现实冲突

  对于解决方法,在受访家长中,要求学校增开第二课堂、组织课余活动的呼声最高,但成本问题一直困扰着学校

  时间冲突

  各学校放学时间大多集中在3:30~4:40,而受访家长们的下班时间都集中在5点以后,5点前能下班的仅有34位

  心理冲突

  42%的受访家长完全不愿意尝试让孩子放学后自己回家,他们担心的原因包括孩子年龄还小及交通安全等问题

  对于不少小学生家长来说,年龄大多在30~40岁之间,正处于职场的关键上升期;与此同时,孩子的教育问题也变得益发重要。为此,他们不得不面对工作与孩子间的时间分配难题。选择工作还是家庭,这中间总存在着牺牲和妥协。近日,成都商报记者对市区内8所小学的300名家长接送孩子的情况进行了问卷调查。数据显示,由于家长工作原因,老人是接送孩子的主力,36%的家长认为接送孩子的问题给家庭带来了困扰,88%的家长为不能接送孩子感到内疚。

  接送之困

  43%

  家中老人是接送主力

  黄宇博最近常常和妻子为了读小学三年级的女儿的接送问题吵架。原本,接送的事都由他母亲负责,但母亲一场大病,扰乱了一家人平静的生活。

  如今,每周一、周四下午,黄宇博负责接女儿放学;而周二、周三、周五,则由妻子负责。每到周一、周四下午4点不到,黄宇博就不得不以各种理由溜出办公室,到学校门口等着接孩子。无奈之下,黄宇博搜集了几个托管班的资料,准备最近给孩子报个班。

  在受访的家长中,因为工作不能照顾到家庭的家长们占据大多数,大多数家长的工作时间都和学校放学时间有冲突。在受访的8所小学中,各个学校周一到周五的时间都有所不同,但大多集中在3:30~4:40这个时间段。而263个(除去自己或配偶全职在家照顾孩子的)受访者中,家长们下班的时间都集中在5点以后,在5点前能下班的家长仅有34位。

  由于时间问题,选择让老人接送孩子的家庭占大多数,占43%。父母可以抽空轮流接送孩子的家庭有111个,占总人数的37%。但即便如此,仍有107位家长表示,接送孩子的问题给家庭带来了困扰,占总人数的36%。

  实验小学一位家长表示,她家现在搬到了城南,每天早上都要送孩子穿越几大堵点,从城南赶到城中心读书。身在管理岗位的她,有时能抽空接送孩子,有时工作没处理完,就只能把孩子接到单位,自己做完工作再和孩子一起回家。

  两难选择

  88%

  为不能接送孩子感到内疚

  在回答“接送孩子的成本”问题时,表示无负担和“零成本”的家庭仅有30个,也有部分开车或雇保姆接送孩子的家长表示成本在10元~50元左右。更多的家长则表示,为了接送孩子付出的成本是“无法估计”的。这些“成本”包括:为了照顾孩子父母一方得全职在家;父母为了接送孩子耗费大量时间成本;与工作撞车时的请假及溜班等。

  在孩子放学的问题上,42%的受访家长完全不愿意尝试让孩子放学后自己回家,最主要的原因是“孩子年龄还小”,其次,交通及安全问题也是家长们担心的原因之一。

  如果不能接送孩子上学,88%的家长表示会“内疚”。145位家长表示,在接送孩子的问题上,自己经常感到内疚。119位家长表示偶尔会内疚。

  另一组值得关注的数据是,受访的300个家长中,有124位家长表示,每天和孩子待在一起的时间不足两小时,占总受访人数的41%。孩子上学的时候爸爸上班,孩子睡觉的时候爸爸才回家是部分家庭的生活常态。

  对于不能陪孩子,家长们反映最多的原因仍是工作,“还在工作”、“因工作而疲惫”,工作成了割裂家长与孩子家庭关系的一个重要因素。

  解决之争

  61%

  希望学校增开托管课

  如何解决孩子接送的问题?在受访家长中,要求学校增开第二课堂、组织课余活动的呼声最高,占到61%。对此,也有家长表示,学校的积极性和可行性也令人担忧。

  而对于延迟放学时间,有家长提出质疑:孩子的学习压力会更大,并且推迟放学,接送的时间晚了会碰上“晚高峰”,浪费孩子的时间;如果送去托管机构,也有家长担心质量问题,而且学生放学后从学校到托管场地的路程如何解决,又是一大难题。

  成都商报记者从受访的几所小学了解到,目前按照国家核定的课程数量,小学的课程为每天6节,上午4节,下午2节,而一般小学的课都是从下午1点过就开始上,所以大多3:30就可以放学。但执行了一段时间后,家长的反对声音太高,都要求学校开设托管课程,但成本问题一直困扰着学校。

  “不收费,老师们没有酬劳,谁也不愿意托管,而收费又容易被扣上乱收费的帽子”。据悉,2010年春季学期起,市教育局允许小学每学期收取62元的托管费用,安排一定的托管课程。但在校长们看来,这么一点钱,显然是“杯水车薪”。目前,各个学校的托管时间安排也不相同,“一周2~4次的都有”,托管时间也一般在40~60分钟左右。

  “工作割裂家庭关系这样的问题不是只有中国有,各国都存在,如何调节还要看各个家庭”。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区教育局副局长说。

  调查背景

  本次调查主要采用问卷调查形式,成都商报记者兵分几路,分别对成都市实验小学、四川大学附属小学、成都市东城根街小学、成都市胜西小学、成都市新华路小学、电子科技大学附属小学、成都市双林小学、成都市培华小学等8所小学1~3年级的400位学生家长进行了随机问卷调查。最终成功回收有效问卷300份。数据通过由学校随机选取班级让家长填写问卷以及记者随机采访家长填写的方式获取。所有家长都留下了姓名和回访电话,以保证问卷真实。

  受访者中以母亲居多,占203人。这些家长的学历普遍较高,大专及以上层次的家长占到79%。他们的职业包括公务员、老师、工程师、医生及私营业主等。他们中的大多数在事业上已有了一定成绩,一般管理人员以上的占到70%。有37位家长表示,自己或配偶目前已全职在家照顾孩子。

(责任编辑:李娜 纠错)

草样校园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