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学生网校园生活导航]

名校校长退休生活扫描:不做校长“炮声”依旧

编辑:李娜 作者:佚名 出处:兰州学生网 添加:2011-12-6 字体:[ ] 纠错 评论

  11月30日,刚从中国人民大学校长位子上退下来的纪宝成,出现在中国社科院举办的文化强国高层论坛上。他的发言,第二天就被京城媒体解读为纪宝成“放炮批T3航站楼崇洋媚外”。

  与纪宝成相似,原武汉大学(微博)校长刘道玉在任上就以敢说闻名。如今,78岁高龄的刘道玉说起话来同样不留情面。

  11月23日,中国人民大学校长纪宝成退休。这个曾经被学生们高喊“宝宝,宝宝,我爱你”的校长,终于淡出了人大师生的视野。

  11月30日,卸任后没几天的“纪宝宝”,出现在文化强国高层论坛上,批评首都机场崇洋媚外,以及国内一些丢弃传统文化、崇洋媚外的现象。

  “纪宝成退休后首度亮相,放炮批T3航站楼崇洋媚外。”第二天,以此为标题的新闻报道出现在京城一些报纸上。

  “放炮”,这是他一贯的风格。

  而一个多月前,原北大校长许智宏也“放炮”,指责教育上的一些弊端。

  稍早时候,对教育问题“发炮”的,是原武汉大学校长刘道玉。

  三位退休校长的“炮声”并不是巧合,这种以不同方式、语言表达出的思考和积淀,被解读为“退休之后,更敢说实话”。

  但他们在任上的“炮声”,更为珍贵。

  退而不“休”

  “纪宝宝”在任时,一向以“炮筒校长”闻名。而退休后的纪宝成,也没有丢掉他的“炮筒”风格。

  11月30日,67岁的纪宝成,出现在中国社会科学院举办的文化强国高层论坛上。

  这是他从中国人民大学校长岗位卸任后的首次公开亮相。主持人介绍纪宝成是“中国人民大学校长”,纪宝成赶紧更正说:“是原校长。”

  纪宝成的演讲涉及国学与文化传承。“有的地方一整条街招牌全是外文,这是违反文字法的!首都机场为什么要起T3航站楼这样的名字?”

  他的发言,第二天就被京城媒体解读为纪宝成“放炮批T3航站楼崇洋媚外”。其实,他在演讲中还直言国内大学存在市场和学术的矛盾,“工程科学和资本联系紧密最受欢迎,而人文学科则受到冷落。”

  “身体有点不舒服,还得去医院看病。”演讲结束,纪宝成起身向大家告别。

  面对匆匆追来的记者,纪宝成只简单谈了谈退休后的打算。“虽然退休了,但不会停止做学术。我还是贸易经济系的教授,还会带研究生,做课题。”

  “我目前的研究内容除了经济学,还会涉及高等教育、传统文化等领域。”纪宝成说。

  “纪先生会在江苏呆一段时间,然后去香港。”11月30日,纪宝成的秘书侯先生对本报记者说。秘书口中,“纪校长”已经变成了“纪先生”。

  而退休后的前北大校长许智宏也时不时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

  2011年7月,由许智宏和北大生命科学院副院长顾红雅共同主编的《燕园草木》一书出版,书中将北大校内185种常见及特色植物最美好的一瞬一一呈现。

  退下来的许智宏并不比当校长时清闲。

  除了北大筹款活动、校友活动等社会工作和学校工作外,许智宏近年来参加最多的,可能就是走进各大学校园作演讲、讲座,频频与大学生和中学生对话。

  用许智宏的话说,“主要是还做校长以来欠的人情。”

  最近一次演讲是在10月17日,许智宏出现在江苏老家,在淮阴中学进行主旨演讲。

  而5天前,许智宏刚刚接受了新疆石河子大学的客座教授聘任证书。

  同样因为出书而再次出现在公众视野中的另一位退休校长,是著名教育家、原武汉大学校长刘道玉。

  刘道玉的这本新书《拓荒与呐喊:一个大学校长的教改历程》在今年10月出版,书中增补了刘道玉花甲之年后,对人生的反复体味和思考。文章除了修身养性的人生感悟外,还关注当下的世态炎凉与人情冷暖。

  “炮筒”校长

  前任校长走了,人大教授张鸣(微博)在微博上不仅没有给校长面子,甚至毫不客气地庆幸“人大的校长终于换了,我原来以为他要做一辈子校长呢”。

  接下来张鸣还是不放过纪宝成,“不错,纪宝成改变了人大校园,改善了教学条件。建了一个巨大而学生不能轻易进去的体育馆和体育场,盖大楼的功业巨大。但是,在他的治下,人大也成了一个马屁盛行的地方。”

  有网友问张鸣,这句话你怎么不早点说,早点说的效果估计比现在要好。张鸣回复说:“你去网上查查,我批过他多少次。”

  敢于放炮的张鸣遇上了同样敢于放炮的纪宝成,只是一个寄居人大,一个主政人大。

  在一般思维下,这种“顶撞”上级的言论,必然要被“穿小鞋”,但两人之间最终什么也没有发生。

  现实中,还没退休的纪宝成,在很多人眼里也是个“炮筒”。虽然挂着校长一职,但什么都敢说一说。

  2008年,纪宝成对准上级主管部门,批评现有的大学评估太多太滥。2009年,他抨击国内高校的学术权力有行政化倾向,“越来越多的大学教师开始在意位子而不是教学质量。”

  而纪宝成最有名的一句话,就是“中国最大的博士群体并不在高校,而是在官场”。

  就在11月23日离职前,纪宝成还刚刚抨击名校中农村子弟特别是寒门子弟比重逐年下降的现象。

  而他在卸任大会上致词的最后一句话:“以国民表率、社会栋梁为人生目标的同学们万岁!”至今言犹在耳。

  退休后的纪宝成,似乎表现得不愿更多出现在媒体面前。

  11月30日,他的秘书侯先生向记者表示“很多事情现在不方便说。”

  但在当天的文化强国高层论坛上,他还是忍不住抨击了国内文化界一些崇洋媚外的现象。

  与纪宝成相似,刘道玉在任上就以敢说闻名。如今,78岁高龄的刘道玉说起话来同样不留情面。

  在清华百年校庆的节骨眼儿上,他竟然放了一“炮”。

  “整个校庆活动依然没有摆脱传统格式化的思维窠臼——大造舆论,邀请名人捧场,极尽评功摆好之能事。但是,我却没有看到清华大学有任何一项反思活动,更没有像麻省那样严肃的反思,这就是清华大学与麻省理工学院之间在思想境界上的巨大差距。”刘道玉越说越痛快:“我国高等教育的种种问题,明明是客观存在的,为什么教育部就视而不见呢?说到底,就是没有反思精神。”

  退位“放炮”

  相比“炮筒”校长纪宝成,退休之后的许智宏,似乎更敢于在很多问题上发声。

  “中国目前没有世界一流大学。”一年多之前,许智宏这句话曾被炒得沸沸扬扬。

  最近,许智宏再度“放炮”,抨击教育正在忽视它本身的功能。“教育的根本功能,其实就一句话,像康德讲的:教育的目的是使人成为人。如果忘记这一点,我们的大学就会偏离教育的本意。”

  “我不当校长之后,一直在反思这几年走过的路。”许智宏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大学与社会至少应该保持一定距离,要守住最基本的底线。现在的问题是学术界很多方面都跨越了底线。

  “过去10年中,很多硬指标我们都有进步,但我们研究工作总的质量怎么样?哪些研究领域是由中国人开创的?中国很多事情到一定时候都会走极端,追求数量,跟风。大学的很多方面是不能量化的,这是我几年来最大的感触之一。”

  10月17日,在和淮阴中学学生们交流时,许智宏说,很多高中生毕业了还不知道兴趣所在,“只晓得报金融专业以后赚钱比较多”。

  并不是只有名校校长才敢于在退休后屡屡“放炮”。

  此前,湖南农业大学原校长、湖南师范大学(微博)原党委副书记和湖南省教育厅原副厅长就曾联名写《遏制教育公平性的恶化趋向》一文,在中国青年报刊登。

  人民网(微博)为此专门发了一位网友《说真话从退休和不在位始?》的文章。在文中,这位网友一边赞扬“言词激烈,大义凛然,让人拍案叫绝”,一面遗憾地提出,这三位“领导”已经不在其位了。

  “要是在位,他们可能会比写现在的文章有更大的作用,也就是说,他们在位时又能讲真话又能干实事不是更好吗?但是很可惜,他们没有也不会这样做。原因很简单,因为他们在位在职,有官帽子压着。”

  这位网友总结:到了退休,也就退出了官场,也就无所顾忌,也就有了说真话的胆量。

  作家庞旸把这种带有普遍性的现象总结归纳为“退休后说真话”。“在与老一代知识分子、文化人的接触中,我注意到一个带有普遍性的现象,即退了休,才能(才敢?)畅所欲言,说真话。”她进一步发出疑问:“为什么不能在退休前就得到一个自由发表的环境?”

  退休校长的隆隆“炮声”混合着各种建议,让人感觉到阵阵清凉。

 

(责任编辑:李娜 纠错)

草样校园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