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学生网校园生活导航]

草样岁月:我的大学五味俱全

编辑:cooca 作者:佚名 出处:兰州学生网 添加:2009-5-6 字体:[ ] 纠错 评论

一、引子

秋天的味道是令人怀念的。

秋日的校园到处是令人魂牵梦绕的味道:情人湖在秋日的照射下,湖水浅了不少,水蒸汽里半咸不淡地夹杂着浅浅的腥燥味,奇异的秋的气息;校道上飘过敏捷而健硕的运动身姿,随即散逸出一股挥之不去的汗臭味,生机勃勃的生命的味道;紫荆小道旁的陶园饭堂有个“稻香坊”,是盛产各种诱人味儿的作坊,远远经过便要忍不住舔着舌头瞎掰,是北方的馍馍呢还是南方的米线,是红烧肉呢还是辣子鸡?不觉已是垂涎欲滴。远处的杜鹃开得正灿烂,姹紫嫣红地点染着略显冷清的季节,她的张扬她的繁华几乎使人忘却了她的味道,然而,她和月季、玉兰一样也是有味道的,那淡雅的沁人心脾的味道正和其它味道一起构成了校园秋天里最动人的音符——秋天的味道。

 

日子一经发酵,便有了味道。是的,秋天是经由各种有生命的味道构成的,所有关于秋天的琐忆,无非是对各种味道的再现。

二、奔跑的苦:有风路过时,我在枝头微笑

奔跑的味道是苦的。当煞有介事地对大学光阴进行一番总结回顾时,我得出了这样的结论,而这时四年的大学岁月已渐行渐远,而我已经是拿到录取通知书的准研究生。

大一、大二时年轻气盛,是一枚青涩的果子,不平展而且苦涩,那时的我热爱写诗,喜欢幻想,对什么都抱定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常常稀里糊涂地陷入塞万提斯、塞林格的小说世界中不能自拔,常常浮想联翩,以为自己就是中世纪那个叫唐吉珂德的骑士,或者是那个“垮掉一代”的霍尔顿,固执地守望着那块不知谓何的麦田。那时的日子在我看来是阳光明媚的,我在诗歌《菊语》里写道:

月华似水/我用花瓣儿小心地记忆/以盛开的姿势容纳/整个季节的冷酷/接受黑夜的盛宴/有风路过时/我在枝头微笑/或者,在寂寞的墙角/保持沉默,站立一生

我是坚持的,甚至可以说是固执的,哪怕季节冷酷黑夜无情,我也要坚持自己站立的姿势,微笑或者站立。就这样,流光在指尖淌过去了两年。

真正给我带来震撼的是与高三英语老师朱sir的重逢。原来以为重逢本来是迟早的事,可怎么也预想不到重逢的地点会是在我所身处的大学校园。久别的思念和偶遇的惊喜,一下便把师生间原先界线分明层次冲淡了,我们像个久别重逢的故友,我和朱老师有了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深谈。

我这才知道,那年送走我们后,朱老师也离开了坚守了10年多的中学,来到南海边陲的一个中学。现在朱sir已经是我们学校三年制的教育硕士研究生。我们像个老朋友敞开了心扉,

看得出他对现状的满意,自己读了教育硕士,成了学校学科带头人,因为有了稳定的高收入,他也把自己中专毕业的老婆送到省城的本科院校进修,只待毕业便可调入自己所在的中学团圆。一切无不表明,他自己10年来梦寐以求的房子、车子等目标正在一步步靠拢。朱sir兴致勃勃地谈吐着,似乎是在品味着岁月的艰苦赐予,过了好一阵才若有所思地说:“人啊,是要改变才能进步,只是苦了山里的孩子”,又说“要是和你一样年轻,我早读研究生了。”

跟朱sir的交谈给了我不小的精神波动,久久不能平静。我开始感喟人世沧桑,我在反思这种变化后面的那双无形的巨手,开始溯源这种变化的原因。是世界变了呢?还是我们在变?又或是人们对事物的观念在变化?还是人们赋予了改变新的意义?我一时找不到答案。有时,我甚至觉得生活就像一个揉得解不开的面团,就如我自觉不是块当老师的料却来到了师范院校,明明不喜欢某些人和事却仍然要笑脸相迎。我常常会问自己是什么把我们陷入这样的矛盾境地,是事物呢?还是我们自己本身?

我依然找不到答案。但从朱sir的身上,我深切地感受到改变的神奇和人们在改变面前的无助。当我意识到自己身上也已经有了切切实实地改变时,我已坐在“领航”考研辅导班的教室里。我和一大批热血青年一起,忘记饥渴,不在乎酷暑的炎热,坐车来到市区十里开外的辅导班所在地,对着讲坛上远道而来的“大师”的四处飞溅的唾液俯首称臣。想来那真是段理想张扬的日子,不知道疲倦的滋味,每天总有使不完的劲和燃烧不尽的激情。我第一次感觉到神圣无比的理想竟然有点触手可及了,从来没有感觉到目标如此之近,如此现实。

从此,我开始了在图书馆四楼画地为牢的日子。这是为理想奔跑的日子,只有我知道它的味道有多苦。改变的力量说来真是奇怪,图书馆四楼是考研大军的根据地和大本营,黑压压的一片脑袋,恐怖的气氛令人不寒而栗,换了平时我路过也会退避三舍,这回我却把自己当成一只温顺的绵羊,圈了进去。我说服自己,为了考研,我必须对过去的随心所欲作告别,而过一种全新的生活。准时的有规律有节奏的复习生活像梦魇一样挥之不去。生活啊,我不是一只桀骜不驯的豹子,而是一只温顺的羔羊。我每天的任务就是使劲地尽可能地吃草、喝水、吸收大自然的精华,然后毫无保留地转化成乳汁。所以,我要努力,我必须努力地吮吸、吮吸。“人不是生来要被打败的”,我在每一本复习资料上都写下海明威的这句名言,写得龙飞凤舞,写得掷地有声。我一次次对自己说信念要再坚定些,动作要再坚持些,睡前饭后,甚至走路的空隙,我都不放过要把自己奉为金科玉律的信条温习一遍的机会:

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我双拳紧握,恶狠狠地想道。

三、牵挂是酸:曾记否,梦里笑魇知多少

凋零的季节容易使人想到春天,想起春季里斗妍竞放的桃花。

牵挂的味道是一种若有所失的酸楚。那是一个冷清的秋日下午,却有着春日的和熙。怡然来到我画地为牢的图书馆四楼找我,也许由于奔跑的缘故,上气不接下气使得她的小脸蛋红彤彤地一片,手里握着有点发皱的当天的日报,“真好,你的诗歌发表了。”怡然的声音明显地语无伦次。她说,我给你念吧,不等我焕过神来,便独自念了起来——桃花:

你如梦的笑魇/撩拨季节蠢动的心扉/灿烂的佳期/在翘首中款步而至/ 似水流年/发酵成一首首笙歌/灯火阑珊/你在固执地张开/摇曳地舞出/二月里的那场红

末了,怡然用很小心很不自然很轻很轻的语调说:“我可以是你二月里的桃花吗?”

从那以后,单调的日子便有了新的佐料,除了考研奔跑的苦,还有牵挂的酸。说不清苦、酸两种味道杂陈糅合起来的感觉,这大家就是生活的味道吧,让人想起了饭堂里那道经典的凉拌苦瓜,那种微酸微苦酸里面裹着甜的味道现在想来都是一辈子都是回味无穷的。

有人牵挂和牵挂别人的味道真是奇妙,没有亲身经历之前说什么我也不会相信,它使一切无意义变得有意义起来。本来要一个人面对的东西,居然可以由两个人一起来分享承担,不由得让人想到一个沉甸甸的词汇:责任。偶尔一阵莫名的失落,或者是一阵突如其来的惊喜,这一惊一乍间,生活的颜色一下子变得多姿多彩起来,日子便有了奔头。

那时候,每天最期待的便是晚上自习下课,一见到怡然,就好像这个复习的冬天也就结束了。她的出现,舞出了我二月里的一场红,不,是深秋里的一场红。在静谧的校园,抛却复习的枯燥,牵着日夜思念的小手徜徉其间,重新寻得那份久违的宁静,那该是怎样的幸福!怡然说,如果我背好了单词,提前完成了当天的复习任务,便给我做她拿手的的冬瓜排骨汤。于是,那香浓可口的冬瓜排骨汤顺理成章地成了我每天晚上下课后的必修课,成为我的最爱,它驱走了复习的疲惫,驱走了长夜的寒冷与孤单,带给我的全是温馨的感动。

又一个秋日的响午,秋日出奇地辣,有点刺眼。怡然把我从图书馆四楼拽了出来,接着我们便开始了长时间的沉默,从下午到日落。直到晚自修的钟声再次响起,怡然才挤出几个字:“我小姨他们想叫我去她那边。”我以前隐约听怡然说起过她的小姨是印尼华侨。我像被什么击中了似的,静静地定呆在那里,过了许久才说:“那很好啊,我觉得不错。”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怡然在哽咽了,我还是那样坐着,一动不动,静静地不敢直视她的目光。最后,她说了句“你说的阿,那我真的去了”,就走了。我又在原地坐了不知多久,才回到我的图书馆四楼。

以后的几天,怡然都没有来找我,第4天时她发给我一条信息,说不去印尼了,理由是市里一间重点中学跟她定下了初步的就业意向。我没有说什么,只是比以前更加拼命地复习。我在发奋,要默默地用实际行动告诉怡然,我一定要考上,一定。

故事的结局是,我实现了读研的愿望,她也顺利去了省里的那间重点中学,但是我们却分开了。原因已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已经分开了。我在日记里记下冬瓜排骨汤的香味,在她编织的围巾里回忆着她发梢的味道,这些味道都曾一次次直叫我潸然难止。

时至今日,每当回首那段酸酸的岁月,还禁不住默念着一个名字,怡然!我明白,此时的默念已和爱情无关。但是,我想我是会永远铭记住这个名字的,因为我已学会了对生命感恩,感谢那个叫怡然的女孩,美丽过我的曾经,装点过我的梦想。在我的心中,怡然并没有离开过,只是追随她喜欢的海子去了。我想起了海子的诗歌《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从明天起/做一个快乐的人/劈柴、喂马、周游世界……

我决定了,做一个快乐的人,从明天起。

四、最后的甘:心灵休憩的港湾

我也喜欢海子的诗歌,尤其是在那段为考研奔忙的岁月里,海子的诗歌总能给我心灵最温暖和抚慰,它让我心平气和。读海子的诗令人想家,终于知道在众多的味道中,家是最后的甘,是心灵休憩的港湾。我想,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块最柔软的地方,任你心硬如铁,冷酷无情,只要轻轻地碰触你心中这柔软之处,立即会让你无丝毫的招架之力。

 

想家的味道是甘甜的,我知道每当我经历心灵的低潮时,我迷茫无助时,我潦倒困顿时,总会有一个接纳我包容我的地方,总会有一扇窗从喧嚣通向宁静,那就是——家。家在《窗外》:

天空温柔,休憩的花蕾/平静地张开,睡姿幸福/架上的蔷薇,清香脉脉/有谁的脚步/在和这个季节一起摇曳/我的目光邂逅过/一只远道而来的蝴蝶/思绪如水/深刻着那袭熟悉的背影/我在这铭刻过无数次的场景里/泪眼婆娑

那天母亲的一个电话,把趴在图书馆四楼的书桌上午睡的我从梦中惊醒。我拖着一发麻的双脚,听着母亲在电话那头断续支吾,她说,想趁年关未到,去深圳打一段时间的短工。母亲打了10 几年的工,我心痛她,年初我以我快要毕业了为理由硬是把母亲从深圳拽了回来。如今母亲却是旧事重提,我的心一紧,正想要说什么,母亲却抢着说了,你弟弟明年就要毕业了,找工作要用钱,我这身子不是还硬朗么……母亲后来说了些什么,我已不记得,脑子一片空白,我使劲地伸了伸发麻的双腿,顿时酸痛难忍,两行热泪夺眶而出。

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我更了解母亲。我是清楚的,坚强的她从来都是一旦作出了决定,便要坚持走到底,连为儿者也再难更改。一想到年近半百的母亲辛苦操劳了大半辈子,仍要外出为生计奔波,我的心就禁不住会疼痛,撕裂的内疚的痛。我第一次在考研的征途中感觉到难以逾越的迷茫,进退为难的围谷。

母亲不容分说地来到了深圳,无意中却把沉重的心理包袱丢给了我。我在图书馆四楼度过了一段暗无天日的日子,我把黑夜当成白天把白天过成黑夜,我在秩序刻意颠倒的日子麻醉自己,也许只有这样才能稍稍平衡自己的心灵。母亲很快便给我来信了,并给我汇了八百元营养费,她在信中用再平静不过的语气说了自己继续外出打工的原因,是因为在外面奔忙习惯了,一旦清闲在家呆着反倒不舒服,再说自己身体还好使。她勉励道,要千万保重身体,能为自己定下一个目标继而用心付出,于整个人生而言是很有意义的,希望我可以心无旁骛地努力一番。我记住了母亲的话,哪怕是标点符号,为了母亲,我是绝不能放弃的!

母亲的爱与支持成了我在那个秋季里最大的精神支柱,也是不竭的精神动力。拿到录取通知书后的一个下午,一个人在宿舍观看中央电视台《艺术人生》节目,嘉宾是著名歌手郑钧,当主持人朱军问到母亲在他心目中的地位时,这个曾经在大街上、在公园里流浪连眉头也不皱一下的硬汉忽然就泪眼婆娑起来:“母亲在我心目中是天使!”

一下子,我像是被什么电击了,一种发自内心深处强烈的共鸣充溢着我的心胸。我反复地掂量,天使,天使,对,就是它,天使!这正是我一直寻觅而不得的最恰当的表达对母亲感情的辞藻!母亲是我的天使,母亲是我的天使,我禁不住想嚎啕大哭。

五、后记

比之于那年秋天的各种味道而言,也许所有的文字都远不能达到细腻和周全,所有的叙述都显得那样苍白。令人稍感欣慰的是,那段考研的苦乐日子的的确确地存在过,而且至今还完整、鲜活地留存在记忆海洋的最深处,那些日子里的人和事曾经不止一次地感动和激励了平凡的我,例如我的母亲、怡然、朱sir,又比如图书馆四楼、稻香坊、情人湖、冬瓜排骨汤等等,所有的这些都显得那样亲切那样熟悉,如在昨日却又恍如隔世。

两年后的今天,又是一个五味俱全的秋天。不觉中研究生生活已逝去大半,我尝试着用笨拙的笔触去描述当日考研岁月里的苦乐种种,试图重拾久违的感动,感情的潮水再次决堤而出。对于那段激情燃烧的流年岁月,也许我永远也做不到心静如水,也就放纵了自己在回忆的浪潮中起伏沉浮。我对自己说,也要对别人说,用心记住生活中的味道吧,那可都是回忆,是财富。

(责任编辑:cooca 纠错)

草样校园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