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学生网校园生活导航]

兰州浮世录

编辑:cooca 作者:佚名 出处:兰州学生网 添加:2006-11-15 字体:[ ] 纠错 评论

兰州,一个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地方,不大不小,不吵不闹,不温不火的城市.只有清楚的认识它,才能清楚的认识自己.

兰州地形狭长,依山傍河,实乃兵书所写易守难攻之处.但无论你要从南至北,还是从东往西,都能找到快而便捷的公交车.兰州公交是我坐过所有公交车里面最具侠客风骨,最放荡不羁的.说起兰州公交那更要准备拖把,饱浸墨汁,浓浓的,重重的大书一笔.

兰州的公交车不敢妄说后无来者,但绝对前无古人.如此举世无双,本应该天下共赏.老夫一直有一个心愿,从兰州公交系统内部选出若干骨干举行全球巡演!必定叫好有叫座,每到一个地方,先绕城疾驰三圈并组织舒马赫,维伦纽夫,阿隆索等观摩学习,一圈下来他们必掩面而泣,两圈完毕肯定呼天抢地,三圈跑完如众飞车党徒尚有未羞死者通通赐三尺白绫自缢而死!

兰州公交魁首要数从东至西这几班车.;老夫一直有个大大的问号,这几班车司机莫非死刑犯乎?莫非苦练大法者乎?又莫非得道高人不求今生只修来世的乎?如若不然,这区区大公共怎能开的不让宝马,气死奔驰?视生命如草芥?老夫喜静不喜动,信奉生命在于睡觉,很少出门,无奈但凡出门,我等布衣只有公共车一路可选.这可算是要是老夫的命了,上车之前腿肚抖的可以当节拍器使用,速效救心丸,九转还魂丹,藿香正气水之类先喝它几公斤权当充饥,无奈思想准备充分,老胳膊老腿却不听使唤。司机大叔油门一踩,离合一松,人挡杀人,佛挡杀佛起来还是直惊的人心肝俱裂,满地找胆.这时再看乘客众生相,正所谓团结紧张严肃活泼。表情之丰富够十五个人看半拉月的。车内东倒西歪,车外飞沙走石!献贼屠蜀,闯王洗京之惨在兰州公共面前实乃小巫见大巫,小惨见大惨.如果公交总公司在公共狂奔之时再能寻觅发音洪亮,中气十足之人大声朗诵毛主席诗词"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五岭逶迤腾细浪,乌蒙磅礴走泥丸"再辅以贝爷命运交响曲,实在能叫人顿生大气豪迈之感.车一到站,众乘客如果还没有体验到死的光荣,那必定能感受到生的伟大!

不过万事要透过现象看本质,辨证的看问题,兰州公共难道没有优点?老夫乃厚道之人,不能昧着良心说话,有!诸公掏的公共车的钱,体验的过山车的感觉,这岂非优点乎哉?有时实在消受不起这现代化,加之路程不远,老夫宁愿徒步前往,也好锻炼身体,保家卫国.

兰州的街道要是谁有兴趣走上一遭,便会感慨造物主之神奇.走上兰州街道便如同钻进了诸葛孔明先生的八卦阵.兰州城市建设可以说是现代化中略带点俏皮,童心未退中又暗藏杀机.一日老夫赶去赴约,短短几步路走了差不多一个钟头,个中原由实在是惊险万分.一直认为兰州城建工作人员生活在这个时代,屈尊在小小岗位上实在有些屈才.里面奥妙且听我给你慢慢道来.

兰州的人行道多数很窄,比如我家那边的就宽约大概一米,如我等瘦人走起来尚且劳心费神,如若哪个公仆下来视察时走上一走,恐怕摔不死他也吓死他了.更奇妙的是所有的人行道中间都栽有电线竿一棵,不左不右不偏不倚,就在那楚河汉界正当中亭亭玉立,如稍有不甚,便会一头撞上,劳驾众亲友去华陵山鞠躬.

我仔细观察过,这人行道上的电竿栽种之整齐,将两边分配之精确,足以气死祖冲之几百次还有富裕,如此人才,没有放在研究歌德巴赫猜想上,却安置在这小小城建岗位上,岂不屈才乎哉?

等你下了人行道准备过马路时,那更是能体验到与天与地与人斗之大大乐趣.兰州人少有遵守交通规则者,马路对面亮起红灯,才是大家走的酣畅淋漓之时,如有敢不紧跟群众,逆天行事者,那便惨了.等红灯时,大家还有所忌惮,小心翼翼,左看右瞧,等绿灯亮起,以为该吾辈扬眉吐气一回时,那便大错而特错矣.

话说那日老夫行至广场北口,正准备随波逐流闯红灯而去,却发现该死的马路对面站一妙龄少女,我本是好色之人,再看到人家美女都站军姿般一动不动,我又怎能好意思闯而过之?也就榆木一样站稳不动,苦等绿灯到来.这一等差点把我老命送掉.如前文所讲,绿灯到来时我以为该我当家做主了,便昂首挺胸,拧腰亮步向对面走去.忽然,从侧后方飞驰出一辆绿桑,车速之快,惊为天人,多亏老夫瘦而不柴,身手矫健,这才避开血光之灾,正在我惊魂未定,大嚼速效救心丸时,又从天而降一辆公共车,汽笛长鸣,以示要将你隆重压死,直楞楞的朝我驶来,老夫赶忙施展凌波微步,蜻蜓点水向前小跳几步,这跳也是学问,多一步则死,少一步则亡,你要刚好跳到前不见绿桑,后不见1路的位置上才可生还,这时你只见绿桑飕飕的在你身边飘来飘去,让人顿生歹念,恨不能祭出苍蝇拍将其拍而杀之.好在这时对面红灯亮起,我这才跟随广大人民群众脱离苦海,逃出生天.

你说如此杀气冲天之马路难道不是一个学而实习之的好去处?城建如此人才,如不和泰米尔猛虎组织签定劳资协议,代为培训敢死队员,岂不屈才乎哉?

吾等不缺胳膊少腿之人尚且如此苟活,那些残疾人士之处境可想而知.兰州所谓"盲道"亦为一景.

盲道,是在人行道上专门取出一溜,用瓷砖铺些隆起物,可用脚感应,方便盲人四通八达.但要是哪位盲人大叔真要信了这劳什子玩意,那我可保证你永不再"忙"!早登极乐!不信你可高唱"我们走在大路上"走上一走,如不一头抢地,遗恨半生,那便算你命大.我原以为盲道是为方便盲人所修,后来才发现,此盲道原来是盲人所修.何出此言呢?通常情况是大约走上五十米,中间便会生出亭亭玉竿,你若没有特异功能,那头破血流肯定是逃不过了,遭此一劫后倘若你命大,尚可呼吸自由空气,那就接着往下走,大约再走上一百米,前方伫立的就是方便行人放其香臀的铁椅子,要是没有媲美法海大师的千年修行,狗吃屎那是铁定逃不过的.如果此君还有命在,那可继续向前求索,老夫腿脚不便,就先行告退了.

你说这盲道如此奇思妙想,童叟无欺,建此之人没有上崂山求道,普度众生,岂不屈才乎哉?

说完兰州城市基本环境,再来说说建此之生灵,兰州人.

兰州人很有一种山大王气质,这关乎西北民风,但更多的来自于蹲在道牙上大嚼牛肉面的后天培养.人人大大咧咧,看上去慨而又慷,兰州人似乎天生大嗓门,东岗一吼,西关皆动,配合双声音阶的兰州话,那种管杀不管埋的绿林气质扑面而来.

如若你坐公交车时旁边有一兰州人打手机,那便苦也.高门大嗓,余音饶梁,仿似淮海战役时国共两军隔江喊话.不吵的你万念惧灰,直唤上帝如来菩萨圣母玛利亚便不算好汉.假如贝多芬他老人家三生有幸能在有生之年来趟兰州,旁边辅以精挑细选兰州纯种爷们若干,大嗓门放开直喊它三天两夜,交响之神耳朵复聪又岂非小事乎?无奈贝爷修祖坟时没选得精明强干业务水品高超之风水师,没修来如此福气,此乃后话.

兰州姑娘说兰州话时更有别样异域风情.老夫一日在街上闲逛,老远望之一美女貌似旧友,穿红挂绿,美貌动人,正准备好满面春风,可掬笑容套套近乎.可不等老夫开口,此美女抢先下手,"歹.赵瑞,你最近死到老吗?怎么再把你找不着老?,我还当着你让车撞死老!"此言一出,吓的老夫跳了不知道几跳,其恐怖效果可与诈尸媲美,只恨自己穿戴整齐之余忘了在裤裆里搁块尿不湿!为了尽快逃之夭夭求得生还只得装疯卖傻"赵瑞?孙子才叫赵瑞呢,我叫马小帅,你认错人了"该美女顿时面红耳赤,连连道歉之后飘然而去.此时不跑,更待何时?老夫立马四踢着地,急驰而去.回头望望该女背影,不免感叹日:这哪里是美女,此乃悍妇是也!兰州话经美女之口实在有毁容的效果!

兰州人嗜酒如命,好饮且善饮,老祖宗传下来的白酒自不能丢,西方的红酒和液体面包在兰州也是融会贯通,发扬光大.旁人喝酒或是人逢喜事,或是借酒浇愁,亮出精美酒具,约三五好友,随量而饮,即兴则之,兰州人不用!高兴喝,闹心喝,结婚喝,离婚喝,儿子升学喝,自己痔疮治好喝,有事要喝,没事更好,才要喝!兰州不是有这么句话么?“酒瓶能倒人不能倒,肝子能丢人不能丢”

兰州人喝酒好划拳,嗓门扯开极尽吼之能事.有一个笑话,说一对母子去饭馆吃饭,旁边一桌两位大汉忽然大叫起来,小朋友大惊,急推妈妈,说两个叔叔吵架了,要赶快报警,不然可能就打起来了,妈妈微微一笑日:报什么警,那两个叔叔正划拳呢.

虽然夸张,却也来源于生活.其实相较兰州人喝酒之其他恶习,划拳倒在其次.兰州人喝酒最大的夺魂之术是日:斗狠!

有时跟朋友去酒吧消遣,还没等老夫屁股坐稳,酒已先摆满一桌,黑压压一片,好不吓人.这时周围豪饮之士已开始斗狠,人手一瓶,目露凶光道:"吹到哦,谁吹不完谁就是讨吃!"呜呼,吹不完的都是讨吃,老夫这种不喝之人岂非丐帮少帮主?这时你听周围除了咕咕咚咚,饮驴一般的响动,已是鸦雀无声.过两分钟抢先喝完的骄傲自豪写满尊脸,将那瓶子高高举起,玩命放下,一瓶落桌,满楼皆动,粗矿豪迈,可见一斑!

不光小伙喝酒斗狠,兰州姑娘好勇之气更是不让须眉!前些日子朋友过生日,赴约前往,酒桌上一美女非要柿子拣软的捏,和我捉对厮杀,我告知我不喝酒后被冷嘲热讽,什么"小伙不喝酒,白在世上走"什么"男人不喝酒,活的不如狗"之类的碎语飘然而至,该美女大喊,不喝酒就不是男人.气的老夫本想建议找一僻静角落与该女验证一下我到底是不是男人.可这话我等文明之人又岂能脱口而出?只得挽起袖子应战,大丈夫生而何欢,死而何惧?大不了喝死拉倒.几轮下来已有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之感.念及家中尚有老母,小狗需要侍奉,只好求饶告负,被人耻笑.

最后临走之时,友人又倒满一桌,强令每人喝三杯,并美其名日:谁不喝谁就不是兄弟.呜呼,此话于情于理都讲不通啊.摸摸良心,老夫与你一起驰骋江湖数余年,"你上床,我放哨,你妈来了我报告"过多少次?就因为这杯猫尿不灌就不是兄弟啦?此乃于情不通也.反而想之,难道你和卡斯特罗大叔,比尔该死大哥喝他几杯就能勾肩搭背,称兄道弟乎哉?此乃于理不通是也!

强烈建议中国为百年大计而广开门路向美英帝国主义国家秘密输送兰州酒家移民若干,若能在美英国土扎下根来,不消几年,就凭咱这些兰州纯爷们,所有帝国主义反革命皆喝成胃穿孔肝硬化矣.不费一枪一弹,实现共产主义,天下大同岂不妙哉?

在此奉劝兰州的老少兄弟们.酒,少饮则为五谷精华,多喝确为万祸之源,酒乃助兴之物,随量而饮,随量而止才是上策.人头马喝多了难免就成“人头马面”如若真有誓和"五加四",一较长短之人可联系老夫,老夫现在正替伊拉克无产阶级兄弟招募人体炸弹若干,那里才是你好勇斗狠,挥洒热血的地方.

兰州民风彪悍,小伙子又以打架为乐事,不过近两年已是好了许多。前几年记忆中社团组织多如牛毛,这些组织虽然是一群乌合之众,名号起的却甚是唬人,有抄袭旧社会黑恶势力的.如"四大家族",有对神话故事心有所至的,如"降龙帮""伏虎社",有以根据地命名的,如"天宝茶府""红磨房",亦有恬不知耻直接抄来古时名头吓人的,如"红花会"等等.初听这名头,仿佛个个可以占山为王成就一番事业,但后来待老夫打入内部时才发现,这帮家伙却是大多滥竽于流氓之中兰州打架喜欢成群结队,用黑话讲是"群打"用官话讲即为"械斗"而这里所谓混混们其实大多认识,往往双方纠集大票人马,明火执杖的准备苦干大干的时候,两边就会出现认识的兄弟,再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加上本来就是人民内部矛盾,能有多大仇啊,两边老大一握手,也就乐得一个高高兴兴上班来,平平安安回家去"

所以听着是雷声大,委实是雨点小.
  
不过也有不可调和之矛盾,如甲抢了乙的地盘乙砸了甲的场子,A夺了B的媳妇B抢了A的马子,以上种种是断然不可调和的,不然以后还怎么出来混啊,碰上诸如此类,用兰州话讲叫"这一仗不打没面子"
  
于是两边人马铺将开来,先是互相叫阵,这叫阵也是中西合壁,一面手上狂竖中指一面口中喝道王八蛋,现在想想这些混人倒也是无神论者,往往避开现实直骂棺材,一番对骂过后被骂之人的祖上几辈定是逃不脱了,接下来只等双方最高中央领导人令旗一挥便可刀戎向见.
  
双方人虽混,但却都明白"公社是棵长青藤,社员都是藤水的瓜,瓜儿连着藤,藤儿牵着瓜,藤儿越肥瓜越甜,藤儿越壮瓜越大"的道理
  
但听只一声,剁了那帮讨吃,各自兄弟便杀将上去,一时间喊杀声,惨叫声搀杂起来,很是热闹.这帮人虽然是混混,但也是生在红旗下,长在新中国的混混,打起架来倒是不拘一格,百花争鸣煞是好看,引的路人大多止步观看,好不叫座.双方高手颇多,有善使单刀的,也有师承少林的,但真正敢朝要害处招呼的却是少之又少,用戚老前辈<拳经>上的话将叫"临阵无胆向前,空自眼明手便"话说回来,其实当时打架都是没什么技术含量的,俺后来总结叫"三下"即"你一下,我一下,谁挨不住谁躺下"

一番激战过后,败者人马便已散去大半,剩下的更要心灵受损,"就你这逼样子还敢出来混呢,赶快滚回家去,别让我再他妈见到你,不然见一次打一次"其实就这些话,他们还是学电影上的.接下来跟这败军之将索要些车马费,买几条烟分于大伙,便鸟兽散去.
  
如果跟的所谓"老大"较牛,那就差不多每次都能有这精神文明物质文明的双丰收矣。

还有两顶帽子,名日:“麻木”“拜金”。

几千年来孔丘大师思想中,人们在心中扎根最深的无非“明哲保身”四个大字!兰州人亦不能免俗。无论干什么事必先牵挂利益二字。所谓无利不起早是也。一旦有利可沾那就是如痴如狂,一旦与利绝缘那便如聋如盲!麻木直观的反映出来便是“关我何事”?

你若有心提议周围老少注意注意环保,将那口浓痰送至该去之所,不然大病小疾便会送给别人,他一定微微一笑:“关我何事”。你若对兰州官僚横行,一天到完巨灵神掌在你周围飞来飞去,直拍的马屁之声不绝于耳之怪现象冲天一怒,周围肯定有人来护驾,送来牛黄解毒片,并宽慰道:“这关我们何事?”如果大街上看到草上飞兄弟正在施展妙手空空,不亦乐乎,你正在独自欣赏之时,旁边肯定闪出一熟悉身影,怪目圆睁道:“不老管哦,那们再把你组哈,这关你撒事杀”,呜呼,老夫身居礼仪之邦多年,耳熏目染,这点规矩还能不懂,岂能挡人财路?你把我这老胳膊老腿猛拉硬拽,如有个好歹,谁来负这个责?

“关我何事”已成为大多数人的护身符,如遇困境,将其祭出,可遇难成祥,逢凶化吉。实乃居家旅游之必备良药。但,谁能预测,今日他人之祸不能出现在明日您之龙体?今日您之“关我何事”不能在明日他人口中传诵?

以上是我天朝上邦臣民共有之特点,独独飞给兰州人戴上有些不厚道。其实老夫也是只在这网络之上逞逞口舌之快,现实中也是一畏手畏脚小人物,出生时七斤六两,母子平安,既无华亭鹤鸣,也没日月无光,大家都是草民布衣,老夫只是把所见所感写出来,有则改之,无则加冕。

写了这里时,有人来赵府拜访,只看了老夫题目一眼便怒道:"你是个什么东西,你也配对兰州指手画脚?啊?你也配?"悲夫,我小小草民,安敢对兰州指手画脚,喝黄河水,吃牛肉面,生为一个兰州人,我只是对自己指手画脚矣.

(责任编辑:cooca 纠错)

草样校园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