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学生网校园生活导航]

四年一觉人大梦

编辑:cooca 作者:佚名 出处:兰州学生网 添加:2006-7-6 字体:[ ] 纠错 评论

   长吁,终于毕业了,四年一觉人大梦,又是一年建党日,又是一届毕业时。回首05年开学之时,只见考研一族的疯狂,吃喝拉撒,人的一日所需只在旧图一桌一椅间满足;只见求职一族一次次慨叹弃之如敝屣的个人简历,一次次慨叹成功人士的就业初体验分享;只见出国一族日复一日,睁眼不见闭眼见,那一部部铺平留洋之路的砖头般的辞典题库……现而今,尘埃落定,终于不用像石英钟般踩着点蓬头垢面的往返于教室、食堂、宿舍三点之间,每天都充盈着疲倦的满足感;终于不再文牍式的从学习、科研、社团、思想方面逐一交待取得的所谓成果,从而换得红色薄纸一张,简历奖励一条,Q聊谈资一句;无论如何,三年冷板凳,三年教一西侧通宵教室的老僧入定式自习,足以让我在面对那些特别注明“研究生以上学历包括特别优秀的本科生”的牛公司时,也有底气海投一番而无惧于拒信。现在的心情既没有历经81劫终成正果的狂喜,亦非一夕顿悟四年的荒废与堕落而悔甚噬脐,只是不停渗透着一丝丝的不甘和慨叹,真真切切的感受到,四年前,那分睥睨天下舍我其谁的锐气,那股苍穹碧落任我行的闯劲,是渐行渐远了,权当是入世前的磨练吧。

    毕典,6月14日,似乎经院是人大最早开毕业典礼的,骄阳炙烤下的明德广场,530人的毕业生队伍站队就是半小时,当真是五官俱焚。92岁的宋涛老先生告诫我们不要腐败,不要被双规,絮絮叨叨举了个某司长堕落为台湾间谍身败名裂的例子;87岁的卫兴华老先生告诫我们不要乱搞婚外恋,语重心长举了个某前途大好的研究生作上老师后为迎娶班上某女学生而将糟糠之妻先骗弃后残杀的例子。嗯,毕业典礼终了,毕业生的去日也不远了,两耳不闻校园事的我也终于有了毕业生的觉悟。

    将别,最不舍的居然是密布教一墙身的爬山藤,多少次,铃声响起,耳边回荡母亲每个周末反复强调爱护视力的叮嘱,不由凝眸近观或是凭窗远眺,入目处不正是夏日郁郁冬日萧萧的爬山藤,然而心底涌起的却是与命运抗争的勇气。囿于先天之陷,那一条条绿色的生命在风雨飘摇中不屈不挠的逐日逐长,在吸收其必要的阳光之余却也荫蔽寒窗下的学子。实在不喜欢作为人大教学硬件建设代表的教四,自然万物皆可为吾师,也唯有在古色古香的教一,成长的静悟会取代浮躁成为继续成长的动力与保障,宛若武侠中帮助主角神速习得神功而不因急功近利而致走火入魔的檀香佛珠。步入大学,越发感觉心思芜杂,总是在用时间弥补效率,似乎年纪越大越不容易专注,回想中学时写作文或是参加竞赛完全可以臻至挥汗如雨、浑然忘我之境,而小学时更可以将自己与武侠小说中的主角换位,削弄些个竹棍作成宝剑状挥舞自娱,将各大家的经典小说啃得滚瓜烂熟,与书友们聊起来可谓如数家珍。有鉴于此,每夜拖着一身疲倦返回宿舍时,回望夜风拂过的婆娑藤影,总是心存感激。尽管很多人都抱怨着教一的凳子像老式电影院一样让人难受,尽管很多人都抱怨教一进进出出带来的凳子起起放放让人思路顿挫,尽管很多人都抱怨教一大部分教室匮乏投影仪、空调等现代化硬件,但,正如高中班主任固执的选择木质无背板凳而坚拒铁木结合的豪华,我也算再一次体悟了鲁迅所言的“生活若是太安逸,工作就会被生活所累”,学习本就不是享受,学习更不是可以在享受的过程中不求而得。

    调研,彻底放弃科学家之梦,彻底打破书呆子之帽,在多个假期付出以过家门而不入的代价之后,亲身参与了国家级、市级、自申的诸多不同层次不同主题的调研,切身体会到经验的可贵与经验积累的重要性。一个成功的调研从一个好的调研创意开始,经过一个好的调研领队转化为一份好的调研方案,经过一个好的调研团队转化为一次好的调研行动,经过一次次好的头脑风暴,否定之否定后形成一份好的调研报告。这其中,对于项目Leader,每一步骤都不可或缺——对调研进程的实时掌握,对新知识新概念的快速理解,对过程中涌现新问题的创意性解决,对问卷制作发放回收的熟练使用,对采访座谈的气氛带动和进程引领,对团队成员的矛盾协调与创意共享,对统计工具的运用自如,对报告文体的文字功底,对成就感的狂热追求,对数据处理繁琐工作的一丝不苟……

    现实,传说中人大人的特质。也许,大学真的是最后一个容许人犯错误的阶段,曾经种种美好的假定和愿景都将被这个利益至上的社会击的粉碎,也许当心存的最后一份纯真泯灭,当尝试时刻准备着以最坏的假设估量面对的人与事时,便意味着自身的成熟,意味着社会融合能力的养成。不禁反思教育的作用与功能,当全国人民至少代表社会舆论的主流媒体如是宣传道,教育是缩小贫富差距,避免起点不公平的治本之道,然而,实际上越来越“层次化”、“产业化”的教育正是在加固和拉大这种不公平的差距。部分衣冠楚楚的教授专家们,拿了企业的钱便撰稿向政府大提特提有利于企业的政策性建议,俨然一副民众代言人的嘴脸;拿了政府的钱便以专家的身份认定政绩工程的可行性,大肆透支库存的专家信用;拿了学生的钱和奉承便以综合评分的名义,任意拔高或压低以区分出三六九等,哪里讲什么师风师德,讲的都是个人利益最大化。而所谓的天之骄子,学分绩当前,什么骨气、面子统统抛之脑后,卷面成绩与所谓的综合成绩几乎毫不相关。金钱可以打造一份华丽堂皇的简历,关系可以造就一个左右逢源的宠儿,直面“背景”与“内定”,无需也无力觊觎那条用权势和金钱铺就的终南捷径,如同战场上身着二流装备的一流士兵很难敌得过身着一流装备得二流士兵一般,面对物质的消耗战,贫寒子弟还是退避三舍吧。

    入夜,协会又一次不吉的13人聚餐,孰料一男有未知VIP相约的缺席倒凑成6男6女的绝配。有些嗟叹,非典时同被唐师兄相中的五人,曾经共赴西飘红丝带之旅的五人,如今已是各有境遇,音信杳茫。有些遐想,忆昔,意气风发,惜才华不溢于言表,耻功名不显于天下,在不触及领导底线的约束条件下很是突破了不少团委直属社团的条条框框,见好就收,存有几分处士之志的念头,在毅然舍弃了打下种种基础的社团事业的前提下折腾了如今简历中的主体部分。觥筹交错间,大半年的八卦餐桌大爆发,放下了对师弟师妹的矜持与威仪,在同一个小圈子里尽情的释放着七情六绪。不知不觉间,世界杯又近了,筵席随之而散,目送一个个熟悉的身影消逝在校内外的一个个岔路口,看球的心情似乎也没那么迫切了。

    缘散,一屋六男的人大特殊校情直接导致了人均空间的狭小,间接导致了人际关系的紧张,不过好在是男生,磕磕绊绊虽有,却也很快烟消云散。在相互影响下,大家不停的同化着各自的独特癖好,以己而言,虽固执的只存不看欧美新片(盛情难却),逐渐习惯了在热歌中阅读热血小说作为周末的唯一消遣。随着一个个编织袋拉上拉链,一口口手提拉出抽杆,往日妄动一物都会引发蝴蝶效应的宿舍显得顿时空旷起来。云南的铁了心回昆明成全一段肇于网络的虚拟感情,一代网聊高手终于被网络另一端的异性高手俘获了不羁;江苏的依然悠哉游哉沉醉于棋牌游戏中浑不知今夕是别日,有着淡然万事的贵族气质却无与之对应的贵族家世;河北的打包卷裹不显一丝颓意的表示回家重战一场,开口即美国式民主自由的他但愿有美利坚上帝庇佑他的高官军师路吧;辽宁的游刃有余的打理着非一般的感情和生活,在朝沉夕浮的京城演艺圈随其波逐其流扬其名;安徽的在既定仕途轨迹中不无叛逆的追逐着只属于自己做主的感情,隐隐显官威的他四平八稳的延续着官宦之家的血脉。传说中龙生九子各异,现实里舍蔽六男亦是始终无耦合,也许只有万物灵长的人才会有如斯般的多姿多彩。无论或达或穷,谨此致愿,虽属坎坷之身须怀壮志之情,虽处穷困之境应无颓唐之意,相信成长中的缺陷是会随着成长而得到弥补的。

    情殇,甫一入校,高三受尽诅咒之恋终于在痛苦的啃啮中终于如众所料的缓缓滑向那时间与空间的无底漏斗,自古痴情空余恨,对女然,对男亦然。从入学伊始的结队香山游到被逐可期的班级散伙饭,除了一二好友,仍然与部分男生属于点头之交,也仍然很难顺溜的说出大部分女生的芳名。许久许久没有上线或只是默看着上线的昔日挚友,最大的缘由莫过于对问及“和她……”的心悸。如今,情茧已破,黄粱梦醒,相思苦诉完,别离愁道尽,桎梏之身情灭而脱,囹圄之心缘尽而释。从此,花飘任她飘,水流我自流。从此,一别为永别,中学于我而言,再无爱无恨,唯有或深或浅的同窗之谊。昊,请允许我最后一次这么称呼你,能道的别辞也就是珍重与祝福,天涯何处无俊彦,更何况如今的你已裙如石榴人似花。别了,意中人,别了,梦中会,别了,眼中泪,别了,心中结,别了……人已逝,过已非,怨不忆,恩长迴。

(责任编辑:cooca 纠错)

草样校园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