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学生网校园生活导航]

贱民时代的狂欢

编辑:cooca 作者:佚名 出处:兰州学生网 添加:2006-5-13 字体:[ ] 纠错 评论
我无意表达什么,只是趋于平静的叙述。 
     ——题记 
     
    一. 
     当昨夜璀璨的烟火伴着一些人的落幕,作为这场娱乐事件的亲历者,我不禁深切地体会到我在不自觉中扮演了一回可怜而可悲的追星族,更重要的是,我亲眼目睹了人们在这种娱乐环境下的群体狂欢。如果说得可以冠冕堂皇,或者冠以学院派的姿态。这篇的题目大可定为:后超女时代:疯狂与落寞。疯狂是属于一些人的,从平民的角度来看,这甚至是一种权利的象征。但当我在政法学校门口,看见我平生里这么多人拥挤到一个平日里不大注意的校门,看见诸多被晒得焦黑的青春的失望的脸庞,而我的脸也映照在那大门的玻璃钢门栏上时,我第一次被某种世俗的悲痛所击到。 
     娱乐的词汇,我想不起太多。正如杰姆逊《后现代主义与文化》所指出的那样,后现代是商业文化的产物。或者再如“先锋”一词的起源,本身的意义早已被解构。象西方早期的沙龙,个人聚会一样,当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在港澳台已经形成体制的娱乐传到大陆的时候,娱乐,作为平民意义上的娱乐是一高尚的东西。比如摇滚,当唐朝在舞台上一阵的捶鼓,接而是形式化的烟花窜上天空时,表演本身已经成为一种复合物,而对于太下的观众,甚至只是一种“人”,他们所注意的只是这中场景下带来的狂欢场面。 
     当2005年超女兴盛的时候,我注意到有人提到的巴赫金的“狂欢诗学”。我的脑海里有了文革时期红卫兵的意象,作为历史,总是以不同的面孔呈现。如果我的理解没有偏颇的话,对于昨天晚上这场豪华的演出,不但意味着某种明星所带来的震撼,更重要的时,借助媒体与政府的双重作秀,以及当下娱乐群体的学生化,引起的一场狂欢,引起的一种对人在明星魅力下人性的极限展示。 
     
    二 
     在昨天中午的彩排中,我在很远的地方注意到了两位时下大红的女明星的歌喉。就象在政法学院的男生宿舍楼发出的尖叫,也如好几个人极为谨慎地争夺望远镜。但事实是,那位女明星并不如他们或者我们心目中那么完美。一个同学说,如果除去她的名人身份,看上去和一般大学并无二样。一位在午休的同学匆匆起来,笑着说,不就是一个女人嘛。但需要注意的是,他们或我们看的不是某个女人那样简单,至少她是个名女人。而我的一位同学翻过场地的栏杆,跑上去与那位女明星合影时,说没想到那么矮,站他旁边,感觉就没人似的。当然我只是在远处试图以一种超然的心态来关注,我以为,如果说的文雅一点,可以称为丰满,如果实在一点,便不免显得臃肿了。当然,我也是以一个普通人心目中的明星标准来看。我只是在很远的地方,当许多人不由得被什么东西推动去往某个方向涌去的时候,你并不知道你要看的是什么。娱乐是什么?娱乐不过是你看见许多人,而你什么也看不到。所谓报道的娱乐所表现的东西,与娱乐本身所能显示的完全是两回事。 
     第二位女明星的出场更为严重。首先是她的经济人出来去看场地。她大概是待在车上。已经围了很多人,但许多人什么也看不见。一位老兄发牢骚说。这么热的天明星坐车里不热吗?当那位在屏幕上仪态万千,百媚千资的女人,低着头,并用手护着脸,并且带着墨镜和一身黑色服装,留给我的是她极不端庄,甚至有些丑态的背影。并且和前一位女明星一样给人的感觉是,她并不如屏幕上那样高佻。她和前一位女明星一般矮小。她们从某种意义上来水哦,是被某些人包括我们,你们,他们。被一些场外的力量所烘托大的。正如镜头的选择上,即使象拿破仑那样的公认的矮人也会显得那样刚强和伟岸。这一层面不单是因为当拿破仑说“我比阿尔卑斯上还高”时,背后有成千上万的军队。 
     
    三 
     在演出将要开始的时候,我看见一个小女孩失望的哭泣,因为许多体制内的人可以拿着票进去,而她,不仅仅是她,还有我,我们。被媒体成为能够为群众展现,并且免费之类词眼描述的昨天晚上,在一些勇敢的人的跨越的数道栏杆并与警卫发生局部冲突进入场地的情况相比。那个小女孩,在那里双眉紧缩,她快要哭出来了,但她没有。她旁边的大人却在不住的责骂。我默默地注视,然后,默默的走开。我本身也是一个懦弱的人,因为我没有急于亲身的参与而冲破警卫的封锁。我只是在一个很偏僻的角落,安静地听完了这场声势浩大并且有着这样或那样重大意义的演出。 
     在这一事件中,无法分辨生命的真实与幻象,你只是一个普通人。这种卑微的显示使得这场演唱会的观众更加得疯狂,也更加的麻木。当演出尚未结束的时候,许多人便已经离开座位,因为对于他们而言,这场狂欢已经结束。自己亲身经历的狂欢,与观看他人的狂欢。在我看来,狂欢是二元的,也是互相抵消的。 
      
     当我报着以一种高瞻远瞩的心态要剖析我身边这一难得的娱乐事件,我本身已经被这种看似虚伪并且真实的想法所包围,当我离开政法,看到学校门口依然还有那么多的学生还在那里没有离去,只是在聆听明星的歌唱时,我心里有太多的感慨。而只有远处依然还在持续的歌声。 
     正如我在文章开始所讲,我并不想批评或者指责什么,在一场在国内具有一流水准的演出背后,有太多的事情不被人所关注。即使是狂欢,也只是停留在局部的,不完整,甚至在在标以“中华情”字面的背后,意识形态的影响也是未可忽视的。 
     这只是一场狂欢。许多人甚至只是为了看狂欢,而不是为了明星。如此看来,娱乐与狂欢本身也形成了一种悖论? 

(责任编辑:cooca 纠错)

草样校园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