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学生网校园生活导航]

以毕业的名义开始“乱搞”

编辑:cooca 作者:西方失败 出处:兰州学生网 添加:2006-2-8 字体:[ ] 纠错 评论
     每年毕业的时候的场面,夸张点是妻离子散滂沱眼泪,最不济也是三二十人团坐一起把酒言欢。如果喝酒当场有个把个异性,在单身男人的角度看来,酒气氤氲间,势必要发挥余热,儿女情长一把的。关于毕业,宁大论坛曾经搞过“以毕业的名义XXXX”的活动,当然,我觉得真实的校园内,以毕业的名义喝酒淫诗;以毕业的名义搞搞对象;以毕业的名义搂搂抱抱这些专项活动都是很有意义的。

    一些历史文献告诉我们:潘金莲和西门庆一拍即合很有可能是因为武大郎身材精致导致五肢短小;源氏才十三四岁的时候就和继母藤壶通奸,那是因为源氏从小号称“光华公子”——小伙长的实在是太英俊了啊。海外一大批文字工作者诸莫泊桑(当然很有可能是师从福楼拜所致)就很是喜欢用通奸来影射政治。用莫老爷子的师父的话说:所有的名著只有一个主题,那就是通奸。可以见得,通奸永远是一个永恒的话题。

    最近流行以毕业的名义破处的活动,我在我的某个同学那里略有耳闻。关于处,老王同志在去年毕业之前就创立了一个“三处学说”,并且还一针见血的指出,扎堆的毕业生中没有三处老男人。趁着夜黑风高,排除武功高强,行将毕业的人都在满面涨红并且愉悦地宣布:嘿嘿,原来通奸竟是如此简单。田伯光同志煞费苦心,再不济也是强奸;可怜了尹志平同学了,只能是在小龙女西里糊涂的时候迷奸。而我周围的一些同学们的所作所为,毕竟还是要强过以上两人的。

    自从进入了二十一世纪,通奸已经被乱搞所取代,更IN的青年们更喜欢用后者来描述这种行为。所谓“乱”字,大多为关系混乱到不能想象。而在某男鬼祟的乱搞行踪中,他向我如下描述:(以下文字请跳跃性阅读,以免造成一定的误会!)

    那天下着小雨,下的在外面行走的两人都湿了,所以两人只好搂在一起相互取暖。两个人是一男一女,如果不看脸蛋,男的也算英俊;如果不看身材,女的也算婀娜。他们都是行将毕业之人,他们在寻找区医院对面的那家招待所。“马上就要毕业了……”他们都在念叨着相同的一句话。男说:我还是三处呢。女说:过了今晚你该就不是了。…… ……然后雨更大了,淋的二人更湿了…… ……

    也许不同的人看了以上我猥亵的文字会起不同的生理反应,比如觉得恶心,胃部会不太舒服。但是事实的情况确是如此,趁着在校园的最后时光,象《美国派》里面的小青年们那样,告别青少年,走向成人并不是一件什么不光彩的事情。同时,电影还告诉我们,不择手段的告别童子行为是可耻的,我们还应该会正确的使用安全工具。(西方失败)

(责任编辑:cooca 纠错)

草样校园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