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学生网校园生活导航]

再见,学生会!刷爆了大学生朋友圈

编辑:张嘉嘉 作者:佚名 出处:兰州学生网 添加:2016-10-29 字体:[ ] 纠错

比让自己认清自己更难的是让别人认清自己。

作者 | 陆舒扬

01

我原本是不想起这个标题的,多少有点像在蹭川哥的人气,那天我俩相邻着收拾桌子,他在“再见,团中央”,而我在“Say Hi”。

这篇文章始于两个月前离任的感言,终于“我为什么加入学生组织”的刺激。标题反复了很多次,还是不及一句“再见”来得准确。

02

我是研一学妹,新学期没有选择任何学生组织。

当我潇洒地发微博告诉大家从此只是“小陆同学”的时候,才发现从小学一年级到本科毕业,我已经“入坑”16年了,毕竟我才刚过23岁生日啊。

大家在表达惊讶之余非要问我个原因,从班长到名片上的全国学联执行主席,仿佛我是在这条路上的巅峰选择戛然而止。

其实哪有那么复杂,不过是因为任期结束。

当然,除此之外,还有些别的。

03

入坑16年除了可以用文字表述的、你们都见过的工作上的忙碌,更大的考验来自于自己。

让自己认清自己

学生会的七年之“氧”是我终于发现这份事业之伟大和身处其中的我们之平凡。我至今都记得高中里的一次晨会演讲,语文老师掷地有声地告诉所有在场的同学——“你们的师兄师姐中有的成为了院士文豪,有的成为了干部老板,但是更多的是在平凡的岗位上默默奉献的普通人”。在最意气风发的18岁,我们当头一棒,被告知自己只是个平凡的人。

我有个朋友也总让我温习“平凡”,每逢发言讲不出新的故事,他就说“平凡生活,英雄梦想”。看似他的、我的生活都不平凡,有着一种蜜汁万里挑一的“光环感”。但我多想告诉这样想的陌生人们,我们都一样。早上也会起不了床,随手买个面包就小跑去上课;拖延症不受控制,ddl才是第一生产力;策划改了又改,现场还是有“哎呀,怎么没想到”的瞬间……我的所得也你和一样,一半幸运一半努力,是那一半努力让我担得起一半幸运。

比让自己认清自己更难的是让别人认清自己

当干事要被质疑是不是在浪费时间,当部长要被质疑有没有黑幕操作,当主席要被质疑是不是因为父母的努力。挨过一切,还是要被安上“学生干部”的刻板印象。

开学一个月,听到最多的开场白除了“what's yourname”就是“原来你就是陆舒扬啊”,后半句我是真的很难回答。我是陆舒扬,但我未必是你想的“陆舒扬”。我很怕你们认识“xx主席陆舒扬”先于认识“陆舒扬”,甚至取代了认识“陆舒扬”,私以为后者更加可爱。

当然我也反思,为什么当熟人最后跟我说“你呀不像个学生干部”的时候我竟然有点高兴,“学生干部”怎么了?

我和学生干部甲半夜两点隔着一千多公里电话探讨学联学生会的改革;

我和学生干部乙为了岁末狂欢筹备一个多月,在最冷的冬日操场连续12个小时没得闲坐下过;

我看到学生干部丙把厚厚的学联历史翻了又翻,对学联的点滴如数家珍;

我看到学生干部丁为了一个辩题和教授、老师来回讨论了大半个星期……

对,也许这些我们流过泪和汗、拍过的桌子和方案,对于全然置身事外的你来说没有意义,只不过是软文里那些徒劳无功的感动自己,但我想说我看到的学生干部真的不只弹窗头条里的“学习欠佳”、“官僚气重”、“品行不端”,我还想说认真的人儿最美。

噢,还有,不要再和我说“你一个小姑娘当主席不容易啊/怎么当主席啊/就别当主席了”了,女主席没什么特别的,和所有主席一样不容易。

04

纳新季啊,看到很多新鲜的面孔,他们才不和4年前的我一样,他们是当下的他们。换在两年前,我可能还会以亲身经历,告诉学弟学妹们每个咬牙坚持的时刻都是要长出一个新的自己的时刻,以及诸如此类的鸡汤。现在我不会了,因为我发现这些咬牙坚持的时刻不过是生活的常态,至于能不能长出新的自己全看你投入几分。我可能还会用好几个排比,告诉你们那些能看到的和不能看到的台前和幕后。现在我也不会了,因为台前或幕后的选择权都在我们自己手上,选择的代价与收获也最终会在我们自己身上。

我还不够资格给忠告的。我只能说我现在既不想多提及光环头衔,也没有去回想搬帐篷搬桌子、算发票记账目的零碎片段。我们不可能终身因“曾任职务”而自豪,也不可能以干事工作为职业。我们应该保有的是对为什么这么做和怎么才能做好的反思和追问,是搬帐篷搬桌子的能力或是学习算发票记账目的意愿。竞选演讲常常会有拿破仑金句“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但同样不会当士兵的将军也不是好将军。

05

去年末给一卸任的朋友留言“主席总会离席,朋友从不缺席”。

你们也许不相信。

这些年来,对我来说最骄傲的不是终会逝去的光环,而是一起奋斗的可爱战友们。

当我在食堂打饭,看到蓝色的餐盘,我会想起这来自于我的老搭档4年前的努力。

当我教同班的韩国同学用校内共享单车时,我会想起这个刚获得了九位数风投的项目,其发起人是一位学联前辈。

前两天朋友来杭,聊起在新领域奋斗的老战友们的近况。A啊半年身价涨了8位数,B啊在某某部委……多么高兴,他们都沿着自己的路一步一个脚印地走着。

至于我,才刚刚从毕业季走出,奔向下一个毕业季。印象里的毕业季是满满的仪式感,必须有一场庄严的毕业典礼,被不认识的老师拨穗,听没见过的长辈寄语,和亲朋好友们拍很多张合影;必须有一个不眠夜,酒要喝到醉,歌要够轰烈,哭笑都调动起每个细胞。我的毕业季比别人晚一个半月,在告别学联的那一刻算是真正毕业。酒过三巡,大家的脸上泛起红晕,近视的摘了眼镜,扎马尾的也摘了发圈,不知道是谁先端着空空的杯子把话题引到梦想。梦想啊,我也曾羞于聊梦想。用“没想好呢”、“世界和平吧”、“开家花店”……来掩盖说出来有点缥缈的“让这个国家,让别人的生活变得更好一些吧”。但那晚我们却达成了共识——中国梦“我们不梦谁梦”。

再后来,我想起只有和这群人一起聊国家、聊梦想的时候我才不怕害羞不觉空洞,因为我们是真的做好了一个人这样想着这样走着的准备,却发现原来你也在路上。

06

回到前文,那你为什么没有有始有终,选择了当“小陆同学”?

我想是因为我终于有了足够的“选择”的底气。

从高中到大学,在从干事到主席的两次循环里,我了解了,我实践了,我成长了。当有人小心翼翼地问我,“你是不是对权利有渴望”的时候,我想用实际行动告诉他们,这份伟大的事业总会源源不断后来的人,我渴望的是这份事业更好,渴望的是这份事业里后来的人们能比我成长更多。

而我,正面对着一个崭新的世界,新的环境、新的专业、新的同学和新的质疑——“陆舒扬,你怎么可能安心学习”,那我们就试试有什么学生干部做不到吧。

07

写完拿给一个朋友看,他说你这篇文章啊我看得明白,但是别人看得明白吗?

我想了想,这本来就不是给新生的新手指南,而是给所有我们的暂别碎碎念。

再见,学生会。

再见,战友们。

每年每天,我和我们卸下“主席”的头衔,回归到自己平凡的名字里重新出发。

多年以后,殊途同归,我们相约在不同的身份里为这个世界同样奋斗。至于学生工作留下的气质,终会酿成我们默契的对望,隐隐预示着不可知的未来发着光。

—THE END—

作者系原全国学联驻会主席、浙江大学学生会主席陆舒扬。本文授权转载自团中央学校部公众号。

(责任编辑:张嘉嘉 纠错)

青春话题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