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学生网校园生活导航]

娶个富家女少奋斗20年?

编辑:cooca 作者:浙江工人日报 出处:浙江工人日报 添加:2006-2-8 字体:[ ] 纠错 评论
    下拉点开财富秘诀!创业当老板的秘诀!-------------黄金就在你家中创业 小心三种诈骗陷阱创业当老板的秘诀 创业99%不成功 你属于这几类人吗? 30岁女人的创业人生创业经历:我的“老板梦”白手起家三阶段 创业成功必经之路和大家聊创业

    娶个富家女少奋斗20年?

    高校师生缘何争入赘

    一群家境富裕的年轻女子集体征婚,期待能够觅到人品端正、素质较高的青年男子作为自己的终生伴侣,并帮助家庭打理事业,结果却引发了她们意想不到的结果。不少大学教师和高校学生趋之若鹜,有的甚至坦言应征目的是为了“娶个有钱老婆,少奋斗20年”!

    此言一出,引发一片哗然。人们不禁质疑:被尊为“人类灵魂工程师”的高校教师们、被誉为“天之骄子”的大学生们怎么了?在就业和生存压力之下,现实、功利、追求财富是否已成为青年学子的主流价值取向?高校教育是否走入了重教学、轻德育的怪圈?在社会思潮的冲击下,一向以纯净著称的高校该如何保持净土本色?

    “富家女”征婿引来高校应征者

    位于钱塘江畔的浙江萧山,民风素“喜奔竞、善商贾”。这里个私经济高度发达,家家户户家境殷实,多年入选全国综合经济实力百强县(区)和全国财政收入十强县(区)。

    随着年龄的增长,一批出生于70年代末、80年代初的独生子女已渐近婚期。由于父辈们的善于经营,许多女子家境富裕,尽管待字闺中,身价却高达上百万乃至上千万。父母们希望女儿长大后不要离开,能够继续把父辈们的事业经营和管理好。招上门女婿的风俗油然而生——女婿入赘到女方家里,帮助共同打理家族事业。

    然而与她们的父母辈不同的是,这一代的女性基本都受过比较高的教育,随着自身文化素质和个人修养的提高,她们对夫婿的要求和标准也水涨船高。一些“富家女”择婿渐渐成了难题。

    据此,当地一家较具规模的婚介所——金点子婚介交友中心从1999年起推出了“找上门女婿”的特色项目。据该婚介机构提供的资料显示:目前仅这个婚介机构登记在册的“富家女”就有两三百人,家产一般在百万以上。其中,50%—60%的女孩子有高中、中专学历,30%的人有大专或以上学历;她们除了要求入赘的另一半“人品端正、素质较好”外,还提出了在学历上能“门当户对”。由于条件“苛刻”,一时应者寥寥。为了解决富家女的难题,萧山当地不少婚介所甚至为愿意入赘的男子提供免收介绍费的优惠。

    2004年12月,浙江某媒体发表了《浙江萧山盛行招赘婚俗成批富家女苦等上门女婿》的报道,“富家女”征婿事件被互联网和国内多家媒体转载及播报后,引来了全国各地的关注。一时间,要求联姻的电话和信函如雪片般飞来,其中不乏博士生、研究生和在读大学生。远到北京、广东、新疆、四川,甚至台湾,都有男子渴望入赘富裕的浙江农村。报名男士中,学历大多在大学以上,其中有不少还拥有研究生学历。

    追求财富成为主流价值取向?

    在社会观念日趋进步的今天,登报征婚引来毛遂自荐入赘者本不足为奇,但在被问及应征动机时,一些应征者的表现却让人大跌眼镜。

    一位姓楼的杭州某大学三年级学生面对记者表达联姻想法时,明确要求女方提供创业资金1000万元以上。意图往金融证券方面发展的小楼是家中的独子,之所以前来应征,是因为自己有“很强烈的创业欲望”,却没有资金,如果可以,想找个富家女马上结婚。这位小伙子在介绍完自己“身高1.76米,长相英俊,常得奖学金”的应征条件之后,毫不避讳地说,自己的人生观是“先成家后立业”,并要求女孩不仅家境殷实,相貌也要求中上。他还提出了“身高1.64米以上,体重不能超过50公斤,学历大专以上,年龄30岁以下,脾气要好”等诸多细节要求。楼同学表示:“我可以给她一个安全温暖的家。”当被问及如果女方比他大七八岁怎么办,他说:“没有关系。现在什么时代了?我的前途更重要。”

    与小楼的“锐意”掘金相比,杭州某高校一位姓王的三年级硕士研究生“为生活所迫”的说法在应征者中更有代表性。小王在前往报社要求安排与富家女见面时,带上了自己的学生证、身份证和英语四、六级考试证书,以证明自己“学问高、素质优”。他说,应征的原因主要是毕业在即,自己家境一般,事业和生活的压力不校“我们寝室有3个同学都愿意当萧山的上门女婿。”小王说,“我们的共识是,女方家底殷实,至少不用为买房买车犯愁。”

    冲着“钱”而加入应征者行列的,不仅仅只有尚未步入社会、经济上“一穷二白”的学生。当2005年1月7日杭州某报刊登拟安排入赘报名者与“富家女”见面的报道后,先后有15名大学教师打来电话毛遂自荐,他们所从事的职业在近300位报名者中显得如此触目,再次引起舆论哗然。据该报记者介绍,这些大学教师大都要求女方有车有房。在杭州滨江某大学教书的朱先生,个子1.77米,28岁,自认长相英浚除了年龄、外表要求外,他对女方提出了经济条件优越(资产起码超百万)、最好有一处房产的物质标准。

    虽然应征者中不乏自身家境也较为宽裕的人,但他们“为求真情”的声音很快地被“入赘富家可以少奋斗20年”所引起的全国性激烈争论淹没了。一时间,“富家女征婚”“入赘”等字眼充斥各大网站和许多高校网站的BBS,在新华网、新浪网、浙江都市网、浙江在线等门户网站和当地主流网站上,关于该主题的新闻长时间跻身点击率最高的热点新闻排行榜,在这些网站的BBS上,入赘的话题引来跟帖无数,延绵至今已有两个月,依然没有平息。

    物质与尊严,取谁予谁?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认同这种想法或对此表示一定程度理解的人,在高校学生中还为数不少。

    即将毕业、已和用人单位签下协议的硕士研究生小张表示,对于他们这些即将步入社会、准备为人生抱负努力的“天之骄子”来说,最缺的就是创业的“第一桶金”,入赘富户不失为一个很好的机会。大四学生小孙就业在即,从去年10月到现在已参加了十几次各种规模的就业招聘会。他坦言,婚姻就是一次资源重组,那些应征者的选择很理性,富家女找到了学历高、素质好的小伙子,大学生们获得了创业的资金,市场经济时代,这叫“双赢”。

    在江苏某高校的校园BBS上,一个题为“好消息啊:萧山成批富家女苦等上门女婿”的主帖,甚至引来了网友fang“先应下来,不顺心就离婚。也许不签婚前财产公证,至少离了能分500万”的跟帖。

    让人惊讶的是,在高校中许多人却对这些应征者的行为表示理解。相对于评价其价值观本身,他们更愿意分析产生这种观念的外部社会环境。

    社会热点常常是硕士研究生樊洁所在寝室“卧谈会”议论的焦点,萧山富家女事件也不例外。但与以往七嘴八舌、各抒己见的情景不同,寝室里四个人对“萧山富家女事件”中的应征者态度出奇地一致,“功利性的婚姻观、价值观,这在现代社会是普遍现象,自然也会影响到校园。只要恋爱和婚姻的双方愿意,没什么可指责的。”

    即将毕业的樊洁最近一直被找工作所困扰。尽管自己是女生,但她以自己择业时的切身感受来考量应征者的动机,认为大学生中之所以出现愿意用婚姻交换财富的人,是迫于残酷竞争的压力。大学教育和社会需求的脱节,使毕业生就业压力日益增加。以自己为例,尽管辛辛苦苦读了那么多年书,即将拿到硕士文凭,但依然在择业时遭到冷遇,甚至被告知学无所用。“此时产生的恐慌可想而知。”她说,富家女征婿条件中对高学历提出要求,使高学历的青年学生在一定程度上获得了认可和心理安慰。

    为何高校师生应征富家女就备受关注?在杭某高校学生李新瑛有自己独到的见解。她说,一般认为,大学生、尤其硕士和博士人群,拥有比较高的学历,无论是物质前景还是精神追求都超出常人,在面对财富应该显得脱俗。这其实是一种误读,是人为地给高校人群贴上的标签。在市场经济的环境下,应征者中出现大学生、硕士生、博士生,哪怕是冲着钱去的,也很正常。

    大多数大学生仍对为钱而应征的行为持明确否定意见。浙江大学学生周冀认为:“不劳而获的人不可能获得成功。”她认为,追求财富无可厚非,但如果不依靠自己的勤奋和努力,而是想着走捷径,甚至不惜以自己的婚姻幸福作为砝码,这是一种对自己、对社会和对女方都极其不负责任的心理。浙江理工大学学生刘晖认为,大学生们要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和理想无可厚非,但不能突破道德的底线。尽管社会很现实,生存的压力也日益增大,但对财富和金钱的追求不应该是人生的惟一目的。

    在浙江都市网为“富家女征婚事件”所辟的专题讨论区中,一位网友的留言格外激烈:“靠婚姻创业,这样的婚姻到底能不能幸福?不过,这是社会的普遍病态,心灵被金钱扭曲了,我虽然爱钱,却从来没有想过出卖灵魂,我为同是大学生的他感到耻辱!”

    在征婚者眼中,这些直言不讳的大胆自荐者又能得到怎样的印象分?一位被安排与应征者见面的“富家女”直言,那些拥有让人羡慕的高学历和堂堂仪表的男子固然会在见面之初吸引她的眼球,但并不是她心目中真正的择偶对象。在她看来,真正的高素质人才不该仅有高学历,更重要的是,他们应该具有很高的道德修养、善于吃苦的精神、脚踏实地的工作作风,灵活机警的社交和处事能力。“那些贪慕钱财、希望不劳而获的男子,永远不可能成为我和我的家人选择的对象。”

    各种回答,体现了多元化的社会之下,高校学子日益复杂的心态。浙江工业大学哲学教授徐德明说,这种价值多元化的趋势是社会推进过程中的必然现象。尽管应征者和赞同者只是少数,但这至少说明,在多元化的价值取向之下,隐藏着主流人生观和价值取向的缺位,这不能不引起高校教育者和社会各界的高度重视。

    纯净高校如何保持净土本色?

    应征过程中,一些高校师生“为钱不为爱,入赘算什么”的言论一出,引发了社会一片哗然。人们通过报纸、网络、电视发表评论、开展抨击,焦点最后集中到了一处:被尊为“人类灵魂工程师”的高校教师们、被誉为“天之骄子”的大学生们怎么了?在就业和生存压力之下,现实、功利、追求财富是否已成为青年学子的主流价值取向?高校教育是否走入了重教学、轻德育的怪圈?在社会思潮的冲击下,一向以纯净著称的高校该如何保持净土本色?

    来自外省的《大河报》的评论文章毫不客气地指出:“这些来应征的博士和大学生为了获得所谓‘创业’的机会,不惜放弃自己的人格,如何指望他们一旦在国家民族需要他们的时候有所担当呢?”

    教育界人士认为,应征事件的闹剧发人深剩尽管应征者拿出了一张张漂亮的学习成绩和一沓沓足以证明其素质优异的证书,但正直、勤奋、吃苦、踏实等优秀品质,在高校学子身上却越来越难看到。应征事件折射出了高校中相对主义道德观和功利主义的流行程度,折射出目前高校思想政治教育方面的严重缺失。

    浙江大学法学院伦理学教授张应杭忧虑地说,在社会多元化和就业、生活的双重压力下,现实、功利、追求财富已逐渐成为一些青年学子的价值取向,高校学生道德、价值评判越来越模糊,已是一个不容回避的严峻现实。但他同时表示,除了社会思潮的冲击外,一些高校重教学、轻德育的片面引导也难逃其咎。

    目前,许多高校都不遗余力地把目光和精力集中在出科研成果和提高就业率上,德育教育被放到了极其次要的位置。一些学校领导私下表态:多出科研成果可以让学校申请到更多的教学和科研经费,提升学校在全国乃至世界的排名;增加就业率可以提升学校的声望,是学校能够招到更多优质生源的有力保证。“抓德育能为学校带来什么实际的好处?”在这样的思想引导下,目前,绝大多数高校对学生的思想政治教育仅限于上好几堂规定的公共课,平时的德育教育基本放任自流。

    与此同时,德育师资队伍建设也已成为目前高校教育工作的薄弱环节。记者了解了在杭的近10所大学,在高校中担任德育课程教学的,专业从事德育研究和教育工作的并不多,有些甚至拿一些行政人员来凑数。担任辅导员工作的,则绝大多数是自身刚刚结束学生生涯的青年教师。一位浙江知名高校的宣传部长告诉记者,在他所在的学校,是按照国家教育部1∶125的规定配备辅导员的。记者粗粗一匡算,这意味着一个辅导员要管至少3—5个班级!如此管法,怎么管得过来!与此同时,担任辅导员的教师平均工龄是2.5年,绝大多数硕士生和本科生刚毕业就被安排去当辅导员。“锻炼”几年之后,再被安排到学工部、办公室等学校和学院行政部门工作。这位部长表示,绝大多数学校都是如此操作的。

    然而,这些刚刚走上社会的辅导员大多只有空泛的理论和说教,缺乏社会经验,遇事没有说服力。再加上现在的学生较从前更为自我和独立,因此无论从情感上、理论水平上,这些年轻教师不仅无法服众,甚至无法被学生们所接受和认可,更起不到了解思想动态、沟通和正确引导的作用。

    这样的状况,并非只有浙江一地才有,在全国绝大多数高校中普遍存在。在一些非重点大学,知名度低、规模小的高校和高职等实力薄弱的学校则更为不规范。

    针对高校德育工作的薄弱现状,一些学校开展了相关的探索。如清华大学,利用校友资源引导学生树立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两年来走访30多个城市,深入重点单位,调查总结了百余名年轻校友的先进事迹,在学生中大受欢迎并被广为传播。浙江大学改进德育教育的授课方式和方法,通过事例引导、学生讨论、社会实践等多种方式,大大提高了学生的到课率。浙江工业大学在常规的德育课之外,不定期开办名人讲座和教师演讲活动,引导学生对“道德银行”等多种校内和社会事件开展讨论,丰富德育教育的方式和方法。

    浙江工业大学党委副书记韩翼祥说,德育不是一种说教,而是真实、生动、鲜活的“潜移默化”过程,只有以教育者自身的人格魅力来征服人心,才能起到楷模作用;同时,也只有让高校学生们自己在讨论和争执中明晰什么是正确的、什么是错误的,什么是值得倡导的、什么是需要批评的,健康、科学、正直的人生观和价值观才可能真正深入人心。

(责任编辑:cooca 纠错)

青春话题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