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学生网校园生活导航]

给20岁的自己

编辑:李启明 作者:刘姣 出处:兰州学生网 添加:2014-8-21 字体:[ ] 纠错 评论

二十年前,一个淘气的小生命在大雪纷飞的凌晨呱呱坠地。如今回头看,一路上或深或浅的脚印,拼凑出成长的足迹。书桌边的小黄狗陪了我二十年,依然吐着娇俏的红舌头,有神的眼睛丝毫没有染上岁月的风尘,它依旧遥望着远方,似在守候着些什么。而我,和它一同长大的玩伴,在岁月的洗练中渐渐丢失了当初的模样。小时候,我会抱着它一起入睡,在失眠的夜里,它陪我一起数天边的星星,听我说心底的秘密,和我一起分享童年的梦想。亲爱的玩伴呵,你是否还记得最初那个稚嫩的我?年前,我将它从柜顶取下,轻轻掸去它身上的灰尘,给它洗了个痛痛快快的澡,因为,它也要过20岁的生日了!我拥着它,像个孩童。未泯的童心驱使着我执意要将它放在枕边,让它守着我入睡。也许在梦里,那些被岁月风干了的记忆才会变得鲜活。窗外的石榴树呢?遒劲的枝干支撑着我小小的身躯,记录下多少肆无忌惮的猖狂?还记得学前班的夏天,傍晚放学总会在她的树荫下写作业,画画,编织自己七彩的梦。夏天,石榴花的红裙如期绽放,给了我多少幻想与期待,如今依稀还记得些许。秋日,最爱的是雨后,本就咧嘴笑的石榴垂着秋雨的泪珠儿,倒是凭添了几分惹人怜爱的姿色。小时候嘴馋,最爱爬上树,摘下经秋雨洗涤后的石榴,凉凉的,甜甜的汁水渗进喉咙,似乎流进全身的每一个细胞,让每一处神经脉络都笑得格外开心。如今,却再也找不到那份简简单单的满足。有些记忆的片段,自己早已没有了印象,只能在奶奶的只言片语中感受到温暖,亦或是遗憾。奶奶告诉我,她经常抱着我在石榴树下和爷爷聊天,刚刚学会说话的我总是调皮地喊一声“臭爷爷”,然后坏笑着躲进奶奶的臂弯,偷偷看着爷爷每一条皱纹里都挤满的笑容。爷爷疼我,却也离开我两年多了,没能让他看到我考上大学,是我最大的遗憾。石榴树也不在了,终也没能抵御那年萧瑟的冬风。

11岁,自己一个人独自去隔壁村子读书,每星期回家一次;12岁,去临近镇读初中,半月回家一次;15岁,去其他县读高中,一个月回家一次;18岁,出省读大学,半年回家一次。现在回想,我怕了。越长大,离家越远,和家人在一起的时间越少,我真的很怕,生怕我再错过些什么。人生总是这样后知后觉,但是,无法预知未来的我只好勇往直前。在兰州,种种不如意,总是自己一个人扛下来,累到极致,便自己停下来大哭一场,然后继续着旅程。有时候,自己一个人跑去黄河边,看着片刻不停的黄河水不知疲倦地向东入海,总会思绪万千。很多人,很多事,欢喜也罢,忧伤也罢,不过是人生特定时期的背景,心是舞台,主角是谁,由自己来定。前些天,和姐聊天,提起一些不开心的事,姐说“那是因为你动了真感情,所以才会伤心。你如果觉得它不值得你上心,你就不会受伤那么深。 ”想来确实如此,自己从来都是傻子,向来学不会伪装,也看不惯那些阿谀奉承的嘴脸和逢场作秀的戏子。生活总会将我们变个模样。假如时间能够回放,我想把如今的自己带回过去,以现在的姿态去面对最初的自己,或许连自己都不会认识。生活的轨道一次次偏离,我离预设的目的地越来越远。最近在读孔庆东,很是羡慕他的张狂与洒脱,有时竟将他比作嵇康,将魏晋风流展现得淋漓尽致。一代北大醉侠,他的嬉笑怒骂都会引起很多人的共鸣,他人生的列车一直沿着预设的轨道前进,也许这就是他的过人之处。现代作家池莉也曾写道“人生有三个阶段。第一阶段的人们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第二个阶段中,人们看山非山,视水非水;第三个阶段,人们依旧看山是山,看水是水。”可悲哀的是,多少人一生大部分时间都在第二个阶段兜着圈子,到死终也难得顿悟,不得不感叹斗转星移,世事凉薄。偶有造化极高之人,悟得世间真谛,看透红尘诸事,淡泊自然,清静无为。窃以为弘一法师当真为世间高人,在事业巅峰之时出家为僧,参悟佛理,修成正果,用一双慧眼“看山是山,看水是水”。或许顾城也有如此潜质,他有一双孩子的眼睛,在灰色的年代了看到了五彩斑斓的世界,但最终的“杀妻弃子”,引来阵阵惋惜,到底也没能释然这诸多繁杂的因果。

话题似乎扯得有些远了,下笔也愈发老气横秋,这原非我向往的状态。年轻人因为有灵魂所以才有挣扎,而我的挣扎似乎被消磨殆尽,这真是一种悲哀而可怕的现实。盘膝坐在炕上,透过玻璃窗的阳光明媚而柔和,倦怠也随之而来。发呆地看着院子里老柿子树的枝桠,看到了在其上蹦跳的麻雀,还有院中阴凉处残留的积雪…这一切都是那么熟悉,却要离我远去了,或许这是最后一年在这个地方过年了吧!这个祖祖辈辈生活的地方,这个我从小长大的地方,这个每每提起家这个字眼都让我一次次湿了眼眶的地方,这个原本宁静的村子…… 还有不到十日就要回学校了,心里的五味瓶颠倒翻覆,我还不知怎样表达那种复杂的滋味儿。虽然整整20年了,但算起来真正在家的日子却并没有多长,一阵悲哀蒙在心头。昨天和妈妈守在锅炉旁边熬中药,和妈妈说了好多,学习,工作,爱情,婚姻…妈妈的话一句句砸在我心里,似有千斤重。我想我会记住这份沉重,以此标正我前行的方向。

(责任编辑:李启明 纠错)

青春话题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