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学生网校园生活导航]

我不是80年代另一代

编辑:cooca 作者:佚名 出处:兰州学生网 添加:2006-2-8 字体:[ ] 纠错 评论
  我不是80年代另一代

  今年2月2日出版的美国《时代周刊》亚洲版以极大篇幅描绘了以韩寒、春树、满舟、李扬为代表的中国80后一代,并配上了身着朋克青年代表着装的封面照片———穿黑色皮夹克的春树茫然地凝视前方。


  作者如此写道:“年轻的和不安定的另类正在打破着既有的程式和规则,寻求着自我的个性解放。但是他们谨慎地选择着自己的方式。”值得注意的是,在这里,另类一词并未采取意译,而是音译为———“l inglei ”,并将这个词与美国的嬉皮文化及垮掉一代并列提出。“在这个国家,年轻叛逆者的数目正在如此迅速地扩张,就像美国垮掉的一代和嬉皮。”

  对此满舟并不买帐:“他们虽然用另类来形容我们,但我个人觉得不是。至少我自己不希望被当成一个另类,事实证明,另类是走不通的。另类的说法可能代表了少部分人,但不是全面的。

  而且《时代周刊》把我们四个人看成是中国80年代后生代的标志人物,并且把这一代人和美国文坛垮掉的一代相提并论。这么说有点夸张。但不管怎么写,都是他们的看法和风格。他们说他们的,我做我自己的。”

  人生就像开车,有时加速,有时减速,有时刹车,有时停止,停停走走的路上会出现很多未知的突发事件,其实我最怕刮大风的时候在高速上行驶,就如同人生的抉择,如果你稍有瞌睡,没人帮你调整方向……”

  讲讲“黑客”在中国的历史吧

  “我不是神童,我接触电脑才一年就迷上,不愿撒手了!”他痴迷的是网络这个崭新的世界。1998年,家里刚买电脑的时候满舟就对网络产生了浓厚兴趣,但当时网络还没有普及,网络资源不像现在这么丰富,根本没有Google、百度这些搜索引擎,更不要说“绿盟”、“绿色兵团”、“中国黑客联盟”、“中国黑客紧急会议中心”这些网络安全的咨询网站了。

  “当时大家对网络安全也没有概念,实际上虽然漏洞很多,但由于技术水平所限,能够发现的人很少,我觉得能发现各种问题就是一件很有意思、很有挑战的事情。

  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外国网友对中国网站的安全性不屑一顾,长在部队大院的满舟不服气:“我要试一试,就不信筑不起网上‘长城’!”他捧回了厚如砖头的网络专著,觅到了《新英汉计算机大辞典》,一页页地攻,一本本地啃,为了读懂网上一篇国际最新资料,不惜花上两三天工夫逐字翻译。

  现在,满舟不愿再提当年勇,对于自己曾经“攻击”或者“保护”的事情三缄其口,而是把话题转向了宏观的“黑客”在中国的发展。

  1997年,Yahoo搜索引擎中只能够搜索出7个跟”黑客“相关的简体中文网页。而且内容多是翻译或重复国外的,很多没有实际意义。当时初级”黑客“所掌握的最高技术仅仅是使用邮箱炸弹,并且多数是国外的工具,完全没有自己的武器,更不要说自己的精神领袖。那个时期世界上的黑客共同追随着一个精神领袖:凯文·米特尼克,世界头号黑客。

  但中国的”网络爱好者“开始就为自己起了一个新名字:红客。1999年5月,美国悍然轰炸我驻南大使馆。消息一出,全国各高校大学生义愤填膺,水木清华等全国各大网站论坛的帖子与信息流量达到了历史最高峰。第二天,第一个中国红客网站诞生了。中国红客网站长在看完中午的新闻后,以半小时的时间做完这个网站,并定名为“中国红客之祖国团结阵线”(后更名为中国红客之祖国统一战线),以宣扬爱国主义红客精神为主导,网站宣言中不乏铿锵激扬的爱国词语,并套用了毛泽东青年时的话语:“国家是我们的国家,人民是我们的人民,我们不喊谁喊?我们不干谁干?”短短数天内网站访问量已达50多万,并出现在新浪网的新闻链接中,中国红客从此成为一个特殊的群体,爱国与团结是他们永恒的精神理念。那次”战争“中,众多美国网站被攻击,大规模的垃圾邮件也使得美国众多邮件服务器瘫痪失灵。

  一切刚回归宁静不久,7月,李登辉突然抛出两国论,两岸局势顿时紧张。中国”网络爱好者“迅速攻击了台湾“行政院”等网站,并给许多台湾服务器安装了木马程序,导致很多鼓吹台独的网站服务器长时间瘫痪。值得一提的是,此次木马程序由美国的BO首次改为了中国人自己研发的“冰河”与NetSpy。而木马冰河也成为中国网民最钟爱的木马程序。

  2000年是中国网络最为辉煌的一年,上网人群增加一倍多。与此同时众多黑客工具与软件使得进入这一领域的门槛大大降低,“黑客”不再是网络高手的代名词,很多“黑客”很有可能就是一个嘴里叼着棒棒糖手里翻着小学课本的孩子。

  2000年初“东史郎南京大屠杀”事件的败诉再次伤害了大家的民族感情,部分网民发动了对日本网站的攻击,也对一些亲日的台湾网站发起攻击。由于没有太多轰动力而没有产生多大影响,但值得注意的是当时很多国内的“黑客”组织如雨后春笋般纷纷诞生。

  同一年,一个全新的概念“蓝客”也被提出来。这时国内的“黑客”基本分成三种类型,一种是以中国红客为代表,略带政治性色彩与爱国主义情结;另外一种是以蓝客为代表,他们热衷于纯粹的互联网安全技术,对其他问题不关心;最后一种就是对技术也不疯狂追捧的原色“黑客”。

  跨入新世纪,三菱事件、日航事件、教科书事件和《台湾论》等激怒了中国“黑客”。他们组织了几次大规模对日行动,这个时期一些傻瓜型“黑客”软件也涌现出来,最为著名的当数孤独剑客的“中国男孩儿”。

  2001年4月“中美撞机事件”后,美国一个名为PoizonBOx黑客组织率先向我国一些网站发起恶意进攻。到了五一期间,许多中国“黑客”大规模向美国网站反攻。但事后证明不过是一群小孩子的涂鸦游戏。大多数对网络知识一无所知,所使用的方式竟然仍是几年前的垃圾邮件和Ping,此外很多伪“黑客”用PhotoShop制造出的大量的虚假信息也成为这次“爱国秀”的最大败笔。随后的反思后,许多“黑客”纷纷再次回归技术,致力于对网络安全技术的研究。

  虽然中国鲜有真正意义的“黑客”,但这些事件毕竟证明了这一群体努力过。

  

  洋洋洒洒讲完“黑客”发展的过程,才又回到自己。当满舟有了个人主页命,最初也在网上把人家的密码“拆开来玩”。“我所做的事,用一个形象的比喻就是‘我和你是邻居,看见你的门没关好,于是敲了敲门,告诉你下次记得把门关好’。你不应该感激我吗?”

  真诚不是错误,年少也不是错误。满舟说自己只是在做喜欢做的事情。

  “当时中关村已经汇集了一批IT方面的精英,学习的机会会多一些,就决定来北京打工。期间一家出版社找到我,酝酿出版一本关于黑客和网络安全的书,加上自己对这方面的兴趣,书籍很快就出版了。但当时并没有引起太多注意。”

  虽然那几年一直在北京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但满舟真正被关注却是在那段时间之后的上海。“一位语文老师以我的经历为蓝本写了一篇报告文学,引起《新民晚报》记者的关注,之后又很快引起上海交通大学的注意,他们希望我能被保送到交大学习,但恰逢当年暂停保送制度,对于确需保送的学生必须报教育部审批,他们保送一事就被搁置下来。这时复旦大学又抛来橄榄枝。于是安排通信科学与工程系、计算机系和招生办的三个主任对我进行考试,因为只考专业知识,单单只是IT方面的考试,根本对我没有什么障碍就通过了。”

  当时三个教授对满舟的能力进行了评审,认为满舟对网络安全问题有极强的兴趣和钻研能力,同时还具有搜集、整理、分析资料及初步研究的能力,这对一个年仅17岁的中学生来说是不容易的。 通信科学与工程系主任钱松荣教授和计算机系主任周傲英教授给满舟的评价是:作为一个中学生,接触网络仅一年左右时间,通过自学,能够出版20万字有关网络方面的编著,甚为罕见。尽管这是部编著,不少内容通过下载获得,但依然能说明他具有相当强的查找资料能力、相当强的逻辑思维能力、相当强的自学能力和动手能力。在网络的个别领域进入得较深,但由于受条件限制,相对而言,他的计算机基础知识还相当薄弱。希望满舟同学合理作息,努力学习,扎实基础,拓宽视野,全面发展。

  于是当时的王校长顶着多重压力上报教育部。并表态:申报成功就有学籍;如果失败就属于“黑户”学生,成为一名旁听生。但不管怎样,复旦都欢迎这样一名有专长的学生。复旦要培养通才,但不能忽视学生发展的个性。

  “在等批文下来之前,我去参加全国中小学生电脑作品大赛颁奖典礼,当时的教育部基础教育司的一位老师悄悄告诉我:小伙子,好好准备去复旦上学吧!当时我面临双重选择:一方面是北京年薪20万的诱惑,另一方面是回到校园,重新学习的机会。但最终我选择了上学。”

  “我在复旦没有任何优惠政策,和大家一样挣学分,我只是一名普通大学生。”

  但满舟很快就觉得许多空白时间应该被利用起来,做点喜欢的事情,免得浪费大好青春。于是在2001年注册了“脉联通讯”,由于自己在公司占有60%的股份,所以公司的大事小情都要一一过问,

  “时间是有限的,我只能在白天更加专心地听讲,提高学习效率。晚上,即便只能睡三四个小时,我也要一头扎进‘网络安全’专业,并运作好我的网站。毕竟网络已成为我生活中的一部分,我怎么割舍得了!”

  “其实,在大学中,你所学的知识和那可怜的一点处事经验都是次要的,重要的是你的思想要升华。一旦你学会了用大脑思考问题,你就会发现学习是很简单的事情,而且还包括处理问题、分析问题的能力等等。你要坚持下来。”

  “成名前后的落差很大,不管是学业上、感情上还是生活上,同龄人有的我都没有。别人看到我可能会说,满舟你有名有钱有公司,你还缺什么呀?但有很多东西是名利换不来的,大家在年轻的时候都可以无忧无虑地玩,但我考虑的是跟我一起创业的人的后路。我的公司可以关门,但是他们跟了我那么多年,他们以后怎么办?在我身上更多的是责任。我身体上的付出也很大。我这么小就有脑痉挛,这是老年人的多发病,20岁我就有了。”

  “大家都看到的是表面上的辉煌,但是每一个人背后付出的没有人会知道,只有自己清楚。”

  “有时也会感觉非常累,但是做自己的事业,所以也很充实。”

  “其实人总要学会尝试,不管结果如何,试过就不后悔,虽然结果不知道是开心还是失望,不管怎么说还是自己战胜了自己,没有遗憾,心满意足了。

  但慢慢觉得单纯的网络或者通信公司比较普遍,已经突出不了自己的才能,这时一直关注数据安全的满舟注意到:近年除了比较普遍的网络安全问题,许多领域出现了新的问题——数据安全,比如电脑被偷、遭遇病毒侵害……如何去保证数据安全?于是就联合几个同领域的朋友开始了解决此问题最佳方案的研发工作。“如果资金上能够顺利解决,预计在明年5月份,该软件的测试版就能出炉。”

  “中国很少真正意义上的黑客,更多是媒体炒作冠以的名称,即使有也和国外的水平相差甚远,我充其量只是一名网络爱好者,仅此而已。”

(责任编辑:cooca 纠错)

青春话题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