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学生网校园生活导航]

80后的造妖运动

编辑:cooca 作者:佚名 出处:兰州学生网 添加:2006-2-8 字体:[ ] 纠错 评论
  一、80后是下半身的毒生子。

  某些80后是在下半身的滋润下茁壮成长的,有的80后干脆本身就是“下半身”,而从提出“80后”这个关键词的草案时间来看,先是下半身的包养写手然后才是80后的自吹队员。在下半身的经血和遗精的营养是多么丰富啊,这大概是当初追随下半身的80后幼童自命为早熟的资本。这些幼童现在都二十好几的人了,我们在她们的文字里观察不到这些应该成熟的身体,它们在文字里透露的是自己无微不致地以幼稚的自慰方式来诠释自己的堕落和发霉。

  二、80后的两大卖点:憨相和色相。

  某些80后应该为自己的出道所付出的两个代价感到可怜,一个是出卖色相(请对号入座),一个是出卖憨相(请对号入座),有这两件事足以让那些利用过“80后”这个名词的青春的可怜虫们汗颜至极。

  三、“80后”命名----为了扬名的“隐身术”。

  鼓捣出80后这个叫法以的真正用心是在鼓动80后群体的概念命名诞生的幌子上把自己的名号亮出来,这一目的达到后,很快就装成熟了,从此“绝口不提80后”。80后这个名词是一张屁股纸,奸诈的80后及早地迅速完成了靠这块软纸擦粉上场的过程,而且很快,看到自己的名字已经引人注目以后就及时过河拆桥,对后来的“80后”反咬一口,开始反对“80后”这个说法了。“80后”内奸一边假冒“80后”代表在书摊前签名卖身,一边说我反对“80后”,而其实说这话的人就恰恰写过不少例如《80后的人都团结起来》的文章贴得网络论坛处处都是。

  四、“80后”是一张顶在头上的屁股纸。

  一些人顶着“80后”这张盗版屁股纸(盗“70后”的版)吸引了眼球,出了名,卖了身。然后想早早地再用它擦干净自己的屁股,却始终还想再卖“80后“的价钱,所以出现出尔反尔,摇摆不定的表态,自己打自己的嘴巴:一会儿说自己是“80后”的代表,一会儿又说自己反对“80后”,一会儿又说我是80后,你们不是。反复反对别人用,反对无效的时候就诱骗对方:“ ‘80后’这个命名一点都不好”,而自己一直马不停蹄地反复使用。

  在2003年的时候春树就公然不准别的80后出生的人再用“80后”这个说法了,甚至在某首诗中对比自己小的80后进行了讥讽和嘲笑,自称“从此绝口不提80后”,在2003年的时候还写了一首诗歌题目就叫《绝口不提80后》。这个自称“绝口不提80后”的春树实质上很喜欢以“80后”这个名号出风头,在2004年假冒80后的代表而出尽了风头。这就是陷恶用心的一个例子,想把80后这个名号消耗完,消耗不完就想个办法把这个概念砸烂,不让别的人用,从而避免出现新的竞争对手以及对同龄竞争群体的压制。在别的80年代以后出生的人拥挤而来的时候已经被用过了,被用过的屁股纸确实,很臭了。“80后”是一张顶在头上的屁股纸,虽然越来越臭,但是味道越越来越浓。“80后”这个文坛命题还是要用,就算是被糟蹋成了狗屎,但也代表着一个群体征候。

  五、文坛的恋童癖和80后的装小卖小。

  当湖南出现了六七岁的小屁孩写了长篇成人小说的怪事的时候,我就不得不佩服这样的湖南幼女之父母还挺会胡闹。大家一定马上发现一个很妙的计:自己写的小说卖不出去就署名自己刚生下来的小孩的!说他(她)一生下来的时候胎盘里就带着一本小说,天才啊奇才!《北#娃娃》更是经典迎合文坛恋童癖而拼凑的立体几何,主要内容说白了无非是:一个少女“我”从14到17岁被操的过程。一个接一个的男“友”啊,来了又去了。而由韩寒的假装反叛而滚雪球出现的“韩寒现象”,并不是他写得比谁好,根本原因是韩某人的小孩子脾气赢得了广大青少年的共鸣和小说销量惹来了文坛老朽们的嫉妒。

  “80后”的“年龄决定论”之下,有的人本来是79年生的也要故意短命一两年,反正人家又不查身份证,就算查了也能说自己的身份证上的出生年月不对,所以说自己是“80年生的”,还把自己打扮成80后小丑出去卖身。

  有人甚至到今天还在装小,某个伪装成80后第一的某人针对批评界的“80后幼稚论”还反驳了一下呢,说明自己承认已经长大了,可成熟了吗?长大了以后还卖什么?以前你们“卖小”,现在你们“卖傻”,那以后你们卖什么呢??可是他还是在装小,觉得自己这么“小”就写了这么一本小说就了不起了。我倒是很同情提出“80后幼稚论”的文学批评家,他们的论点还被不少同行指责了,理由是:“如果是80年生的,那他们已经24周岁了,如果是85年生的,那他们也是19周岁了,能幼稚吗?”。“80后幼稚论”的提出者做梦也没想到事情的本质:80后卖的就是幼稚!所以让赶快承认他们的“成熟”吧,看他们成熟了以后还卖什么去。

  六、80后:我不是黄蓉,但我是王蓉。

  例一:80后真正让公众哗然是从春树的脸贴上《时代》的封面开始的,而春树是一个最喜欢模仿别人的人。举例如下:(1)笔名,春树模仿村上春树。前几年特别火的日本著名作家名叫村上春树。春树,这个名字就是模仿了这个名字。(2)小说《北京娃娃》,模仿卫慧的《上海宝贝》。我不会说内容是模仿的,那样的发言不聪明。我只说这本小说的风格和趣味和卫慧的《上海宝贝》如出一辙,主人翁的思想也是一样的,“我”都是性隐私暴露狂。而书名一眼就认出是模仿的。补充一下,我承认模仿是合法的,也是原创的。(3)个人论坛名也要模仿别人的,大家知道有个“榕树下”,春树的个人论坛叫“春树下”

  例二:在XX网上打着“青春文学掌门人”幌子的孙睿,他的文字口气还不是模仿了人家王朔?《草样年华》和王朔的《动物凶猛》比起来,质量可太差了。也和上面那位80后一样,书名也是模仿人家经典电影《花样年华》,80后和80后,就这么相似,爱模仿经典和偶像。

  例三,抄袭事件闹得沸沸扬扬的郭敬明,此事件的争论文章很多,随便就能搜索一大把,《花落知多少》“抄袭”知多少?这场争论和他的小说销量一样,波及范围广,长眼睛的人都会看清楚事实。很多人都说:作者名为“郭敬明”的《花落知多少》和作者名为“庄羽”的《圈里圈外》很像啊,很像很像,实在像,非常像,简直太像了。郭某人的城实,大家都知道。说是借鉴,那我就不多说了。


  七、80后的经典符号:傻X。

  不好意思说,自封为80后第一人的李傻傻和他的《红X 》,合起来正好就是“傻X”。李傻傻的自吹队队员写文章说《红X 》是80后文学的符号,将会是80后文学唯一的代名词。我倒是觉得80后文学的经典符号应该是:傻X。

  当年的韩寒变卖的是自己的cool(寒,酷),后来的发展线路是从春树到李傻傻的80后文学过程,“80后”也从叫春的幕后走到了卖傻的前台。 细看写手们的作品,可以看出,其题材、精神向度都是变态的。“像李傻傻的《红×》,性交、杀人、摸女人、流产、安全套、开除等字眼成为青春叛逆的符号(这并非青春的普遍真实),喋喋不休的自言自语也有些让人厌烦。小饭的《2406房间的郎先生》连十一岁小女孩的乳头都不放过,对女性身体的娴熟度实在是触目心惊。血腥、暴力、愤怒、性jiao、女人,这些成为他们文字的新的增长点,生活在都市,却爱强调自己是个农民,都市生活难道是罪过?!如果连起码的人文关怀都做不到,文字再熟练再机俏再花哨(这些来自阅读与书写的勤奋,与天赋和精神高度无关),作品的价值等于零,甚至对读者是有害的。”①

  李傻傻的《红X》内容: “我”和女生谈恋爱,杀人,cao女朋友的妈妈。详细点就是:与老师的女儿杨晓进行一场热恋,后又与另一位女同学李小蓝之间产生了xing爱,还让李小蓝怀了孩子,之后他与杨晓联系上了,也发生了xing爱,后来又和女朋友的妈妈发生了xing爱。一个活生生的病态人之病态。

  某报纸调查显示:“"80后”小说的读者群体是中学sheng, 在《北京娃娃》(我是幼女、退学、滥交) 、《红×》(打架、退学、杀人、乱伦)、《草样年华》(被称为是“操”样年华)、《少年犯》)(我是少年犯)面前我们不禁疑问:这样变态的东西将会给中学sheng带来什么样的危害?

  八、80后造妖运动的基本套路。

  80后一出现,文坛成了娱乐圈。一个接一个的“80后第一X”的人都是被商家用银子打造出来的,只要你找到一个富商,一夜之间就可能成为又一个“80后第一”。像产品一样从车间流水线上生产出来。我怀疑今天这个晚上到了明天一打早,一不留神就说不定又冒出一个“80后第一X”。80后一直和商家联手搞的这种活动我称其为“80后的造妖运动”,为了形象地说明这个活动的基本套路,就以我打个比方吧。“80后的造妖运动”的基本套路:

  (1) 把文坛当成你菜园。

  所谓文坛,在你们眼中全是胡说,你们明明只看重书市,想想看,现在什么样的文字商品最受欢迎?答云:偶像的。再想想看,现在谁爱看小说?答云:中小学上课不专心上课的坏学sheng。再考虑考虑:坏学sheng爱看什么样的小说?答云:当然是哪些内容比较出轨的“坏”小说,小说不坏,孩子们不爱。现在的孩子都早熟,他们早熟了以后却不能正大光明的吃熟水果,只能偷偷摸摸地试探地搞一搞拍拖,同时他们也需要精神食粮啊,当然得看相关问题的故事啦。现在的少男少女比你们更懂花花世界,你想想看,现在的少男少女们喜欢看黑白电视呢还是更爱玩彩色视频呢??所以就大方点,满足他们的需要。而且现在不正是“性教育”吗,那我的小说再合适不过了,里面有详细的“性教育”,同学们通过我的小说学会了“性思考”,懂得了“性知识”,将会受到形象生动富含趣味的的“性教育”,陶冶了情操,掌握了知识,何乐不为?你们可以大举鼓励家长们去买这百年不遇的经典性教育小说读本。相信你们会获得大丰收。

  (2) 把文坛当成是鸡圈。

  变着花样炒,反反复复吵。请个导演,再找几个配角,把经常耍杂技的某某评论家拉过来,让谢游说来吹吹我,说他爱的小说简直比中国文坛上个世纪20年代初的第一牛作家的牛顿写的好好牛。再让煮大压来骂骂我,说他爱是雄性“卫慧”,写的小说触犯了禁忌,差点被禁止出版发行,然后你们出版商赶快出书,垄断财源。再让我去主动,演演文坛斗鸡戏,闹闹吠闻。

  (3) 让我成为偶像。

  再把我的酷脸贴得到处都是,吸引大街小巷里背着书包翻书摊的MM们,然后一边在媒体上报道说我的小说里的他爱很坏,一边又装着喘气的架势急急忙忙地向大家澄清事实:小说里的他爱坏,写小说的他爱人不坏,是一个很酷的帅哥,从来不打架都殴,常常被女生追尾,经常被几个女生围困在操场被逼问到底要其中的哪一个?觉得说我很坏但是可以理解,我是一个贱痞子却被女生看好,名不虚传的人贱人爱。

  (4) 你们让我很“生气”!

  我的“气”(人气,帅气,脾气,妖气……)上你们出版商啊要多通融通融,出钱买通各大日报晚报的编辑,打出旗号:“80后老大的老大的老大:他爱!”。然后再给那些个类似《牛牛晚报》的读书专版的竹编们塞点钱,隆重推出“80后最酷人物帅气排行榜”,本帅荣登榜首,找几个浪得虚名的小丑丑放在我屁股下面制造一些轰动效应:“他爱帅气压过酣酣,他爱的原创能力盖住锅巴!!!”

(责任编辑:cooca 纠错)

青春话题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