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学生网校园生活导航]

每次怀想的80年代

编辑:cooca 作者:佚名 出处:兰州学生网 添加:2006-2-8 字体:[ ] 纠错 评论
  我有一些特定的爱好总是让人产生误解,比如说我老在饭桌上和那个60年代农村出生的老同事对困苦而自由的乡下生活乐此不疲地追忆,以至其他人一直都以为我也是60年代农村出生的苦孩子,事实上我当然不是60年代的,我只是随我妈下乡几次而已,且是多年前的事了。还比如说有段时间我不管写什么,动辄把背景放在80年代,以至别人还以为我对80年代有多么坚不可摧的忠
贞感情,仿佛在80年代我叱咤风云小人得志一生难忘,可是事实也不是这样的,到90年止我才满8岁,体重达到38斤,不是公斤!,80年代我能知道多少呢?原谅我吧亲爱的们,人人都有自己的爱好,我不赌不嫖就喜欢怀想一下80年代,就那么一点爱好。

  再一次怀想我的80年代是因为一条不引人注意的消息:陆星儿死了。我一下就想起了她发在82年杂志《收获》,这些杂志还在我家放着,它们已经老得不像话了,我还光鲜!上的小说《青鸟》。青鸟是幸福是象征,有一个童话,我忘了是哪个国家的,写的就是孩子去寻找青鸟的过程,他们走了很远的路,经历了磨难,青鸟却总是在伸手可及的时候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最后孩子两手空空回到家里,却发现笼子里的画眉已变成青色--苦苦追寻的幸福原来就在我们身边。星儿的小说《青鸟》则讲的是一个有志女青年背负生活的磨难,男友背叛,独立抚养孩子,争取着自己的提升,终于在不懈的努力下翻译完了《青鸟》这个故事,与此同时幸福果然降临身边--不对,作者没明说幸福降临,她只是说,女主人公翻译完小说后,悟到了幸福的真谛就在身边,我想这离幸福到来也就半步之远了。

  我很喜欢这个故事,典型的80年代奋斗篇。理想与现实相差太远,却不会因此消沉下去,而是努力让自己的现实离理想近点更近一点,会有另人气馁的不公和阴暗,那努力却是一直单纯明亮的。我不知道是不是刻意的扭曲,在我的记忆里80年代就是一个单纯明亮的年代。80年代我上小学一年级,第一次考试考了倒数第一名,于是每天一回来就趴在饭桌上写作业背书,晚上背得困了,就跑到门口楼梯上使劲跳啊跳啊把自己闹醒,5岁我神色肃穆地对劝我睡觉的妈说,不背好课文我绝不睡觉!我要学习童第周!后来我果然考到了顺数第一,这个场景现在再想起来,我又想笑又心疼,其实当时所谓的很晚也一定不会超过9点,可是我的认真多么让人敬畏啊!进入90年代我开始同时用两枝圆珠笔抄课文,和同学分工写作业甚至连日记都互相抄,我们日记也要交的,再往后没考过第一也没考过最后,反正每次都作着弊有惊无险地过了。

  在80年代,我的爸爸妈妈还是一对风华正茂的青年夫妇,我爸每天都打开收音机听新闻联播,用巴掌大的袖珍,那时候够袖珍的了,录音机给我妈录歌,我妈那嗓子喊得一幢楼都嗡嗡响,洗照片果真是泡在洗脸盆里的,晾干了还要自己涂颜色上去……而最要紧的是他们居然还订阅了《收获》这样的纯文学杂志,以至后来我在长大的过程中有很多的东西来打发无聊,那时候我还看《今古传奇》和《故事会》,《故事会》的最后一个长篇每每看得我怒容满面或者柔肠寸断,夜不能寐的。我现在很怀疑地想,我爸和我妈,到底是谁当年竟然看《收获》呢?两个人都看不出来,他们一个借口眼花从不看报纸杂志只看看电视,另一个根本不用借口就坐在麻将桌旁下不来了,劲头堪比我当年背书!真不知道这些书会有可能是谁的。当然肯定也不是我姑姑的,我姑姑的书全部都是言情。在学习过纯文学和民间文学后,我饥渴无比地投奔了我姑,并在小学毕业前一本不漏地学习完了琼瑶、岑凯伦的全部作品以及别的不记得名字的若干。

  80年代,我总是说,这是我的年代。我不加掩饰地对她讴歌和赞美着,到后来竟变成一种定式的习惯,已经想不起怀揣过什么动机了,恨不得套用70年代某激进歌曲,“80年代就是好,就是好,就是好!”我喜欢的女作家林白,有一长段逗留在80年代的青春,在南方炎热的小镇上横冲直撞。相比陆星儿,林白的80年代已经是末期了,因此有更个人化的感觉,不再为明确的目标辛勤奋斗,却仍有理想如同山火般嚣张燃透。关于青春,林白是这样描述的,穿着土黄色的夹克,头发剪成不等式,每天骑着单车一个手扶着车把一个手揣在裤子口袋里,试图以最慢的几乎停滞的速度稳住单车不动,或者在大街小巷上以一个女光棍的姿态游走,背一段达利语录,把自己幻想成布鲁艾尔,然后去吃最心仪的桂林米粉。是的,这就是我梦想的青春,它属于80年代。

(责任编辑:cooca 纠错)

青春话题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