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学生网校园生活导航]

我也想要个“栗子姐”

编辑:张玲利 作者:佚名 出处:兰州学生网 添加:2011-12-27 字体:[ ] 纠错 评论

   平时闲着没事儿就喜欢看看电影、电视什么的。小蛆曾用实验的方法明确指出我是一个感性的人,所以今天就来唠叨唠叨。

  暑假时在家里看过一段时间《家的N次方》,不知什么缘故没看完,就匆匆看了结尾,当时看到栗子姐喜欢上了楚牧,真是一个不大不小的诧异,不过也没多想,电视剧嘛总得有些意想不到发生才能吸引眼球。

  期末临近,考试周到了,不知道哪来的时间居然把这部电视剧看完了,当时心里确实有很多感触。这里我只谈爱情,楚牧和薛之荔的爱情。虽然里面总总原因而导致的这段姐弟之恋在现实生活中绝对是真正意义上的小概率事件,但这毕竟是一个故事。故事中的主角大多是现实生活中多数人的集合体,这就好比中学语文老师讲到,鲁迅先生笔下的祥林嫂并非是哪一个人,而是当时所有底层劳动人民悲惨生活的一个载体。就这一点我们应当理解甚至接受这种小概率事件发生在故事中。

  回到我所谈的楚牧和栗子姐之间的爱情上,他们作为家里的长子、长女自然地承担了薛家破产之后面临的各种责任。面对复杂的环境,二人的压力是外人无法想象的,他们必须坚强,心中的苦楚找不到人倾诉。他们两人之间关心和鼓励成了各自动力的源泉,大凡一起经过风浪的男女之间很容易发生诸如爱情这种美好的事情,因为没有从小就建立起的那种姐弟情意,于是,他们相爱了,法律上有姐弟关系的两人相爱了。

  我不想去讨论他们两人间这种姐弟之恋所涉及到的伦理道德(虽然我特意在网上查过我国婚姻法涉及这方面的条文,貌似没有明确规定禁止),我所关注的是他们相爱了。把他们之间的这层姐弟关系映射到现实生活中,例如贫富差距、生理缺陷等各种约束条件,而这种爱情我想把它对应成梦想,任何我们想做而不敢做的事情。楚牧和栗子姐相爱了,冲破了那些所谓伦理道德约束,不顾整个社会的非议,决定一起面对。这是我所崇敬的,所以我支持他们。

  楚牧可能从未想过有一天他会牵着栗子姐的手走在人来人往的街角,因为他们一开始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因为一个小概率事件的发生彼此才有了交集。他们之间的爱情又何尝不是一个小概率事件?何况对方还是自己法律上的姐姐,但真的就爱上了,怎么办?剧中我印象很深的就是薛洋在发现楚牧和栗子姐之间的关系后对楚牧的质问:“你应该知道,你现在跟我姐在法律上是什么关系,居然还能干出这样的事来,你知道你这样做,得有多少人在她背后指指点点,说个没完没了,我姐从小到大可是被人夸着长大,一直被人捧着长大的,凭什么你在这事上让她受这么大委屈,你说呀?”是啊,该怎么回答?

  想起了前段时间很火的一个词“裸婚”,还记得刘易阳那句感动了多少人的台词:“没房,没车,没存款,但有一颗永远陪你到老的心”。这话我想我是绝对不会说出口的,甚而还想弱弱地吐个“草”。有句话说得好,刘易阳这话的扯蛋程度绝不亚于“没预习,没复习,还没做模拟题,但我有一颗不挂科的心!”爱情我觉得还是现实一点好,当然这也并非是把所谓的现实当作下贱的理由。这里好像有点跑题了,再回到主线,我还是支持楚牧的,爱情不是说不想就可以停下来的,没有办法。我顺着我所想的去做,管别人怎么想,怎么说干嘛?青春,正因如此才显得令人怀恋。

  薛之荔是楚牧现在的姐姐,她听说文楠和楚牧进入了薛家,她料到自己同父异母的弟弟薛洋一定会因为抵触而闹事,在这世上薛洋只听薛之荔一个人的,于是她从国外赶回来,成了薛洋和楚牧、文楠、齐齐之间的调和剂,一家人的关系终于慢慢融洽。薛之荔在剧中可谓一个完人,就连扮演者高露也说“太难演了,因为生活当中没有这样的人,太理想化,太完美,没有任何的毛病”。然问题就出现在这个完美上,如前面薛洋提到,她从小就是被夸着长大的,在所有人眼中她是出色的。我想她做每一件事都会更加重视别人的眼光。可是她真的敢牵着楚牧的手,爱上他法律上的弟弟,她有勇气抛开世俗的眼光,冲破那层道德的束缚。这种魄力是我无法企及的。这样的人在现实生活中其实可以找到原型,卖猪肉的北大学生。还有前段时间看到的云南大学毕业生甘愿帮助麻风病治愈者被社会接纳,他们是辛辛苦苦考上大学的,背负着家里人的期待,但有勇气跟着自己内心的想法做自己真正想要做的事,选择一个可能会被很多人看不起的职业。他们都是敢于冲破各种束缚,忍受旁人非议追逐内心梦想的人,他们是人生的赢家。

  很多时候,我们因为现实的各种束缚放弃了自己最初的梦想。行走在一条并不快乐的康庄大道,顺着既定的路线走向最终的坟墓。这样的人生是呆滞的,是残缺到甚而有些残废的人生。我想有一天早上醒来,踏着金色的阳光,闭着眼睛顺着内心的指引,一路狂奔去到栗子姐的身旁。

  后记:一时之惑,强装感叹罢了……

(责任编辑:张玲利 纠错)

青春话题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