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学生网校园生活导航]

【秘密】我22岁的人生论文

编辑:张玲利 作者:佚名 出处:兰州学生网 添加:2011-12-27 字体:[ ] 纠错 评论

   摘要:冬至夜太长,辗转而无眠。念吾生21岁仅一日余,遂起身作此文。告平生身世、成长、感情之秘密于众人。

  VOL 1.0:【初生】22年前,我的爸爸和我同龄。

  1989 年阴历11月末,离来年春天只剩下最后一个月。

  这座小城,当时还名不见经传,它所属的村庄里也都是寻常人家。冬天会格外的冷,孩子们穿着深蓝色的“祖母牌”手工棉袄,无所顾忌的在严冰里玩耍。中午的太阳很小,所以光线显得极其柔和,通常这个时候,人们会在村口的老槐树下晒太阳。妇女们有织毛衣的,有纳鞋底儿的,还有的人抱着孩子喂奶,不打麻将的中老年男人手中会叼根烟,陪她们一起拉家长唠里短,笑声和着暖阳,相当和谐。

  村头有一户人家,红砖绿瓦,青漆木门,虽然一切都是新的,却不显富足。可邻舍们都知道,这是一对新婚不久的幸福小夫妻。小两口算是当时的知识分子,他念过高中,她的初中在混沌的意识里念了五年。后来媒人介绍,彼此情投意合,一见而倾心。

  他有三个姐姐一个哥哥,虽然他爸爸是一名人民教师,但婚后的经济条件还是相形见绌。那个时候,她说她受了不少委屈,甚至还偷偷的哭过。当然,这都不是生活的重点,就像有的裸婚也可以很幸福,谁叫有种万能解药叫做:彼此相爱。

  所以,在这样的冬天里,他愿意陪着她在院子里晒晒太阳。他得厨艺不错,有时候会给她做上一桌可口的饭菜,两个人在石板砌成的方桌上围着吃饭。阳光透过枯树枝,给两个人的脸打上可爱的纹理。

  1989 年12月26日 ,阴历冬月二十九,她临产。

  他用手推车把她拉到十里外的乡卫生院,她说那天下着雪,他证实。他无意把她的花围巾落在了路上,他安置好她,竟然风雪兼程的去找了回来。

  那天的却很冷,产房里只有一台煤炉取暖,窗户甚至是用厚塑料布糊住的。她紧紧攥着他得手,他得安慰比任何取暖设施都管用。

  这一夜注定在他们生命中很不平凡,第二天早晨六点,他和她第一次为人父母,欣喜若狂。当然,我也第一次成了他们的儿子,而我却用嚎啕大哭,表达我第一次面对世界的态度。

  明天我22周岁,上面说的是22年前的事了。

  是他和她平时口述讲给我的,没有过分添枝加叶渲染情绪。生怕所有的矫情打扰了那个纯真年代。

  十分巧合的是:22年前,我的父亲也只有22岁,也就意味着他在我这个年龄的今天,生养了我这个孩子。我想那时他一定很帅气,也很有男人味。 他从接生员手中抱起我的时候,一定第一眼就爱上了我。那么,他对眼前的这个小baby给予了怎样的期许呢?或者很简单吧。

  妈妈何尝不是个年轻的美人,从我出生以后,岁月就开始无情伤害了她。他们开始围绕着我和三年后出生的弟弟打拼,为我和弟弟的未来张罗打算。生活连同感情都变得淡然如水,他和她彼此支撑着,把我俩抚养成人。

  在这里,感谢和愧疚都没办法表达我的感受,就此收束吧。

  VOL 2.0:【纨绔】我从小就是班里的差等生。

  我有记忆以来,是祖母搂着我睡觉长大的。祖母是个细致且讲究的人,我爸爸的无微不至大概是遗传自她,但这种优良基因没有继承到我这里。虽然我不是她的第一个孙子,但是来自祖母的疼爱很明显让我从就有了王子一样傲慢。

  往往被宠幸的人,因为缺失了自知之明,他自己都不知道已经落后很多了,还自命不凡的让人伺候着。我的小学就是在这样一种自命不凡中度过的。就是那种明明是班里的倒数了,却还撅着嘴巴不服气的孩子。是的,我的童年没有自卑,没有软弱,只有数不清的不服气。所以在小学二年被迫留级的那天,我大哭了一场,因为我暗恋的同桌不能再是我的同桌了,从那以后,我就对我的新同桌毫不客气,甚至大打出手。( PS:去年暑假在超市买东西,竟然遇见了那年暗恋过的小女孩,只是她已为人母,孩子都会说话喊叔叔了。所幸她还记得我,彼此寒暄几句,便疾步走开,感慨万千。)

  童年在“一寸光阴一寸金”摇头晃脑的跟读中迷梦一般的行走,我成了不怎么受老师欢迎的人,尤其是班主任和数学老师。但通常一个班里也就这两个老师。我分明每天都有来自家长的交代,都会在妈妈的看护下写完作业。可是我家堂屋的墙壁上,没有一张来自小学的“三好学生”奖状,这让我很没面子。

  但是从没想过要改变这种遭遇,难道我默认了我是个愚蠢的人?就在这种怀疑中,把3年就可以毕业的初中,花了5年时间去证明。尤其是最后两年,那一定是我在人生中最认真踏实的两年了。那时候我像被打了鸡血,有数不清的理想和斗志,有明确的信仰和棱角。当我成绩变好的时候,老师和同学的对我的态度也明显的变了,那让我很不舒服,所以在我的日记本里都是些很激进的话。庆幸那个时候,装B这个词还没有流行,要是有的话,那我应该是最“装B”的一个。像早些时间很火的五道杠少年,我是有多讨厌。

  2005 年暑假,我不满17周岁,爸爸郑重其事的让我做了第一道个人生选择题:普通高中或者职业技校。人生随即转换了场景,16岁的我第一次从乡下一个人来到陌生的大城市,开始了上技校的生活。那段时间是我最孤独的时候,也是我最冷静的时候,他突然让我意识到,以后的人生道路可能就会成为一个普通的职工,而庸碌一生。我每天在宿舍窗台上望着飞的很低的客机,开始有生以来第一次的检讨。我终于又自命不凡,中途退学了。

  我的潜意识告诉我,我真的是个没有资本的清高者,总以为自己是个做大事的人,总是不服输。可是到现在,我依然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拿来作为清高的资本,我甚至还是班里的后进生,我没有好的成绩,也不是学生会的某个职员,没有奖助学金,没拿到荣誉证书,我只是个普通青年,文艺是装出来的,2B是不慎泄露的。

  还剩一些参差不齐的上进心,以及最不切实际的想法,唯一没有的,是一个永恒的执行信念。也许,这是我的个性缺陷,不能十全十美,就不要尽善尽美,就像我拥有了再多自由,没有物质保障,也只能流浪。我拥有了再多幻想,没有实现,就像等于做了一场不停变换场景的美梦。我身边都是比我小的人,他们都很可爱,善良,我庆幸这样的际遇,让我苟延残喘的青春得以永久的安放。没有再给我按上“差等生”这样令人讨厌的标签。

   VOL 3.0:【淡然】22岁是法定结婚年龄。

  《婚姻法》第6条规定:“结婚年龄,男不得早于22周岁,女不得早于20周岁。晚婚晚育应予鼓励。”也就意味着过了明天,我可以名正言顺的找一个20周岁以上的女子,拿着户口本一起去民政局登记结婚了。

  在我的概念里,登记结婚是要比拜堂成亲婚礼现场更浪漫,那是一种被法律和社会证实的安全感。红纸黑字,像是某种人生契约,生死与共,白头偕老。可惜现在没有那样的傻女子,会愿意陪我去那里换一张共有的证件,然后守着它生儿育女,共此一生。

  22 年,我只谈过一段刻骨铭心的恋爱,如今过去已经两年之久了。说这话,万不可理解成我至今都念念不忘,只是自己曾经的确认真对待过一份感情,无论是对曾经的她,还是对未来的她,亦或者是自己,都该有个坦诚的交代和记忆的回收站罢了。所有的事情早都云淡风轻,一笑而过了。就像主耶稣教我们学会宽恕,宽恕了他人,就等于宽恕自己。

  或者没有人愿意随口许诺,至少他们一定想过怎样信守。可悲的是:甲方或者乙方还没来得及兑现承诺,就有人单方面撕毁了爱的合同。感情一旦分崩离析,诺言随即变成一纸自作多情的空文。在爱的面前,人人都有选择的权利,有的人选择了新欢,有的人放弃了旧爱。小三儿这个时候,变得异常可怕。

  我曾是个羞涩的人,擅长暗恋而羞于开口。我想暗恋功能发育良好的人应该有着极强的隐忍力,或者在经历了一场旷日持久的暗恋之后,那Ta最擅长的事情一定是等候。我也恬不知耻的等过人,也曾自不量力的说要等某人多久。可结果呢,我们都太自恋了,这个时间上没有一个人是另一个人存在的绝对条件。时空是把长剑,将你正深信着的真爱,斩尽杀绝。

  一年半的大学光阴,再也没有遇到过对的人,也不在对惊喜怀有任何期待。这时候应该再一次引用妈妈的话:“冥冥中,自有安排”。总之,我愿意坦诚的面对过去,也乐意坦然的迎接未来,我不肯轻易错过,更不会轻浮到感情泛滥。只是有人愿意等,也有人正走来。22岁该是个转折点了,我期待自己能够承担更多,能够更加勇敢。

  后记:写的有点多,应该没有人愿意听我讲故事吧。那么,顺祝今天过生日的杨慧吟学姐生日快乐,以及明天的我生日快乐,11天后的弟弟生日快乐。所有摩羯座的孩子这一个月里生日快乐。

(责任编辑:张玲利 纠错)

青春话题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