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学生网校园生活导航]

关于兰州——爱之深,才恨之切

编辑:cooca 作者:韩乾昌 出处:兰州学生网 添加:2011-12-23 字体:[ ] 纠错 评论

首先申明我是爱兰州的,这里的恨绝非咬牙切齿、深恶痛绝的恨,只想说因为爱所以生恨,说明一下是为了避免文章一开始便气急败坏了某些人脆弱、敏感的神经。其实道理很简单,几个孩子犯同样的错误,你只会批评甚至责罚自己的孩子,关于别人的孩子我们往往是一种漠然的态度。那么兰州到底是谁的孩子?我想很简单,就狭义来说兰州是甘肃人的兰州——因为他是甘肃的省会。 所以她也理应是所有甘肃人的孩子。如果她是其他什么地方省会或者哪怕直辖市,与我没有半毛钱关系,充其量就是因为发生了什么足以吸引我的眼球的新闻才去瞟一眼,除此无他。

既然兰州是全甘肃人的兰州,那么关于兰州的好坏,不但兰州人说得,兰州以外的兄弟市县也说得,除非宪法或者什么其他根本大法规定兰州是兰州人的私有财产,谁说谁就是违宪,要被处以宫刑或者诛九族,我相信如此则无人敢说。

既然如此,兰州有了问题如何说不得?如何不敢说?

一、质疑使我们有了无限接近真相的可能,真理越辩越明

毛主席当年提倡“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可见他老人家当年也是不主张搞一言堂,是提倡多种声音并存的。所谓正是世界的多样性才显得如此美丽,如果自然万物天生都是一个摸样,不管动植物还是日月星辰都长得一副土豆状,试问你还会有生存下去的勇气与想象力吗?西方哲人早就说过“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就算是当今正史描述的黑暗腐朽堕落的民国政府也还是有多种观点并存的,尽管有压迫,但是在压迫的缝隙当中还产生了鲁迅这样的大师,高声疾呼,为民呐喊,提出了许多的不同意见。何况今天的自由开放的21世纪的兰州,政府口号里宣扬的民主包容的兰州,难道连这一点言论自由都要被压制?

二、政府要主动地接受人民监督。

政府是什么?按照我党官方的说法是为人民服务的机构,政府的工作人员都是人民委托的办事员——美其名曰“人民公仆”的人,我们的宪法规定,人民享有至高无上的权力,人民是国家的主人,公务员等国家公务人员是人民的仆人。那么主人对仆人的工作不满意唠叨两句或者提出批评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就算你不愿意听批评的声音,难道发几句牢骚也是大逆不道?主人无权批评监督仆人,这是咄咄怪事,本末倒置。

就连温家宝总理也在正式的非正式的场合不断说“要创造条件让人民监督政府……”,“要不断推进我国的民主建设进程……”等等,既然中央领导都三令五申的强调要给人民说话的权利,你几个不明身份的人士以卫道士自居反对人民说话,你这不是公然对抗党中央、对抗政府吗?这要搁在特殊年代是要杀头的。

三、有问题需要直面而不是回避

请问兰州有问题吗?请你思考后回答。没错!一番思索之后就会发现这其实是一个伪命题,不要说兰州有问题,就算首都北京也不敢说不存在不足,就连自诩为世界文明典范的美国城市华盛顿、纽约恐怕也不敢说自己是完美的。除非你是偏执性精神分裂症,我想你是不会否认兰州是存在不足的,作为一个曾经在全国举足轻重国家重点重工业城市兰州,曾经不敢说辉煌,起码是有着自己的历史地位的,退一步讲,曾几何时相对于偏远落后的西北其他城市来说,兰州怎么也算是数一数二的中心城市之一,这也足够聊以安慰兰州人乃至甘肃人敏感、脆弱的神经。虽然落后,但是比上不足、比下还略微有余。但是经过了几十年改革开放以后的兰州呢,发展有没有?有!进步有没有?当然有!但是相对于我们曾经遥遥领先的几个周边城市来看,我们的发展步伐显然是滞后的,我们渐渐的由一个相对被追赶的城市变成了一个相对追赶者、甚至落后者的角色。难道不是吗?看看周边的青海西宁吧,十年前和十年后西宁的发展,再看看我们自己的发展。看看银川那笔直整洁的马路吧,再看看我们的拉链路。看看乌鲁木齐的城市建设吧,再看看我们举目皆望的烂尾楼。

兰州的脏乱差、兰州的拉链路、兰州的污染、兰州某些政府机关办事的低效率等等,相信作为兰州市民,甚至兄弟县市的老百姓有目共睹,感同身受。我们说既然问题不光是兰州存在,其他地方也存在,那么既然其他地方可以批评与自我批评,敢于自揭伤疤,敢于抖搂家丑,然后竭力改进,兰州为什么不可以直面问题?难道兰州不但是老虎屁股摸不得,而且皇帝的新衣说不得?

一句话,有了问题很正常,勇敢直面问题,谦虚真诚接受解决是正道。

四、需要强健敏感、脆弱的神经,锻炼出坚强的意志

见过几位仁兄说什么,既然你说兰州这也不好那不好,那您干嘛还赖在兰州?这里借用一位仁兄充满哲理的回答作为回复,我们都不是蜗牛,随时随地背着个房子,而且我们的社会关系也不是说能带走就能带走的,况且我出生在兰州,兰州是我们的家,你让我去哪里?

然而又有人立即跳出来说,哦原来你的意思是说兰州的房子不能变现,兰州的社会关系不能更改啊!——瞧瞧,一个人要遭受多少、多么大的打击才至于偏执如此!

我想问问,如果按照您的逻辑是不是意味着,我们只能做顺民,无论生活美好还是悲催都要山呼万岁,倘若批评则不单是大逆不道,而且就连在这里生存的权利都要丧失?若果真如此,对中国不满的都去美国,对美国不满的去月球,对月球不满的去火星,对火星不满的直接驱逐出宇宙?可问题是您有那么大权力啊?您是谁啊?希特勒的种族主义与种族仇恨都已经被扔进了历史的垃圾筐,您还把自己这点拿不出台面的小算盘拿出来算计,您也太拿自己当盘菜!

一说兰州的不好就触到了您敏感、脆弱的神经,就像人家一说小姐,您就以为别人骂您是坐台,您的想象力也忒丰富了点,您不应该在这里,应该去导演2012的世界末日开幕式!

五、解决问题是好汉

正是因为我们都出生在陇原大地,我们爱甘肃,我们爱兰州,因此我们希望兰州变得越来越好。但是让她变得好并不意味着要天天唱赞歌,唱高调,甚至是包脓养疮。那样只能在自私狭隘中走向自我毁灭,正是因为我们希望她好,所以才揭示她存在的种种问题,种种弊端,希望她能改进,希望她能变成一个人见人爱的,适宜生存的,和谐文明的兰州。面对问题,只有正视问题并一件一件的克服、解决问题才是出路,除此无他。

当然你会说兰州的问题很复杂,有历史的原因也有现实的原因,总之困难重重。好吧,我承认作为管理一个几百万人口的大都市的管理者肯定是不容易的、困难的,否则如果那么容易主人就会招聘一个廉价工资的白痴来管理这座城市,而不是脑满肠肥、自诩为精英的你们。恰恰我们的公仆们大多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就算再不济一个电大或党校的文凭您是容易混得的。那么作为社会的精英,作为官方口中的先进生产力的代表,人民对你们要求高一点只能说明人民对你能怀有很高的期望,对,就是期望!为什么是期望?因为人民暂时对你们还是认可的或者说没有彻底绝望的,而你们应该感到惭愧并幸运,惭愧是你做的不好,幸运的是什么?幸运的是你还在那个高位上吃香喝辣,高高在上,还能堂而皇之的美其名曰人民公仆,如果还不能明白其中道理,等有一天纳税人——国家的主人——也就是你们的衣食父母们真的不高兴了,要更换仆人来侍候自己了,则你连感到幸运都没有机会了。

所以,要解决问题,而不是捂盖子,要雷厉风行,而不拖拉推诿。

六、放下您那身段,且学着和谐包容

曾几何时,只要看到对着兰州发牢骚的,有点意见建议的时候,总会从深宅大院儿里探出几位富家小姐的小蛮腰,只见伊几个双手叉腰,把那帕尔夹在指间,抬起掉着脂粉渣儿的眼眉,娇滴滴地说,呦,这是谁又跑到俺们这旮瘩来捣乱了呀?我当是谁呢,感情原来是乡下种田的的牛二、王三儿几个乡巴佬啊,您不去喂猪种田,在您那一亩三分田的热炕头儿乖乖呆着,出来得瑟什么那您那?您也不瞧瞧这是什么地方!看看这高大瓷实的城墙和那红墙绿瓦的深宅大院儿,这是您来的地方么?——伊真个是俺的姑奶奶!真个是见过世面的大户人家!但是您大概忘了,您哪个朝代已经是顺治或者咸丰年间的黄历了,想在啥时候?睁开您的柳眉瞧好吧,现在是21世纪的中国!

但凡了解一点兰州历史的人都知道,兰州本就是一个移民城市,况且绝大部分由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构成,和绝大多数中国人一样,都是农民的后代,因为咱本身就是一个农耕民族,都是农民的儿子、孙子。因此,张口闭口外地人,乡下人,农民如何如何的一类基本上都属于骨子里的自卑情结过于根深,真正贵族的高贵是发自骨子里的,叫唤的凶的,跳起来骂农民娘的,鄙视乡下出身的其实不用掰几个指头掐算,往上数两代,最多三代绝对是农民出身,偶尔一个意外也是个落魄的地主,这一点不用怀疑。需要怀疑的是那些时刻想着漂白或撇清自己祖上成分的人,骨子里是个自卑的人,甚至卑贱的人,这几乎可以肯定。

总之

总之大家都是甘肃人,大家都是偏远落后的西北的甘肃人,兰州是大家的兰州,不是谁一家的馍馍,和尚吃得,尼姑也吃得。我们暂且落后不可怕,贫穷不可怕,但是自私狭隘,保守不前,和晚清的闭关锁国一样可怕!

想想吧,我们还有一本名闻世界的读者杂志呢,读者主要的思想精髓是什么?我的理解就是无处不在的人文关怀,博大宽厚的包容性,给各个阶层以表达的机会,无论贵贱。给各种文化以自由地发挥,不管中西,因此历经几十年读者历久弥新,始终散发着人文的光辉,而我们呢?是不是应该让外省人因为读者而对甘肃,对兰州美好的遐想辅助以现实的、听得见的、处得到的美好而不是关起门自我陶醉式的满足呢?

后记:本文为看到天涯论坛有人无情挞伐善意批评兰州的人,盲目排斥外地人、农民有感而作。

(责任编辑:cooca 纠错)

青春话题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