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学生网校园生活导航]

纠结才浪漫

编辑:李娜 作者:许革 出处:《中国青年报》 添加:2011-12-14 字体:[ ] 纠错 评论

   “可是,小姨?我怎么觉得这更像是纠结?”19岁的小外甥迟疑了一下,很有些失望地说。

  大二的他在学校被一个女孩电到。据他说,是一个很文静,很若有所思的姑娘。这样的女孩他从未遇到过,他怕以前的追求手段会不好使,因此跑来问我,想知道我们那个时候“古典”的浪漫什么样。

  于是,我跟他回忆起了我的初恋。

  我是在学校最大的那个舞厅认识他的。大一下学期的那个春天。我们宿舍的四个女孩忽然想去见识一下传说中的舞会,于是结伴一起去了。学三食堂平日里一行行整齐排列的长条桌子被拖到一角摞得高高的,白晃晃的日光灯关上了,在红绿的小彩灯一明一暗下,油腻腻的地板显得很是光洁。到平时卖饭的窗口存好外衣,我们几个嬉笑着议论纷纷跃跃欲试。很自然的,我们同时认识了他,看着一对对在人群中挤来挤去根本迈不开舞步,我们东一句西一句地瞎聊。就是在那首《走过咖啡屋》震天响起来的时候,他向我伸出手说,我会这个,平四,我教你吧。

  刚上大学的时候,我特别的自卑。一下子就成人了,才意识到自己怎么那么不漂亮,假小子劲儿掩都掩不住,打扮举止更是毫不得法,无比羡慕同宿舍的这个身材好,那个甜美得很,还有一个,真真是超有气质啊。

  认识以后,他常常来我们宿舍,有时也带他的同学来。熄了灯,我总是想得头疼,半天睡不着:今天他架不住我们起哄给每个人买了煎饼,我的那个没放葱花辣酱特多,是我偏好的口味,让晓东好一阵念叨。也许他本来就很细心周到吧,晓东迷崔健迷得要死,他不也费劲给她转录了一盘《一无所有》?周末大家去湖上滑冰,他给其他人租了冰刀,只有我是小冰车。是他注意到我不喜欢滑冰,还是宿舍的谁告诉他的呢?

  很长时间里我一直无比纠结。他是喜欢我吗?还是待我跟其他人没什么两样?

  一直到第二年的中秋,大家骑车去卢沟桥看晓月。骑了太长时间,本来就累得不行,有一段路还净是大大小小的石块,我一个不小心摔倒了,他伸手扶我起来,那手再也没放开。

  后来我们就单独行动了,去图书馆,看电影……

  但我们从来都没有说过那三个字。本来女孩就害羞矜持,何况那时的我固执地认为,“我爱你”不仅是感情的表达,更是一种承诺,相当于誓言,那是绝对不能随意出口的。

  他差一点儿写出了。

  那年暑假,我留在学校,他去了外地实习。他在给我的一封信上写道:“去看看拜伦(雪莱、济慈或是别人,我已经忘记了)的诗集,翻到20页,上面有我想对你说的话。”我马上跑到图书馆去找,可上面没有什么。沮丧无比的时候,我忽然想到版本的不同,就再去翻,一本本找啊找,终于看到了20页上有“我爱你,你是我的生命”。假期空荡荡的图书馆里,我背靠着高大的书架,泪流满面。

  再然后,他留学去了美国,走的时候因为一点儿小误会我生气没去送他,后来他同学要告诉我他的通讯地址,我赌气没要。等我也工作了,早已物是人非,也没了当时的心境。

  “爱她不就是要说出来吗?不说,人家怎么会知道呢?”操着《大话西游》的调调,小外甥的口吻充满了质疑:“一见钟情,一朝分别,十年生死两茫茫,那是古代才有的事好不好!现如今,还有什么想法不能说出,有什么误解不能解释的吗?有电话,有QQ,还有人肉搜索。唉,小姨,说什么浪漫,我看分明就是该死的暧昧,搞得你的初恋,除了伤感,就是遗憾吧?”

  是啊,我们那时候,“爱情”这两个字,到了初三都不敢说出口。放学路上,几个要好的女生一边走一边唱歌,偶尔唱到“滴滴咚的海洋上……”或者是“年轻人就是这样不要脸皮”,大家相视一笑,表情都是怪怪的。

  现在,人人都在说,爱就要说出来。隔壁5岁的小男孩又打架了,他哭着告诉妈妈,我要跟班上那个最漂亮的小女孩结婚,谁让那个谁谁谁今天也这么说呢,我也不想打架,疼啊;11岁的女儿拿着本《水浒传》有一搭没一搭地陪我看连续剧,男女主角忍痛分手的时候,她说,妈妈,他们不是相爱的吗,为什么不在一起?拥挤的地铁里,穿校服的中学生旁若无人地亲吻,男孩跟女孩说,我爱你,咱们永远也不分开。

  说与不说,我们与你们的区别不仅仅在形式上吧?我很认真地对小外甥说,我们不说,除了压抑、暧昧、羞于表达,很大成分是我们更注重对方的体会。而你们说,更多的是想表达你喜欢她并希望她接受你吧?

  看着他一时无法理解的表情,我只好说,无论如何,别太急于表达,别弄太夸张的求爱手段,一定要慢慢来。

  哈哈,我知道了,浪漫嘛,没了慢,不就只剩那啥了……做了个鬼脸,小外甥转身就跑了个无影无踪。

(责任编辑:李娜 纠错)

青春话题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