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学生网校园生活导航]

父母在車上

编辑:李娜 作者:佚名 出处:兰州学生网 添加:2011-12-11 字体:[ ] 纠错 评论

 出来多年,很少回四川过年。每年腊月三十那天打电话回家,母亲总在电话那端叹息,好些年家里人都没有聚在一起过年了。今年弟媳在广东生小孩,父母来广东过年。

确定好父母来广东过年已有一月之余,在这一个月,母亲几乎天天打电话过来,问广东的天气,要坐多久的车,坐火车还是汽车,然后担心房子没人照看,她犹豫不决地唠叨着。虽然这样,从母亲的声音依然能感觉她的高兴,她每次在挂断电话前,总会不经意地说一句“一家人总算可以聚在一起过个年了”。

舅舅把父母送上车,然后便打电话告诉我,父母上车了,大约第二天晚上六七点便可到常平,舅舅又在电话里把长途客车的车牌号,司机的电话等等都告诉了我,又嘱咐我,一定要到常平汽车站接父母,坐在车上的母亲从舅舅的手中接过电话,又把话重复地说了一遍,她还是有点不放心,怕我听错。其实我早已记好,况且,长途汽车经不经过常平,我还不敢肯定,出来这么多年,早已见惯了,但是怕母亲放心不下,还是附和着她。

我在计算着父母的行程,这是母亲第一次出远门,她又晕车,要坐这么久的车,不知她会呕吐成什么样子,我心里隐隐作痛,但是想到明日即可见到他们,心里稍稍有点安慰。我终就还是不能放心他们,想打个电话给司机,却不敢拨号。枯坐在桌子前面,想象着坐在长途客车上的母亲,她肯定脸色苍白,头发蓬乱。载着父母的那辆客车此时正穿越中国西南大地,玻璃窗外是冬日西南的风景,山坡、空荡荡的庄稼地、树木、河流……汽车在高速公路上行驶着,公路两边的景物如幻灯一样不断地拉了过去,不晕车的父亲在做什么呢,他除了要照顾晕车的母亲,还做什么呢?

载着父母的车此时该到哪里了,过南充,到重庆,然后是长寿、黔江、涪陵……每次回去我都是坐火车,要经过这些地方。整个下午,我都没有心思做事情,想象着载着父母的那辆客车,我在百度上搜索着,看看钟表,计算着他们该到哪里了。

直到半夜,我都没有睡好,想着父母明天就过来了,也担忧他们坐的这辆客车。母亲一辈子生活在农村,她有一个习惯,天黑便睡觉,一大早就起来,忙里忙外的。从来没有熬过夜的母亲是如何度过在长途客车的这一晚,不知她有没有睡着,夜里会不会受凉,晕车是不是好了一点。窗外是繁华的东莞,而远在千里之外,有一辆载着父母的客车正在黑暗中穿过旷野、隧洞、桥梁……

父母离我越来越近,进入广东境内了。下午4点,打电话问司机,答7点可到,再问是否到常平车站,答肯定。6点钟,在老家的舅舅电话问是不是安全到达,我再问客车发往哪里,得知客车终点站并非东莞,而是深圳,我又不放心了,这车肯定不会到常平车站。打电话给司机,司机说要八九点才能到东莞,电话中他不再提常平,而父母肯定不知这辆车把他们扔在哪里。

直到7点,司机才说他们只能在黄江高速路口下车,大约8点半左右才能到那里。黄江高速路口在哪里,我不知道,虽然来了东莞八年,我的方向感依然很差,东莞这几年变化太大了,这座只有一百多万户籍人口的城市,却有着一千多万如同我一样来这里打工寻梦的外来者,他们中绝大部分的人都留在这个城市过年。

黄江高速路口,8点半左右,我唠叨着。下楼。找车。去黄江路口接父母。

面包车。司机是广西人。他知道黄江高速路口在何处。天黑了,不知父母如何。这位广西司机不断地安慰我,说他经常去那里接人,没有关系。交谈中,得知他来东莞十一年,过年也不回家,留在东莞过年。

天黑了,整个城市灯火辉煌,霓虹流光溢彩。对于这座城市我有着太多的情感,它已慢慢地在我的心间扎根,我习惯了它的节奏它的尖锐,它带给外来者的疼痛与喜悦,我慢慢地融入这座城市之中。而在父母的眼里,我早就成为这座城市的一部分,他们不会说我在东莞,而是我的东莞,就像舅舅在电话中说的那样,你妈去你们东莞过年。

司机还说,他父母过两天也带着他的儿子来东莞过年,然后说起他们村子有多少人在东莞这边,回家过年的人并不多,大家都习惯了在这边过年,或者一家人来这边团聚,让在乡村的父母看看城市热闹的新年……

长途客车司机打来电话,说车到了,父母下车了,我催促着面包车司机,快点。

父母在前面等着……

(责任编辑:李娜 纠错)

青春话题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