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学生网校园生活导航]

分手

编辑:李娜 作者:佚名 出处:兰州学生网 添加:2011-12-11 字体:[ ] 纠错 评论

   『顺时针·分手……』

  ——呐。分手吧。

  电影院的巨幅宽屏上映的是惊悚片。黑暗的观众席的某个角落,上映的却是伤情片。

  松泽的眼睑半垂下来。变幻中的黑白射线在他的脸上,睫毛上,瞳仁里涂抹出异样的色彩。

  “唔。” 许久沉默后的回应。

  男生脸部线条僵硬,没有丝毫表情。

  在阿瞳一大堆“既然……”、“既然……”、“既然……”之后突然毫无征兆地冒出来那句“分手吧”像一把小尖刀戳向耳膜。

  最初还以为是常规性的埋怨,没在意。竟然上升到分手。

  怎么会,到“分手”这步田地?

  女生的泪水盈在眼眶,拽起自己的小手提包朝电影院门口那唯一的亮光飞奔出去。包上的铃铛挂件发出一串刺耳的声响。

  呆坐数十分钟后,松泽长吁一口气,也站起身朝光源走去了。

  推开影院沉重大门的那一秒,傍晚的金色阳光犹如密集竹箭蜂拥而至,刺得眼睁不开。萦绕在周身的温湿空气瞬间蒸发得无影无踪。

  琥珀色如沉香的记忆张成网从身后铺天盖地席卷过来,把夕阳中低头行走的少年整个儿包裹进去,狠狠撕开他每一寸决裂之伤。

  就这样再也没有交集。心紧紧地痛。

  太失魂落魄。以至于怎样乘上列车、怎样下车、怎样步行回家、怎样掏出钥匙开锁……都如行尸走肉。以至于在哪个环节中丢失了手机都一无所知。

  直到睡前照例要用手机设定闹钟以避免明早上课迟到才发现。

  大概是在列车上被小偷顺手摸去了。

  『逆时针·你介意吗?』

  那大概是正式认识前的序曲,没有什么特别的早晨。

  松泽挎着书包悠闲地一摇一晃摆进校门,没有什么特别的迟到。

  早已上课,四下已经一个学生都没有了。男生面无表情地晃过操场往教学楼方向走去,却毫无迟到学生该有的窘迫,甚至连赶去上课的兴致都没有。仰头眯起眼,阳光正好。

  还想继续前行的时候,面前突然冒出一个记事本。

  “同学。你迟到了。请写下你的班级和姓名。”女孩子好听的声音。

  松泽略一抬眼。眉目清秀精灵古怪的女生。穿得是最大众最规矩的校服,却显得比任何人都更惑人。直到很久以后,松泽才在对方毫不在意的一句“是因为校裙被我偷偷改短了嘛”之后无奈地恍然大悟。

  而在当时,男生嘴角轻扬,笑容有几分邪气。伸手接过本子,以潇洒的笔触签下:三年5班 服部松泽。

  服部 松泽。

  英俊美少年。

  校学生会主席。

  毕业班理科天才。

  我行我素无视校规。

  如此四条定义,就足以让他的名字在学校里无人不知。如果还要加上什么更重要的注脚,那就是,任何一个有眼光女生心中的白马王子。

  这样一个人。怎么会有朝一日因为迟到被女值周生拦下来勒令写下班级姓名?简直是有眼不识泰山嘛!可是松泽,什么也没有说,邪气的笑着,认真地写了,说着“今天值周生很尽职呐”。

  这大概就是吸引了那么多女孩的亲和力吧。

  再次相见的场合,变成了学生会招新办公室。

  松泽“下面请新成员依次作自我介绍”的话音刚落,一直在左边角落里窝着的女孩“腾”一声从座位上弹起来。

  —— 我是一年3班的登野城 瞳。

  眼睛弯了起来。

  安琪儿。

  松泽顺光线往左侧侧头。女孩周身轮廓被镶上金边,又淡淡晕开。整个办公室,他与她之间,被搅出鹅黄色的奇异漩涡。

  “也是很尽职的值周生”——在女生琐琐碎碎杂拉拉扯了一大堆自己的特长爱好之后,松泽笑着貌似不经意地补上这一句。旁人听不明白。

  这是只有你和我才知道的秘密。不是吗?

  想和你拥有秘密。

  即使我已经有了女朋友。

  松泽的女友。二年3班的伊井绫美。

  能成为服部松泽女友的人,不同样为完人何以服众?

  其实。伊井财团家的独生女。立樱高中校花。成绩在二年级是一等一的好。……所有这些相加,也不如一个“松泽的女友”来得荣耀。

  相形之下。平凡普通的邻家女孩阿瞳在刚认识松泽不久就问出那样的话,是不是有点自不量力呢?

  ——服部学长。你有女朋友吗?

  ——有。

  ——那么,介不介意换一个呢?

  ——哈?……

  ——那么,介不介意多一个呢?

  ——?

  实在让人无以对答。

  『顺时针·我们已经……』

  周一一大早就是高木教授的现代经济原理。以前是因为相互喜欢着所以两人选了一样的课,如今刚分手又遇见,出奇的别扭。松泽一低头,从阿瞳的座位边蹭了过去,假装没看见。坐定后才发现身边的人是寺田涉。万万不该。

从高中起就喜欢拿别人的感情问题开涮的损友。并且。最看好的人是服部与登野城。

“松泽,昨天一直打你手机怎么总是被掐断?”

“手机掉了。”

“掉了?”

“可能是在回家的列车上被偷了。总之,不能肯定。”

“哎?那么阿瞳不是应该很着急么?忽然联系不上你了。”八卦男说着捅了捅前面女生的脊背。

阿瞳毫无反应,只机械地随着后座男生的动作往前晃了晃。

松泽沉着脸,急忙按住阿涉的手。“呐。我们已经……”

“唔?”阿涉止住动作将一张茫然的脸转回来。

我们已经……分手了。

话却梗住半截说不出。

“已经什么?”听力良好的对方偏偏抱定了打破砂锅的决心。

“已经。上课了。”松泽佯装镇定地低下头翻开书。

斜前方的女生始终一动也没有动。

『逆时针·她是可爱的女孩』

即使在鼓足勇气问出 “介不介意”得到的答案却仅仅是男生模棱两可的微笑,也没有丝毫泄气之感。登野城瞳在松泽心里轻轻松松地拓出一方可爱的小天地。那之后常常发生的事就是阿瞳的身影在松泽的眼里晃来晃去,说不清是不是刻意。

在“整整一个星期因为学生会无活动而没有见到阿瞳,加之没有任何理由任何借口主动去找她”的时候,松泽甚至会有些不安。但通常,还是能获悉有关她生活的片断。

比如某日放课后,做值日的松泽去倒垃圾时在地上捡到一张神社里求来的“下下签”,求的是爱情。非常不幸。饶有兴趣地翻过来,反面留有阿瞳的“真迹”:哼!都是瞎扯!!!

除了她,不会是其它人。

从什么时候开始,认识了她的字,熟悉了关于她的一切?对大学的向往变成了对高中的留恋,因为她?不断发现看似完美的伊井绫美的各种缺点,直到……

直到毕业后两人各走一边?

“哎哟,松泽,明天又轮到我们班值周呢!烦都烦死啦!”

“哎哟,松泽,后座的丑男总是上课时盯着我看,搞得我都没办法认真听讲啦!”

“哎哟,松泽,你不能不那么受女生欢迎吗?很讨厌呐!”

……

绫美的每句抱怨激起的反感,像细小的风沙在松泽心中渐累渐高——即使他从不在她面前皱眉——最终也会筑成一座通天的高墙,横亘在两人中间无法逾越。

并不是每个公主都能与王子从“long long ago”走向“forever love”。

从千叶不舍地踏上去东京求学的路途前,松泽在校门口被阿瞳轻声叫住。

“呐。学长,就这么走了吗?”

“唔?”傍晚霞光中,少年转过身,白色的校服衬衫被映成了温暖的粉红色。

“没有鼓励的话要对我说吗?”女生的眼睛清清亮亮,脸色绯红。“比如说‘学妹要加油和我考上同一所大学啊’之类的嘛!”

“如果考上同一所大学……”暖意的笑容在暮色中缓缓清晰出来,“我就……啊。车来了。再见。”

大朵大朵粉红色的云,从头顶飘过,像极了记忆中儿时的棉花糖。

是甜的。

甜的言语却不知飘向了何方。

——如果考上同一所大学,我就会告诉你,其实我也早就喜欢上你。

之后是无穷无尽的“听说”。

听说他在大学里把所有优秀的延长线描画了下去……直到听说,他有了新的女友。一如既往的好。

“呐。登野城。知道么,那个服部学长。才毕业的服部松泽,帅得一塌糊涂的那个。记得吗?”

怎么可能忘记。“他怎么了?”

“以前是伊井学姐的男友,现在一上大学就找了新的女友呢!人真是变得快。帅哥果然不可信任。”在体育课打排球的同时絮絮叨叨扯着八卦的女生,完全没有注意到身边人的情绪一点一点低落了下去。

阿瞳趁着转身的机会,偷偷掉了好些眼泪,再转回来的时候,已迅速用手背抹掉,只剩下红红的眼圈。

放课后刚下过雨,地面湿漉漉的,折射着微小的光线,像地上洒满了珍珠。

虽然停了雨。女生还是浑然不觉地继续撑着伞,“垮叽垮叽”地踩着水从校门里走出来。天阴沉沉的,仿佛要把人压扁。

眼泪还在眼眶里转。

“唷。登野城啊。好巧。”

抬头。面前是每夜梦中闪回的脸。那一秒,少年的身后,阳光从层层乌云后一寸寸钻了出来,像是人渐渐清晰的笑容。

可是女生始终酝酿在眼里的泪水,却大颗大颗临空掉了下来,台风过境似的。

真的,好巧。

“怎,怎么了?”眼泪面前,男生无法不动声色。一瞬的不知所措,双手无意识地搭在女生肩上,手心的温度是微凉却又温暖的。

“为什么……不回来看我……为什么……为什么……不等我……”从喉咙里断断续续呜咽出的委屈。像是落难后又被拯救的公主。

“真傻啊——”终于明白过来怎么回事的男生如释重负地将嘴角轻扬起来,藏匿孤寂的心间忽然开出一片白色的小花,旁若无人地蔓延远去。

天翻地覆地拥抱上来,头埋在胸口,鼻尖萦绕着雨后清香。

悄无声息的许诺。

真傻啊——我这不是——来了吗?

不是——始终在等着你吗?

校园外,云淡风轻,时光流转。白鸽从身边振翅腾起,海市蜃楼在天空幻现。

『顺时针·如何陌路……』

相恋时总是很难相见,总需两个人打着手机在喧嚣又拥挤的校园小径上嚷着:“阿瞳你在哪里啊?我在主楼前的广场。”“喂?松泽你是说你在主楼广场吗?可是我也在呢。怎么没看见你哦?”“怎么会?骗人吧?”“真的呀。我真的在呢。”……然后背靠背相撞,转身后笑得不亦乐乎,很像浪漫爱情剧中的片断。

但分手后,却一次次在走廊、在教室、在校园河边、在广场上、在食堂里不期而遇,一次又一次视而不见地埋下头擦肩而过,每一次心里都紧紧地痛。

时间淙淙流淌。

终于,在午饭时分端着餐盘再一次形同陌路擦肩而过后,男生停在了两步之遥。

“呐。”喉咙里掐挤出一个含混的音节。短而轻得几乎无法察觉。

女生果真毫无察觉地继续走远了去。看不出任何牵挂与犹豫。

怎么会相信呢?

那个英气的,理智的,骄傲的少年,冷漠地穿过一群群人一排排座椅,内心荒芜似的,不动声色似的,毫无留恋似的,在这样平凡普通的少女身后居然转身,想喊住她留住她的脚步。怎么令人相信呢?

站定许久,一直目送她寂寞的背影渐行渐远。心口瑟瑟。特别特别难过。

我不想和你分手。

浊湿的冷空气中无法绵延开去的言语。

脑海中无数美好的过往迅速闪过。

瞳,我是不是一直忘了告诉你,我爱你。

『逆时针·请你同样爱我』

还没有在一起的时候,关于优秀男生的谣言就可用漫天飘舞来形容。在一起之后,更不可能有所收敛。再加上众所周知登野城“是为了高中时就喜欢的学长努力学习才发奋考上东大的”,外人看来怎么都是“女追男”,从一开始心里就悬。

“女追男么!哪会有什么好结果?”

“即使现在暂时在一起,也迟早会被甩。”

……

纷纷的议论像一把把带毒的小刀“嗖嗖”地刺了过来。

“松泽。你确定自己也同样,喜欢我吗?”不知为什么忽然犹豫了一下,没能按预想说出“爱”的字眼,只谨慎地使用了“喜欢”,依然生怕对方模棱两可的答案。

结果,果然是没有逃出那样的回答:“你说咧?”

啊哟,这种事怎么能我说了就算?

“……请服部直说吧。”女生突然郑重地松开原本牵着的手,转过身扬起婴儿般单纯无邪的脸庞面对面用了“请”和敬语称呼。

四周的路灯一瞬间全都亮了起来,月亮初上。

少年带着微微笑意的眼睛隐没在另一半暗夜中。“这个么,是秘密。不过你可以自己去高中的学生会办公室找找答案。”

“什么?”

这算是什么回答嘛!

还没反应过来,男生已经走得很远了。只好匆匆地追了上去。

“虽然这是个对我来说很重要的答案,但是,也不可能为了这个专程从东京跑回千叶去吧?”

“那就随便你咯。”

夜晚的高中校园,某个上了锁的办公室里。

那张曾属于某个英俊少年的桌边,青绿苔藓已经爬上的墙壁,任时光荏苒,光线却怎么也找不到的地方,浅浅地写着一个美好童话的结尾。

小兔子说:“我爱你,就像这里到月亮那么长。”

这是我所能想到最长的距离啦。

你怎么可能超过我。

大兔子说:“我爱你,就像这里到月亮,再折回来,那么长。”

三年前的夏夜,憧憧人影中我第一次看见你。

穿着夏衣出席烟火大会的你,仰着脸看星空与花火的样子,像绚烂日光下向日葵一般美好。

安琪儿。我臆想着这样唤你。

仅仅一个月后,迟到的我被你逮了个正着。可是我知道你不是值周生呢。

前一夜,伊井才刚刚向我抱怨过:“哎哟,松泽,明天又轮到我们班值周呢!烦都烦死啦!”

即使我知道你不是值周生。

即使这样……

写下的“服部松泽”只是我想郑重留在你本子上的我的名字而已。

离开你。想念你。一直等着你。终于和你在一起。

——所有这一切,都是因为我的腼腆而搁浅在阴影里的真相。

『顺时针·未完待续……』

始料未及。有一天你会说着“既然你那么受欢迎,既然是我一厢情愿,既然我也累了倦了不再爱你……” 和我分手。

原来,一些话,如果不说出口,便会消散于空气。

松泽望着阿瞳寂寞远去的背影,视线一点点模糊了。心里疯狂地长出忧伤。

如果你再爱我一次,我定会对你说,我爱你比永远更远,比永恒更漫长。

傍晚沮丧地回到家,门廊前的台阶上居然端正地摆着失踪了一天的手机。

下面竟还压着一张字条:请不要和她分手。

满心的疑惑,呆立很久,终于发现了手机中比原来多出来的五条短讯。

—— 求你把手机还给他好不好?那里面有很多我以前发给他的短讯,我们分手了,请留给他作纪念。

——求求你了。我可以把与手机价值等同的钱打到你帐上。请你还给他。

—— 拜托了。请送还到东京XX大街XXX号。我给你两倍的钱。

——求你。我是真的真的很爱他。

——我不想和他分手。

(责任编辑:李娜 纠错)

青春话题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