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学生网校园生活导航]

家有职校生

编辑:李娜 作者:佚名 出处:兰州学生网 添加:2011-12-10 字体:[ ] 纠错 评论

   文化是多元的,社会对于教育的需求是多方面、多样化的。孩子究竟适合读大学还是读职校,本应该由孩子的特点和长处来决定,两者的选择本没有离下之分,只有适合孩子的才是最佳的选择。

  “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学而优则仕”这些沿袭了几千年的传统观念一直向人们暗示贵贱有等、尊卑有别。这些观点与现实中文凭、待遇、晋升紧密挂钩的政策一结合,使大多数“望子成龙、望女成风”的家长们坚信只有考上大学才有出息和出路。职业教育也因此成为中、高考落榜学生的收容所,其毕业生,常被社会甚至家人和亲朋好友看不起,得不到公正的评价和社会待遇。

  “事实上,文化是多元的,社会对于教育的需求是多方面、多样化的。孩子究竟适合读大学还是读职校,本应该由孩子的特点和长处来决定,两者的选择本没有高下之分,只有适合孩子的才是最佳的选择。”四川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院长徐亚平说。

  与大学生比我挺自信

  1989年出生的王凯超是典型的北京男孩,个头高,嗓门大,而且自信满满。

  五年前,快高考了,王凯超的父母和别的父母一样,认为儿子只有上大学才能有一份好工作。

  但是报志愿的时候,他想象着:我到时候拿着大专毕业证,让父母托关系给我找工作?“我觉得我也没什么可靠得住的东西,要是真把技术学好了,我就真是凭自己。”

家有职校生

当很多同学被大学录取时,王凯超选择了在北京工业技师学院学数控。贪玩的王凯超想起当年那会儿选学校,看到很多职业学校宣传册子上印的设备特别多、特别好,他还特意跑到学校去证实。“这么多设备啊,真是特别到位,站在这些设备中间,觉得我要是能学会一种,就够吃了,要真能学几样出来,简直是没法形容了。”直到今天,王凯超都难掩对机器设备的钟爱。

  但是不管怎样,别人上了大学,王凯超还是“背着很多舆论”。但他心里其实挺不平。“我就是不愿意浪费时间考大学,就是要学门技术。我还真觉着这是个特别不错的选择。”

  王凯超在北京工业技师学院从初级工、高级工学起,现在已经是初级技师了。还没毕业,工作就被预订了,“真到企业里头,你能把具体问题解决了,就是牛人,不管你有什么证。前几天,工厂里特别简单一件事,很多人搞不定,我们一到,噼里啪啦就给弄完了。”这也正是王凯超和上大学的哥们儿坐在一块时有自信的原因。“我觉得我特别自信,真的。很多人一讲就是我爸妈给我在哪儿找工作了,我觉得我真的不用。”

  当然,王凯超也还是觉得自己和大学生比起来有“缺陷”,“你比方说一起聊天,人家可能说得比我深一点,用词啊什么的都很有哲理。”

  而且,王凯超碰到过很多机器、机床的说明书都是英文,他的英文不好,他觉得很多同学大学毕业找工作“都是高不成低不就的”,如果他们在技术上用点心的话,肯定比自己要厉害。

  说起自己的专业,王凯超更是滔滔不绝:所有的钢铁要形成一个形状,都离不开数控车床,数控的应用领域特广,它能雕刻出你想要的所有造型。“打起仗来,我们也不会失业,我们可以造枪炮。”

  对于未来,王凯超特别有信心,“我要是技术真正能独当一面,企业离不开我,现在企业会想方设法留住这样的人,企业可以给你些股份的。”

  现在,王凯超越来越觉得自己选择的这条路没错。没事自己还会想象一个场景:一个本科学校来录取他,问他学四年给一个本科证书,来不来?“我说等会儿。我这学校毕业了再去,我必须把我这技术学下来。”

  在失意后重塑自我

  汪海燕是那种典型的“江边女孩”,温婉、秀气。她的父母初中一毕业就从安徽加入到东莞打工的大潮中,2005年从东莞到广州做直饮水机的销售生意。

  2008年,汪海燕中考失利,“考上不算是一等的,是二等偏下的高中”。汪海燕的爸妈打来电话对她说,不要上高中了,来广州这边读技校吧。他们很多朋友的孩子都是读技校的,毕业后有些就业很不错。

  汪海燕说她爸妈的“思想比较前卫”,不像别的父母非要逼她读大学,而且还帮汪海燕报了广州市轻工技师学院的数控专业。“数控好像是男孩子读的,我说我不想。”最后父母听从女儿的意见,让她学了酒店管理。

  学习酒店管理,是因为2008年9月份开学的时候,汪海燕从安徽来广州的火车上,有人给她看了一本彼得·德鲁克的管理学方面的书,“心里认同他的管理方案吧,然后就想去学酒店管理,以后做一个管理者。”

  汪海燕中职第一学期从餐厅服务开始,到客房服务,到调酒、插花、泡茶各个小环节的学习,到高职又加了旅游管理的课程和实践。“我觉得餐饮,让你体验一种优雅,因为你给客人服务的时候,昕有的动作都是很优美的,它所有的设计都到位了,能让人赏心悦目。”汪海燕说她寒假去酒店做兼职的时候,别人一看,就说她“肯定是学这个专业出来的”。

  后来,汪海燕考了个导游证,因为旅游和酒店属于一个产业链条,“我知道导游很累,但是它也育一定的快乐。见识不同的人、不司的事物。在每次客人的刁难中,你也会成长一次,是不是?”

  汪海燕说起这些笑得很灿烂。“我还没到可以做酒店管理者的时候。不是不想做,只是我觉得酒店管理需要更深一层地去学习吧。”汗海燕说她和身边的同学想法都一样,愿意从一线做起,“我们的定位不一定很高,但会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平稳一点,慢慢上升吧。”

  汪海燕闲着的时候也会去读很多书。“现在大学生跟职校生的能力差得不是很大。我们虽然没有什么明显的优势,但是我们有自己的特点。自己有能力的话,他们能做的我们都可以做。”

  升学、考试压力的解除,让汪海燕这几年全身心地投入自我潜能的开发中。学过酒店的业务,汪海燕总是把家里装点得很漂亮,妈妈也很羡慕她学的那些插花、调酒和泡茶的技术,“妈妈希望我把学到的这些东西用到生活中去,希望我的生活和审美都有提高,如果以后有条件的话,我会非常愿意去享受这些。”

  不浪费时间上大学

  白皙灵秀的何敏是四川省成都市人。高考成绩出来后,何敏也可以读大学,但是她觉得自己实在对学习没有兴趣,“读完也不一定实用。”

  何敏想找自己喜欢做的事,所以她选择了四川国际标榜职业学院,学习美容,学习形象设计。因为她羡慕漂亮的女孩子,也希望把自己打扮得很漂亮。

  和妈妈讲起这个决定,说以后做好了还可以自己开个店。但是妈妈很反对,认为这个职业地位低,没前途。当时爸爸出差在外,在电话里爸爸支持何敏说,以后坐普通办公室也没什么前途,学个技术出来,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何敏选择职业学校的时候,身边很多同学读了本科。她心里也会比较,“最初很迷惑,觉得自己的专业不是很好,觉得他们的前途会很好。”

  还没毕业的时候,新加坡一个很知名的企业要来成都开分店,但是招不到合适的员工,所以要找成都本地的学生带回新加坡培训。于是何敏有机会去了新加坡两年。这两年,何敏学了很多理论和技能,从治疗师、初级顾问到顾问,技术更新变化得很快,新加坡的企业还会定期给她们做后期培训和提升。

  在新加坡,何敏和同来的姐妹“一直努力一直拼,我们能来新加坡父母都是抱着很大期望的,不想让他们失望,要成功地回来”。新加坡的公司在成都的分店开业,何敏成了这家分店的店长,收入非常可观。

  “回来后发现好多入学历比我高。”因为学历,何敏还有一次失败的相亲经历,“他的家长觉得我什么都好,就是没有文凭,专业不好,有点嫌弃。所以我就发誓自己要做得很好,不能让人家就看那个文凭。”

  现在何敏马上要考一个国际上认可的国际美容师资格证,“本科、研究生证书不是我想要的,我不会去花很多时间去读个文凭。”

  如今做了店长,这个阶段她要学习的是“礼仪和更高一级的管理”,她平时会去看很多这方面的书。而对以前要自己开店的想法也越来越理性,“我不是那种好高骛远的人,现在匆匆忙忙开一个店,怕不能掌控,相对现在来说不是很实际。”

  以前何敏很多读了大学的同学,有的继续再读,有的找工作找得很辛苦。曾经有些自卑的何敏和朋友在一起却变成了“怕有很大的距离感,担心她们会不会觉得我很傲,怕会压抑到她们”。而妈妈也“和以前反过来了,觉得很好很骄傲”。

(责任编辑:李娜 纠错)

青春话题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