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学生网校园生活导航]

阿婆的酸菜

编辑:张玲利 作者:佚名 出处:兰州学生网 添加:2011-12-9 字体:[ ] 纠错 评论

 村里离市镇比较远,所以小的时候很少出山村,只是由着性子和伙伴们在村子周围的山坳里乱跑,有时候也帮家里拣点牛粪什么的,供填炕取暖之用。

  每次背着牛粪回家,最大的指望便是美美气气地吃一碗阿婆做的酸菜——它被盛放在家里炕头上那个黑色的大缸里。满头大汗的我,端个粗瓷碗,拿双筷头发黑的木筷,等着阿婆颤巍巍地从缸里舀起一大勺酸菜——我要稠一点、不要汤!阿婆总是笑眯眯的给我盛好,再多多的加点油泼辣子和盐,递给我。我敢肯定,那时候我吃一碗酸菜是要不了一分钟的。

  其实酸菜在我们那里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菜肴,只是它既能冷吃又能热饮,还可做饭蒸馍,加之腌制工序又不是很复杂,所以村里几乎家家都有它,用来日常做饭蒸馍之用。

  听阿婆说,要做酸菜最好是春、冬两季,因为夏季太热而容易使酸菜变质。春天的时候多的是油菜杆和油菜叶,甜菜、洋芋、萝卜叶也是上选,冬天则是萝卜、洋姜、疙瘩菜或者干白菜。做酸菜的时候,阿婆将各种菜用河水洗净晾干,再到锅里煮熟后和着洋芋条、面疙瘩和“酸角子”(也是酸菜,当做引子用)、菜汤等一起趁热倒进大缸里,盖上盖子,并且用棉衣、麻袋等把缸和盖子一起包起来,防止漏气散热。这时候的酸菜缸必须放到炕头上,要烧热炕,防止酸菜缸降温漏气。每当家里人将酸菜缸搬上炕头,烧热炕后,阿婆就会赶走前来串门的懒媳妇们,然后找一个破鞋底子或者其他的破烂物件,放到包的严严实实的缸盖上,口中念念有词。

  我们几个孙儿嘲笑阿婆,破鞋啊、破帽子啊那些烂物件已经够晦气的了,还放到人吃的酸菜上面,多忌讳啊。阿婆却总是很神秘,说这个大有讲究。我们都追问她,有什么讲究,她说做酸菜看起来没什么,煮的时候也容易,但大缸上炕了就要注意了,不能让懒媳妇们在旁边聒噪,要是酸菜也学了懒媳妇,那揭缸后的酸菜是没有味道的。要是不放些烂七八糟的物事,酸菜的神儿就会跑,酸菜也自然不会酸,有的甚至会变臭了……我们似懂非懂地听着,对尚未揭缸的酸菜是很有些敬畏之心的。

  我在阿婆一缸一缸的酸菜中度过了童年、少年。随后我离开了农村,来到了城市,再回到农村——阿婆早已入土为安,而被她视为宝贝的酸菜缸也不知何时破开了好大一个豁口,放在房檐的水槽下,用来盛接雨水和雪水。此后,我在另一个地方定居,却一直喜欢吃酸菜,无论是稠的,还是汤多的,我都不曾在意,因为无论从哪个地方买来的酸菜,或者是由谁来做,都不会再有阿婆做的酸菜的味道香浓,因为她的酸菜里有太多的朴素、太多的虔诚和太多的关怀,这是无论谁也做不出来的,也体会不到的。

(责任编辑:张玲利 纠错)

青春话题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