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学生网校园生活导航]

完美的不完美

编辑:张玲利 作者:佚名 出处:学生网 添加:2011-12-3 字体:[ ] 纠错 评论
来自有意思吧(www.u148.net)

  人和人不理解是常态,比人和牛、猫和狗、鱼和仙人掌强不到哪儿去。理解多奢侈啊,奢侈的意思是除非某种程度上“凑合”一下否则就永远没有可能,因为没有极致的奢侈,没有完美的契合,所以也没有最深的理解。这么说吧,即便某一瞬间在量化上甲的思维真的与乙重合了,但甲不敢确定乙不敢相信,所以还是白搭;奢侈也意味着没必要,人无完人,你理解我那么深干嘛我理解你那么准干嘛,差不多得了又不是什么好榜样。但自己对自己得理解,这个太有必要了,不然我还一直以为别人看电影都哭就我不哭是因为我泪腺坚强坚不可摧呢,还以为隐身挂QQ除了掩耳盗铃以外还真有别的什么狗屁意义呢。

  但我觉得理解也不是从来不会有,只是东西复杂了理解起来才困难了。什么叫理解,成对的齿轮之间那就叫理解,我正转你就倒转,你正转我就倒转,我太理解你了,你顶多不转,你只要转了就跑不出这两种可能。这就行了,这就是理解的顶天形态了,再往高了去追求轮齿角度偏差,齿面磨损程度那都没意义。激进的理想主义者喜欢干这事,如果再加上心智不太健全就容易干出刺杀列侬的事来。为什么杀你,因为我太爱你了,我容不得你跟我想象中有丝毫偏差。所以理想太纯粹了也不好,因为理想本身就不一定正确,像法西斯,他们坚信除了自己以外的所有人类都是渣滓都是次品,要用自己高贵的血统以统治的方式拯救芸芸众生,这不有病么。

  从齿轮到人,中间复杂了多少层,很多层。我经常把自己给“复杂”糊涂了,这也可能是我太简单的反证,但无论如何想有一份成套的完整的带包装的全新的同步发行的自动更新的理解实在太难了,但在某些层面上的理解就简单多了,甚至简单到没有选择,比如爱情上的理想主义。

  没办法人的一生总要先经过充沛但无知的青年才能到充实但腐朽的老年,如果把这个顺序掉个个儿,我的天简直想不出还有比那更完美的一生了。而现实是,基因总驱使荷尔蒙把还不知道什么是荷尔蒙的我们伏击得晕头转向,晕头转向的最后一个步骤是给这一整套东西取个名字:爱情。可以想象这种胜似宗教堪比邪教的力量有多强大,强大到不需要理由,想想最经典或说最俗套的表白都是什么样的,它们一般都在强调两个重点,对方唯一性和双方契合性,归纳起来就是爱情理想主义者的一句话简介:相信有一个什么什么样的人在一个地方默默地等你五百年,这是何等的唯一,何等的契合。实际上这也体现了对爱情最初的两个印象:无限神秘和无限纯洁。神秘到什么程度,神秘到这个人根本已经没法用人来形容了,而是一个没有细节的可以存在五百年之久的活化石一般的东西;纯洁到什么程度,纯洁到无以复加的匹配精度以至于五百年一人次的几乎为零的成功几率。

  这些理想有的人已经不相信了有的人还依然相信,但只要大部分人都相信过,这些不符合逻辑甚至都没什么意义的表白就总是很动听。因为在这个问题上或多或少都有共鸣,只是有的依然清晰有的隐约可闻,在这个框架的基础上并这不妨碍每个人根据自己的喜好往爱情指征里添加一些个性化的东西,比如房价。说房价改变了一代人的爱情好像不太对,爱情不会改变,永远都是那个虚无缥缈的神秘人,只不过那个神秘人有时候是一袭白衣,有时候是一头长发,也难免有时候是一手钞票。但无论怎样那个出现在眼前的人恐怕永远也不会和那个心中已经存在了五百年的人完全吻合。这样就又回到了理想太纯粹的问题上,追求无止境有时候是件让人很绝望的事,但总要有个答案,怎么办,捏造一个:没有完美的完美,只有完美的不完美,没有完美的一个齿轮,只有完美的一对齿轮组。

  不理解万岁。

(责任编辑:张玲利 纠错)

青春话题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