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学生网校园生活导航]

秋的11月

编辑:张玲利 作者:佚名 出处:学生网 添加:2011-12-1 字体:[ ] 纠错 评论

 

 

来自有意思吧(www.u148.net)

 

四季分明,常常在心里这样形容自己所在地方。可是有一天发现,在冬天即将离去的时候,原本以为给孩子脱去棉衣棉裤,就可以穿上春天的服装了,可是,没那么简单,有时候季节也不按理出牌。2010年冬天过去的时候,三月里才给孩子脱下棉衣棉裤,夏天就直接到来了。

 

现在,中原路的梧桐树已经由斑斓变为焦枯了,地上的落叶一天比一天多,树枝上能擎着的叶子越来越少了。没有叶子不留恋枝上的风光,只是时间不作挽留。秋日的阳光透过越来越稀疏的树枝,在柏油路上投下大片大片带着初冬微寒的清凉,只是偶尔一眼,晃得人睁不开眼。一年一年,透过叶子来知悉季节的变换:萌芽了,透亮了,知道是春来了;全绿了,浓郁了,是夏来了;微黄了,斑斓了,是秋到了;焦枯了,稀疏了,冬不知不觉地已经缠绕得满树光秃了。

 

11月初给孩子送幼儿两天,结果头天晚上孩子洗完脚不小心从床上掉下来,磕着了。第二天早上起来,走路的时候,腿有点拐,到医院做完CT,没有事,医生让在家休息一周。后来就带他回老家了。由于姥姥家贴满了他的照片,从妹妹出生以来,姥姥每天都指着他的照片,告诉妹妹:“这是哥哥,大哥哥。”那天晚上九点多到家的时候,妹妹已经睡着了。他不肯上床,有点认生,姥姥就拿了很多好吃的东西给他,哄了一会儿才肯坐到床上,把妹妹也闹醒了。妹妹醒来之后,就一直看着他呵呵笑,我想他在妹妹的眼里应该是个英雄级别的人物吧。第二天,两个人在门外一辆废旧的老年代步车上玩。那辆车报废之后,爸爸把它放在了大门口外,给孩子们坐着玩了。小瑞坐在车座上开车,妹妹站在前面,玩着玩着,这孩子真是调皮,双脚蹬在妹妹的背上,嘟嘟地开汽车。妹妹也不吭声,两人玩得嘻嘻哈哈。直到姥姥看见了,他才赶紧把脚放下。

 

第一天夜里到的家,第二天傍晚时分就回到项城,妈妈说:“看你回家一趟跟掏个火一样。”我心底难过,可是没有办法多陪她一天。到了项城我带清瑞去看了姥姥和姥爷,在小敏家过夜,第三天早上四点半峰就开车回来了。儿子瞌睡不愿意起来,他哭着说:“妈妈,咱不起床吧,还睡觉吧。”可是依然要离开,纵使他反抗,依然为他整装待行。四点半的项城静悄悄地,易天、小敏送我们,不记得走的时候我们有没有说话,但在心里,我悄悄地同她们告别:告别易天,告别小敏,告别项城。在项城高速路口加满油,车子就一路驰向吉利。因为担心开车瞌睡,就一路说着话,儿子在腿上睡得很沉,压得腿好痛。三个多小时回到吉利,这一段旅程像一个冒险的梦一般不真实,而现实就像另一个真实的梦境一样在我心底铺展开,我有些神思恍惚,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就在这现实里慢慢沉淀,重新找回在这里生活了五六年的自己,看看我喜欢的中原路,已是秋色凋零。有些东西在不经意中走远,回头时已经此生不再。像我们那个时候一起去吃馄饨、拉面的心情,像那个年龄的轻快步伐、干净笑容,像那些在麦地里漫走、读书、摘野草莓的日子,像那些大声背政治课文的早晨,像那些在雪地里追逐的快乐,像那些聚群、拉帮、结派闲聒噪的日子……不会再有了。

 

前两天孩子闹着想要买一只小狗,愿望没有被满足的时候,他要求要一只小猫,当养小猫的愿望也被否定的时候,他说:“妈妈,买一只小金鱼吧。”孩子是很天真单纯的,他说他搂着狗狗睡觉。可是我问他,小狗小猫要吃饭拉臭臭,妈妈又没有时间帮你做这些事情,怎么办?或者说,你自己吃饭睡觉拉臭臭还要妈妈帮忙,怎么照顾小狗狗呢?这样的话跟他说过几遍,他也就慢慢地放弃了。后来,他就跟我说起买小鱼,我立刻就答应了。天有点阴,飘着小雨,我背着孩子去市场上,结果发现卖小鱼的没有出摊。孩子有些失落,我就带他逛了文具店,买了一盒橡皮泥给他玩。橡皮泥里面有一个可以做花的模具,他一会印一朵出来,他说:“妈妈,送给你个花吧?”

 

后来幼儿园老师打电话说,要排元旦节目了,把孩子送过来吧,要不到时候就跟不上。我就把清瑞又送到幼儿园去了,仅两天,孩子又开始咳嗽,然后发烧,肺炎,住院输液。猛然间想起,从9月入园以来,连着三个月都是因为咳嗽而输液,托费没有药费贵。倒不是说钱,我是心疼我儿子,两岁的半个小人,已经开始讨厌听见上学这个词。也许爸爸坚持得对,让他疯跑吧,玩吧,直到他自己再想起来要去上学。

 

昨天上午办的住院手续,我一直没有陪在他身边。爸爸笑我像个后妈。我说,我连后妈都不如,再坏的后妈也还会装装关心的样子,我却都没有时间看他。不管怎么样,还是抛下手中的工作,骑了车跑去医院看他。在途中,路过那个卖小鱼的摊子,想起儿子想要买小鱼的热乎劲儿,就买了一只玻璃鱼缸和三条红色的小鱼,一路颠簸着带到医院。他已经输完液,正要去做理疗。做理疗的过程中,我想回来,儿子很生气:“妈妈,你不要走!妈妈陪着我。”

 

我离我想的角色越来越远了。我只是想做个相夫教子的贤良妻子,我却越来越成为一个工作狂人,夜夜加班到零点,甚至通宵,心中想要成长得更茁壮的信念让我越来越偏离远来的位置,也让我对待儿子的态度越来越严格。然而纵使一枚树叶突然觉得自己其实有成长为大树的可能,可它还是一枚树叶,到了深秋依然会零落成泥。我也不能走得太远,我也不能站得太高,我现在的位置是正合适我生活的高度,我不能做任何可能导致偏离现在生活的事情。我应该学会的成长只有一个,不管到什么时候,都要安守现实的生活。

 

秋的11月,无数个秋的11月从眼前流过,最终什么也不挽留,我想这就是时间存在的最大意义,它把一切都同化了,一枚待萌的芽同一枚将落的叶没有什么不同,一只金鱼的生命同一个人的生命一样珍贵或者无意义。下午老公站在门外大声说:“今天是节气小雪,请记得要快乐。看来巴拉巴拉显示屏上真没啥写的了,呵呵。”他一个人在外面笑呵呵地自言自语,我也扭过头去看对面店铺巴拉巴拉的显示屏,那是一段很美的祝福的话,只是原来我以为的秋11月,其实已经是冬小雪了。

(责任编辑:张玲利 纠错)

青春话题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