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学生网校园生活导航]

青春,无处安放

编辑:张玲利 作者:佚名 出处:学生网 添加:2011-11-28 字体:[ ] 纠错 评论
来自有意思吧(www.u148.net)

【壹】是故事,总得有个开始

背着行囊,伴作失落,拧着一袋父亲满满的爱意,我独自一人去我所谓的象牙塔报到。我自认乐观、坚强,早已学会了独立。我相信知识能改变命运,不过那是曾经,而现在的我早已与最初的梦想背道而驰。尽管我没能考上理想的大学,但我还是满心喜悦,因为忍辱负重这么多年,终于自由了。

下了火车出了车站就看到了学校迎新生的校车,我很自觉地挤上去,很自觉地抢了个位子,然后很自觉地一路睡到学校。坐校车不必担心要给老年人让座,当然我也不可能给老年人让座,在车上装睡比装x容易得多。我心里盘算着校车的好,直到后来我知道只有新生第一次进校能享受校车待遇后,我又不自觉的想起“始乱终弃”这个词。派校车其实只是大学笼络人心的手段,好比妓院拉客的老鸨子。谁也不会理会那些被学校赶出寝室的毕业生是怎样挤公交漂泊,老鸨子再怎么虚假,在你走的时候至少还会阴阳怪气的说上一句“大爷,走好,再来”。大学不会,它骗光了你的钱,破灭了你的梦想,耗尽你本来就不多的青春,不会挽留,比穿上衣服拿走钱的妓女无情百倍。

G大给我的第一印象很新,抑或毫无生气,幼稚的小树苗无精打采,崭新的教学楼更像是摆设。没走多久就看见疑似办公楼的建筑前的空地上摆着一圈桌子,旁边围满人,他们磕着瓜子,玩着扑克,谈得正欢。我好不容易才找到挂着“数计院”横幅的桌子,一群男生比起刚才那帮人倒是很像挥霍无度、收受贿赂、包着二奶、住着洋楼,却还在口里挂着“为人民服务”的好公仆。旁边站着几只“恐龙”,像是饥渴了千年的发情猛兽,见我就扑过来抢我的行李,我没有防备,差点摔倒,幸亏我没摔倒,否则影视剧里拍了千百遍的经典桥段又要上演。我知道我长得很凑合,我一直都是有自知之明的人,但我也是四肢健全、五官端正、不搞基情的青春好少年。

挤进去递出录取通知书,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自我介绍他是08级的辅导员董爱国,我心里暗笑,好俗气的名字。后来在他几年的摧残下,我深感他本人比他的名字更俗气百倍,懂爱国却不懂爱学生,虽然我们现在已不再是祖国的花朵,但至少也是那花结的歪瓜裂枣,你断断不能随意折磨。不过我还是勉为其难,中规中矩地叫了声“老师好”,旁边立时笑倒一片。董爱国也笑了,比开头多了几分热情地指导我报名手续,然后让位师哥带我去完成报到程序。为什么不是恐龙师姐,那是因为后面来了几只比我四肢还要发达、五官还要端正的“小师弟”。这让她们饥渴的春心更加荡漾,汹涌澎湃,虽然已经入秋,但恐龙似乎是发情不分季节的动物。带我报到的师哥很是热情,排队、缴费、取军训服装这些事都是他一手包办,他的话很多,一直滔滔不绝的介绍数计院,并以过来人的身份训诫我要怎么合理地规划生活,如何让青春不被白白浪费。我不是很喜欢听他说话,太过娘娘腔和婆婆妈妈,后来得知他就是数计院学生会副主席的时候,我不得不感叹数计院真是人才济济,阳盛阴衰这么久学生干部都这么有女人味。不过有他的带领,报到还真省了不少事。

取完被褥我径直去了寝室。我选择的是一小区的宿舍,每年800元住宿费,六人一间有独立阳台卫生间。之所以没选择二小区四人间,除了独立阳台卫生间外还有热水和空调的宿舍,是因为住宿费要1200元,我从小养成勤俭节约的好习惯,从不多花一分钱。后来我佩服自己是多么英明,因为二小区的空调只是摆设,压根用不了,热水供应不上。很多时候洗澡洗到一半就没水还得开冷水冲,冬天也如此,倒是锻炼了他们的好身体。

G大的新生正式报到日有三天,一小区7栋707寝室第一天到的只有我和另外三个男生。跪在床上整理东西的男生见我走进寝室抬起头,对我笑了一笑:“你好,哥们儿,我是向宇,方向的向,宇宙的宇。他叫文若。”我朝他找的的方向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看书的室友,心中感叹,的确够文弱的。向宇卖弄似的继续他的说话:“你看过《三国演义》没,曹操有个谋臣谋臣叫荀彧,字文若,他的文若就是那个文若。”我为了迎合他,说了句“学习太紧,没时间看,学理科的,知道那么多儒生干嘛。”这时上铺的兄弟插了句:“那也不一定,作为大学生,中国四大名著都不知道是要闹笑话的,那你知道西楚霸王吗,可惜他的向宇不是那个项羽。对了,我叫关兴,和三国里关羽的儿子同名。”

我很想说《三国演义》、《水浒传》早在小学五、六级看过了,初中读完《史记》、《二十四史》。渐渐地,我似乎不再喜欢那些所谓的名著,而是选择《明朝那些事》、《三国风流志》、《如果这是宋史》之类的书籍。高二以后,荷尔蒙使然,喜欢上纳兰、柳永的调调,喜欢上写诗填词。再后来,我南辕北辙地读了理科,选了现在的更理科的专业。又想想现在和他们同在一个学校同住一间寝室,注定是英雄无用武之地,只得作低调状了。只是说了句:“大家好,我叫武迪,武大郎的武,爱迪生的迪。”他们笑了,因为武大郎,那种笑像是我已经头顶绿帽了。

“不会啊,武迪,无敌,都天下无敌了,很有震慑力。”说话的是向宇,他笑起来很干净,无牵无挂的笑脸。在见到他的第一眼,我就生出好感。这份好感让向宇成为我到大学的第一个朋友,也一直持续到很久以后的未来。比起向宇,关兴给人的第一印象是真诚,那张脸很容易让人信任,即使被他卖了都愿意给他数钱。我偷偷感叹这个人要是生在古代,必是一翩翩浊世佳公子,举手投足中透出洒脱与不羁。向宇笑称数遍此地帅哥也找不到比关兴更出众者,对于他这个结论,我不得不同意,无法反驳。我想要是刚才那帮饥渴的师姐看到了关兴,定会激动得脸上的粉掉光了都不知道。至于文若,不爱说话,我们聊得这么起劲,他也是起劲的看自己的书。

我掩上门,走到向宇床下对他伸出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向宇大笑,从上铺跳下来:“要帮忙也该是我帮你,我的东西都已经整理好了。武迪你就睡我隔壁吧。”他指指旁边的空床。我随他的手势把刚刚领来的被褥包扔上去,脱了鞋就往上爬。向宇帮我整理要放在下面的东西,并说了一番兄弟义气肝胆相照之类的废话。

据说7栋是一小区后来才修建的宿舍,每间房的配置都一样,且是男生宿舍中最好的。墙面刚粉刷过,卫生间也很宽敞干净。我和向宇选了靠近阳台窗户那边的两张床,上铺,好处是早上可以不用叠被子,我嫌麻烦,叠了反正晚上睡觉都要摊开。向宇问吃饭的碗是不是也可以不用洗,反正洗了还要弄脏。事实上食堂是按向宇的说法去做的,因为我打饭经常能在餐盘上看见万锈丛中一点红的辣椒皮。

离会见辅导员还有两天时间,这两天的时间足够我办好本地银行卡、手机卡,并和向宇在四周转悠几圈,为什么不和其他两个人?因为关兴已经开始他的勾女计划,不知所踪,而文若似乎不大喜欢与人交流。这两天时间也够我看出向宇的部分本质,他无牵无挂的笑脸根本就是来自他缺心少肺的天性,向宇是个对任何事情都抱着不在意的态度,乐天豁达的人,不像我只是表面的开朗,内心却猜疑甚至可以说是变态。我想向宇这样的室友应该很好相处,而后来的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

报到结束那天才来的江尚和刘浪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人。向宇一直叨念我们宿舍的名字都很独特,姓氏没有重复,且都是单名,名要么是英雄,要么是谋士,还有就是都很霸气。江尚来自农村,多了一份沉静包容,少一份焦躁自我,他说曾经辍学两年到广州打过工,后因感觉到知识的重要性又重新复读,他是08级的80后,85年的。不到一星期,他就成了我们707公认的大哥,他给人的感觉是成熟稳重,绅士体贴,后来经常为公事、私事、家事、情事忙得晕头转向得到证实。而刘浪,典型富家公子,左耳坠了个秤砣般大小的耳坠,据说还镶了钻石,头发凌乱毫无精神,刺青古怪龇牙咧嘴,他是父母一路护航过来的,因为他们实在不放心他们的心肝宝贝。

刘浪与我们显得格格不入。刘浪父母坚持要请我们全寝室的人吃饭,美其名曰日后对刘浪多多照顾,实际是显示他们家财大气粗。向宇多嘴问刘浪妈妈:“阿姨家这么有钱为什么不让刘浪住二小区。”刘浪妈故作和蔼地说:“阿姨让他这么远来上大学是让他历练来的,让他多吃点苦,多结交点人。要不阿姨让他住酒店都是住得起的。”事实证明,刘浪是个无理取闹的流氓,那天大家在熄灯以后说话,他就摔了凳子。还好我没参与卧谈,当时耳朵里塞的是“我会发着呆,然后微微笑,接着紧紧闭上眼……”

第一次班会第一个环节是自我介绍,我快速扫视了一下教室里这群即将要和我共处四年的同窗,一百多人的数学与应用数学大班不到三十个女生。于是得出这样的结论,数计院最少见的动物是女生,比女生少见的动物是美女,一开始还有点担心以偏概全以点盖面,后来数据证实我是对了。介绍有序进行,我低着头玩手机,对他们没兴趣,对她们更没兴趣。直到我听到一个恶魔般的名字,“大家好,我叫包涵,来自……”开始我是一惊,接着是镇定,之后是更大的一惊,因为我抬头看他了。我不敢相信在这里会遇见他,如果是这样,打死他我也不会考这个学校报这个专业,其他学校就是恐龙窝、化石窝、原子堆核反应堆我也会宁愿待那里。

不过也难说,我与他之间应该算是冤家路窄,都是天意,非人力能预知或改变,都说是狭路相逢勇者胜,可遇见他为什么挂彩的总是我。包涵这个名字和包涵这个人都是我的忌讳,我和他小学是同学,初中是同学,高中是同学,到了大学为什么还是同学?这种概率有多大,我开始不相信概率论,但我不得不惊叹小概率事件的神奇,然后我又懊恼为什么我买六合彩不会中奖。他小学的时候捉弄欺负我,我可以忍,因为我是在挫折中长大的。初中他嫁祸我让我请家长我也可以忍,因为父亲从来不会打骂我。他高中抢走我喜欢的女孩子——我的同桌艾兰——我还是可以忍,但是艾兰对他那么痴情他却甩掉艾兰,我实在忍无可忍,以致于愤怒到要去打他,我对安家的愤怒都没有到这个程度。我不知道在我自我介绍的时候包涵是否也和我一样惊讶,即便有,他应该也是得意的。后来我又想,只要对他相敬如冰,应该会相安无事。

我没再多给自己找不自在,转头和向宇他们聊天,除了刘浪,我们寝室的都挨坐在一起。此刻关兴正在和旁边的女生攀谈,我嘀咕,“佩服他,这种货色也受得了。”向宇把我的话传到他耳朵里,他笑,拉开向宇的爪子:“这你就不懂了,先打好国内品牌战才好玩出口啊。”让我更佩服的是第二天那女的居然答应做他女朋友,他的大学的恋爱必修课还没开始正式开课就先拿到了学分。搞得向宇也小鹿乱撞蠢蠢欲动,在之后军训期间的一段恋情成为我们奚落他四年的笑柄。

(责任编辑:张玲利 纠错)

青春话题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