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学生网校园生活导航]

一个人,无关喧嚣

编辑:张玲利 作者:佚名 出处:学生网 添加:2011-11-26 字体:[ ] 纠错 评论

 一个人,三个字,很有意味。它和两个人不同,两个人就有了依靠,有了温暖。三个人就有了热闹,到一群人就彻底热闹了。 

  一个人是清寂的,是风景的,是丰子恺的《人散后,一钩新月天如水》,一种空灵的感觉。 

  还记得在哪里看到这两句话时就立刻被深深打动。不由得想起孤单是一个人的狂欢,狂欢是一群人的孤单这句歌词了。 

  喜欢一个人来来去去,是从很小的时候,才六七岁,总爱背着小书包,一蹦一跳地独自行在上学或回家的路上。在一个个美好的时节里,和野花攀谈,对林木凝眸,在雪花中飞奔,在烟雨中穿行……现在回味起来觉得还是种享受,霎时间,仿佛那碧绿的麦浪,婉转的啁啾,金灿的玉米,隐约的虫唱等赏心悦目之景,穿越时间的隧道,与我这位故人亲切问好。 

  我喜欢独来独往,人多的地方极少去。 

  喜欢一个人在一片清幽美丽的地方散步,听风从耳边轻轻吹过,什么都可以想,什么都可以不想,一个人走走停停,有一种曼妙的意味;喜欢一个人在雪压红尘的冬日里,捧一本旧书,徜徉在银装素裹、晶莹玲珑的冬境里,抑或踏雪而行,走到路的尽头;喜欢一个人看着、想着旧事,听着、哼着旧曲,思量着人生轨迹。弹着间,青春渐殇,时光老了。 

  人之一生,大多是靠一个人行在路上。奔波,喜悦,悲伤,没有人比自己更明白自己,没有人比自己更不明白自己…… 

  倔强,不苟同,不轻易低头,有着一种表象冰凉的风格。暌隔多年,我依然清晰记得初二时一位朋友在给我的信中写道:“初见你的人都觉得你看上去太冷了,让人不敢接近。”或许是因为我太固执,似乎在那一点儿没有多大波澜,我想,是非功过,时间总会给一个公正的评价。不是只有火才有热量,才会释放光芒,有的冰比火更热情,只是有的人识不透其表面的寒冷…… 

  记得小时候,第一次见到荷花,是在一本美术书上。一个人望着那粉嫩的花朵发了半天呆,最后爱不释手,用剪刀把它小心翼翼地剪下来,珍藏起来。那花多美啊,而且出淤泥而不染,那时间梦想着做一朵清水中的小荷。可是,当我第二次见到荷,是生活中真正的荷,是经风雨吹卷过的荷,断颈残叶,枯槁颓败,没了令人艳羡的风华,真是“昔日芙蓉花,今日断头草”。 

  花太娇嫩了,不够坚硬,我不愿再做娇嫩的花了。我要做一粒坚果,有厚重的外皮、柔软的内心,抗一生风雨,在阡陌纵横的人世间,集天地之精华,忍红尘之霜雪。 

  哪怕,这粒果,是最瘦最弱最小的一粒。 

  哪怕,它是不被人看中的一粒。 

  哪怕,它飘零枝头…… 

  在这由薄渐浓的素秋,静静地伫立着,清扫心灵的尘埃。对着校园里一棵棵已着彩妆的秋枫出神,此时此刻,是我一个人的狂欢:无关喧嚣,有关清寥。 

(责任编辑:张玲利 纠错)

青春话题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