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学生网校园生活导航]

一场杨花落尽的梦

编辑:李娜 作者:佚名 出处:兰州学生网 添加:2011-11-24 字体:[ ] 纠错 评论

 夏日的午后,阳光陈旧而迷离,像旧上海舞女褪去脂粉后略显苍白的脸。空气闷热而潮湿,好象要

    下雨了。电台里的DJ正用柔和的嗓音介绍王菲的唱片。我也是极喜欢她的歌。这个女人有着海葵一样

    斑斓的声线,裹挟着巨大的绝望和空虚,却不动声色的表现出来,飘逸如风,澄澈如水,空灵如闻山

    谷绝响。歌声带着我们年少时水晶花园一样纯粹的对爱的憧憬,飞过盛开璀璨年华的原野、流淌潋滟

    春光的河,停泊在华丽而荒凉的彼岸,冷眼看世间的爱情像烟花一样从繁华似锦到尘烟落尽。

    嘴唇还没张开来 已经互相伤害

    约会不曾定下来 就不想期待

    电话还没挂起来 感情已经腐坏

    恨不得你是一只蝴蝶 来得快也去得快

    给我一双手 对你依赖

    给我一双眼 看你离开

    就象蝴蝶飞不过沧海 没有谁忍心责怪

    给我一刹那 对你宠爱

    给我一辈子 送你离开

    等不到天亮 美梦醒来

    我们都自由自在

    听到这首歌的时候,突如其来的一场雨席卷了这个城市。房子里阴暗潮湿,寂静中我听雨点打

    在藏青色的玻璃上,发出钝重的声音,心里有久远的荒凉。这个城市在雨中摇晃着,像一艘行驶在海

    洋中的船。想起马致远的《寿阳曲》:“渔灯暗,客梦回,客梦回......”

    还是那条铺着青灰色板砖的街道,两旁的杨树有着墨绿色的叶子,还有杨花如梦般漂浮,它漫

    天飞舞的样子总让我产生幻觉,以为天空下起了雪。站在街角等我的他,有着闪着琥珀光泽的眼睛,

    还有柔软的头发,他对我说话的声音很温和,就像粉白的花瓣掉进清盈的溪水中发出的声音,看见我

    走过来的时候,他的嘴角浮起淡淡的微笑:

    “苏雅,我等了你好久......”

    那一年,我十七岁,一个像百合一样纯洁美好的年纪,轻易地喜欢上这么一个温和的男生。我

    喜欢他的素色格子衬衫,喜欢杨花轻轻落在上面,就像衣服开出了雪白的花。喜欢和他一起走路,他

    喜欢把右手搭在我的肩膀上,像呵护小猫一样地呵护我。还喜欢和他没完没了地说一些孩子气的话:

    “将来我们把房子盖到草原上吧!那样我们白天可以看见像海水一样蓝的天空,晚上可以看见

    像宝石一样闪亮的星星,我要有一张《格林童话》里豌豆公主睡的那样的小床,我还要有......”

    也许因为那时年少,小小的心盛满了甜蜜的幸福,可以那样单纯而贪婪地喜欢一个人,无论他

    说什么、做什么都觉得很美好。那时侯以为离别、思念、疼痛都是很遥远的事情。即使是真的离开

    了,手里还攥着牵引彼此的线,只要轻轻一拉,他就会回来。直到后来,我才发现,线已经放得太

    长。

    那一年冬天。

    “苏雅,我要搬走了,到南方去......”

    “是像候鸟一样迁徙吗?”

    “是啊!”

    “明年春天再回来是吗?”

    “是啊!”

    那一年冬天的雪下得很轻盈,我常常在睡不着觉的夜里拧开有着粉红色灯罩的小台灯,乳黄色

    光线洒满屋子,我怀里抱着一只穿着橘黄色毛衣的不会说话只会傻笑的史努比,我会和它说上半天

    话:

    “宝贝啊,他那里是不是也在下雪啊,推开窗户会不会也看见戴着红帽子的雪人啊?

    “宝贝啊,春天他回来啦,会不会认不出来啊”

    第二年,春天来了,他没有回来。

    第三年,我也要搬走了,于是不再期待。

    我知道两千年前,有个女人在杨花飘零的季节隔帘凝望,几颗清泪滑落脸颊,她曾经吟道:

    “玉郎还是不还家,教人魂梦逐杨花,绕天涯......” 两千年后,还有人在同样的季节痴痴望着杨

    花飞舞的街道,雪白的花,雪白的期待,雪白的心伤......

    五年过后,当我在这个夏日的午后怀着一种沧桑过后恬淡的心情听这首歌的时候,我已经徒步穿

    越过生命里蜿蜒而上的疼痛与幸福。我知道,人与人之间,可以相识、相知、相爱,也可以相忘于尘

    世。再美好的事物终究还是过眼云烟。于是,当我在雨后透过陈旧而迷离的阳光捕捉前朝的尘埃时,

    我发现自己拥有的不过是一场华丽而飘渺的梦,只是梦境里,徒有一场盛大的凋零。 

(责任编辑:李娜 纠错)

青春话题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