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学生网校园生活导航]

你适合创业吗?

编辑:cooca 作者:佚名 出处:兰州学生网 添加:2011-2-9 字体:[ ] 纠错 评论

据国外媒体报道,美国知名风险投资人马克·舒斯特(Mark Suster)日前在知名科技博客TechCrunch发表署名文章,讲述他在当创业家和风险投资家时的体验。舒斯特在1999年创办了自己的第一家公司,并在2005年将这家总部设在伦敦的公司出售给一家法国上市公司。同年他在帕洛阿尔托创办了第二家公司,后来出售给Salesforce.com,他自己也成为Salesforce.com的产品管理副总裁。2007年,舒斯特作为普通合伙人进入GRP Partners,开始了他的风险投资家生涯 。

以下为全文摘要:

创业家们在和我初次见面时,最常提出的问题之一就是:“你怀念当创业家的时候吗?你想不想再回去当创业家?“

答案是肯定的。创业家的血液在我身上流淌,这个事实无可否认。我想,这也许就像是一种毒瘾(我可没有毒瘾)。创业真的令人上瘾。我知道这种做法听上去不怎么深刻,但是如果你乘坐过初创企业的过山车,你就会明白我的意思。

但我现在很快乐,我很享受风险投资家的生活。下面我会谈谈我当创业家和风险投资家的不同体验,也就是说,从“谈判桌的两边”来看事情。

作为一个创业家

有人在Quora上发私信问我,他是否应该放弃舒适的工作,成为一名创业家。你可能觉得我会告诉他“是的,这当然是一个好主意。”但其实我经常提出相反的建议。我必须先了解某人的个人经历和境况,才知道创业是否真的合适那个人。

这一次,从有限的信息来看,我觉得创业对他来说不一个好主意。下面一段摘自我给他的答复:

“......创业家的生活是非常枯燥的。工作时间长,远离家人,薪水很低,风险高,压力大。它唯一看起来迷人的时候,就是你在TechCrunch上读到它的时候。在一家公司当高管没有任何不好的。”

这不是在说客套话,我就是这么想的。我相信每个人对创业家的特性都有自己的一套定义。我的定义部分如下:

* 对地位没有那么看重

* 不那么遵守规则,敢于质疑权威

* 能够应付相当模糊或不确定的情况

* 被拒绝后不气馁,听到别人说“不”时,仍然对自己的点子有信心

* 非常果断。即便正确的可能性只有70%,也会做出决定,采取行动并纠正偏差。

* 对自己的点子和执行能力有极大的自信。

* 对压力不太敏感

* 具有较高的风险承受能力

* 不害怕失败,也不会为失败感到羞愧

* 能够处理好以下情况:时间工作长、出差、睡眠不足,留给爱好和其他事务的时间减少了

说实话,只有极少数人真正会享受“纯粹”的初创企业环境:几个月没有工资,几个月没有“活生生”的产品,但是有大量测试、错误和被拒绝的情形。甚至很多成功的创业家也告诉我说,下次他们宁可去买断一个产品,也不愿意回到初创公司里去开发一个出来。

当一个点子已经被验证过,风险不那么大的时候,会有更多的人喜欢它,但我仍然认为,就连这样的人也不多。而且也有很多人,从理论上说是愿意创业的,但对他们来说创业成本太高(家庭、房产、助学贷款等等),风险太大。

在Facebook、Twitter、Zynga和GroupOn的成功故事的背后,是大多数初创公司的失败。在那些没有售出的初创公司中,大多数员工往往都无法获得很高的回报。你在网上读不到这种平凡的、普通的内容,只能看到那些高调的脱手变现(exit)或惨败的故事。在科技期刊上,你读到的新闻主要是融资、产品发布、估值巨大和并购,因此读者们并不真正了解创业成功的机会到底有多大。

我并不想表现得很消极。但是,在我和那些想创业的人们交谈时,我一开始就会说:

“你得确保创业适合你的个性,确保你喜欢冒风险,而且鉴于你的生活状况,你必须确保你能承担得起这样的风险。你要知道,你的初创公司很有可能不会获得巨大的经济回报。如果你了解了所有这一切,了解到你将会承受些什么,你还是想创办公司,那就太棒了!创业是我有过的最好体验,但它不适合胆小鬼。”

大喜大悲的创业过程

推出产品的第一个版本是很不寻常的经历。这时你把整个过程都经历了一遍:雇用人员,筹集现金、争论发展方向、确定发布日期,界时没有发布,感觉好像你把一切都搞砸了,重组团队,反思,回到正轨上,快速前进。当产品做出来了,你看着人们使用它。然后是媒体报道。你不是大喜就是大悲,不会有很多平淡的时间。

啊,TechCrunch上一片叫好声!这时你会接到电话,人们纷纷想要加入。你早就知道会这样,你的眼光是准确无误的。风险投资家们希望与你见面。人生真是美丽。但是 Facebook横空出世了!现在有人说你是最好的日子已经过去了。是这样吗?不,我认为我们仍然可以大有作为。我们只是不得不改变一下侧重点。周末要工作,晚上也要工作。团队对你失去了一点信心。风险投资家把见面时间推迟到几周以后。这究竟是怎么了?就在一个月前,他们还都在给你发送电子邮件啊!

现在还有6个月的时间。我们稍稍转变一下方向如何?也不是完全改变 ,只是赚钱的方式稍有不同。如果我们放弃这些会和Facebook产生竞争的程序,寻找其他领域呢?重新发布。噢,真棒,我们的用户数量也在上升。太好了!我喜欢这个新方向。这一切棒极了。

但是……现金只够维持两个月的了。那我们自己几个月不领工资好了,初级开发员需要工资,他们得维持生活。我认为我们能把剩下的钱用久一点。我们要告诉大家这件事吗?他们能接受我们的现金最多只能应付3个,也许4个月吗?如果我们说了,他们会开始联系朋友,寻找他们的下一份工作吗?

新产品发布太棒了,又出现了一篇叫好的文章,与风险投资家的会面也进行得很顺利。谈了9个月的商业合作伙伴表示喜欢我们的产品!太妙了! 200万美元的风险投资,生活不能更美好了。你的好朋友们都想加入。苍天啊!谷歌收购了我们的主要商业合作伙伴。什么?谷歌不确定是否打算履行跟我们的合同?我们现在必须重新说服大家吗?但是我们是有协议的啊!

你无法相信这一切。那晚你整整喝了8瓶啤酒,甚至是龙舌兰酒。但第二天早晨,你重振旗鼓。我们会找到办法的。创办公司可不是那么容易的。现在回到工作中去吧。

任何在初创公司工作过的人都会知道,这种描述并没有夸张,甚至只能算个“温柔版”。这些事件(当然具体公司的名字不同)的每一个都发生在我工作过的或密切合作的公司中。其中大多数都发生在过去的12个月里。而我亲身经历的事件更加糟糕得多。

我记得就在我结婚前的几个月,我不知道自己是否会失业。当时是2002年,互联网的冬天,我们的现金快用完了。我记得一个员工问我,是否愿意填写一份表格帮助他获得住房贷款,当时我们的资金只够支撑3个月了。在这种情况下你跟他说什么呢?我记得有一个并购协议在最后关头泡汤了,而我在一家酒吧里开会,考虑如何走破产程序(幸运的是,后来我们没有落到这一步)。

风险投资家也很会捣乱。有个投资者威胁我说不会支持我的下轮融资,除非我给他更多的股票。他不愿意投入更多资金,但他有“阻止权利”。当时我的现金只够用10天了,他准备去度2周假。他告诉我说:“太糟了,我回来再处理这事。” 我真的就叫他滚,叫他起诉我好了。这是一件真事,有人可以作证的。我挂了电话,然后他打过来说:“好吧,成交了。”

所以说,我很早以前就学到了这一课: 很多风险投资家在等待,直到你无路可走,他们才表态是否再给你投资。这是他们让风险最小化,让杠杆作用最大化的方法。我发誓,我当风险投资家的时候永远都不会这样做。很多风险投资家都没有意识到这会给团队的信心带来多大的打击。这就叫小事精明,大事糊涂。

但是,没有什么东西能像创业一样给你带来无上喜悦。当我获得第一份价值百万美元的合同时,当我出现在欧洲最著名的风投杂志(Tornado Insider)封面上时,当我收购了一家我们早就想战胜的竞争对手时,当我走进伦敦地铁( London Underground )的办公室,看到每个工作站都在使用我们的产品时,那种喜悦没有什么可以替代。

但创业可能让你处于情绪的谷底,没有什么比在一天内裁员60人更糟糕的了。我做过这样的事,它是对灵魂的考验,因为你不得不让亲密的朋友们离开公司。当你奋斗了几个月,赢得一笔交易,最后又泡汤了的时候,你会连续几天睡不安寝。有些时候,比如你在台上做演示,你的产品演示版却崩溃了,或者得知你的竞争对手筹集了大笔资金,或者你的高层团队成员之一辞职时,你的意志都会受到考验。

有一次,在一个重要的董事会会议之前30分钟时,我的销售和营销高级副总裁辞职了。

而这就是初创公司,总是让你处在极端上,喜悦、挫败和孤独都极为强烈。这也就是我所怀念的初创公司过山车。

(责任编辑:cooca 纠错)

青春话题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