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学生网校园生活导航]

在校门口,在就业的十字路口

编辑:cooca 作者:佚名 出处:兰州学生网 添加:2010-7-10 字体:[ ] 纠错 评论

2010年甘肃高校毕业生总量将创历史新高,全省有17.5万名毕业生待就业,比上年增加近万人,其中省内普通高校应届毕业生9.7万人。高校毕业生就业形势依然严峻。

    日前,甘肃省出台《2010年普通高校毕业生就业工作意见》,提出通过采取多项措施,使省内高校应届毕业生就业率在年底达到 80%以上。

    不过,在现实面前,这些即将走出校门的大学生们似乎已经多了一些淡定和从容。

    经济梦碎

    “最初,我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4月10日,兰大经济系大四学生刘文道接到了一家企业文秘岗位的报到通知后,马上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他远在张掖的父母。

    已经为找工作奔波了两个多月的刘文道如释重负,他在日记里这样总结自己:“做一个特立独行的人,需要勇气,而且我很幸运。”

    2006年,刚上大学的刘文道就对自己的人生做了初步规划:尽可能争取更多的时间在图书馆度过;不重要的课程能及格就行;尽量多参加一些社团活动,不考虑班干部;利用四年时间多实践,积累经验;四年毕业以后凭自己的真本事出去闯。

    那时候,学院里流传着几位学长考上名校研究生的说法,还有老师经常用来励志的几位优秀经济学家的校友。这些成功的典范,令他对大学充满了憧憬。

    在全班50名同学里,刘文道是唯一一个去企业做文秘工作的。

    学校的王牌专业集中于数理化类基础学科,经济专业并不起眼。虽然不起眼,但该专业每年的招生分数线却很高。4年前,刘文道怀抱着对经济学的美好想象,以高出省重点线60多分的成绩来到这里。4年后,他和他的同学们坦承:“基本看不懂股市K线图。”

    喜欢哲学的刘文道是冲着经济学的就业前景来的。而他的同学兰泉则是一心遥想着华尔街遍地的黄金。

    3年多时间经常泡在图书馆里,让刘文道对现实有些挑剔,“那时候心气比较高,觉得自己找工作应该没问题。陪同学去人才市场转了一圈,发现没有一家公司符合自己的标准。”

    对于重点高校经济系的学生来说,找工作确实并非难事。省内证券公司成了很多人不二的选择。刘文道说:“这是一个相对稳定保险的选择,如果要去外面找工作,就需要勇气和自信,多少带点冒险。”

    刘文道形容自己是个“完美主义者加理想主义者”。“我也不喜欢政府的氛围,刻板、单调,上班下班,业余时间上网种菜看电视剧。有一天我会闷死的。”刘文道摇着头说。

    为此,刘文道将大学的每一个暑假都用在了实习上。仅简历一项,他就大幅度修改了6次,并让英语系的同学给自己翻译了一份英文版本。看过的 “面经”、求职指南与各种题目数万字。如“我是怎么进入IBM的”、“宝洁经典9问”等面试经典问题,更是滚瓜烂熟,了然于胸。“我要成为什么样的人。” 这是自从上大四后,刘文道每天都在琢磨的问题。

    没有像其他同学一样搬出宿舍,而是每天流连在学校交换求职信息的宣传板前。也不再去上课,刘文道加入了很多网络上同城求职团队小组,除了互换资源与信息外,更多的则是和同龄人宣泄焦躁的情绪,在经历无数次失败和石沉大海后,他说这种“互相依靠”的交流可以用来恢复自信。“心里害怕听到别人拿到录用通知的消息,有的时候很烦,很空虚。”那段时间,他一遍遍地听着“血性阳刚”的崔健的歌寻求解脱。

    如今,他开始学习与人交流,“没事就去找在外面乘凉的老大爷聊聊天,慢慢我发现,怎么建立信任,学会沟通,与人打交道蛮有意思的。”在他的书桌前除了一直爱看的哲学和文学书籍,现在也多了本《华尔街日报是如何讲故事的》。

    不期而遇

    家在海南,在兰州读书的阿富,一直想去“机会更多”的沿海城市工作。

    3月2日,打听到已在深圳工作的一位老乡的电话,阿富没有返回兰州的学校,而是直接启程去深圳找工作。

    每天都有招聘会,这是他感觉深圳与兰州最大的不同。只要花5元钱的门票,就可以去人才市场。在非常火爆的人才市场,他碰见了很多来自江西、湖南和四川等地的本科生。

    “那儿的消费水平真的有些高。”阿富说,从车站下来去老乡那儿,两个小时的路程就花了6元钱。在深圳,他能找到的最便宜的快餐也要在7元以上,公交车起步就2元,去网吧网上投简历一小时也要花4元钱。

    为了节省开销,阿富找了人才市场附近的六人一间的集体宿舍,黑黢黢的屋子里灯光昏暗,充满了霉味,十几平米的房子挨着厕所,没有窗户,拥挤地摆放着四张上下铺的双人床。“这是我能找到的最便宜的住处了。”阿富说。

    看到很多单位开出与消费水平比起来不太对称的工资,阿富有些郁闷。

    3月17日,就在他打算最后再去一次招聘会碰碰运气的时候,阿富在人才市场汹涌的应聘人潮中发现了同班同学兰泉。“在3100多公里外碰见了,有时候觉得人生挺奇妙的。”

    兰泉一开始选择了考研。2010年研究生考试一结束,感觉离目标分数差得太远。在家里熬过了春节,就决定自己必须得去找工作了,那时考试成绩还没出来。

    2月26日,带着做好的几份简历,兰泉只身去了深圳。

    下火车后坐公交车到深大北门,然后就在马路上拖着行李箱一直溜达。到了晚上又折回南山市场那边,咬咬牙交了40元钱找了个旅馆住下来。第二天,得知一个高中同学也在这边找工作,并已经在龙华民治租了一间房子,就找了过去,两人平摊350元的月租。

    罗湖人才市场、中南人才市场和深圳人才大市场,兰泉感觉合适的工作比较少。需要应届生的岗位一般都是做销售的。相比学校里边的招聘会,很多企业更希望员工能马上上岗,能立刻为公司创造效益,而且它们对新员工的培训也极为简单。

    阿富和兰泉在深圳不期而遇以后,有好几个同学打电话要来深圳。

    这时,兰泉的考研成绩出来了——只有英语一门缺3分未过线,其他各门都很高,数学差点考了满分。而此时,兰泉已经在一家现货黄金的公司做了几天销售工作了。

    大家一起劝兰泉再考一年。

    3月15日,经过一夜认真的思考,兰泉还是辞掉了“最能锻炼人”的销售工作而决定重返兰州,他又开始朝着他的金融梦想前进了。

    一场战争

    大四的学生只有两种状态:一种是找工作忙得不可开交,一种是考研心力交瘁。

    热爱摄影的广告专业毕业生于维华已一个学期没出去拍照了。

    自从去年7月和宿舍里另外3个姑娘组成了“考研小分队”后,她们四人都把QQ个性签名幽默地改成“考研就像超女,挺到最后的都是纯爷们!” 来勉励自己。

    从此,她每天的生活就单调成了“三点一线”。相比考公务员有多次选择的机会,“考研”显然是一次“不成功便成仁”的战役,“学校不留人,青春不等人,没办法啊!”

    李文坛是“小分队”中的一员。每天,她的生活都有如列车时刻表一般精准,单调、周而复始地循环着。早上6点,4个人会相互鼓励,从温暖的被窝里决绝地起床,匆匆裹上几本书,带上午餐和水,向图书馆进发。空荡的食堂里第一拨最热乎的馒头和最稠的粥一般都是她们吃的,这能比在校外快餐店吃节省5 分钟。而这5分钟,在考研临近的日子里,却往往可以决定她们能不能在安静、有空调的图书馆自习室抢占到一个宝贵的座位。

    “那时候我们都把中午吃饭叫做‘放风’。”于维华笑着说。饭桌上的话题,还是围绕着考研。4个人经常絮叨的就是,“你们三个修成正果了,我要是还没得道的话,我就去你们那儿蹭吃蹭喝免费旅游。”

    对考研的忐忑弥漫在每个人的心头。

    每天大部分时间是在书本间翻过的。“为了奖励自己,就不停地往嘴里填零食和水果。”即便这样频繁地进食,5个月下来,她们4个却发现自己竟然还是瘦了。“我发现了,考研是最好的减肥方式!”于维华调侃道。

    李文坛有时候实在撑不住了,便会一个人偷偷跑出图书馆资料室大门,出神地望着图书馆前广场上洒下的冬日阳光,匆匆的人来人往,或者给外地读书的闺蜜发个短信,闲聊一阵;甚至“罪恶得有些奢侈”地去网吧痛痛快快玩一下午。“其实就是为了放松一下自己,弦绷得太紧了,再下去就断了。”

    那段时间,于维华总做噩梦。梦的内容只有一个——考试铃声结束了,自己手里的试卷还是一片空白。

    至于为什么考研?李文坛说不清楚,很多考研的人都说不清自己的目的。大家都只是模模糊糊地觉得,大学4年就要结束了,可能本身对校园还有些留恋吧,而唯一能留在这里的方法就是继续读书。另外,研究生文凭也许能让未来的就业更容易一些。“但3年后的事情谁能说得清呢?能读研也没什么不好,实在不行再工作。”

    这支成立了5个多月的“考研小分队”,最终只有于维华顺利考到上海读摄影系的研究生,其他人都没能如愿。李文坛更是在临考试的前一天放弃了考研。她只是淡淡地说,“觉得自己没戏,不想再去考场里煎熬”。

    什么决定未来?

    刘文道还记得,刚进校时,班主任曾经问过这样一句话,“你们有多少人是自己决定念经济系的?”举手的人稀稀落落。

    “初次工作的选择很可能影响到你的人生,不要觉着工作不好找就随意选择。”4月初,兰州高新人才市场的招聘会上,一家经理人俱乐部的面试官给刘文道讲起了人生哲理:“假设你找了份你自己不喜欢的工作,几年下来,你可能感觉并不愉快。在这几年内,在这一领域积累的市场人脉,增加了你转向其他领域的成本,同时,和对这项工作真正感兴趣的那些人相比,你并无竞争优势。”

    重新考量自己的条件,这时候开始稍显主动的刘文道决定找与文字相关的工作。于是,经常上网查询教师招聘信息,很多其他招聘会都不去了。这时他经常喜欢对身边焦急的同学说这样一句话:“是你的终归是你的,不是你的,急也没用。”“其实,当时找工作的时候,我还参加了一家外地中学招聘高中政治教师的面试,整个过程双方都比较满意。正当我打算去当老师的时候,接到了企业文秘的录用通知,我考量了一下,这个职业对我更适合一些,所以就来这里了。”

    刘文道形容自己是“逃离经济”。至今他还叫不出学院2010届每一个人的名字,至于经济学,“更像一个马甲,穿上了忽悠一下别人,脱下了,没有什么质的改变。”

    刘文道说,4年里,很多人都一样,男生玩魔兽,女生看电视剧。逃课、抄作业,在考试前抢占自习室。但4年后,有人很顺利地进入银行、国有事业单位,成为公务员,或者保研、出国,有人去做销售,还有人正在为省上的“三支一扶”奋斗。“大学究竟带给过我们什么,只有我们自己最清楚。”刘文道说。(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cooca 纠错)

青春话题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