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学生网校园生活导航]

嗯,趁着我还没恋爱,我想好好珍惜

编辑:张玲利 作者:佚名 出处:兰州学生网 添加:2011-12-17 字体:[ ] 纠错 评论

      长假前的日子总归是混乱的,每晚必听的《the end of the world》似乎也还是不够悲伤,“why does the sun go on shining?”好吧,因为NB的学校要我们早上去刷卡。

 
  昨天晚上意外地收到一个好友申请,高中一起踢球的H,kop控,有着一打从John Barnes到Gerrard的海报和球星卡。他说好久不联系呀,大学里还踢球吗?我说当然踢了,有机会去你学校玩呀。然后我问他还是利物浦的死忠吗?“呵呵,没那么疯狂了,我大一很少踢球的……”
 
  没有问他什么原因,对话也就此终止了。我承认每个人的生活还是有变化的,就像在这个突然而来的秋天,我开始怀疑是否只有过去的自己才是真正热爱足球的。
 
  如果说成长是憧憬与怀念的天平,那么当它倾斜得颓然倒下时,那些失去了的记忆要去哪里寻找安慰呢?现在时常想起的是三年级时老是放学就往操场跑,四五十号人追着一个皮球,音乐室的新玻璃是我一脚给踢坏的……
 
  昨天的新生杯,大一小童鞋们输了,就像一年前的我们止步第一轮。我承认自己手气背,10支轮空的签我没抽到,也无意去指责那个颇有zhuangbility的裁判。遗憾是有的,就像之前对他们说的:“新生杯只有一次,只有一次!”失败即淘汰,记忆中去年商院和数学决赛时人潮汹涌的场面也就无法亲身经历了。
 
  把一件事做好,总会有人去欣赏你;把球踢好,也总会有人来看的。
 
  有时我也会想,如果小时候看的是《灌篮高手》而不是《足球小将》,是否就能在我的成长里从篮球场边获得比草地上更多的女孩的青睐?但有种狂热总归是冲动使然,十年前的五里河体育场,各种眼泪,各种欢呼,那天,我意识到,足球是圆的,世界是属于足球的。
 
  至今还想不明白,高三竟是自己踢球最多的一年。记不清那时有多少个压抑得只剩机械的下午,坐在坑洼的球场边,看着来来去去的双脚还有滚动的皮球去思考我真的很不清楚的未来。同样的场景在一年后的大学里重复出现,只是这次,我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南大的人工皮,再也不能像高中一样进球后扑向那充满青草味儿的泥地;陌生、自傲的玩伴,再也没有以前的默契一传;志不同道不合的舍友,也再也不能为深夜的一场球赛呐喊。
 
  可是,还记得初三那个即将毕业的初夏,我们用L的收音机去听遥远的德意志的消息;还记得中考的前夜看了英格兰打巴拉圭,第二天神志不清地去考试。然后我们毕业了,分别了,收音机没了,小贝也老了……
 
  可是,还记得高中霸占着篮球场,穿着板鞋踢着翻着皮的足球,对着来看篮球赛的女孩儿说着fuck off;还记得高考前一个星期,看巴塞罗那对曼联的欧冠决赛,争论着CR7到底是不是垃圾。然后板鞋扔了,高考完了,对曼联也愈加讨厌了……
 
  前天和大一的同学踢完球,回宿舍的路上,F对我说:“踢球好开心呀,什么都不用想……”知道他要准备出国,大二的课也不轻松。他老对我说自己球技这学期进步很多,我一直笑而不语,但我以后再也不说谁独了,怎么开心就怎么踢吧,这纯粹为踢球而快乐的日子不会太多了。
 
  自习、图书馆、足球或者还交个女朋友,这是以前幻想的大学。什么时候可以没有任何就业的压力,没有各种社团的纷纷扰扰,也没有人际关系的错综复杂。然后大一过去了,发现还是只有踢球的时候最快乐,理想、学业,真的什么都不用想,什么都暂且抛到一边。多希望四年就这样风轻云淡地过着,直到我们都平静地失去了自己的影子。
 
  今天把C送给我的Arsenal项链戴上了,虽然有点褪色了,但像友情这些东西是永远不会褪色的,不是吗?还有我的那条纽卡的围巾,哈尔滨的冬天会很冷吧,记得戴上……
 
  最后的一句话送给我的两个娜娜,祝你们永远无敌。这句话是高二的时候在H的Livepool红色笔记本上发现的:“在我深爱你的每一天,你是我不变的信念!”

(责任编辑:张玲利 纠错)

男生女生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