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学生网校园生活导航]

一起都吃路边摊的情侣为何最终没有走到一起?

编辑:张玲利 作者:佚名 出处:兰州学生网 添加:2011-12-14 字体:[ ] 纠错 评论

       每天坐地铁穿梭在这个中国最繁华的城市地下,我发现我的前后左右统统被苹果包围,如果不是苹果也是个屏幕大得吓人的HTC啥的。对于电子产品几乎提不起任何兴趣,于是我又一次隐约感觉到口袋里的诺基亚对我啧到:你丫真是个土鳖。

  我试图认识一些牌子的标志,这样至少别人不会说你土吧。经过一番努力,除了那个LV(我靠学过英语的都认识)之外……看到李宁、匹克的时候我也总是安慰自己,基德拿了总冠军穿的都是匹克,也算是大牌子啊。看吧,我丫就是个土鳖。

  不习惯看电子杂志,每次都捧着一本书或者杂志,总觉得看纸质的东西有亲切感。看到人家看个电子书啥的,哎呀,我捧个大杂志,土呀。

  还有最令人诟病的是我对娱乐人物的消息也知之甚少,经常跟朋友聊天时看到他们冲我惊呼:你竟然不知道XXX和OOO……XXX和OOO……我……我……认识张学友,李宗盛啥的。好吧,我不但土鳖还有代沟~

  是的,我的确是一个土得掉渣的人。我特别羡慕那些能叫出很多大牌子的人,并且很喜欢听他们讲述这个牌子怎么怎么好,那个牌子怎么怎么牛逼。因为对我来说这些话语似乎打开了另一个世界的一条门缝。

  亚瑟·叔本华说:生命是一团欲望,欲望不满足便痛苦,满足便无聊。人生就在痛苦和无聊之间摇摆。对于我这种人,你完全可以看作是无福消受那些名品后的阿Q精神,自娱自乐。

  昨天看郎教授采访郭美美,郭美美说她以前不是这样的,是那种看着家里不需要的灯亮着都会责备妈妈的小女孩儿。后来到了北京电影学院后因为身边的人都这样 才变成这样的。我叔叔为了让儿子上本科,花重金送孩子去了南京艺术学院。本来挺腼腆的一个小伙子,上了一年学染了长发,绑着辫子,每天逛夜店。

  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呢?

  在我们不知道所以然的时候,很容易受到周边环境的影响。身边人的价值取向变成了我们的价值取向,身边人的美变成了我们的美,身边人的需求变成了我们的需求。从前只会用Auto的孩纸也买起了单反,从来不用手机上网玩游戏的孩纸也买起了Iphone,街边卖糖炒栗子的姐姐也穿起了黑丝,不想考公务员的孩纸都不是好孩纸。

  突然间,世界趋同了,身边的人都一样了。大学扩招了,精英教育变成了通才教育,我们就像一个流水线上的产品,用同样的模具塑造出来。像钱钟书先生一样的数学考零分的坏孩纸没有了,像钱伟长校长一样弃文从理的疯孩纸没有了,因为大家都去考公务员了。

  方文山在北大演讲时说过:“所谓的‘质感’指的就是一个东西的材质,与它外观上的美学设计,及其整体的精致度。我们会喜欢买一些价钱偏高的名牌包,譬如 LV、Gucci等,是因为直觉的就喜欢那些名牌所代表的价值与品味。一般人总是很自然地会去追求名牌衣饰的质感,但却忽略了买此类商品的人,其本身却往往没有什么质感。”

  一个表达别人 / 只为表达自己的人,是病人 / 一个表达别人 / 就像在表达自己的人,是诗人(张枣《虹》)。我的理解是我们做的很多事情都是在为了获得别人的认可,却忽略了如何表达自己。

  我们穿西装、讲英语、喝红酒是为了迎合国际化的需要,获得金发黄毛的认可。但是最能表达我们的是什么?是唐诗宋词,是三皇五帝到洪武之治的华夏衣冠。日本人逢年过节尚且穿和服,我们呢?

  我们能在各种运动会上摘金夺银是为了获得世人的认可,为了让别人看到中华民族强大,国民素质提高。于是把那么十几二十个人圈在那里练啊练,练啊练。邓华德对 《纽约时报》的记者说:“在一个十三亿人的地方我居然找不到一个后卫。”学北欧打身体对抗,学西欧打整体配合,学南美打技术足球,学来学去都忘了自己怎么踢了。一个姚明表达不了中国高度,一个刘翔表达不了中国速度。真正有血性的人,绝不曲意求得别人重视,也不怕别人忽视。

  听个交响乐就有文化,听个郭德纲就是土鳖;喝个咖啡就有文化,喝个大碗茶就是土鳖;吃个披萨就是有文化,来俩煎饼果子就是土鳖。吃二两饺子不来头大蒜那都不是爷们儿,什么是文化?饭后遛个鸟儿,哼个曲儿是文化;二胡小提琴都分不清的还张口闭口的贝多芬德彪西也是文化。

  陈丹青酒过三巡一口一个他妈的,道:“过年放鞭炮,见了爷爷奶奶磕头拜年,这叫文化。”

  《非诚勿扰》有一期里一个男嘉宾说他的爱好是喜欢交响乐……如果不是在电视里,要是有人在我这种下里巴人面前说出他的这种爱好,我鸡皮疙瘩都得掉一地。姑且不论是真喜欢呢,还是附庸风雅让只是为了让别人觉得自己有范儿,有文化。谁料,一个女嘉宾说,我也喜欢交响乐,经常去国家大剧院听交响乐。问男嘉宾,你去过吗?男嘉宾尴尬:没……黄菡老师问:“不去国家大剧院就不能喜欢交响乐了吗……”

  孤独的心必是充盈的心,充盈得要流溢出来要冲涌出去,便渴望有人呼应他,收留他,理解他(胡适)。倘若你不能忍受这种孤独,就必然走向盲目的屈从和随大流。表达一个真实的自己不能盲目的屈从随大流吧,最为拙劣的表现就是:晒。可以晒的东西,要么是你想得到大家的认可,要么是你想表达自己。辨证地讲,这两点不冲突,但是如果透露着过于浓烈的物欲气息与清高自恃总是让人反感。

  一座没有教堂的城市,必然在钢筋混凝土里迷失。没有文化的祭奠,盲目地追求物欲必然让人迷失。The world has been made by fools that wise men should live in it.(Oscar Wilde)用力所能及的事情与物质条件表达一个真实的、清浅可人的自己就变得难能可贵。不自信的人才会更加看重别人的看法,为了迎合别人的看法而去刻意改变自己,实在可悲。

  一个喜欢吃大排档男孩子的和一个喜欢吃西餐女孩子如何能走到一起呢?可以的,只要善于发现对方的喜好和可爱之处。

  一对都吃路边摊的情侣为何最终没有走到一起呢?因为女孩儿从内心里想吃的是披萨。

  一个吃路边摊的男孩儿如何追求一个吃披萨的女孩儿呢?要么让自己看起来喜欢吃,吃得上,吃得明白披萨,要么让女孩子喜欢上路边摊。但是往往前者容易些,于是一个悲剧开始了……

  一对喜欢吃路边摊的男女如何能走到最后呢?一么,偶尔吃吃披萨,知道那东西有多难吃。二么,开开心地吃咱们的路边摊,让吃披萨的吃去吧。三么,告诉自己的孩子们,粽子和屈原都是中国的,不是韩国人的。

  汪峰说信仰不是某个口号。它可以是一包烟,一颗树,你家门前的一条河。信仰也不等于宗教,你在跌入低谷的时候去烧香,好了去还愿这也不是信仰……信仰应该是内心中从不动摇的信念,不因生活的好坏,命运起伏而改变。

  老一辈人吃不饱穿不暖,要实现社会主义,翻身做主人,这是信仰;新一代人用Iphone,吃披萨,谁谈社会主义啥的都被鄙视为傻逼,想买个Ipad,这是信仰?

  父亲说年轻的时候,听苏小朋的《军港之夜》,想象自己穿上水手衫站在船舷上,看着海风轻轻地吹,海浪轻轻地摇,激动得夜不能寐。头枕着波涛,露出甜美的微笑……听《年轻的朋友来相会》那真的就有一种热血澎湃的干劲儿,要为祖国,为家乡建设奉献一切……

  这样的故事现在听起来都是笑谈吧?可是这一辈人老了。吃披萨,拿Iphone的我们来了,看着《还珠格格》,听着《爱情买卖》的我们来了,气势汹汹地来了……

  北岛说,我和这个世界不熟。 这并非是我撕裂的原因。 我依旧有很多完整, 至少我要成全我自己。我,到底要成为怎样的我?表达怎样的我?塑造怎样的我?没有人告诉我。我们都在经历一场随机的,赌注是一生的赌博。

  没有信仰让我们迷失,没有理想让我们滞足,没有文化让我们轻佻。没有父母,我们将一事无成,那父母年轻的时候,俺们村儿三年自然灾害寸草不生,父母靠的又是什么?

  徒然学会了抗拒热闹,却还来不及透悟真正的冷清(张大春《四喜忧国》)。 所有的人都在催促我们,催我们读大学、读研究生、读博士,催我们工作挣钱,挣大钱,挣大大钱……催我们买房结婚生孩子,催我们考公务员当官,当大官,当大官官……

  梭罗说:使我们失去视觉的那种光明,对于我们是黑暗。只有我们睁开眼睛醒过来的那一天,天才亮了。天亮的日子多着呢。太阳不过是一个晓星。

  当我们身边的XX家越来越少,XX长XX经理XX主席越来越多。我们更加凌乱了,迷惑了,儿时的一切梦想都溺水在尿不湿里的时候,谁来给我们一记闪亮的耳光,让我们再次睁开双眼,看清自己,看清世界,看清未来?

  胡适说:生命本没有意义,你要能给他什么意义,他就有什么意义。与其终日冥想人生有何意义,不如试用此生做点有意义的事。

  我不是空想家。

  杜拉斯说:经历过孤独的日子,我终于喜欢上自己的无知,与它们相处感到惬意,如同它是一炉旺火。这时就该听任火焰的缓缓燃烧,不说一句话表示自己对无论何事的看法。必须在无知中自我更新。

  我不是无知者。

(责任编辑:张玲利 纠错)

男生女生热门